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23

  第223章 地囚星:驱雾

  源能:13。

  感知了一下天慧星剩余的源能,Zhou Jia 无声轻叹。

  源能this thing ,不论是多少,永远都是不够用的,积累的速度也远远跟不上消耗所需。

  好在云龙探爪the sword moves with side stroke ,虽然formidable power 了得,但因为太过极端,并不复杂,源能勉强够用。

  以悟法特质感悟cultivation technique ,以dao fruit 特质把感悟传给他人。

  眨眼功夫。

  雷眉再次睁眼,一抹亮光闪过,就算是以工族遗留技术制作的彩鹰面具都未能遮拦。

  “云龙探爪……”

  她双目炯炯,直视面前的‘冲天鹰’:

  “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并不意外‘冲天鹰’掌握云龙探爪,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本就来自鹰巢,但此等传功却unimaginable 。

  有些像传闻中,延法Master 的enlightenment 之法。

  但自从延法Master 圆寂,此法就已失传,玄天盟无数expert 探寻圣佛留下来的inheritance 也一无所获。

  好似此法乃天赐。

  不立文字!

  而今。

  类似的method ,竟然被鹰巢里的人再现。

  “怎么做到的不重要。”

  Zhou Jia 活动了一下筋骨,手腕一震,腰间软剑铮然弹出,划过一道诡异弧线,直刺雷眉:

  “试试!”

  雷眉眼眸微动,心神猛的divided into two 。

  一份心神对来袭一剑,产生迅疾、诡异、无端之感,elusive ,更不知该如何造价。

  好像对方的这一剑,像是收割他人性命的Ghost God 之剑,剑过生机全消,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另一股心神,则对这一剑了若指掌,洞悉明白,不止能看出Sword Art 强弱,更能先一步预测对手的变化。

  料敌先机!

  这种变化,自是突然感悟云龙探爪Great Perfection 带来的副作用。

  她自己原本的martial arts realm ,自跟不上Zhou Jia 的阴杀Life Seizing Sword ,但有了云龙探爪大Perfection Realm ,却有高屋建瓴之妙,先一步预测对方的杀招,更不会被Sword Art 中的虚晃招式所迷惑。

  古怪的感觉,让她subconsciously 探爪。

  Azure Dragon 出海!

  肩肘下沉、腰腹发力,source power 沿着cultivation technique 路径涌入五指,手臂探、搂、勾于瞬息间完成。

  同时脚下一点,整个人像是没有重量一般,被手臂托着前扑。

  “呲……”

  指尖划过剑刃,劲力激荡,软剑不由一颤。

  雷眉心中一喜,她循着心中的感觉出招,竟是正中对方Sword Art 之中的weak spot ,一爪建功。

  不过她毕竟经验不足,更不能把感悟尽数掌握,明明Zhou Jia 身形受制,却不知如何变招。

  “好!”

  Zhou Jia 轻呵,身如鬼魅闪动,软剑抖动,数十道sword qi 瞬间把雷眉包裹。

  遭!

  雷眉心中狂跳,警兆连连,但同时一种merely this 的感觉,也浮上心头,甚至越发清晰。

  wyvern 在天!

  身躯当空一折,双爪势如开天,她整个人娇夭腾空,爪劲撕裂漫天劲气,斜飞数丈。

  “shua!”

  落地后,雷眉激动的难以自制,身体更是微微颤抖。

  我竟然这么厉害!

  刚才对方那一剑,黑铁Early-Stage 能拦住、破开的怕是寥寥无几,竟然没有伤到自己分毫。

  “小心。”

  Zhou Jia 声音冰冷:

  “别走神!”

  他声音未落,sword qi 呼啸声就已袭来。

  剑风如鬼哭神嚎、惑人心神,漆黑的sword qi 更如黑暗中潜藏的poisonous snake ,随时都有可能扑出。

  威势虽然惊人,却收了几分力,随时都可停下动作。

  雷眉心中一凝,知道对方有意打磨自己,机会难得,不在胡思乱想,以云龙探爪迎敌。

  两人在黑夜jungle 中穿梭。

  林叶茂盛,荆棘密布,夜色更是伸手不见五指,但两道silhouette 却凭借感知,在缝隙中游走。

  sword qi 重重、爪影闪烁,除了时不时的碰撞声,再无其他异响。

  Zhou Jia 有时也会出拳、推掌,以不同招式锤炼雷眉对Claw Art 的掌握,但从未施展过云龙探爪。

  不是他不想。

  而是不能!

  在凝结dao fruit 之后,他脑海里关于云龙探爪的感悟,就像是覆盖上了一层浓浓的雾气。

  难以感知,难以运用。

  若想强行破开雾气,只会头疼欲裂。

  好在这种情况只会持续数日,待到雾气渐渐稀薄,感悟也会再次浮现,时间长短不一。

  cultivation technique 越强、越mysterious ,不能使用的时间也就越长。

  “Hah! ”

  伴随着shouted in a low voice ,雷眉闪烁的silhouette 瞬间虚化,divided into two 、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化作重重残影。

  残影如烟如雾,场中云雾缭绕。

  伴随着silhouette 晃动,一头头云龙从中探出头颅、伸出dragon claw ,似缓实急moved towards 正中silhouette 扑去。

  “shua!”

  “叮……”

  一声脆响,场中恢复平静。

  Zhou Jia 暴退十zhang or so ,身躯轻飘飘立于树巅,手中软剑急速震颤,长衫衣角也多出了一道unremarkable 的裂缝。

  雷眉在双手拄膝,在下面拼命的大喘气。

  虽然精疲力尽,但她满脸狂喜,眸子里的喜悦如有实质,身体更是激动的微微颤抖。

  “九龙现!”

  “云龙探爪highest realm ,我……我竟然施展了出来。”

  “九龙合一才是highest realm 。”Zhou Jia 声音淡漠:

  “而且你虽然施展出来this move ,却不够纯熟,蓄力时间太长,与人life and death duel 定然没有这个时间。”

  “接下来几日,还需继续cultivation 。”

  “是。”

  雷眉正色,恭恭敬敬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多thanks Senior 赐法之恩,雷眉感激不尽。”

  到了这个时候,她也不再隐瞒自己的身份,取下面上彩鹰面具,任由长发在背后散开。

  “源髓。”Zhou Jia 声音冰冷:

  “明日此时,我要见到源髓。”

  “……”雷眉张了张嘴,无奈nodded :

  “senior 放心,Junior 绝不会食言。”

  这人的语气如此冷漠,明明有恩与人也让人难以喜欢,唔……,这点倒是有些像Zhou Jia 。

  念头转动,雷眉也不觉对方疏远,反到感觉有些亲切。

  也许是在对方的身上,见到了某个人的影子。

  *

  *

  *

  Zhou Jia 手拿三枚源髓,来到鹰巢通天仪所在。

  金鹰一如既往的摆弄着机器,Old Zheng 手拿一份厚厚的材料站在一旁,见他过来,nodded 示意:

  “东西到手了?”

  ”en. ”Zhou Jia 抛出源髓:

  “原来是她,难怪你让我去。”

  “人老了,筋骨比不得youngster 。”Old Zheng 轻笑:

  “而且我也没说错,论实力,现今鹰巢里应该已经无人强过伱,再说这本就是你们的事。”

  “看样子,交易很顺利。”

  说着,接过源髓放入机器凹槽。

  “情况怎么样了?”Zhou Jia shook the head ,不再谈及此事,转而looked towards 对两人话语毫无兴趣的金鹰:

  “有没有找到新的world 碎片。”

  “还真有!”

  金鹰抬头,回答的出乎意料:

  “是一个很小的地方,仅有十几平方大小,雾气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散去,要不要试试?”

  Zhou Jia 双眼一亮。

  墟界浩瀚无边,按理来说three thousand miles 地界出现world 碎片的几率很小,尤其是短时间之内。

  十几平?

  这倒不奇怪了。

  这种碎片world 中的碎片,应该不在统计范围之内。

  不过就算是小的碎片,也不能保证里面会有什么东西,万一是火山核心、遍及辐射之地,对于黑铁expert 来说也很危险。

  金鹰一脸激动,磨掌擦拳。

  他一直想试一试,只不过打开通道消耗太多,at first 仅有的一枚源髓不能就这般用掉。

  现在又有三枚,能量已经绰绰有余。

  “先尝试一下。”Old Zheng 合上手上的材料,慢声道:

  “看能不能真的连接上,不过安全起见,别急着送人过去,等都到齐了经过商量再说。”

  被缠了好几天,再加上他也有些好奇,却是想见识一番。

  Zhou Jia 更是巴不得。

  他早就想看通天仪打开时的模样,最好能让他触碰一下内里源星所在,入手一枚源星。

  “好!”

  金鹰双眼大亮,急忙操动通天仪。

  “嗡……”

  伴随着细微的震颤声,通天仪上光晕闪烁,好似一圈圈色彩各异的圆环,从下方朝上翻涌起伏。

  无数光圈涌入上方‘天线’,然后没入云雾。

  “bang! ”

  一道刺目光柱,出现在鹰巢之中。

  那早已被人习以为常的‘天线’,好似化作一根光柱,引得鹰巢中的百姓纷纷走出家门。

  更有如瓦尔拉一般的人,则是朝通天仪所在扑来。

  机器旁。

  三人六目死死盯着正中。

  “ka-cha 嚓……”

  ”hua! ”

  伴随着一连串复杂的机枢转动声,毫无缝隙的圆球通天仪悄然浮现道道缝隙,一片片金属如荷花花瓣展开。

  也显出内里一个fist sized 的圆球。

  圆球闪烁着朦胧光晕,好似藏有Sun, Moon and Stars ,moved towards 不远处的空地上,射出一缕微弱光线。

  “ka-cha ……”

  从Zhou Jia 身上拿出来的源髓能量耗尽,碎裂当场。

  “就这样?”

  Old Zheng 一脸疑惑。

  “唔……”

  金鹰brows tightly knit ,双手飞速在光幕上移动,查找着资料:

  “从工族留下来的资料看,我们的步骤没有出错,接下来应该就可以把东西送入world 碎片。”

  最先做实验的,定然不能是活人。

  先死物,再活物,最后才能是活人。

  “怎么送?”

  Old Zheng 开口。

  “上面没说。”金鹰眼神闪烁:

  “根据我的经验,工clansman 没有记载的东西,通常不是什么秘密,而是太过简单所以不必单独记载。”

  “要不然,拿东西试试?”

  他尝试开口。

  “送东西入时间碎片,消耗更大,我们目前的源髓数量太少,要省着点用。”Old Zheng 摇头:

  “先不着急……”

  “周……冲天鹰,你干什么?”

  while speaking ,就见Zhou Jia 伸手moved towards 通天仪中心的圆球摸去,Old Zheng face changed ,差点直呼其名。

  “我看看。”

  Zhou Jia 侧首,声音平淡:

  “这东西应该是通天仪的核心。”

  “那当然……,啊!”金鹰开口,话音未落,表情就变得扭曲起来,更是扯着嗓子尖叫。

  却是在Zhou Jia 触碰到圆球之际,圆球上陡放rays of light 。

  下一瞬。

  Zhou Jia 的silhouette 扭曲、变换,像是从四维立体化作三位图形,最终化作一缕光线,被光球射了出去。

  一个大活人,就这般disappeared 。

  “shua!”

  Old Zheng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一个闪身出现在圆球旁边,伸手按了上去。

  “别!”

  金鹰大叫,却根本来不及阻拦。

  但next moment 。

  Old Zheng 眨了眨眼,手从圆球上拿起,然后又放上去,如此几个来回,却没有丝毫变化。

  更别提如Zhou Jia 一般,被圆球扭曲送走。

  “怎么回事?”

  两人四目相对,都是一脸茫然,金鹰也走到近前,学着按了按,但同样是毫无反应。

  为什么Zhou Jia 可以,其他人不可以?

  还是说。

  只有第一个人才可以?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这时,负责鹰巢各方面的Chief-In-Charge ,也都齐齐赶来,除了瓦尔拉之外,还有另外六人。

  几人多少白发苍苍之辈,仅有一位middle-aged man 。

  “机器启动了!”

  不同于其他人,瓦尔拉对通天仪较为理解,见到场中的情况,双眼不由一亮,急急道:

  “对面是什么?”

  “还没试。”

  金鹰一脸茫然:

  “不过冲天鹰过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随即声音一提。

  “回来了!”

  却是在他while speaking ,刚才扭曲变形,被通天仪送走的Zhou Jia ,再次出现在场中,且身上多了股凌厉之气。

  更有一股浓郁murderous intention 。

  “怎么回事?”

  Old Zheng 皱眉,肃声问道:

  “冲天鹰,刚才发生了什么,你去了哪里?”

  “呼……”

  Zhou Jia 长吐一口气,定了定神,见场中众人尽数看来,才慢声开口:

  “通天仪确实有效,我去了那碎片时间,里面有几头古怪ominous beast ,我刚把它们打死就被送回。”

  “我怀疑……”

  他沉吟一下,道:

  “那个碎片world ,不能承受黑铁之力。”

  “不错!”金鹰双眼一亮,道:

  “工族有记载,world 碎片有其限制,凡阶碎片不能容纳黑铁,除非压制自己的cultivation base 。”

  “你刚才爆发的气息,很明显超过了凡阶,这才被送回来。”

  “不过……”

  说到这里,他眨了眨眼问道:

  “你是怎么过去的?”

  “我与Old Zheng 也试过了,这机器可是没有一丁点反应。”

  “唔……”Zhou Jia slightly hesitated ,道:

  “驱雾术。”

  “我碰到机器的时候,里面的东西传给我一门驱雾术,以这门驱雾术,就可以进入碎片world 。”

  说着,

  掐诀念咒,施展出驱雾术,让众人熟悉而又mysterious 的波动浮现。

  这下,没人怀疑他的说法。

  毕竟驱雾术是鹰巢的秘密,除了寥寥几人,没有其他人会,同样也没有人传授给Zhou Jia 。

  现今他能施展出来,定然是与通天仪有关。

  “pa! ”金鹰双手一拍:

  “难怪,我们得到的驱雾术就是跟这机器在一起的,以驱雾术当做钥匙,再正常不过。”

  “我试试!”

  说着,不顾其他人的拦截,径自施展驱雾术,面上满是激动。

  他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

  等了several decades ,

  等了大半辈子,

  等的白发苍苍。

  早已不想再继续等下去。

  “嗡……”

  光晕飞速闪动,通天仪有很明显的反应,能量更是飞速消耗,但始终未能把金鹰送走。

  “为什么?”

  金鹰停下手上的动作,一脸茫然:

  “我用的也是驱雾术,怎么没有成功,而且冲天鹰离开的时候,可是没有消耗能量的。”

  “是secret art 的问题。”Old Zheng 倒是一眼看出症结所在:

  “冲天鹰的驱雾术,比你的要精妙的多,如果他的驱雾术算精通,你的连入门都不行。”

  “我……”

  “估计也才入门。”

  说着,面色一沉。

  其他人的面色同样gloomy and uncertain ,moved towards Zhou Jia 看来,怕是在他们的心中,是Zhou Jia 夺走了本应属于鹰巢的东西。

  Zhou Jia 也不解释,双手轻轻掐印,放缓手上的动作,把刚刚学来的驱雾术,尽数演练出来。

  Old Zheng 表情一松。

  不论怎么说,驱雾术已经被Zhou Jia 所学,这点不能改变,对方也并不藏私,这对鹰巢来说就算是好消息。

  实则他们并不清楚。

  驱雾术不是通天仪所授,甚至曾经的工族,也无人把驱雾术修至这等realm ,同样需要借助foreign object 才行。

  是源星!

  地囚星:驱雾。

  驱雾:拨云见日,自得光明。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