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21

  第221章 发怒

  石城十大年轻才俊、七大飞凤接连出手,一番the dragon wars, the tiger battles ,为祭礼大宴也增添了不少精彩。

  不过今日到场的,皆是城中有名有姓的great character 。

  年轻一辈的争斗对他们来说,只是闲暇之时的调剂,不论是经验还是底蕴,都有所欠缺。

  直至……

  “在下卢庚,不知哪位朋友愿意出手指教一二?”

  年约四十许的卢庚,腰缠玉带、脚Treading Cloud Boots ,双手纤细如女子,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如同美钻。

  “这位是水运镖局的副escort chief ,一手hidden weapon 手法端的精妙,尤其是飞刀,可谓刀刀夺命。”

  楼上,Zhou Jia 开口介绍:

  “卢Escort 成就黑铁不足十年,但名声响亮,不亚一些老一辈的expert 。”

  石城的黑铁,每一位都有名有姓,他自不会不识。

  “我来!”

  一个黑脸大汉从人群中跃出。

  大汉体型魁梧,身高超过两米,背负一柄无刃重刀,open a pair of tiger eyes 炯炯有神,拱手闷喝:

  “卢兄,swords don’t have eyes ,比划一下拳脚如何?”

  “自无不可。”卢庚nodded 应允,两人客气几句,随即身如电闪撞在一起,引得劲气呼啸。

  “heavy sword 王楚。”Zhou Jia 开口:

  “与卢Escort 一样,都是成就黑铁不足十年的expert ,犹善硬功,heavy sword 无锋也颇为了得。”

  this time ,他没在点评两人的martial skill 。

  不是眼力realm 不够,而是再说下去,怕赵南絮真的会被震惊到,倒不如适当的藏拙。

  ”en. ”

  赵南絮缓缓nodded 。

  她地位尊崇,实力也不弱,在京城更是各种场合都见过,但京城有太多Great Influence 潜伏。

  郡主,也不会让人太过在意。

  反倒是小地方,为了能引起她的注意,所有人都拼尽全力展示自己,像是开屏的孔雀。

  这等感受,反到比下方的比斗更加让她身心舒适。

  不同于凡阶,黑铁powerhouse 的fleshy body 千锤百锻,可在一定程度上硬抗机枪扫射,strong as an ox 。

  速度、力量、恢复力,早已非人。

  甚至。

  就连气质,也与凡阶completely different 。

  就如卢庚,面如white jade 、手似宝钻,在灯光下反射莹莹光辉。

  他就算不施展自己拿手的hidden weapon 绝活,单凭这一双肉掌,也可轻松撕裂Hundred Refinements steel essence 宝剑。

  王楚的气息厚重如山,一举一动看似缓慢,却带有排山倒海之力,引得空气剧烈呼吸。

  这,

  都非凡阶所能比。

  与他们相比,此前‘ten great experts ’、‘七大飞凤’的比斗,就像是小child 过家家一般。

  …………

  “楼上的是Zhou Jia ?”

  阁楼内。

  原天水寨Branch Lord 张合抬头看去,面色冷漠,lightly snorted :

  “他倒是好大的面子!”

  “是啊。”苏肃nodded ,音带感慨:

  “玉京郡主仅邀了几个人上去,City Lord Ouyang 也只是坐了片刻就走了出来,倒是他一直陪着。”

  “看来,郡主也很欣赏这位奔雷斧。”

  “hmph! ”

  戮天阁三人lightly snorted ,却也没多说什么。

  “Brother Su 。”张合回首,问道:

  “依你之见,Zhou Jia 现今的实力如何?”

  “唔……”苏肃手托下巴,面露沉吟,看了眼苏衮三人后方道:

  “this child 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初入黑铁就堪比他人苦修ten-twenty 年,现今的实力,怕是已经不亚于你我。”

  “哦!”张合挑眉:

  “倒是有些ability 。”

  石城的黑铁后期expert can be counted on one’s fingers ,仅有那么几位,他们两人已经算是最为Peak 的存在。

  Zhou Jia 能与他们mention on equal terms ,足可自傲。

  关键是。

  Zhou Jia 的年纪还不大,cultivation base 远不到极限,假以时日,成为第二个Lei Batian 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甚至,the student surpasses the master 也未必没有可能。

  “this child 现今不过三十许,再过十年,怕是无人可制。”念头转动,张合朝苏肃看去:

  “Brother Su 就没有想法?”

  “此时若不制止,假以时日,等surnamed Zhou 的cultivation base 有成,怕石城的势力也要因其一言而变。”

  苏肃表情一僵。

  就连苏衮三人,也看了过去。

  “Brother Zhang 慎言。”

  苏肃眼神闪动,低声道:

  “小心隔墙有耳。”

  “而且Zhou Jia 是石城人,他cultivation base 有成、出人头地,也是石城的光荣,我们Su Family 也能沾点光。”

  “呵……”张合轻笑:

  “Brother Su ,这里没有外人,我就不信Su Family 没有想法?”

  “Zhou Jia 手段凶残,惹得天怒人怨,这and the others 定然不能长久,Brother Zhang 不必担心。”苏肃淡然开口:

  “若他继续蛮横妄为,无需我们Su Family 出手,自有人会看不惯。”

  “哦!”张合眼神微动:

  “请恕this Zhang 直言,以Zhou Jia 现今的cultivation realm ,偌大石城,能够制住他的人,已然不多。”

  “杀人,未必一定毁其fleshy body 。”苏肃抿嘴:

  “断其Martial Arts ,也未必要取人性命,有时候攻心之辱、断其资源也能见奇效。”

  说着,lightly sighed :

  “所谓过刚易折,Zhou Jia 的性子就太过莽撞,磨磨他的性子,对以后的Cultivation 也有好处。”

  “是吗?”张合挑眉:

  “不过以他的作风,Brother Su 想挑衅,怕是也难。”

  “……”苏肃轻笑:

  “何必招惹他?”

  说着,招来一人,低声吩咐几句。

  *

  *

  *

  卢庚、王楚的比试,以王楚技高一筹结束。

  虽然因为没有使用兵器,各自出手也较为克制,实难分出强弱,依旧引来满堂呼喝。

  “Brother Wang !”

  一人跃入场中,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归某前来请教。”

  “此人叫归阎鲁,一介散人,几年前机缘巧合证得黑铁,在石城定居的时间并不长。”Zhou Jia 在楼上介绍:

  “他的碧焰掌有费穆world 源术的影子,掌法可惑人心神,乃至焚烧神魂,极其了得。”

  “归阎鲁。”赵南絮looked thoughtful :

  “我记得听雷Gang Lord 提过这个名字,说是石城新晋黑铁中潜力极大的一位,他日可成黑铁中期。”

  “不错。”Zhou Jia nodded :

  “他也是我们Heavenly Tiger 帮重点招揽的expert ,若无前段时间的事,怕是已经应邀加入我帮。”

  “so that’s how it is 。”赵南絮了然,paused ,道:

  “雷Gang Lord 之事,speaking of which 也是无心之失,闹到这等地步,委实不该,我会尽量从中说合。”

  “怎么,也不能闹出人命。”

  她对雷眉颇为欣赏,而且以后怕是要在石城长居,有这么一个伴也是好的,自不愿她身死。

  再加上这些日子Heavenly Tiger 帮的殷勤招待,也要承情。

  但许诺也就到此为止。

  若是那苏衮don’t give face ,她也impossible 仗着玉京郡主的名号强压,保住雷眉不死已是极限。

  就算是郡主,也不能肆意妄为。

  “many thanks 郡主!”

  Zhou Jia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心中却不以为意。

  有时候,活着未必就是好事。

  雷眉若败,以戮天阁的手段,即使不死也成了一个废人,届时雷眉定然会失去一切。

  活着,也是walking corpse 。

  “开始了。”

  赵南絮不想多谈,伸手朝下一指。

  “彭!”

  下方两人对撞。

  王楚劲力厚重,拳palm force 道十足;归阎鲁movement method 精妙,双掌挥舞好似Ghost Fire ,自all directions 扑来。

  两人的movement method 都can’t be considered 快,但在凡阶Martial Artist 眼中,只能看到silhouette 晃动,劲气轰鸣不绝于耳。

  具体的斗法情况,却难辨分明。

  唯有证得黑铁,才能跟上他们的速度,也更加清晰的感受到两人的强悍。

  “bang! ”

  王楚单手下压,掌势如磨盘,空气急速摩擦,丝丝火光浮现,随即悍然轰碎道道残影。

  地面随之一沉,显出一个巨大的掌印凹陷。

  这一掌。

  足可压扁一辆重型汽车。

  而逸散的劲气,狂飙八方,数丈之内但凡有劲气飙射,坚硬的地面就多出道道印痕。

  “彭!”

  四掌相撞,两人同时后退。

  “归阎鲁要赢了。”

  赵南絮took a deep breath ,挺直身躯,身前的胸襟也不由一颤:

  “攻人神魂的martial skill ,不常见,王楚显然并不清楚其中的mysterious ,竟然选择与他meet force with force 。”

  Zhou Jia nodded 。

  论力道、cultivation base ,王楚更胜一筹。

  但每一次对掌,归阎鲁只是面色一白,王楚却像是有一瞬间的失神,动作也变的迟缓。

  显然是精神受到了影响。

  碧焰掌!

  果真是一门诡异的掌法。

  “彭!”

  再次对掌,形势逆转,王楚groaned ,嘴角鲜血溢出,脚下踉跄退步,两眼失神之际被一脚扫飞。

  “you let me win !”

  归阎鲁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王楚ugly complexion ,起身nodded :

  “归兄掌法精妙,在下佩服。”

  说着转身就走。

  他外在看似受伤不重,最后也是对方show mercy ,但实则伤了神魂,有段时间恢复不过来。

  “鲁兄。”

  归阎鲁转身,moved towards 人群中一人拱手:

  “不如我们两个比划一下,为郡主助助兴?”

  “我?”

  Heavenly Tiger 帮护法,头陀鲁东问hearing this 挠头,憨厚一笑:

  “也好。”

  他早就知道对方即将加入Heavenly Tiger 帮,以后都是自己人,此即比划比划,权当是演武助兴。

  “归兄小心,我来了!”

  鲁东问的兵器是方便铲,此番比试拳脚,自不必施展,双手一探,施展擒拿手法应对。

  “来得好!”

  归阎鲁laughed heartily ,提起双掌相迎。

  两人你来我往,criss-crossed ,看似热闹至极,一干凡阶Martial Artist 个个双目炯炯,聚精会神。

  而场中的黑铁,却暗自摇头,只觉索然无味。

  这等比斗,个个收了三分力,花里胡哨,毫无惊险可言,有时候纯粹为了好看出手。

  “鲁兄。”

  交手片刻,归阎鲁声音一提:

  “小心了!”

  “来吧!”

  鲁东问hearing this ,随意一笑,倒提双掌,正想随便应付一下,耳边突然响起Zhou Jia 的声音。

  “小心,spare no effort 。”

  “en? ”

  鲁东问一愣,subconsciously 功聚双掌,面色一凝。

  忿天明王怒!

  “bang! ”

  四掌对撞,两人同时暴退。

  “pu! ”

  鲁东问张口吐血,只觉浑身如火俱焚,脑海里一片混乱,体内的source power 几乎彻底时空。

  “伱……”

  他怒睁双眼,死死盯着对面的归阎鲁。

  如果不是Zhou Jia 及时提醒,让他习惯性的功聚全身,怕是……

  极有可能,这一辈子,cultivation base 都再难寸进!

  好狠!

  “鲁兄果真了得,佩服,佩服!”

  归阎鲁的表情也不好看,他突兀发难,浑然没有做防御之法,forcibly 对撞,同样伤及内腑。

  此即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我们平手,如何?”

  “不然。”

  突然,一个冷icy voice 响起:

  “路护法棋差一着,比不得归兄突然发难,自然是输了。”

  Zhou Jia 不知何时出现在场中,moved towards 归阎鲁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周某一时手痒,不知可否讨教一二。”

  场中一静。

  围观众人不知为何,纷纷朝后退了一步,就连阁楼里的苏肃、张合and the others ,也都是一呆。

  归阎鲁更是面色发白,forced a smile and said :

  “Elder Zhou 何等身份……”

  “周某哪有什么身份。”Zhou Jia 眼眸低垂:

  “speaking of which ,周某成就黑铁满打满算不足两年,算是Junior ,正要向senior 们多多讨教才是。”

  “还望赐教!”

  说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be that as it may 。

  但不论在谁看来,will not 把他当做初入黑铁的新人。

  而是能与苏肃、薛霄、张合这等黑铁中期同等的存在,是与老一辈黑铁powerhouse 并肩的人。

  此番出手,岂不是欺负人?

  bullied the weak 也不为过。

  “有趣。”

  楼上,赵南絮抿嘴轻笑:

  “奔雷斧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有仇不隔夜,倒是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

  不过Zhou Jia 的做派,也让场中不少Black Tiger Gang 的人双眼一热,心生莫名情绪,谁不想自己头上有个大个顶着。

  有这位在,就不必担心自己会受欺负。

  受了欺负,自有人找回场子!

  鲁东问更是双拳紧握,looked towards Zhou Jia 的背影,眼泛狂热。

  “Elder Zhou 说笑了。”

  归阎鲁嘴唇发干,moved towards 苏肃and the others 所在看了一眼,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归某岂是您的对手,我认输。”

  “归兄哪里话。”Zhou Jia 声音冰冷:

  “周某不善拳脚功夫,确实有些不足,真心请教。”

  归阎鲁双眼一亮。

  阁楼里。

  苏肃、张合几人对视一眼,也缓缓nodded 。

  确实,Zhou Jia 以斧法称雄,从没听说拳脚了得,而他初入黑铁、年纪也不大,更没有时间cultivation 其他功夫。

  能把斧法修至那等realm ,已经惊人。

  若是再精通拳脚……

  impossible !

  “也好。”归阎鲁眼神闪动,最终缓缓nodded :

  “那在下就讨教几招,还望Elder Zhou show mercy 。”

  他已经打定主意,就算对方不善拳脚,也要尽早认输,他可不想得罪这么一个凶人。

  就算是苏肃sound transmission 相激,也不行。

  我只是答应改投Su Family ,可没想去死。

  “好!”

  Zhou Jia 抬头,indifferently smiled :

  “请接招!”

  音落。

  方圆数丈之内的空气陡然一颤,好似水面泛起涟漪,随即涟漪躁动,rumbling sound 遍传八方。

  偌大庭院,瞬间狂风骤起。

  one silhouette 破开空气,五指伸展,裹挟着让人心惊肉跳的力量,moved towards 归阎鲁悍然砸落。

  Rushing Thunder Palm Great Perfection !

  五雷!

  Innate Realm 的掌法,即使品阶不高,Great Perfection 之后威能依旧恐怖,更别提五雷特质的翻倍加持。

  更是让这门掌法的威能,提升至极限。

  拳锋未至,归阎鲁就觉呼吸一滞,目泛惊恐。

  不……

  我认输……

  他张口欲吼,却根本发不出声音,唯有不甘怒吼,拼命提起双掌moved towards 来袭拳锋迎去。

  “bang! ”

  一声闷响,一道破破烂烂的silhouette 打横飞出,重重撞塌一面墙壁后,不知生死跌落在地。

  但明眼人一看即知,就算人还活着,也已经废了。

  “Zhou Jia !”

  “好胆!”

  同一时间,苏肃、张合怒吼奔出。

  却见Zhou Jia 猛一折身,大手一伸,一柄双刃斧破空飞来,落在他的掌中,面泛狰狞爆斩。

  “天打五雷bang! ”

  “轰隆隆……”

  “Zhou Jia !”

  楼上,赵南絮愤而起身,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大吼:

  “你给我住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