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19

  第219章 坐标

  巨大的金属球体绽放刺目光华。

  一抹流淌着泊泊source power 的灵光沿着复杂轨迹,流经通天仪内部,然后冲向头顶那笔直的‘电线’。

  电线洞穿山体,直插上方笼罩整个鹰巢的厚重云层。

  伴随着灵光上涌,云层陡起涟漪,好似巨浪来袭之前的潜流,奔涌不休,激荡徘徊。

  有门!

  Zhou Jia 双眼发亮。

  金鹰更是激动的难以自制。

  这里的动静也惊动了鹰巢里的其他人,Old Zheng 、瓦尔拉也赶了过来。

  通天仪犹在飞速运转,伴随着灵光起伏,一个充满科技感的光幕也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光幕上无数字幕飞速划过,越来越慢,即将定格。

  突然。

  “ka-cha ……”

  一声脆响,灵光陡然一滞。

  所有的一切,瞬间disappeared ,光幕散去,场中的情况恢复如初,高空中的异样也渐渐平复。

  “怎么回事?”

  Old Zheng 上前一步,面带疑惑:

  “成没成?”

  “这个……”金鹰表情僵硬,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围着机器检查了一遍,最后hesitantly said :

  “好像是,能量不足?”

  “怎么会?”Zhou Jia 皱眉不解:

  “所有的凹槽,都已经放上了源晶。”

  “是啊。”金鹰双目茫然:

  “难道,还有别的地方可以放源晶?”

  但他检查过,并没有类似的地方,而现在凹槽里面的源晶,已经被抽干了里面的能量。

  “有没有可能。”瓦尔拉适时开口:

  “驱动这件机器,用的不是源晶,而是source power 更加纯粹、庞大的东西。”

  “你们应该听说过,我们一族有一件镇族Divine Item ,威能可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驱动它用的也不是源晶。”

  “源髓!”

  金鹰双眼一亮,随即黯然摇头:

  “这等东西,怕不好入手。”

  源髓在绝大部分势力手中也丝毫无用,但却是各族最重要的战略储备,禁绝在坊间流通。

  一旦发现,就是重罪。

  而若是上缴,几乎是要什么给什么。

  这东西,即使鹰巢盘踞石城数十年,也是没有。

  “那也未必。”Zhou Jia 突然一笑,伸手五指展开,掌心朝上,手里赫然放着一枚源髓:

  “我这里恰好有一枚。”

  场中一静。

  Old Zheng 、瓦尔拉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金鹰则是一脸狂喜,夺过源髓放入机器凹槽,再次启动开关。

  …………

  一刻钟后。

  四人围着通天仪。

  一面可以感知人手移动的光幕立于正中,随着金鹰双手挥舞,上面的字幕飞速闪过。

  工族的文字,目前仅有他会,其他人也看不出所以然。

  “好,好得很!”

  他一边盯着光幕,一边道:

  “我们猜的不错,通天仪确实能够感知world 碎片,甚至把人送入其中,或者接里面的人过来。”

  “这件机器也是工族最为主要的成就之一,也是因为有了它,工族才在其后的several decades 进入实力大爆发的阶段。”

  Zhou Jia 没有靠近机器,伸手轻抚,感知中源星的距离越来越近,但依旧被一层金属隔绝。

  当即问道:

  “能不能打开,看看里面什么样?”

  “应该可以。”金鹰挠头:

  “但需要等我搞清楚具体怎么弄,你别着急。”

  “金鹰。”瓦尔拉则是磨掌擦拳:

  “现在能不能把人送到world 碎片里面去?”

  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还不行。”金鹰摇头:

  “通天仪目前只能探查周围three thousand miles 以内的world 碎片,而附近three thousand miles 内,并没有New World 。”

  “three thousand miles 。”Old Zheng 皱眉:

  “怕是几年才会有一个world 碎片出现。”

  three thousand miles 看似不近,但对于浩瀚无边的墟界来说,甚至可能都算不上距离,自不会经常有world 碎片。

  几年?

  不是不能等。

  但可惜。

  源髓虽然能量远超源晶,但通天仪更是吞噬能量的大户,一枚根本支撑不了那么久。

  “是啊。”金鹰也皱frowned :

  “可以扩大感知范围,但需要源髓,而且不论是送人进去还是接人出来,同样需要能量。”

  “难怪……”

  “难怪六族、军方都这么急需源髓,this thing 就是个烧钱货。”

  他一脸苦恼,连连跺脚。

  研究通天仪就需一直维持它运转,常规运转就算消耗太少,一枚源髓估计也撑不了多久。

  更别提其他。

  “源髓……”

  Old Zheng looked thoughtful :

  “这点我来想办法,你先研究着。”

  ”en. ”金鹰对Old Zheng 极为信服,hearing this nodded ,继续滑动光幕:

  “除了这两点,通天仪还能感应到即将陷落墟界的world 碎片,如果离得近的话可以先派人过去。”

  “这点,玄天盟似乎也能做到。”

  “他们应该也接手了工族的一部分技术遗产,但大概率只能感应到比较大的world 碎片。”

  Zhou Jia 眼神微动,这点他还是首次知道,难怪玄天盟有能力为三十六outer sect 提供源质宝药。

  原来是这样。

  “唔……”

  光幕定格,金鹰双眼死死盯着上面的文字,道:

  “通天仪还有一种功能,就是借助某些东西,吸引已经被墟界裹挟的world ,落in the vicinity 。”

  “什么意思?”瓦尔拉面泛不解。

  “就是。”金鹰想了想,道:

  “拿那个world 独有的东西,通过通天仪放大牵引力,然后让还未陷落的world 加速陷落,就落in the vicinity 。”

  “就如,我这枚手表。”

  他从身上取出一块手表,比划了一下:

  “或者是我身上的血液,因为是Earth 的特产,所以就有一定的机会吸引住Earth 碎片……”

  “住口!”Old Zheng 面色一沉:

  “这件事,想都不要想!”

  “这有什么?”金鹰耸肩:

  “伱我都很清楚,Earth 早晚都会陷落,world 碎片落在我们附近,鹰巢还能照拂一二。”

  “落在别的地方……”

  “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

  “而且这只是一个可能,未必能够成功,至少从这通天仪的记录看,成功的几率不大。”

  “那也不行!”Old Zheng 双眼死死盯着他:

  “不要乱动!”

  “好吧,反正我们也没有足够的源髓。”金鹰撇嘴,视线继续移动:

  “还有一个坐标……”

  “咦?”

  “怎么了?”三人再次看过去。

  “这个坐标,是瑶池的人提供的。”金鹰眼神闪动,道:

  “按这上面的描述,工族用瑶池的技术在这里建了一个Spatial Teleportation 装置,可以把人送到无数光年之外。”

  “在遭遇Heavenly Retribution 的时候,实在无力抵抗,就送一部分人逃走!”

  Spatial Teleportation !

  光年!

  曾经的工族,科技水平该有多么发达?

  这等族群,竟然也对那mysterious 的‘Heavenly Retribution ’如此畏惧。

  还有那mysterious 组织‘瑶池’,又是何等实力,可以给工族提供技术、坐标,又该有多强?

  工族的人,是否有人通过那里离开?

  坐标在哪?

  传送的位置,又是何方?

  一瞬间。

  各种疑问依序浮上心头,甚至让Zhou Jia 一时间忘了近在咫尺的源星,脑海里浮想联翩。

  *

  *

  *

  half a month 。

  一晃而逝。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送水祭礼。

  洪泽域多水多山,可谓是六水三山一分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百姓多以打渔为生。

  送水祭礼,就是期盼今年有一个好收成。

  City Lord 欧阳沆主持祭礼。

  这一日,从清晨开始,满城皆是happy laughter and cheerful voices ,无数行商从all directions 而来,在城内支起摊位。

  傍晚时分。

  朗月初现,城中依旧热闹不散。

  永安楼。

  最高的一座酒楼上,郡主赵南絮端坐正中,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她的pretty face 也显出红晕。

  “City Lord Ouyang ,不知贵府的那位senior 何时有空闲。”

  她轻笑着扇去身前酒气,笑问道:

  “南絮此番前来,一为家族罪人,其二就是想拜访一下senior ,可惜一直无缘见上一面。”

  “郡主赎罪。”欧阳沆垂首:

  “Old Ancestor 年老体衰,常年卧病在床,不是不想见郡主,而是担心一身的干枯衰竭死气,郡主沾染不吉。”

  “说笑了。”赵南絮连连摆手:

  “能得见senior ,是南絮的福气,又岂会介意这些?”

  “这……”欧阳沆眼神闪动:

  “等在下回去,定会请示Old Ancestor 。”

  “好。”赵南絮nodded ,举起酒杯:

  “我静候佳音。”

  说着,一饮而尽。

  酒液入肚,心中不由暗骂一声old fox 。

  Ouyang Family 有位Sea Calming Divine Needle ,年岁已过两个甲子,早些年cultivation base 就已黑铁后期,曾被称为有望白银。

  后来白银未成,却已达至黑铁之巅。

  可惜老了,several decades 都未露面,估计没有几个人知道,此人还活着。

  赵南絮却很清楚,他不仅活着,而且活的还很滋润,若是不乱动的话,再活二三十年都没问题。

  黑铁Peak 。

  不论放在哪里,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但赵南絮此行,不是为了见识expert ,而是想通过这位,了解一下several decades 前Imperial Family 的某位已经过世的senior 。

  这是某人交给她的任务。

  任务古怪。

  似乎与赵苦心的事一样,涉及到Imperial Family Zhao Family 的隐秘。

  “在下陈伯玉,白山martial arts hall Disciple ,久闻羊兄Halberd Art 精妙,恨不能一见,不知今日能否讨教一二?”

  喝声打断了酒楼众人的窃窃私语。

  寻声朝楼下看去。

  正中庭院内,一位white clothed Young Master 拱手而立,正自目光炯炯,moved towards 不远处一个石亭下看去。

  “白山陈伯玉?”

  一人从石亭下走出,魁梧身材、健硕体型,丈二Dualbladed Halberd 握在手中,一股昂然之气涌现:

  “有何不可!”

  “receive my move !”

  说着,手腕一抖,重达数百斤的大戟贯shatter void ,点出漫天寒星,moved towards white clothed Young Master 罩落。

  “白山martial arts hall 是城中最为知名的martial arts hall ,观主陈纂是玄天盟Inner Sect 出身,精擅拳法和Lightweight Art 。”楼上,欧阳沆见赵南絮感兴趣,解释道:

  “这陈伯玉,就是观主之子,年纪虽然不大,却已凡阶十品,沉淀几年就可尝试冲击黑铁。”

  ”en. ”赵南絮nodded :

  “那人哪?”

  “羊廷,此人是一介loose cultivator ,武艺cultivation technique 不祥,但Halberd Art 凌厉凶猛,most likely 与军方有关。”欧阳沆道:

  “他同样是十品,底蕴更胜,不过并非石城人,经常游走in the vicinity city ,可能是在寻摸Ultra Grade 源质。”

  “果真是人杰地灵。”赵南絮beautiful eyes 闪动:

  “今日场中,此等英杰不在少数,City Lord 治下有功,假以时日,城中黑铁定然越来越多。”

  “郡主overpraised 了。”

  欧阳沆谦逊一笑,道:

  “不过城中young, talented people 确实不少,坊间更是流传十大年轻expert ,个个都是有望黑铁的存在。”

  “这是他们自己努力,下官愧得名声。”

  “ten great experts 。”赵南絮轻轻探身:

  “有意思,都有哪几位?”

  “陈伯玉就是其中之一。”欧阳沆开口:

  “此外还有Su Family 的两位Disciple ,小琅岛上的三人,Heavenly Tiger 帮的两位young, talented people ,另有loose cultivator ……”

  “Soul Cut 刀、Tong Family Meteor Hammer 、九戒鞭法、81 路擎天棍……”

  “这些人年岁最大的,也不过刚满三十,若非Ultra Grade 源质难得,怕是都已经有人尝试冲击黑铁。”

  凡阶十品,终究还是凡阶。

  欧阳沆对于所谓的ten great experts ,也只是略有了解,毕竟以他的身份地位,这and the others 还不够资格入眼。

  赵南絮想到什么,问道:

  “都是男子?”

  ”en. ”欧阳沆nodded :

  “另有七大飞凤,与ten great experts 齐名,都是女子。”

  “不过这等排名郡主听听也就是了,每年都会轮换,有的人虽未名列其中,却更加出挑。”

  “哦!”

  赵南絮挑眉:

  “比如……”

  “比如Heavenly Tiger 帮Gang Lord 雷眉。”欧阳沆道:

  “她从未名列其中,但突然就证得黑铁,可谓惊掉不少人下巴。”

  “雷眉……”赵南絮looked thoughtful :

  “Zhou Jia 哪?”

  “Zhou Jia 。”

  欧阳沆表情变换,随即轻轻摇头:

  “他跟其他人不同。”

  “如何不同?”

  “郡主请看。”

  欧阳沆sighed ,伸手朝下方一指:

  “他来了。”

  林南絮垂首,beautiful eyes 就是一挑。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这里更是有汇聚了诸多势力的众多expert 在,气氛热闹、喧嚣不止。

  但不知何时。

  喧哗声悄然静了下来,就连场中对战的两人,也停下动作,cautiously moved towards 两侧让开位置。

  只因为来了一人。

  那人踏步行入,朝楼上看了一眼,无视其他人的存在。

  “Heavenly Tiger 帮的Elder Zhou ,是一把锋利的刀,而且还是一把带有诅咒的刀。”欧阳沆慢声开口:

  “这把刀在Lei Batian 、军方的手中,杀人盈野、破家extinguish sect ,让不知多少人恐惧、怨恨,却又无可奈何。”

  “但这并非是最terrifying 的,最让人畏惧的,是曾经握有这把刀的人,无一例外。”

  “全都死了!”

  “Zhou Jia ,是一柄双刃刀,得罪他的人会死,握持他的人同样会死,几乎就没有例外。”

  叹息一声,欧阳沆低声道:

  “有人称呼他为不祥之人!”

  “再加上此人行事肆无忌惮,毫无规矩可言,有时候不知为何突然就暴起发难,说实话,就算是下官,面对他的时候,也会从心底里发沭。”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