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22

  第222章 彩鹰

  今日这场祭礼格外隆重,除了闭关的雷眉不在,城中有权有势的人物,几乎尽数到场。

  更有‘ten great experts ’、‘七大飞凤’上台演武。

  甚至就连城中往日aloof and remote 的黑铁powerhouse ,都甘愿自降身份,出面比斗,引得满堂喝彩。

  之所以如此,赵南絮是原因所在。

  皇帝之孙!

  Crown Prince 之女!

  称号玉京!

  身份地位尊崇。

  她同样明白这个道理,也享受这种被万人拱卫的感觉,自然就不喜有人在此时闹事。

  偏偏。

  被她欣赏的Zhou Jia ,突然暴起发难,浑然不顾他人的感受。

  她didn’t expect 。

  其他人更是没有料到。

  苏肃、张合出手,只是想阻拦Zhou Jia 继续下辣手,根本没想过at this time 与对方cast aside all considerations for face 。

  但Zhou Jia 却像是突然受了什么刺激一般,摄来斧头就斩。

  出手。

  就是spare no effort 、ruthless 。

  天打五雷bang!

  赤、白、青、黄、黑五色交织的lightning ,凭空浮现,瞬息间暴涨百倍,悍然狂劈前方十zhang or so 。

  五雷交织,此起彼伏,咆哮不休。

  “轰隆隆……”

  lightning 所过,两道silhouette 连连后退,来自戮天阁的三人更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从阁楼飞扑出去。

  而他们刚刚立身所在,轰然碎裂。

  thunder 过后,地面上出现一道长达十zhang or so 的沟壑,好似狰狞的裂口出现在静雅庭院之中。

  苏肃、张合面色阴沉立于两侧,眼中有怒有惊,更有着深深的忌惮。

  虽然事发仓促,但他们两人联手,竟没能占据丝毫上方,甚至还被那轮转不休的thunder 给逼的不停倒退。

  足可见Zhou Jia 的强悍。

  但更让人畏惧的,是Zhou Jia 肆无忌惮的性格,在大庭广众之下,竟也丝毫不压制自己的murderous intention 。

  苏肃毫不怀疑,刚才两人若是抗不下那一刀,对方定然不会善罢甘休,更不会就此收手。

  “Zhou Jia !”

  楼上。

  赵南絮更是咬牙启齿:

  “我让你住手,没听见吗?”

  那位郡主身边的old woman 也出现在她的身边,浑浊的老眼落在Zhou Jia 身上,又looked towards 双刃斧。

  面带凝重。

  “天打五雷bang! ”

  “Lei Batian 自创的Absolute Art ,果真了得,the student surpasses the master ,this move ,已经远远超过紫雷斧法。”

  就算是她,在感受到刚才那等Power of Thunder 时,也察觉到威胁。

  “郡主。”

  Zhou Jia 转身,indifferently smiled :

  “周某一时收不住手,真是抱歉,好在有Su Family 的senior 在,没什么伤亡,也算是万幸。”

  没伤亡?

  众人looked towards 身死不知的归阎鲁,面露无语。

  “你……”

  赵南絮pretty face 绷紧,面泛恼怒,银牙咬了半天,fiercely 甩袖:

  “我们走!”

  “是。”

  old woman 应是,深深看了眼Zhou Jia ,挥袖合上窗扇。

  远处。

  欧阳沆立于石亭之下,hands behind ones back ,looked thoughtful 。

  “大人。”

  一人拱手开口:

  “surnamed Zhou 的故意捣乱,惹得郡主生气,您不出手管管吗?”

  “管什么?”欧阳沆轻呵:

  “我最多也就是训斥几句,对于Zhou Jia 来说无伤大雅,反到可能会被他记恨上,得不偿失。”

  关键是。

  Zhou Jia 折的是Su Family 的面子,也让郡主对Heavenly Tiger 帮没了好感,这对他来说是好事,为何要管?

  不过……

  “天打五雷轰。”

  欧阳沆眯眼:

  “Zhou Jia 果真是得了Lei Batian 的真传,就连独门绝技都倾囊相授,难怪this child 如此力保雷眉。”

  “surnamed Zhou 的才进阶黑铁不足两年,就如此了得,假以时日怕是无人可制。”有人音带忧虑:

  “到时,如何是好?”

  “放心。”有文士开口:

  “过刚易折,Zhou Jia 的气焰如此嚣张,行事不留余地,Su Family 会更忌惮,他们绝不会允许有第二个Lei Batian 出现。”

  “根本用不着我们出手。”

  “是极,是极。”

  黑暗中,几人连连nodded 。

  欧阳沆笑而不语。

  Zhou Jia 确实了得。

  但距离他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想要解决也不是没有办法,但留着能削弱Su Family 的实力。

  杀,

  不如留。

  而且就算有遭一日,Zhou Jia cultivation base 有成,他也不怕。

  Ouyang Family 。

  有那位在,石城就翻不了天。

  *

  *

  *

  Su Residence 。

  Su Family 有苏半城之称。

  虽是夸大之言,但Su Family 背靠军方在石城经营百多年,主宅一扩再扩,有一部分甚至探出城外。

  每日夜间点灯,有专人负责,需Grade 7 expert 施展Lightweight Art 来往奔波,方能点燃一个个庭院。

  跑马点灯,merely this 。

  “老爷。”

  一位医者打扮的middle-aged man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归阎鲁体内有股怪力,就算能保住性命,也impossible 恢复如初,不过是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罢了。”

  “好狠!”

  有人coldly snorted :

  “当初的苏忿,就是如此,现今轮到归阎鲁,假以时日怕是就连我等他也不会放过。”

  “father 。”

  苏肃也一脸凝重:

  “Zhou Jia 此人就是一头疯虎,随时都有可能伤人,确实不得不防。”

  “我怀疑……”

  “Third Brother 的死,可能也与他有关。”

  场中一静。

  Su Family patriarch 苏公权年岁已长,向来喜怒不形于色,此即hearing this ,也不由侧首朝他看了过去。

  “苏恶?”

  “不错。”苏肃nodded :

  “此前我等从未有此想法,是因为Third Brother 实力不凡,凭Zhou Jia 绝非对手,但今日的情况……”

  “那Zhou Jia ,有此实力!”

  “Third Brother 死在血藤楼楼主手里,还有那位牛将军。”一位身材瘦小的Su Family 人皱frowned ,道:

  “这件事不是已有定论吗?”

  “谁见了?”苏肃coldly snorted :

  “血藤楼也已disappeared ,如何肯定就不是Zhou Jia 做的,此人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有了实力岂会不报复Third Brother ?”

  “兴许,就连那牛将军、雪莉将军,也可能是被他杀的!”

  “够了!”

  苏公权声音未提,轻轻摇头:

  “是不是他,无关紧要,现今看好Heavenly Tiger 帮即可,没有Heavenly Tiger 帮资助,Zhou Jia innate talent 再好也难有所成。”

  他对自家儿孙的性格了若指掌。

  苏肃多智,却很是记仇,今日被人折了面子,自然想要报复回来,此时的话更多是怨气而非理智分析。

  “祖父。”

  一位少年小声开口:

  “既然Zhou Jia innate talent 那么好,即使没了Heavenly Tiger 帮,还有小琅岛在,假以时日不一样成为Peak expert ?”

  “haha ……”

  苏公权朗笑:

  “颂儿,并非所有势力都会栽培有潜力的Disciple ,小琅岛从未出现过薛、杨两家之外的外姓人。”

  “不错。”

  有人解释道:

  “Lei Batian 当年显露的innate talent ,不比Zhou Jia 差,不也被赶了出来,甚至Lei Batian 受伤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出力,怕是也担心又遭一日压不住。”

  “所以Zhou Jia 的innate talent 再好,小琅岛will not 帮他。”

  苏颂年纪不大,但能来此议事,足可看出身受家人器重,也乐的指点他一些处事之道。

  “so that’s how it is 。”

  youngster 缓缓nodded ,又遗憾摇头。

  他自显露习武innate talent ,在家族可谓要什么有什么,自没有体会过被人刻意打压的感觉。

  初闻此事,不由心生感慨。

  “Zhou Jia 的事,暂且放在一旁。”

  苏公权做下定论:

  “趁Heavenly Tiger 帮局势未稳,把天水寨remnant forces 尽数收拢才是正事,郭悟断多年积累不可放过。”

  “再过半月,就是你雷眉与苏衮比武的日子,届时雷眉输阵,Heavenly Tiger 帮Gang Lord 之位又将陷入争夺,一时半会忙不过来,也无力理会其他。”

  “倒是City Lord’s Mansion ……”

  说到此处,他eyes slightly narrowed ,隐有忌惮:

  “需多多关注。”

  “Zhou Jia 等半月后再说,届时我们也能腾出手来,黑铁中期虽强,想要出去也不是没有办法。”

  “是!”

  “是!”

  *

  *

  *

  夜。

  无星无月。

  伸手不见五指。

  Zhou Jia 换上一身夜行衣,带上冲天鹰的面具,身形连闪,脚踏水面如履平地,掠入一片树林。

  林中,早有一人等候。

  那人披着一件宽大的斗篷,身形尽数被斗篷覆盖,面带彩鹰面具,双目透着面具看来。

  本就是黑夜,又是jungle 暗处,更是看不真切。

  倒是鹰巢专属面具,格外醒目。

  “彩鹰!”

  “冲天鹰?”

  彩鹰闷声开口,男女莫辩,更带有些许警惕:

  “Senior Zheng 怎么没来?”

  “Old Zheng 。”Zhou Jia 闷声开口:

  “前不久他传信给我,让我过来一躺,说伱的事鹰巢里能帮得上忙的,仅有我一人。”

  “说实话,在下也是一头雾水。”

  说着,上上下下审视彩鹰。

  不知是不是错觉,虽然对方裹得严严实实,他却能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感觉。

  此人是谁?

  “你?”

  彩鹰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质疑。

  “你怕是不知道。”Zhou Jia 开口:

  “十三鹰之首,就是冲天鹰,意味着一飞冲天。”

  “而且你就算不相信我,也该相信Old Zheng ,他让你来找我,想来很清楚这才是最佳选择。”

  这话不假。

  因为Old Zheng 就是上一代的冲天鹰,也是他拉着一伙人,成立了鹰巢,他的身份unique and unmatched 。

  彩鹰陷入沉默,良久没有吭声。

  “算了!”

  Zhou Jia brows frowned :

  “既然你不愿意说,就没必要浪费时间。”

  “告辞!”

  他也是受人所托前来,Old Zheng 只说此行有可能入手源髓,若不然他也不会大老远过来。

  既然对方不信任,自没什么好说的。

  虽同为十三鹰,但两人并不知道彼此的身份,更谈不上关系有多好。

  “等一下!”

  见Zhou Jia 真的打算离开,彩鹰不由急急开口:

  “我说!”

  ”en. ”

  Zhou Jia 止步,问道:

  “要我做什么?”

  “呼……”彩鹰took a deep breath ,道:

  “你可知前段时间从戮天阁来的三个人?”

  “哦!”面具下,Zhou Jia 眼眉一挑:

  “略有耳闻。”

  “那三人中,有一个名叫苏衮的,与Heavenly Tiger 帮的Gang Lord 雷眉约定不久后决斗。”彩鹰开口:

  “我希望你能想办法让他到时没办法出面。”

  “……”

  Zhou Jia 表情古怪:

  “你是想阻止these two people 决斗?”

  他算是明白对方身上的熟悉感从哪来的了,也难怪Old Zheng 会说鹰巢在Heavenly Tiger 帮也有眼线。

  而且眼线,与自己还认识。

  原来是她!

  难怪能拿出源髓。

  心中轻笑,又道:

  “或者,让我直接杀了苏衮?”

  ”no! ”彩鹰声音一提:

  “不能杀他,不然所有人都知道此事与雷眉有关,可以……把他打伤、或者下毒之类。”

  “最好能让他自己没有发现,但实力突然大幅度削弱。”

  “唔……”Zhou Jia 面露沉吟,paused ,道:

  “你就是雷眉吧?”

  场中一静。

  彩鹰再次开口,声音有些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

  “十三鹰不是说不能问彼此的真实身份吗,你管我是谁,就说这件事能不能办的到?”

  “戮天阁的黑铁powerhouse ,实力不错,又住在expert 众多的Su Family ,确实not simple 。”Zhou Jia 缓慢nodded :

  “鹰巢能做到的,确实仅我一人。”

  “你能做到!”面具下,雷眉双眼一亮。

  她也是机缘巧合加入了鹰巢,因为自己的身份特殊,更是从Old Zheng 那里讨了个彩鹰的身份。

  加入鹰巢,是为了多一条路子。

  但其实她的deep in one’s heart ,并没有把鹰巢当做一回事。

  毕竟鹰巢的实力远不如Heavenly Tiger 帮,Heavenly Tiger 帮做不到的事鹰巢应该也做不到,仅是更加隐秘。

  不曾想。

  一番试探,对方的语气像是真有把握。

  ”en. ”Zhou Jia nodded :

  “你身上有源髓?”

  “有!”

  雷眉beautiful eyes 闪动,道:

  “事成之后,我可以……给你一枚源髓。”

  “一枚。”Zhou Jia looked thoughtful :

  “也就是说,你可以拿出更多的源髓?”

  “你能拿出来多少?”

  “朋友。”雷眉无语:

  “你把源髓当做什么了,一枚源髓,放在玄天盟Inner Sect ,足够差遣一位黑铁后期powerhouse 办事。”

  “这么一件小事,一枚源髓足够了!”

  “hehe ……”Zhou Jia 轻笑:

  “这可不是小事,目标是戮天阁的expert ,Su Family 也是有黑铁后期在的。”

  “不过,我有更好的办法,即助你打败苏衮,也不会有丝毫weak spot ,但需要更多的源髓。”

  “?”

  雷眉眯眼。

  “你不信?”Zhou Jia 侧首。

  “你觉得我会信?”

  雷眉失笑,定睛审视对方半响,方clenches the teeth :

  “你如果真能做到,我出两枚源髓!”

  “五枚!”Zhou Jia 伸手,五指伸展。

  “这impossible !”雷眉大叫:

  “我根本没有那么多源髓,两枚已经足够多了!”

  “五枚!”

  “三枚,真的不能再多了!”

  “四枚,我们各自退一步,如何?”Zhou Jia 稍稍放松了一下要求。

  “三枚。”雷眉绷着脸:

  “多一枚我也拿不出来,你就算杀了我,也只有三枚源髓!”

  “唔……”Zhou Jia 抿嘴,缓缓nodded :

  “也罢!”

  “三枚就三枚吧。”

  “呼……”雷眉也relaxed :

  “你打算怎么做?”

  “别动。”

  Zhou Jia 开口,身形猛然前冲逼近。

  “你想干什么?”雷眉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subconsciously 鼓动source power ,却发现在对方面前,自己几乎毫无抵抗之力。

  对方只是轻轻探手,就扣住她的头顶。

  完了!

  heart trembled 。

  下一瞬。

  一股莫名的感悟悄然浮上心头。

  云龙探爪!

  这门自鹰巢得来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仅有3rd-layer ,Dragon Transformation 、腾龙、云龙,此功the sword moves with side stroke ,云龙一成威能无穷。

  雷眉暗中Cultivation 此功多年,作为trump card 的功夫,也仅仅把此功修至Dragon Transformation Peak 。

  而今。

  她突然clear comprehension 腾龙之法,甚至就连Great Accomplishment 云龙之境,也尽数掌握其中的profound mystery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