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20

  第220章 祭礼

  永安楼分属Imperial Court 的产业,占地广阔、造景精致,多用来办各种盛世,仰或与民同乐。

  今日因为有玉京郡主在,更是all influence 济济一堂。

  喧哗声,

  从未有过中断。

  而此时。

  一片无声的寂静朝前蔓延。

  伴随着Zhou Jia 走过,就像是appear out of thin air 了一个无声Formation ,他的附近众人subconsciously 屏住呼吸。

  有的人畏惧垂首,有的人眼泛好奇,更多的则是gnashing teeth 、怒意难消。

  Lei Batian 在时。

  为了提升Zhou Jia 在帮中的地位,特意分给出一队Shadow Guard 相赠,让他清剿天水寨在城中的附庸。

  死后,Heavenly Tiger 帮更是大肆报复。

  军方在时。

  更是让Zhou Jia 负责剿杀与正气堂有过的家族,其中不乏蒙冤受屈之人,屠门灭户视若等闲。

  每日冲锋陷阵,厮杀在前。

  这般下来,Zhou Jia 的凶名也渐渐远扬。

  所有人都知道,Heavenly Tiger 帮的Elder Zhou 是位killing people like scything flax 的凶人,手中Heavy Axe 不知斩杀了多少人命。

  就连今日场中来宾,也有不少视其为仇寇,但又畏惧他的实力,只能咬着牙怒目而视。

  甚至就连吭声都不敢。

  偌大永安楼。

  因为一人的到来,气氛突然变得诡异起来。

  “Zhou Jia 。”

  远处的一座阁楼内,Su Family 智多星苏肃摩挲着下巴,眼神闪动:

  “这人很not to be trifled with ,三位最近还是小心一些,这几日尽量不要离开Su Residence ,免得遭遇不测。”

  Su Family 上一辈的出挑者并不多。

  除了已经不知所踪的苏恶,仅有苏肃的cultivation base 是黑铁中期,不同于苏恶,苏肃以多智成名。

  真实的实力,却没有多少人知晓。

  在他对面,坐有三人,赫然是来自戮天阁的三位。

  其中端坐正中的并非苏衮,而是那位名叫许攸孙的男子,最后一位女子名叫李春绕。

  三人同出一门,更是一同历练,于生死间达成的默契,对视一眼后,苏衮闷声开口:

  “六叔何意,他还敢朝我们动手不成?”

  “hmph! ”李春绕coldly snorted :

  “所有人都知道Senior Brother Su 要在不久之后与那雷眉动手,我们若是出事,Heavenly Tiger 帮难脱干系。”

  “这时候他绝不敢动手!”

  “be that as it may 。”苏肃轻叹,道:

  “但他是Zhou Jia ,这个人的心思谁也猜不透,他若是突然发起疯来,也未必没有可能。”

  扫眼对面,见三人不以为意,他再次开口:

  “你们有所不知。”

  “Zhou Jia 性情冷漠、残忍嗜杀,自不会没有仇人,但他的仇人往往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就不明不白被杀。”

  “此人何时会动手杀人,没人清楚。”

  “嗯……”

  “就连军方的某几位,在得罪他之后,突兀而死,虽然没有证据,但……你们还是小心些为好。”

  三人面色一凝,心中也渐生凝重。

  在玄天盟Land of Trial 兽谷,最让人厌恶、恐惧的一类人,并非实力强悍的之辈,而是疯子。

  疯狂、没有理智,偏偏又实力强大。

  这and the others 的行事作风毫无规律可以,前一秒可能还喜笑颜开,下一秒可能就翻脸杀人。

  Zhou Jia 。

  在他们看来就是这等疯子。

  “没关系。”

  许攸孙面色不变:

  “再过几日,Inner Sect 的Elder Hong 夫妇途经此地,我已去信,Elder 答应前来为Junior Brother 主持公道。”

  “届时,谅那Zhou Jia 不敢肆意妄为。”

  “那就好!”苏肃双眼一亮。

  他并不担心苏衮会输给雷眉,却担心赢了后离不开石城,届时他们Su Family 也会有麻烦。

  有玄天盟内Sect Elder 在,就不必担心了。

  即使退一步,三人到时真的‘失踪’,责任也不在Su Family 身上。

  “只要是just and honourable 比武,我自不惧。”苏衮开口:

  “届时,还请六叔做个见证,我若手刃仇人自不必多说,即使败了,也是心甘情愿。”

  “haha ……”苏肃朗笑:

  “衮儿何出此言,以你的实力,又岂会败给刚才黑铁not very long 的雷眉,戮天阁的ability 我可是久闻大名。”

  “我听说,伱们那里最近出现了一位练武genius ?”

  “不错。”说起此事,李春绕beautiful eyes 亮起:

  “刑Junior Brother 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尤其贴合我们this lineage 的method ,入门两个月,就得传了戮天七绝书。”

  “年不满十岁,就已证得黑铁!”

  “不满十岁?”苏肃complexion stiffened ,心头更是狂跳:

  “那岂不是……”

  “没错!”苏衮重重nodded :

  “刑Junior Brother 极有可能是戮天阁lineage ,诞生的first 白银!”

  白银!

  每一位白银powerhouse ,不论生死,都是大林王朝铭记的存在。

  三百多年来。

  诞生的白银can be counted on one’s fingers 。

  Inner Sect 诸脉,也非每lineage 都曾诞生白银,戮天阁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剑走极端,虽不乏黑铁Peak powerhouse 。

  却也从未有过白银。

  this time ,

  是捡到宝了。

  苏肃眼神闪动,心中也不由升起一股妒忌,他辛辛苦苦Cultivation ,十岁的时候怕还没开窍。

  “刑Junior Brother 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不假,但……性情太过冷漠。”许攸孙则是皱frowned ,慢声开口:

  “我见过他两次,感觉不似生人,难以亲近,我在他眼里怕是跟一具尸体也差不多。”

  “……”苏肃张口欲言,像是察觉到什么,转头looked towards 不远处:

  “Brother Zhang ,既然来了何不过来?”

  “叨扰了。”

  silhouette 缓步行来,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在下张合,见过几位。”

  来人相貌俊朗,年龄模糊,一身紫绸奢华中透着股内敛,浑身气息尽锁,不漏分毫。

  expert !

  三人面色一正。

  “我来为你们介绍。”苏肃起身,said with a smile :

  “Brother Zhang 原是天水寨的人,不久前入我Su Family 为guest official ,Brother Zhang 的分筋错骨手极其了得,cultivation base 也是不差我分毫。”

  “这三位……”

  “Brother Su 不必介绍了。”张合挥手:

  “玄天盟Inner Sect 戮天阁的三位才俊,this Zhang 久闻大名。”

  “坐,坐!”

  “坐下说话。”

  *

  *

  *

  Zhou Jia 上楼之时,in the vicinity 候着的Elder Chen 主动迎了过来。

  “Gang Lord 在闭关,为half a month 后的比武做准备,可惜无人看好,小琅岛的人已经准备让人接替Gang Lord 之位。”

  Elder Chen 轻叹:

  “还有一事,天水寨的一些人,加入了Su Family 。”

  “我们怀疑苏衮恰好at this time 回来,是Su Family 做的手脚,不然impossible 时间上那么巧。”

  说着,他连连摇头。

  自Lei Batian 死后,Heavenly Tiger 帮几乎就没有平静的时候。

  好不容易确定了Gang Lord 之位归属,又闹出这么一出,让年纪大的他,已经有些承受不住。

  不止他。

  Heavenly Tiger 帮上上下下,经历了这么久的波折,早已人心涣散,怕是雷眉一输,就算再有人接替Gang Lord 之位,也难挽局势。

  小琅岛实力是足够,奈何没有真正做事的人,到时石城怕又会重现Lei Batian 不曾出现时候的局面。

  ”en. ”

  Zhou Jia 缓缓nodded :

  “senior 怎么看?”

  “以我看,Su Family 是不想让我们安稳下来。”Elder Chen 轻捋胡须,道:

  “只要Heavenly Tiger 帮一直乱下去,Su Family 就可趁此机会one after another 收拢天水寨的remnant forces ,还有城中各种large and small 的帮会。”

  “待过上几个月,Su Family 清理完残局,我们Heavenly Tiger 帮就算重整旗鼓,事情也已成定居。”

  “而且现Gang Lord 相较于其父,少了份霸气、决绝,这次即使逃过一劫,以后在Su Family 的压迫下,维持局面怕都勉强。”

  “这样……”Zhou Jia looked thoughtful :

  “此事应该还有衙门参与吧?”

  “没错。”Elder Chen nodded :

  “City Lord Ouyang 心机深沉,这些年坏事我们和Su Family 做尽,名声全都是他得,可谓是一头old fox 。”

  “谁不知石城有位欧阳大青天,只可惜恶人势大,青天老爷也只能待在衙门里养老。”

  说着,coldly smiled 。

  很多人都无视衙门的存在,更是看不起City Lord 。

  但欧阳沆可是genuine 的黑铁后期,论true strength ,足可碾压Lei Batian ,在衙门hid the sky with one hand 。

  这些年。

  衙门看似没有参与all influence 的斗争,但好处可是一分都没少捞,两家为了占据地盘往往会送上厚礼。

  这些。

  欧阳沆可是来者不拒。

  现如今,衙门也开始在石城树立权威,凭借多年积累的名声,得到很多百姓的支持。

  “来人止步!”

  喝声打断两人的脚步。

  Zhou Jia 拱手:

  “草民Zhou Jia ,受郡主相招,特来拜见。”

  ”en. ”守卫nodded :

  “你进去,他不行。”

  说着,一指Elder Chen 。

  两人对视一眼,Zhou Jia shrugged ,踏步上前,推门入内。

  屋内City Lord Ouyang 已经告辞离开,仅有一身华服的郡主赵南絮一人端坐,见他进来,示意在靠窗位置坐下。

  同时伸手一指下方,笑问:

  “Zhou Jia ,下面两人你可认识?”

  “略有耳闻。”Zhou Jia 未曾谦让,拉过椅凳坐下:

  “azure robed man 绰号千言居士,Cultivation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名曰山在illusory 间,运劲之法算是石城一绝。”

  “purple clothed 女子出身Wang Family ,Wang Family 早已破败,不过家传Absolute Art 玉龙剑极其不凡。”

  “两人都是石城赫赫有名的十品expert 、young, talented people ,有望黑铁的存在。”

  “确实不错。”赵南絮nodded ,随口问道:

  “以你看,他们两人谁更胜一筹?”

  Zhou Jia 打眼一扫,径自道:

  “千言居士更强,但会以平手结局。”

  “哦!”赵南絮挑眉:

  “为何?”

  “王蓉蓉Sword Art 出众,掌中的玉龙剑更是黑铁玄兵,但明显少于厮杀,不能把握时机。”Zhou Jia 淡然开口:

  “而且她所修根本cultivation technique 不强,全力运转Sword Art 之时,气息会有一瞬间的不畅,Sword Art 也显出weak spot 。”

  “千言居士明显看出weak spot ,却数次show mercy ,再加上有人评价他性情敦厚,It shouldn’t be 在大庭广众之下抹了王蓉蓉的面子,最终以平局结束。”

  while speaking ,下方两人举掌对撞,各自飘飞丈余,轻飘飘落地。

  “王姑娘Sword Art 了得,小生佩服。”千言居士拱手开口:

  “这一局,不如平手?”

  “……”王蓉蓉明显有些不甘,却知道自己没有取胜的把握,继续斗下去只会折了自己的面子,唯有冷着脸nodded :

  “也好!”

  “我们打了个平手。”

  ”pa ……啪……”

  楼上,赵南絮轻击双掌,音带赞叹:

  “好眼力!”

  以她的cultivation base 、realm ,也能看出下方两人谁强谁弱,却impossible 如Zhou Jia 一般,只是打眼一扫,就看的perfectly clear 。

  这无关cultivation base 、实力,只在martial arts realm 。

  很明显。

  Zhou Jia 对于martial arts 的感悟,绝非泛泛。

  实则。

  换做在几个月前,Zhou Jia 也看不分明,只能凭以往的经验分析两人的胜负概率,看不懂具体的细节。

  而今。

  经由天慧星悟法的数次感悟,他把数门martial skill 尽数领悟,一法通则万法通,cultivation base 实力虽未增加,眼力却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

  一如曾经的延法Master ,自身仅是黑铁,却连白银powerhouse 都要称呼其为师。

  不过前人的教训也要谨记。

  悟法、dao fruit 虽好,却不能直接提升自身的cultivation base ,就如延法Master ,虽然martial arts realm 超然,cultivation base 却不高。

  甚至因为太过耗费心力,拖垮了fleshy body ,寿不过七十就早早过世。

  Zhou Jia 可不想落得对方这般下场。

  自身的cultivation base ,才是根本。

  “在下童贯,不知哪位朋友愿意指教一二?”

  while speaking ,下方院落里又有一人跃出,此人五短身材,手持大号Meteor Hammer ,眉宇间尽显凌厉之意。

  “我来!”

  一人持棍冲出,二话不说挥棍罩落。

  今日郡主在,众人心知肚明,自然想好好表现,混个脸熟也是好的,一时间下方两人各展Absolute Art ,斗得精彩绝伦。

  “Tong Family Meteor Hammer ,81 路擎天棍。”Zhou Jia 眼神闪动,脑海里自然而然浮现下方两人的招式变化:

  “Meteor Hammer 刚柔并济,两个重锤远攻近守,锤头上有尖刺,达数百斤,挥舞之际概莫能挡,formidable power 可谓不凡。”

  “擎天棍又名生死棍,三寸生、七尺死,握于生死之间,发力回击得机得势,与步法搭配,about one zhang 之内精妙绝伦。”

  “好!”

  轻赞一声,他淡然开口:

  “生死相博,两人both equally excellent ,此即比武,当Meteor Hammer 胜算更大,但擎天棍底蕴深厚,更容易成就黑铁。”

  他话语不多,但字字点评犀利入骨,直入要害。

  赵南絮起初迷茫,不明所以,经其点拨,瞬间clear comprehension 过来,就像是拨云看日一般,一切都尽在双眼之中。

  这种尽在掌握的感觉,让她beautiful eyes 大亮,恨不得Zhou Jia 多说几句。

  下方比斗之人变换,各种martial skill 依序施展。

  软鞭、长刀、宝剑、赤手空拳……

  但不论何等martial skill ,乃至源术,其根本不变,五雷斧法Great Perfection 的Zhou Jia ,一眼扫过,随口两句都鞭辟入里。

  这也让赵南絮beautiful eyes 闪烁,心情激荡。

  “曾听人言,当年的延法Master 只是看过他人斗法,就能把那人的martial skill 来路one after another 说出,甚至点拨一二,让其bring it up a level 。”

  “本以为只是谣传。”

  “现今看来……”

  她深深看了眼Zhou Jia ,道:

  “方知世间果真有此等Deity 。”

  “郡主过誉了。”Zhou Jia 垂首:

  “不敢当此赞,我只是见得多些而已,比不得圣佛。”

  while speaking ,他brows slightly wrinkle ,侧首moved towards 下方某个阁楼看了一眼,阁楼里,苏肃正自举杯。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