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26

  第226章 大贺

  云龙探爪the sword moves with side stroke ,追求极致的速度、突然之间的爆发。

  过刚易折!

  过快,同样会缺乏灵活转变之机。

  但这些,在云龙探爪面前都可以舍弃,甚至为达极限,能不惜消耗fleshy body 本源、寿数以增其formidable power 。

  “shua!”

  空气softly trembled 。

  naked eye 可见的涟漪浮现在苏衮的感知之中,与此同时,被Blade Qi 笼罩的silhouette 也变的fuzzy 。

  Blade Qi 斩落,空无一物。

  好似一缕缕云雾凭空浮现,一头头Azure Dragon 从中探出爪牙,凌厉的murderous intention 瞬息间猛扑而至。

  极致的速度,让雷眉的身体出现残影。

  她体内的source power 在meridian 内疯狂穿梭,好似丝丝缕缕的气流,自发推动着施展云龙探爪。

  一时间。

  她分不清是自己在施展cultivation technique ,还是cultivation technique 在影响自己。

  这说明虽然这些日子没日没夜的苦修此功,终究还是未曾Perfection ,不过已经堪堪够用。

  silhouette divided into two 、二分为四、四分为八,一共九道残影出现在云雾之中,凭空浮现martial arts stage 。

  血红的cloak ,好似混搅在云雾中的旗帜,绽放出鲜艳而又摄人的光彩。

  场中一静。

  下一瞬。

  九道silhouette 猛扑苏衮,速度之快,即使是欧阳沆、洪斩and the others ,也不由眼眸一缩、身躯绷紧。

  以苏衮的实力、底蕴,若是严阵以待的话,未必不能抗下。

  但他施展戮天阁Peak inheritance 戮heavenly blade ,已经极其吃力,此即回防,一时间根本无力抵抗。

  ”Ah!”

  怒吼声中,苏衮整个人好似煮沸的大虾,于impossible 之中陡发一股力道,迎向来袭爪影。

  “呲呲呲……”

  “彭!”

  爪影重重,急速而凌厉。

  苏衮疯狂暴退,拼命拦截,一个呼吸间就出掌百余次,速度之快竟已breakthrough 自身的极限。

  但他快,

  雷眉更快!

  云龙探爪!

  云龙探爪!

  ……

  爪影疯狂扑击,从all directions 而来,疯狂且无序,每一爪都直攻要害,不留丝毫缓息之机。

  直至……

  “pu! ”

  一爪撕裂对手手臂皮肉,一爪扣下他的肩胛骨,一爪撕开咽喉,一爪直攻心口要害。

  silhouette 闪烁,两人倏忽分开。

  雷眉身躯颤抖,鬓角如墨black hair 陡添两抹灰白,整个人也像是老了几岁一般,眼中尽显憔悴。

  在她对面。

  苏衮脚下踉跄,浑身浴血,单手捂住咽喉,口中‘嗬嗬’作响,双眼死死盯着雷眉,不甘、悲愤交织。

  ”pu 通!”

  一声闷响,他直直栽倒在地。

  “Junior Brother !”

  “师兄!”

  来自戮天阁的许攸孙、李春绕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见苏衮倒地,目泛悲怒,loudly roared 齐齐扑上。

  “slut ,受死!”

  “你们干什么?”

  “住手!”

  “……”

  欧阳沆slap the table and stand up ,Heavenly Tiger 帮众人先是狂喜、随即大声咆哮,就连苏肃几人也急忙拦住。

  “两位,不可。”

  苏肃facial expression grave ,轻轻摇头:

  “这会坏了规矩,而且……”

  “姓雷的怕是巴不得你们上去,他好趁机动手。”

  说着,朝Heavenly Tiger 帮所在位置看了一眼。

  却见不知何时,Zhou Jia 已经从座位上站起,一手重盾、一手giant axe ,双眼冷冰冰的看来。

  若是两人敢上台,按对方的做派,most likely 台上会多加两具尸体。

  “咔嚓嚓……”

  两人紧咬牙关,双目圆睁欲裂,指甲更是扎进皮肉,良久才压下心头冲动,fiercely nodded 。

  “Junior Sister ,带上Junior Brother 的尸体,我们走!”

  李春绕眼泛血丝,猛的跺脚,翻身跃向martial arts stage ,而此时雷眉早就被众人簇拥着退下。

  一番大战,就此结束。

  结局出人意料。

  无人看好的雷眉,竟然逆境翻盘,一举击杀强敌。

  Heavenly Tiger 帮的人则无不欣喜若狂,就连本将涣散的人心,也为之一聚,雷眉的威望更是in this brief moment 攀升至Peak 。

  至于其他人,则表情各异,心思莫名。

  *

  *

  *

  夜。

  无星无月。

  Heavenly Tiger 帮驻地brightly lit 。

  “举杯!”

  八Great Protector 之一,头陀鲁东问高举酒坛,满面潮红,大声shouted :

  “为Gang Lord 贺!”

  “就连戮天阁的人,都非Gang Lord 的对手,以后我看还有谁敢小觑Gang Lord ,姓鲁的第一个不答应。”

  “干杯!”

  “哗……”

  great hall 上,众人喧哗不断。

  就连一向稳重的Elder Chen 、Elder Zheng ,也不免面泛激动,心中升起年轻时才会有的豪情。

  今日的决斗,结果委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Gang Lord ,

  也给Heavenly Tiger 帮涨了威风。

  在今日之前,Heavenly Tiger 帮人心涣散,茫茫难安,更是有不少人已经提前暗中找好了下家。

  今日之后,雷眉人心所向,Su Family 的盘算也不攻自破。

  整个Heavenly Tiger 帮,再次聚做一团。

  雷眉端坐正中,扫眼场中众人,视线在Zhou Jia 身上slightly paused ,随即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热辣辣的酒液顺着咽喉,涌入肠胃,让她豪气大增。

  “今日得胜,实属侥幸。”

  扫眼众人,雷眉慢声开口:

  “不过幸甚,雷眉没有让诸位失望。”

  众人默然无语。

  在此之前,可没人觉得自家Gang Lord 会赢,都已经分好家当,现今听到这话,心里难免尴尬。

  雷眉自然知道他们心中所想,却不以为意,继续道:

  “现今当务之急,是稳住帮务,不能自乱阵脚,这点还要多多仰仗陈、郑两位Elder 。”

  “不敢。”

  Elder Chen 、Elder Zheng 急忙起身: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好。”

  雷眉nodded ,面色随即一凝:

  “自家父不幸遇难以来,Heavenly Tiger 帮经历了太多没必要的波折,帮规须重立,我们的东西也是时候拿回来了。”

  “石城,属于我们的产业,谁也不能夺走!”

  “是!”

  此言一落,场中众人无不肃声应是。

  Heavenly Tiger 帮衰落,他们同样不好受,这些日子心里无不憋着股气,现今也是时候宣泄出来。

  “此外……”

  雷眉took a deep breath ,慢声开口:

  “家父之死,与天水寨脱不了干系,雷眉继任Gang Lord 之位,曾暗暗发誓,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了却家父心愿。”

  “让天水寨,在石城除名!”

  场中一静,众人的呼吸不由一滞。

  “薛senior 、Senior Yang 。”雷眉侧首,moved towards 薛霄、杨云翼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此事还需两位坐镇。”

  “有劳!”

  “应该的。”杨云翼轻捋胡须:

  “Senior Brother Lei 乃小琅岛Disciple ,岂能受外人之辱,天水寨名为渔民聚结帮派,实为水上悍匪。”

  “Heavenly Tiger 帮除之,也是为民除害。”

  一旁的薛霄缓缓nodded 。

  他们此番入驻Heavenly Tiger 帮,一是想慢慢收拢人心,二来也是要扩大Heavenly Tiger 帮在石城的势力。

  吞并天水寨,是应有之举。

  “庄big brother 。”

  雷眉再次开口,looked towards 一旁的庄损之。

  “在。”

  庄损之起身拱手:

  “Gang Lord ,叫我损之即可,庄big brother 之称实不敢当。”

  “哎!”

  雷眉摆手:

  “我自幼跟在庄big brother 身边,多年情义岂是我做了Gang Lord 就能改变的。”

  随即言辞恳切道:

  “庄big brother ,现今Heavenly Tiger 帮局势艰难,雷眉也不妨直言,希望你能留下,任护法之位如何?”

  “希望庄big brother 帮我,就像小时候一样。”

  庄损之表情微变,随即carefreely smiled :

  “自无不可!”

  以他的实力,做护法实则有些屈才,不过Elder 之位非同一般,只能先担着护法将就。

  待到立上些许功劳,再升Elder 不迟。

  Heavenly Tiger 帮的Elder ,无不是德高望重之辈。

  Zhou Jia Elder Ren ,是因为当时帮中无人,all influence 暗中较劲。

  任副Gang Lord ,更是雷眉以死相逼。

  正常而言,刚刚加入的黑铁,只能是护法。

  “Brother Zhou 。”

  安排好其他人,雷眉才looked towards Zhou Jia ,表情明显亲切许多:

  “现今伱可是我们Heavenly Tiger 帮的顶梁柱,就算我倒下,你也不能倒,有你在,就无人敢欺我。”

  “不敢。”Zhou Jia 垂首。

  “Brother Zhou 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潜力惊人。”雷眉继续道:

  “我希望你以后能安心cultivation ,不为外务所扰,他日达到家父那等地步,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届时,谁人敢欺我Heavenly Tiger 帮?”

  她声音激昂,场中众人也纷纷nodded 。

  唯有来自小琅岛的几人,面色有些难看,尤其是薛霄,曾经她也对Zhou Jia 有过呵斥责难。

  现今,却已不敢。

  当初Zhou Jia 就敢don’t give face ,现今再甩脸色,对方怕是会直接动手。

  不得不说。

  她已承认,自己不是对手。

  “Brother Zhou 放心。”

  雷眉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偏袒,said solemnly :

  “以后帮中的天王丹,从其他地方入手的源质宝药,会尽可能供给你,助Brother Zhou cultivation 。”

  “Gang Lord 有心了。”

  Zhou Jia 心中一动:

  “这点倒大可不必。”

  若是几日前,他定然不会拒绝,不过现今有了更好的路子,Heavenly Tiger 帮那一个月才几粒的medicine pill ,已经不怎么看在眼里。

  见雷眉张口欲言,他继续道:

  “周某正好有事禀报。”

  “说。”

  雷眉开口。

  “前段时间,周某遇到了两位朋友,一番畅谈,他们对Heavenly Tiger 帮很感兴趣,更钦佩Gang Lord 巾帼英姿。”

  Zhou Jia 道:

  “所以,他们想加入Heavenly Tiger 帮,不知可不可以?”

  说着,轻拍双手。

  掌声落下,两人行入great hall ,waved the long sleeve ,one-knee kneels 地:

  “杨玄、封正卿,见过雷Gang Lord !”

  两人声音不大,却清晰传入场中所有人的耳中,其中一人的名字,更是引起不少躁动。

  “黑铁?”

  “碎玉岛封正卿,那位擅长用Dualbladed Halberd 的猛人?”

  “他们什么认识的周长……副Gang Lord ?”

  “这两位……”雷眉眼神闪动:

  “是Brother Zhou 的朋友?”

  “回Gang Lord 。”杨玄拱手:

  “我们二人与周副Gang Lord 算是out of blows friendship grows ,因钦佩周副Gang Lord martial arts ,一时又无去处,所以特来讨个差事。”

  “还望Gang Lord 收留!”

  Zhou Jia 很清楚自己的性格,不是管理一方势力的霸主,血藤楼在他手上,没多久就难以支撑。

  索性散去血藤楼,留有些许精锐,让杨玄带着加入Heavenly Tiger 帮。

  至于封正卿。

  则是血藤楼最近新招来的另一位黑铁,不过他并不知道Zhou Jia 就是血藤楼楼主,只是奉命潜入Heavenly Tiger 帮。

  如此一来。

  他们的月钱、管理,都由Heavenly Tiger 帮负责,Zhou Jia 还能暗中指挥,岂非one move, two gains ?

  “好!”

  “好!”

  雷眉喜不自胜,从座位上站起,双手虚抬:

  “两位快快请起。”

  “正好Heavenly Tiger 帮护法之位尚有空缺,不知两位介不介意?”

  “不敢。”杨玄拱手:

  “many thanks Gang Lord 抬爱!”

  雷眉狂喜。

  加上杨玄两人,现今Heavenly Tiger 帮的黑铁powerhouse 数量,赫然已经breakthrough 十人,已经堪比Lei Batian 全盛之时。

  而且,不乏expert 。

  如此实力,足可横扫现今天水寨的remnant forces ,就算是Su Family ,怕也要掂量掂量。

  至于身份的问题,她相信Zhou Jia ,自也信得过杨玄两人,而且以后有时间了可以慢慢查。

  场中众人神情变换,心思各异。

  庄损之眼眉低垂,面上毫无变化,似乎自己与刚来的两人平起平坐,也丝毫不介意。

  *

  *

  *

  后半夜。

  浑身酒意的庄损之整了整衣衫,下了carriage ,朝住处行去。

  推门来到后院,呵退了欲要上前服侍的servant girl ,他推开房门,行入其中一间漆黑房屋。

  “Master 。”

  庄损之垂首,said solemnly :

  “今日雷眉得胜,Heavenly Tiger 帮人心汇聚,我若继续留在里面,怕也不能再掀起什么变故。”

  “而且就算雷眉出事,Gang Lord 之位怕也落不到我身上。”

  “你对自己失去了信心?”黑暗中,一个嘶哑之声响起:

  “只要拿下雷眉,Gang Lord 之位还能跑了不成?”

  “Master 。”庄损之皱眉:

  “那么多年不见,雷眉已经不是我印象中那个小女孩,今日的情况,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而且……”

  “她心有所属。”

  “是那Zhou Jia ?”黑暗中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急,Beautiful Tree In The Forest 、Wind Must Certainly Destroy It ,这等气焰嚣张的天才,我从未见过,会有好下场的。”

  “有人会收拾他。”

  “至于雷眉……”

  声音轻笑:

  “她的麻烦,没那么容易解决的,你做好自己的事即可,有我帮你,Gang Lord 之位跑不了。”

  “唔……”庄损之挑眉:

  “Master 要做什么?”

  “你不必管。”声音一沉:

  “去,查一下戮天阁那三人的去向。”

  庄损之心中一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