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17

  第217章 戮天

  今天是雷眉大喜的日子,又有多年未见的好友回来,一时间眼眉舒展,面上笑意不散。

  恭贺声,更是连绵不绝。

  除了小琅岛的几位因为庄损之的出现,面泛异样,其他人无不兴高采烈。

  “周……”

  “Junior Brother Zhou 。”

  一个有些怯生生的声音自背后响起。

  “Senior Sister 。”Zhou Jia 回头,looked towards 来人,面上略有诧异:

  “你什么时候来的?”

  单紫堇。

  单慕华的女儿。

  初入小琅岛的时候,多照顾Zhou Jia 。

  今日的她身着蓝绸绣花长裙,面上画了淡淡的妆容,把眉宇间的那股疲惫遮掩下去。

  不同于雷眉。

  她同样死了father ,却没有琐事烦心,所以这些时日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不能自拔。

  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期间,Zhou Jia 见过她几次,日渐憔悴、寡言少语。

  亲人离世,再不能相见的悲伤,除非亲历,不然很难明白个中感受,Zhou Jia 倒是知道。

  他陷落墟界的时候,也曾迷茫、悲痛,not knowing what to do ,只好让自己沉浸在锤炼武艺之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才慢慢恢复过来。

  “刚到。”

  单紫堇nodded ,低声道:

  “你能不能帮我在Heavenly Tiger 帮找个事做?”

  “为何?”Zhou Jia 一愣,随即面色微沉:

  “岛上有人欺负你?”

  “欺负……”单紫堇眼泛恍惚,轻轻摇头:

  “也算不上,只不过father 去世,住处要收回,而且我也不想留在岛上,平白看人眼色。”

  看来,还是受了委屈。

  “人走茶凉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不过这才多久,岛上这么做委实让人心寒。”Zhou Jia 面泛不悦,道:

  “要不要我帮伱说说?”

  “当然,你要是想来Heavenly Tiger 帮做事也容易,以Senior Sister 的医术、martial arts ,想来Gang Lord 定然欢迎。”

  “帮我找些事做吧。”单紫堇笑意中透着苦涩:

  “这样也免得我整日胡思乱想。”

  “也好。”Zhou Jia nodded ,招呼人在自己身边加了个座位,让单紫堇坐下:

  “Senior Sister 与Gang Lord 不熟?”

  ”en. ”

  单紫堇nodded :

  “眉elder sister 比我要大上几岁,也不常到岛上去,我那时候又怕生,小时候玩不到一起。”

  “帮里不必岛上,琐事很多。”Zhou Jia 低声开口:

  “这样也好,就当散散心,不过Senior Sister 还是要多注重cultivation base ,不要因为差事放松了Cultivation 。”

  “我明白。”

  抬头看了眼Zhou Jia ,单紫堇beautiful eyes 闪动。

  当年。

  对方初入小琅岛,她作为Senior Sister ,还曾趾高气扬一段时间,两人的cultivation base 虽有差距却不大。

  而今。

  已是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

  她Grade 9 ,能否成就黑铁还是未知,Zhou Jia 却已名震石城,据说因physique 之故实力堪比黑铁中期。

  假以时日,定是第二位Lei Batian 。

  “雷眉!”

  “雷眉……”

  就在这时。

  一个饱含怒气的喝声,自院外传来,飞速逼近。

  喝声如雷,裹挟着劲风直扑great hall ,风声呼啸,刮得桌椅板凳摇摇晃晃,酒盅瓷器更是当场崩碎。

  “谁?”

  “好大的胆子!”

  前院的吴伯仲大声怒喝,挺身冲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殿内。

  众人也是面色一沉。

  今日可是Heavenly Tiger 帮大喜的日子,all influence 皆至,这种时候,竟然还有人敢来这里闹事。

  courting death 不成!

  next moment 。

  “bang! ”

  劲风乍起,one silhouette 自殿外fiercely 撞来,双脚落地后连连后退,脚下坚硬的石板更是当场碎裂。

  是吴伯仲!

  他竟是被人生生轰入great hall 。

  “Elder Wu !”

  “谁?”

  “courting death !”

  众人大吼,纷纷起身。

  与此同时,一道silhouette 也出现在great hall 门口。

  来人身材魁梧,face looks sinister ,一双眸子满布murderous intention ,视线掠过场中众人,落在雷眉身上。

  “好胆!”

  Elder Zheng 低喝,挥掌迎上。

  这里是Heavenly Tiger 帮驻地,他脚下轻踏,气息与Formation 相连,掌势一起,方圆several feet 尽数被其涵盖。

  其威,惊人。

  作为曾经站在裘应辰一边的人,他身为Heavenly Tiger 帮Elder ,自不怕雷眉报复,但却要维body protection 边人。

  此即主动出手,也有朝雷眉示好的意思。

  “bang! ”

  Elder Zheng 有Iron Palm 之称,掌法自是不凡,来人虽然不弱,依旧被生生逼退数步。

  黑铁Early-Stage ?

  心中了然,他正打算乘胜追击,就察觉到一股凌厉murderous intention 自殿外浮现,subconsciously 止住步伐。

  竟然还有人!

  “Heavenly Tiger 帮,好大的威风。”一个冷icy voice 响起,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是再次出现的两人。

  除了at first 的魁梧大汉,后方两人是一男一女。

  男子slender figure 、面色冰冷,女子目泛cold light ,随手一挥,a beam of black light 电闪射向great hall 正中。

  “咄!”

  black light 落地,却是一枚令牌。

  令牌色成暗褐,像是鲜血枯竭后的颜色,上有两个大字:戮天。

  “戮天阁!”

  “那群疯子!”

  场中一静,原本begin to stir 的众人也止住身形,眼神来回变换,面上更是隐隐显出忌惮。

  Zhou Jia 也微眯双眼。

  戮天阁是玄天盟Inner Sect 的一大分支。

  这一分支,Disciple 崇尚杀伐,传承多走极端,里面有很多类似于裘应辰那等杀妻弃子之人。

  曾经。

  在那星城碎片world 里,他碰到过一位妖妇宋萱,就是this lineage 的Disciple 。

  “原来是戮天阁的朋友。”雷眉beautiful eyes 闪动,缓缓站起:

  “不知诸位所来何事,雷眉自问从未得罪过诸位,若是前来恭贺,如此做派大可不必。”

  “真当我Heavenly Tiger 帮好欺不成!”

  说着,声音渐寒。

  “cough cough !”

  一旁的薛烈图也轻咳起身:

  “old man 与戮天阁的邱九也算相识,不知几位如何称呼?”

  “邱Martial Uncle 。”来人面上终于浮现异样,那位threw away 令牌的女子微微额首,朝上方示意:

  “想不到,这里还有位senior 。”

  说着,伸手一引:

  “我们fellow apprentices 三人刚从兽谷出来,跟随Junior Brother Su 回家探望,不想Junior Brother 的兄长竟是被人所杀。”

  “雷眉。”

  魁梧大汉上前一步,直视雷眉:

  “可还记得苏琼!”

  “苏琼?”雷眉眯眼,念头转动,倒是翻出些印象:

  “前段时间,在夜里sneak attack 我的人之一?”

  当日,因为她杀了苏蟾,引得Su Family 一些youngster 心生怒火,竟是带着一群人趁夜袭杀。

  可惜。

  杀人未成,反到丢了性命。

  其中一人就是苏琼,此人来自Su Family 旁支,身份不高,甚至可以说Su Family 没几人真正在意。

  不曾想,他还有位拜入戮天阁的younger brother 。

  “此事我倒是知道。”

  薛烈图捋须,道:

  “Heavenly Tiger 帮与Su Family 沟通过,是件误会,虽然闹出人命让人遗憾,但Su Family 的朋友已经揭过。”

  说着,looked towards Su Family 几人所在位置。

  苏春元面泛尴尬,似乎也没有想到今天会闹出这等事。

  “揭过?”

  大汉coldly snorted :

  “Su Family 揭过,我苏衮可没有答应!”

  “家父早亡,是兄长抚养我长大,在下学有所成正欲报答,你却害了我兄长的性命。”

  “岂有一句话就揭过的道理?”

  “苏衮。”苏春元眼神闪烁:

  “雷Gang Lord 也不知道你兄长当时在场,更不知你拜入了戮天阁,不然的话肯定会show mercy 的。”

  “算了吧!”

  “算了?”即使是自家长辈,苏衮也是丝毫don’t give face :

  “你说算了就算了?”

  “那你想怎么办?”初来乍到的庄损之上前一步,护住雷眉:

  “阁下overbearing ,真当我Heavenly Tiger 帮无人不成?”

  “怎么办?”

  苏衮低吼:

  “我要她偿命!”

  音未落,他已猛冲十zhang or so ,五指伸展,劲风在great hall 内咆哮,如山劲气悍然涌向雷眉。

  “好胆!”

  “you dare! ”

  虽然畏惧戮天阁的名头,但自家Gang Lord 受人威胁,也不能忍,一时间道道silhouette 猛扑而出。

  ”fuck off! ”

  “轰……”

  苏衮掌如磨盘、拳似炮筒,竟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轰飞众人,猛冲雷眉所在。

  实则,场中不乏expert ,如薛霄两家的人,衙门、Su Family 的黑铁中期,都可压制住此人。

  但他们有的有所顾忌,有的有异样心思,竟是无一人动手。

  动手之人,看似凶狠,也个个留有余力。

  那么多人,竟眼睁睁看着苏衮飞速靠近雷眉。

  庄损之面露凝重,缓缓提气,正准备拼尽全力护住雷眉,就见one silhouette 出现在场中。

  “彭!”

  来人大手一伸,与苏衮撞在一起,随即五指猛扣,直接抓住对方手腕,扯着身子朝地面砸去。

  “bang! ”

  大地震颤,苏衮也给砸到在地。

  是Zhou Jia 。

  Zhou Jia 面色冰冷,一手提着苏衮,像甩破布一般,再次朝地面砸落,直接砸出一个凹坑。

  “住手!”

  “you dare! ”

  与苏衮同行的一男一女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齐齐扑来。

  两人一人持剑,sword light 锐利,削切空气;一人手拿重锏,隔空挥舞,虚空当即闷雷滚滚。

  “死!”

  玄天盟Inner Sect 所传secret technique ,无不formidable power 恐怖。

  尤其是戮天阁,更是精擅Slaughter Technique ,两人师出same sect 、心意相通,联手之下威能更胜。

  即使是Zhou Jia ,也不得停下手上的动作。

  Five Elements Heaven 罡!

  他虚抬左手,手臂皮肉急速震颤,好似一面盾牌,恐怖而又凝然的劲气凭空浮现场中。

  “bang! ”

  劲气轰鸣。

  Zhou Jia 立于场中,左臂横隔身前,一层透明的罡劲笼罩周身,也把来袭攻势生生拦住。

  ”Ah!”

  地上的苏衮怒吼着爬起。

  他发丝散落,满脸鲜血,心中怒火中烧,面目更是狰狞,咆哮一声握拳袭来,三人如三道黑影猛冲。

  “hmph! ”

  Zhou Jia 轻哼,双手轻颤,丝丝电光出现在body protection energy 上。

  “bang! ”

  四人当空对撞。

  劲气rumbling sound 中,四道silhouette 同时暴退。

  “courting death !”

  Zhou Jia 倒退数步,钢牙紧咬,大手一伸,座位附近竖着的双刃斧已然摄入掌中,一股狂暴thunder 轰然乍现。

  冲天murderous intention 透体狂涌。

  “住手!”

  “Elder Zhou show mercy !”

  薛烈图、欧阳沆and the others 见状,面色无不大变,齐齐出声呵止,更有数道silhouette 猛扑过来。

  “怕你不成!”

  戮天阁的三人则是目泛狠厉之意,面上丝毫不惧,脚下一踏,再次冲来。

  一时间。

  众人竟齐冲Zhou Jia ,反倒是Heavenly Tiger 帮的人,个个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

  ”get lost! ”

  Zhou Jia 低喝,双刃斧当空一拉,好似生生从虚空中捞出一道thunder ,悍然轰向来袭众人。

  “轰……”

  劲气轰鸣,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疯狂暴退。

  Zhou Jia 身形晃动,稳了稳silhouette ,握住双刃斧斧柄,迈步就要继续冲向戮天阁三人。

  “住手!”

  saw a flash ,薛烈图出现在他面前,轻轻摇头,面露凝重:

  “Zhou Jia ,不要冲动。”

  “冲动?”

  Zhou Jia 挑眉:

  “我们这么多人,还用怕,直接砍死就是,哪有那么多废话!”

  他就看不起那些cowering 的人,实力弱小委曲求全也就罢了,现今场中众人,但凡有一小半有些血性,也早把来人剁碎。

  但看现在。

  一个个cowering 、眼神闪烁,迟疑不定,明明实力比来人更强,竟然没有几个敢动手。

  甚至就连他动手,也被拦着。

  简直是窝囊!

  反倒是戮天阁的三人,人少、实力也不够强,却能凭借一股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的murderous aura 和戮天阁的名声,逼得众人后退。

  苏衮面色阴沉。

  戮天阁的名头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好使。

  逼急了,狗也会跳墙。

  their three people 能压的整个Heavenly Tiger 帮不敢乱动,却耐不住有人不怕,甚至killing intent 之盛,就连实力都比他们更强。

  若是继续僵持下去,他毫不怀疑,Zhou Jia 会不顾一切提着斧子冲出,把三人斩杀当场。

  他毕竟不是疯子,面对这种人,心里难免也会有些畏惧。

  只能说恶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雷眉!”

  念头转动,苏衮隔空直视雷眉:

  “一人做事一人当,怎么,你到现在连句话都不敢说?”

  “唔……”

  雷眉分开拦在身前的庄损之,缓步踏出,扫眼全场,心中不免有些愤怒。

  Gang Lord 受辱,竟没有几人动手。

  真是……

  可悲!

  她也明白,这也是因为自己刚刚接任Gang Lord 之位,人心不稳,也无太多利益关联,他们自不愿舍身相护。

  当下深吸一口,道:

  “你想怎么办?”

  “听闻Gang Lord 也证得黑铁。”苏衮冷笑:

  “不知可敢与苏某比试一二?”

   明天father 忌日,请假一天。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