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27

  第227章 悠闲

  飞彪乃玄天盟Inner Sect 圈养的猛兽,形如猛虎,背生翎羽,虽不能腾空,却可短时间滑翔。

  更能视坎坷为坦途,日行万里nothing difficult 。

  山峦间。

  两头飞彪正自闷头狂奔,许攸孙、李春绕各坐其上,苏衮的尸体被李春绕抱在怀里。

  “师兄。”

  李春绕银牙紧咬:

  “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当然。”许攸孙coldly snorted :

  “Junior Brother 与我们有过命的交情,自不能就这么算了,回到戮天阁,我去求何师伯出手。”

  李春绕面色微松,却又有些担忧。

  戮天阁不同于Inner Sect 其他地方,本就人情淡薄,而且苏衮的至交仅有两人,他人未必愿意帮忙。

  就算有Senior Brother Xu 请求,效果如何犹未可知。

  不过……

  她面泛fiercely 。

  不论如何,此事都不能就这么算了,师兄不能白死,自己就算舍了面皮,也要请人帮忙。

  定要那雷眉、Heavenly Tiger 帮好看!

  “谁?”

  陡然,许攸孙忙的一拉缰绳,双目圆瞪直视前方。

  李春绕回神。

  却见不知何时,前方的高坡上出现一道黑影,黑影身负cloak ,正自静静朝两人看来。

  更有一股无形的肃杀之意,弥漫开来。

  “戮天阁。”

  黑影口中喃喃:

  “真是好久没有遇到这个地方的人了。”

  “shua!”

  silhouette 晃动,本在百米开外的黑影赫然已经出现在两人面前,一抹如水Blade Qi 悄然斩落。

  “死!”

  “轰……”

  “黑铁后期!”

  “你到底是谁?”

  ”Ah!”

  伴随着两声戛然而止的惨叫,声音陡然一静。

  黑影立于废墟之中,扫眼moved towards 的尸体,冷冷一哼,随即大手一挥,数道thunder 席卷全场。

  “轰隆隆……”

  碎石落下,把尸体半数掩埋。

  *

  *

  *

  林圆the name speaks for itself ,长的圆圆滚滚,面上带着些婴儿肥,笑起来双眼眯起,几乎成一条缝。

  她是小琅岛上的Disciple 。

  能入小琅岛,到不是她innate talent 够好,是走了家族先辈的门路。

  入了岛,也不受待见,被随意安排了一个master ,甚至拜师许久,都未曾见过master 真容。

  更别提指点martial arts 。

  与他一样的,还有‘师兄’杨苦。

  幸甚。

  他们两个walked the lucky dog excrement ,拜的master 虽然初入黑铁,也非杨、薛两姓,但bloodline 异于常人。

  实力,堪称了得。

  更是Heavenly Tiger 帮的副Gang Lord 。

  一时间,就连他们两个都成了别人眼中的香饽饽。

  杨苦得其父指点,在小琅岛苦修,一心想要修成十品Perfection 、妄图进阶黑铁,林圆则不同。

  她自知自己innate talent 太差,martial arts 难有所成,在知道自己攀上高枝后,直接以Disciple 的身份拜访。

  现今。

  更是成了‘master ’身边跑前跑后的小disciple 。

  得益于‘master ’的地位,她最近的日子过得可谓滋润。

  而且处处都是要仰起鼻息的人,那种受人眼热的目光更是让她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万商restaurant 。

  隶属于Heavenly Tiger 帮的restaurant ,位于石城商贸最为繁华的街道,来往行商都是行走八方的豪客。

  林圆提着酒坛,敲开房门。

  迈着小碎步来到一人面前,敲开酒Altar Master 动斟满酒水。

  “master 。”

  “这是水家的百琼浆,城中美酒之一,量少罕得,我也是托了家里的关系才得到一坛,您尝尝。”

  ”en. ”

  Zhou Jia 正自沉思,闻声回神,端起酒杯浅尝一口,随即缓缓nodded :

  “不错。”

  林圆面上一喜。

  “最近Cultivation 进度怎样?”Zhou Jia 侧首看来,随口问道:

  “百折手cultivation 的如何了?”

  林圆表情一僵。

  “罢了!”

  Zhou Jia 摇头。

  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位‘disciple ’不是Cultivation 的料,merely this 自甘堕落,也委实缺少耐心。

  “算了。”

  放下酒杯,他慢声开口:

  “你们Lin Family 也是水上豪商,应该听说过最近边境发生的事吧?”

  ”en. ”

  见不再追问cultivation base 进境,林圆heart relaxed ,hearing this 急急nodded ,道:

  “最近洪泽域境内出现了不少Abyss World 碎片,从中跑出来不少怪物,不少地方遭了秧。”

  “尤其是边境,更是大乱。”

  “据说merfolk 所在的水域最是危险,那里出现了一窝深渊Fire Dragon ,每一头都有着白银之力。”

  “若非它们不喜水汽,肆虐一般就迁往其他地方,怕是merfolk 的水下imperial city 都会被高温煮沸。”

  一窝白银……

  要知道,洪泽域六大族群所有的白银powerhouse ,数量都不如trifling 石城这一个地方的黑铁多。

  merfolk 一族的白银,更是can be counted on one’s fingers 。

  Zhou Jia 默默nodded 。

  最近Imperial Court 、玄天盟传来的消息,也多是与之有关。

  outer sect 三十6 meridians 之中的植萃岛,因附近出现一个Abyss World 碎片,里面一群恐怖怪物涌出,导致彻底陷落,Disciple 散落四方,sect 要求若是遇到尽量帮衬,看能否重组this lineage 。

  赤霄军、覆水军同样损失惨重,帝利族更是动用了某样Forbidden Item ,轰杀了两头白银存在。

  据说。

  贝洛族的一位白银,也因此陨落。

  整个洪泽域,似乎都变的混乱起来。

  幸甚,石城附近没有出现Abyss World 碎片,倒是免于一劫,不过潜流暗藏,同样让人心头难安。

  就如Su Family 。

  以前的Su Family 虽然底蕴深厚,但从未主动显露过野心,现今却有要一统石城all influence 的架势。

  City Lord’s Mansion ,似乎也在begin to stir 。

  Imperial Court 失势,玄天盟动荡不休,军方陷于困境,各地豪雄并起,赫然一副天下大乱之景。

  “听说了吗?”

  楼下传来窃窃私语声,声音虽然不大,甚至做了遮掩,却躲不开Zhou Jia 听风特质的感知。

  “外面ominous beast 肆虐,Abyss World 更是跑出不知多少怪物,这种情况,北府军依旧威逼imperial city 。”

  “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是啊!”

  有人感叹:

  “军方的人太过霸道了,我们出钱出力出人供给,他们不想着剿灭ominous beast ,反到欺负起Imperial Court 。”

  “哎!”

  叹息声中,满是埋怨。

  “也不尽然。”

  一个苍老之声响起:

  “我倒是听说,Imperial Court 欲要变法,威胁到现今的局势,这才让北府军不顾一切逼近imperial city 。”

  “要知道,北府军人数虽少,battle strength 却极其了得,若非其他势力默许,岂会逼迫Imperial Court ?”

  “是极,是极。”

  Zhou Jia 在顶楼端坐,两眼无神,是不是举杯品茗,not say a word 。

  林圆早就习惯了他这种情况,知道‘master ’在想事情,垂下头,cautiously 退出房间。

  “speaking of which ,我们这些做生意的更加倒霉,这世道稍有风吹草动,可能就会倾家荡产。”

  “水匪、强盗,甚至就连地方豪强,都敢朝我们动手。”

  “肥肉,咬一口满嘴是油,谁不感兴趣?”

  “说的也是!”

  “就如那海府Han Family ,据说就是因为得罪了Inner Sect 的某位Elder ,整个家族数百人一遭尽散。”

  “我前段时间路过泰湖,也被搜刮了一番,几个月奔波,没挣多少钱,还倒贴一笔。”

  “这日子没发过了……”

  埋怨声,此起彼伏。

  Zhou Jia 眼中神采汇聚,面上looked thoughtful 。

  能来万商restaurant 的,无不是豪商,他们走南闯北,也许眼界有限,不知道某些事的内情,但作为其中的亲历者,他们的经历更加真实,也能从中听到许多信报上没有的消息。

  Imperial Family ……

  看来Zhao Family 的那位,还是没有放弃,妄图冲击黄金,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引得各Great Influence 仇视。

  今年军方损失惨重,如果还能来石城征兵的话,怕是会放松要求,尽可能的多征兵源。

  到时更是麻烦。

  ……

  罢了!

  “林圆。”

  “在。”

  “帮我切三斤卤肉,最好的那种,我要带走。”

  “是。”

  片刻后。

  Zhou Jia 手提三斤卤肉,双手负于后辈,晃晃悠悠来到Heavenly Tiger 帮驻地,在其他人恭谨的目光中,回到自己办公的地方打发日子。

  这种悠闲的生活,对他来说可谓难得可贵。

  时间。

  unconsciously 过去了两个月。

  *

  *

  *

  夜。

  Zhou Jia 掀开盖子,检查了一下发酵的medicine ingredient 。

  这是他住处的暗室,房间里有pill furnace 、药鼎,研磨medicine ingredient 的各种器材,还有一些药书Pill Recipe 。

  浓郁的草medicinal smell ,弥漫不散。

  这些日子,他overwhelming majority 的时间都在这里。

  pill concocting !

  服药!

  增进cultivation base 。

  对外界更是宣称,自己的神煌诀已经破开third test ,实力更进一步,也让Heavenly Tiger 帮帮众对他越发期待。

  “差不多了。”

  把发酵好的medicine ingredient 拿出,按照药书所记,经由数个工序,最后把草药依序放入pill furnace 之中。

  “轰……”

  火焰燃起。

  虽然没有科技,但费穆world 的源术,一样能汇聚高温。

  pill furnace 下烈焰熊熊,温度却丝毫不外泄,尽数融入pill furnace 之中,让里面的草药以惊人的速度融化。

  极致的变化,能渐少medicine efficacy 流失,也能更大程度的激发药性。

  “紫堂华、千醉枝、鱼液……”

  “还有Golden Crow 草。”

  这些都是坊市最为常见的spiritual medicine ,虽经灵雨术浇灌,但浇灌时间短,所以年份也不高。

  ……

  不久后。

  Zhou Jia 掀开pill furnace 盖子。

  极致的高温,不能烫伤他的皮肉,趁着里面的medicinal liquid 还是液体,他急忙拿来东西盛出。

  然后在medicinal liquid 开始凝固的时候,搓成一粒粒pill ,放凉后在放入药瓶。

  就这样,两瓶Jade Essence Pill 就炼制完成。

  这是较为简单的medicine pill ,能滋养fleshy body 、壮大source power ,不算复杂,普通的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都会炼制。

  不过Zhou Jia 这份不同。

  他所用medicine ingredient ,都是源质宝药,medicine pill 自然也蕴含源质,对于黑铁expert 来说也不可多得的存在。

  取出一粒服下,当即有滚滚source power 涌入fleshy body 。

  “唔……”

  Zhou Jia 微眯双眼,缓缓nodded :

  “比上一次有进步。”

  论medicine efficacy ,Jade Essence Pill 自比不上天王丹,但好在量大出奇迹,只要有足够的数量,同样能快速增加cultivation base 。

  “用不了一年。”

  默默估算一笑,Zhou Jia indifferently smiled :

  “就可以破开sixth test ,只要有足够的源质宝药,即使品阶不高,三年内破七关也不成问题。”

  破开七关,身上的诅咒就可解除。

  颠了颠手中的medicine pill ,他也不得不感慨黑铁对于源质宝药的消耗之大。

  尤其是黑铁后期,若想借助宝药增加cultivation base ,所需宝药堪称海量,非Great Sect Great Influence 不可得

  若是凡阶可吸收这等medicine pill ,只是他手上的这两瓶,足可以培养出数位凡阶十品Martial Artist 。

  但这对黑铁powerhouse 而言,毫无意义。

  再多的凡阶,依旧是凡阶!

  “草药不多了。”

  扫眼全场,Zhou Jia 不由一叹。

  此前通天仪发现的world 碎片毕竟太小,而且持续时间也短,入手的源质已经消耗的bits and pieces 。

  cultivation base 在短时间内增加不少,却难以持续。

  “不知道下一次发现world 碎片,还需多久?”

  “若是一个大的碎片,时间延续长些,源质宝药的年份能超过百年……,自己太贪心了。”

  …………

  “副Gang Lord 。”

  书房里,刘章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这段时间,我们在Gang Lord 的带领下,收复失地进展顺利,不过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

  “哦!”

  Zhou Jia 放下手上的书册,抬眼看来:

  “什么麻烦?”

  “我们对天水寨下手,屡屡失利,怀疑Su Family 的人从中作梗。”刘章面泛fiercely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Su Family 也对天水寨很感兴趣,早已暗中吞并了两个分舵,我们事先不知情,中了陷阱,损失了不少人手。”

  “唔……”Zhou Jia 眼神微动:

  “这是cast aside all considerations for face 了?”

  Su Family 背靠军方,有军队支持,每两年征兵都会得到赏赐,expert 的数量之多非同小可。

  关键是。

  不同于Heavenly Tiger 帮人心迥异,Su Family 除了少许guest official ,都surnamed Su 。

  一家人,很容易就能一致对外。

  Lei Batian 在时,Heavenly Tiger 帮、天水寨始终被Su Family 压一头,现今虽有小琅岛支持,也是麻烦。

  “差不多。”

  刘章轻叹:

  “本就不对付,现今不过是摆在台面上。”

  “只不过我们每次行动,都屡屡受阻,委实让人头疼,有人说咱们Heavenly Tiger 帮可能有叛徒,所以才会被人提前设计针对。”

  “知道了。”Zhou Jia 拿起书册:

  “这段时间我会注意着点的。”

  “是。”

  刘章应是。

  他只是照常回禀情况,实则并不认为Zhou Jia 能做什么,对方努力Cultivation ,就是雷眉最大的期许。

  雷眉、Zhou Jia 。

  一女一男,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就是Heavenly Tiger 帮的主心骨。

  *

  *

  *

  另一边。

  一艘奢华的舟船,飘然驶入石城水域。

  船头。

  一位白衣Young Master 手持折扇,轻轻扇动。

  “石城。”

  “Young Master !”

  远处,一艘隶属于Su Family 的大船靠近,Su Family patriarch 苏公权从上面一跃而下,轻飘飘落在舟船船头。

  “Senior Su 。”

  白衣Young Master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数年不见,senior 风采依旧。”

  “说笑了。”苏公权朗笑:

  “接到Young Master 传讯,苏某还有些诧异,不曾想今日就已到了。”

  “是啊!”白衣Young Master 轻叹:

  “我那族兄纪显命牌破碎,丧命此地,尸体至今还未寻到,纪泽此行,就是为了找到族兄尸体带回去。”

  “在下对石城附近情况不熟,还请Senior Su 多多指点。”

  “好说,好说。”

  苏公权捋须轻笑,又是一叹:

  “纪显Young Master 天资不凡,原本有望那一步,可惜一着不慎,竟身陨此地,真是可悲可叹。”

  “不过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那张秉忠也已身死,most likely 是两个人perish together ,也算为父报仇了。”

  至于找尸体,石城周遭地势复杂,大军搜查都没线索只能无奈回返,但此番Ji Family 来人,定然有办法寻找。

  纪泽淡笑。

  对于族兄的死,似乎并没有太多感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