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25

  第225章 副Gang Lord

  “嘎吱……嘎吱……”

  车辙压着地面,转轴摩擦,发出有序的声响。

  玄天盟外务Elder 洪斩端坐车厢,正自慢慢品茗,直至carriage 停下,外面传来请示才掀开车帘。

  日头正盛。

  光晕洒落长街,落在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之上。

  微风吹拂、残影晃动,让他微微眯眼,视线掠过众人,自然而然落在戮天阁三人身上。

  洪斩并不喜欢戮天阁。

  实则。

  玄天盟Inner Sect ,没多少人喜欢this lineage 。

  从‘戮天’二字也能看出,this lineage 太过极端,不过终究同属Inner Sect ,面子还是要给的。

  但也不得不承认。

  相较于场中Su Family 几位黑铁powerhouse 身上的衰败之气,苏衮三人身上的昂扬之意,更为出众。

  他们年轻、有朝气,未落可期。

  不像其他人,也许底蕴更加深厚,却已没了潜力可挖,就像是一潭死水,难起波澜。

  “Elder Hong !”

  “Elder !”

  苏衮三人拱手,迎着洪斩行下车轿。

  “同为Human Race ,当以和为贵,共抗墟界ominous beast 、异类,打打杀杀平白消耗自家实力殊为不智。”

  满头白发的洪斩轻捋胡须,先是仗着自己的辈分,习惯性训斥了一番,又道:

  “不过习武之人,难免气盛,你们要decides life and death 我也不拦着,今日洪某只是来做个见证。”

  他需事先说清楚,不要以为自己是来给几人撑腰的,免得到时惹了麻烦,连累到自己。

  只能说。

  年纪越大,他的胆子也越小,也越发不耐麻烦。

  “当然。”

  苏衮闷声开口,压下心头的不悦,伸手一引:

  “Elder 请上座。”

  martial arts stage 位于石城中心,此即周遭百姓早已被Heavenly Tiger 帮、衙门、Su Family 三方势力尽数驱赶。

  现今还能在此的,无不是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

  就连City Lord 欧阳沆,今日也已到场。

  “City Lord Ouyang !”

  “Elder Hong !”

  作为经常奔波outer sect 三十6 meridians 的Elder ,洪斩与欧阳沆自然认识,彼此见过后端坐上首。

  Heavenly Tiger 帮、Su Family 的人,分左右而坐。

  “唔……”

  洪斩视线转动,落在一女身上:

  “她就是雷眉?”

  “不错。”欧阳沆nodded :

  “雷Gang Lord 年纪不大,已然证得黑铁,可谓天资不凡。”

  “果真是虎父无犬女。”洪斩眼神闪动:

  “气息稳固,变换mysterious ,唔……,她当真是初入黑铁?”

  “确实。”欧阳沆侧首:

  “怎么,Elder Hong 可是看出了什么?”

  玄天盟Inner Sect 的外务Elder ,cultivation base 、实力反倒是其次,与人交流,有足够的眼力才是重中之重。

  洪斩所修cultivation technique ,就有一定的堪破虚妄之能。

  这点欧阳沆是知道的。

  “没什么。”洪斩轻笑摆手:

  “本以为此战不会有什么意外,此番看来,this girl 也非泥捏的,兴许会有变故也说不定。”

  be that as it may ,他依旧不看好雷眉。

  相较于雷眉,苏衮的底蕴更加深厚,而且戮天阁所传method ,也远非小地方帮派可比。

  Lei Batian 是不错。

  但这雷眉,明显没有继承其父的inheritance 。

  咦……

  视线转动,洪斩眼眉微动,落在雷眉身旁端坐的一人身上,眼神来回变换,开口问道:

  “那人就是Zhou Jia ?”

  “不错。”欧阳沆nodded :

  “this child 更加了得。”

  “确实。”洪斩眯眼,轻捋胡须:

  “十关神煌诀,他怕是即将破third test 了,而fleshy body 底蕴确实一如传闻所言,远超同阶。”

  “以我看来,破五关之人,也不比他强多少。”

  “再加上天打五雷轰……,寻常黑铁中期,怕也未必能及他。”

  欧阳沆面色微沉,慢声道:

  “Zhou Jia 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确实了得,只可惜年少轻狂,下手不知轻重,还需磨砺方能成才。”

  “不然,就是一莽夫。”

  “是吗?”洪斩笑而不语。

  他作为外务Elder ,在outer sect 三十6 meridians 来回奔波,不止是协调各脉关系,也有选拔人才之责。

  遇到优秀的人才,是可以破格提拔入Inner Sect 的。

  不过此事不急。

  还需再看看。

  这时,一人小跑过来,在City Lord 欧阳沆身边低声细语几句,随即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退下。

  “怎么?”洪斩侧首。

  “没什么。”欧阳沆摇头:

  “刚刚得到的消息,雷眉可能是自感自己不敌苏衮,所以立了Zhou Jia 、杨秀为副Gang Lord 。”

  “她若出事,下一任Gang Lord 人选就从these two people 中出。”

  “哦!”

  洪斩捋须的动作一顿。

  周围听到这个消息的人,更是窃窃私语。

  “立Zhou Jia 为副Gang Lord ,此事我也有所耳闻,不过何时加了一个杨秀,这杨秀又是何许人也?”

  “杨秀是小琅岛Yang Family 的人,据说岛上的人本欲撮合他与雷眉,此番怕是不想Zhou Jia 接替Gang Lord 之位,所以横叉一杠子。”

  “哎!”

  “Heavenly Tiger 帮真是多事之秋,自从雷老虎死后,就没有一天安宁,今日过后,怕又是陷入Gang Lord 之位的争夺之中,也不知何时才能消停。”

  诸多声音入耳,也让欧阳沆眼神闪动,subconsciously 扫了眼Su Family 众人所在。

  这一变故,

  怕是遂了Su Family 的心思。

  对于他们来说,Heavenly Tiger 帮自是越乱越好。

  倒是洪斩,对石城本地势力虽有一定了解,却并不关心,作为旁观者,反到看的更清楚。

  这么多人,竟无一看好雷眉。

  虽然理智告诉他,雷眉本就胜算不大,不看好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但经验告诉他,其中怕有变化。

  往往看上去一边倒的局势,更容易被人操控。

  …………

  “Gang Lord 。”

  Heavenly Tiger 帮所在。

  陈莺低声开口:

  “我查过了,确实有人暗中开盘,赌您赢的赔率一赔七,不过目前极少有人买你赢的。”

  “果然。”

  雷眉轻哼:

  “把我的东西都压上,赌我赢!”

  “Gang Lord !”陈莺face changed 。

  “我若输了,怕是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那些东西留着也是无用,反到可能便宜某些人;我若赢了,可以翻几倍。”雷眉面色不变:

  “怎么算,都划算。”

  “Gang Lord 说的是。”Zhou Jia 在一旁said with a smile :

  “周某不妨也赌Gang Lord 赢,下注一百源晶。”

  雷眉眼眉一挑。

  陈莺则有些无语,却知道自己根本劝不动两人,唯有摇头道:

  “罢了,我去办就是。”

  “快去!”雷眉催促:

  “不然就来不及了。”

  *

  *

  *

  “当……”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Martial Practice Stage 周遭陡然一静。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行入占地足有数亩的martial arts stage ,moved towards all influence 遥遥拱手,said solemnly :

  “请Life and Death Contract !”

  “白纸黑字,签字画押,此战即分胜负、也决生死,除非胜方停手,不然irreconcilable 。”

  老者年纪虽大,声音却洪亮有力,传遍四方。

  “时辰已到,请两位上台签字吧!”

  “呼……”

  Su Family 所在,一股狂风乍起,疾风当空卷动,落在martial arts stage 正中,显出苏衮魁梧的身形。

  他大步上前,签字画押,随手一抛墨笔:

  “雷眉,出来受死!”

  Heavenly Tiger 帮一方,气氛凝重。

  除了Zhou Jia ,没人看好雷眉,庄损之、陈莺and the others 更是张口欲言,想要做最后一次的尝试劝阻。

  “我意已决。”

  雷眉挥手,缓缓站起。

  她身姿高挑,眉峰若剑,今日穿了一套软甲,背后披着一件血红cloak ,一步步行向martial arts stage 。

  与苏衮不同。

  她没有卖弄Lightweight Art 的意思,一步步踏出,each step 都沉稳有力,待到行至martial arts stage ,Essence, Qi, and Spirit 也已达至Peak 。

  苏衮aggressive ,霸气凌人。

  雷眉则是神情淡然,稳立当场,面的对面之人的imposing manner 冲击,竟是face doesn’t change ,不动不摇。

  两人对立,竟难分伯仲。

  “唔……”

  洪斩面露凝重:

  “calm and composed ,山崩于前而不变色,此女了得。”

  欧阳沆也稍稍正色,hearing this nodded :

  “看来是我等小觑了雷眉,此女气度不凡,难怪能成一帮之主,可惜……,时运不济。”

  他终究还是不看好雷眉。

  Su Family 人面上的轻视悄然散去,Heavenly Tiger 帮众人眼中,更是多出了一抹希冀,虽然不多却有了一丝渴望。

  万一……

  事情就怕万一!

  雷眉签字画押,cloak 一抖,把Life and Death Contract 甩向高台。

  “不错。”

  苏衮立于对面,上上下下打量着她,said resolutely :

  “我不得不承认,苏某此前确实looked down on you ,家兄命丧伱手,也是他识人不明、having only oneself to blame 。”

  “事已至此,说这些有何用?”雷眉面色淡漠:

  “is it possible that ,阁下想临阵退缩?”

  “haha ……”苏衮朗笑:

  “不论为何,你杀我兄长是事实,此仇不得不报,听说你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后事。”

  “如此就好!”

  “如此就好!”

  他面色一沉,双手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请!”

  “请!”

  雷眉cloak 一展,单手在前,一手在后,脚下微微错开,成负阴抱阳之势,气息微微一沉。

  光暗Ninth Heavenly Layer 。

  每一重,就是一变。

  她已修成两重,恰是阴阳之变,气息交汇,方圆several feet 内的空气无风自动,势成太极。

  拳道——绝地困龙!

  这是一门严防死守的招式,拳意如山如渊,several feet 之地不留weak spot ,又有困龙升天之意,随时可以爆发。

  “哗……”

  血红cloak ,在背后展开,如血色莲花,迎风猎猎。

  苏衮面色一凝,心中原有的轻蔑彻底disappeared ,背部微躬,一股恐怖的气息呼啸而出。

  他现在,已经把雷眉当做真正的对手,决一死战。

  Life and Death Battle ,容不得半点大意轻心。

  这个道理,他在兽谷就已明白,不论雷眉弱小也罢、强势也罢,都要spare no effort 去对待。

  他五指前伸,爪势mysterious ,似弯刀,如张弓欲发的长箭,一股凌然之意,悍然直冲而出。

  两人一个slender figure 有致,气息沉稳;一个面如刀削斧凿,霸气凌人。

  气息对峙,竟both equally excellent !

  “怎么会?”

  欧阳沆身体微微前弓:

  “这雷眉的cultivation base ,竟进展如此之快?”

  Zhou Jia 实力强,是得益于自身physique ,cultivation base 还是一步步cultivation 而来,得诸多源质宝药才那么快。

  而雷眉。

  她进阶黑铁才多久,此即显露的cultivation base ,怕是比Zhou Jia 还强一分,堪比破了三关的神煌诀。

  “光暗Ninth Heavenly Layer !”

  洪斩却是面露恍然:

  “原来她Cultivation 的是此功,难怪cultivation base 进展如此之快?”

  “光暗Ninth Heavenly Layer ?”欧阳沆眼神微动:

  “那门据说永远也impossible 修至Perfection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

  “不错。”洪斩nodded :

  “此功一共9th layer ,每一重都需一种符合特性的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如有可迅速修成,若无终身无望。”

  “前3rd-layer 也就罢了,treasure 虽然难得,却未必不能入手,其后越来越罕见,直至需要传闻中的spiritual object 。”

  “所以才被人誉为,永impossible 修至Perfection 。”

  “so that’s how it is !”

  欧阳沆了然,同时止住话头,moved towards martial arts stage 看去,却是台上的两人正式交手。

  *

  *

  *

  灭神手!

  戮天阁所传cultivation technique ,多凶狠毒辣、刚猛凌厉。

  苏衮所修method ,同样如此,身躯一晃,脚踏疾风,猛扑雷眉近前,五指呈崩天之势落下。

  “bang! ”

  掌落,all around 劲气汇聚成团,随即轰然炸开。

  在他手掌之下,好似压塌四方,沉闷如雷之声响起,一圈圈naked eye 可见的气浪奔涌而出。

  他本就身材魁梧,此即居高临下,更如一尊掌控heavenly punishment 的巨人,moved towards 下方那纤细、渺小的silhouette 挥落手臂。

  其威,恐怖。

  雷眉双眼一凝,握拳迎上。

  “bang! ”

  两人出招的immediately ,就选择了正面相抗。

  狂暴的劲气横扫八方,脚下坚硬的地面浮现道道裂痕,疾风呼啸,把烟尘吹飞半空,偌大martial arts stage 一片混乱。

  “嗯……”

  雷眉口发闷哼,身躯暴退。

  正面相抗,即使她采取守势,spare no effort ,依旧落于下风。

  好在差距并不明显,还没到那种难以补救的时候,后退之际,她双手十指疯狂弹射。

  “shua!”

  ”shua shua !”

  one after another 源术spirit talisman 被接连激发,轰向对手。

  她自知自己cultivation base 不足,自不会放着库房里的东西不用,早在身上藏了不下百枚spirit talisman 。

  重力符!

  迟缓术!

  迷divine talisman !

  ……

  不止攻击,还有辅助。

  Vajra Talisman !

  Light Body Talisman !

  Giant Strength Talisman !

  灵光闪烁,雷眉身上的气息也随之一增,几乎攀升至堪比黑铁中期的程度。

  “呵……”

  苏衮coldly snorted :

  “外力不可持,你连自己的力量都掌控不住,还妄图借助外力,不知道对于黑铁来说,这些东西都没有意义吗。”

  黑铁powerhouse ,spare no effort 的速度快如电闪,加上一分力气,很有可能不是臂助,而是失控。

  贸然加持外力,有害无益。

  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源术,对他而言尽是骚扰,真正formidable power 恐怖的源术,impossible 瞬发。

  就算瞬发,两人相距这么近,没人能幸免。

  只是简简单单的数次变招,来袭的灵光就被他一扫而空,几乎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hmph! ”

  雷眉coldly snorted ,双拳发力,拳镇八方。

  拳道——十里惊雷!

  fist strength 浩荡,横扫周遭,以蛮横不讲理的姿态,forcibly 朝对手撞去,双拳连环击出,轰出重重残影。

  论及拳法,她本就不及对手。

  索性舍弃其中的精妙变化,纯以蛮力进攻,逼对方与自己meet force with force 。

  想法是不错。

  奈何……

  苏衮面泛冷笑,掌势变换,五指并拢,手臂做刀挥砍。

  戮heavenly blade !

  Blade Qi moving unhindered ,灭绝一切。

  这是一门品阶超过小琅岛三功六法的martial skill ,能与天打五雷轰并肩,威能之恐怖可想而知。

  “呲……”

  Blade Qi 所过,源术灵光one after another 湮灭,雷眉的silhouette 也显露出来。

  “死!”

  双眼一缩,苏衮低声怒吼。

  “结束了!”

  欧阳沆叹息一声,身躯放松,虽然有些遗憾,一位本来有着大好前途的女子就此消亡。

  但实力、cultivation technique 、经验俱都不足的情况下,结局早已注定。

  一片的洪斩轻轻摇头,无声轻叹。

  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下,一切小手段都无意义,雷眉手上的拳套、身上的软甲、背后的cloak 都非Mortal Grade 。

  但那又如何?

  面对苏衮,这些foreign object 几乎发挥不了丝毫作用,尤其是cloak ,甚至可能会成致命weak spot 。

  Su Family 所在。

  苏肃and the others 也是面泛淡笑,此前略略绷紧的身形也放松下来。

  果然。

  结局不出所料。

  Heavenly Tiger 帮一方,则尽数陷入死寂,就算有很多人不喜雷眉,但眼见此景,也不由生出唇亡齿寒之感。

  唯有Zhou Jia ,淡然开口:

  “结束了。”

  同样的话,指向却不同。

  场中。

  被Blade Qi 包裹的雷眉面色一凝,眼中惊慌、失措、茫然、无助,尽数disappeared ,唯有一片淡然。

  云龙探爪!

  九龙现!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