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28

  第228章 Five Elements

  鲁东问胸腹鼓动,体内的source power 在胸腔汇聚,沿着mysterious 的路径游走,最终自咽喉喷出。

  “roar! ”

  naked eye 可见的音波moved towards 前方冲去。

  音波所过,横扫一切,草木碎裂、泥土飞扬、墙倒屋塌,水面更是像引爆了无数炸弹,轰然炸开。

  前方十zhang or so ,瞬息间化作一片狼藉。

  音波功!

  ”Ah!”

  “我的耳朵……”

  隐藏在其中的black clothed person 七窍流血、眼耳失聪,惨叫着踉跄奔出,随即被Heavenly Tiger 帮帮众斩杀干净。

  “Brother Yang 。”

  鲁东问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一脸憨笑looked towards 杨玄:

  “听你的果然没错,这里还真的藏着些act recklessly 的天水寨匪人,如果没有你的提醒,我们这次怕是损失惨重,谁能想到这里竟然会有埋伏?”

  “是鲁兄手段了得。”杨玄脸带赞叹:

  “虎啸八方、音震十里,不愧是鲁兄。”

  “佩服!”

  “佩服!”

  “haha ……”鲁东问朗笑:

  “我这音波功威能虽然不错,但蓄力太慢,攻击散乱,对于expert 来说,几乎没有作用。”

  杨玄摇头。

  对方是谦虚,他自不会当真。

  刚才那等情况,就算是他被音波罩住,也绝不会好受,即使扛过去,实力也会严重受损。

  而且这等大规模杀伤手段,本就罕见。

  “两位护法!”

  这时,一人飞身扑至,急道:

  “我们从一人尸体上搜到一封密信,南路庄庄护法、北路杨副Gang Lord 带的人可能都遭到埋伏。”

  “什么?”

  两人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

  庄损之双目微垂,扫眼周遭,自己带来的人正被black clothed person 屠杀,他的面上却毫无变化。

  似乎手下的死,对他来说毫无影响。

  就连前不久与他talking and laughing 的人躺在脚下,眼神也是波澜不起。

  “陷阱?”

  “两位黑铁。”

  目视前方两人,他嘴角微翘:

  “倒是看得起庄某。”

  “姓庄的,obediently surrender ,还能少受些罪。”其中一人闷声开口:

  “跟我们回去,若是能交代出一些有用的东西,兴许还能饶你一命。”

  “口气倒是不小。”庄损之微微活动脖颈:

  “太久没有跟人动过手,我都快要忘了自己擅长做什么了,正好有些手痒,今日就拿伱们试试手。”

  “……”

  两人对视,眼神同时一沉。

  黑铁expert ,没有一个会是傻子,就算是狂妄自负,也需要本钱。

  ”Start!”

  shouted in a low voice ,两人齐齐出手。

  一刀、一剑,blade light and sword shadows 笼罩全场,凌厉murderous intention 遍铺十zhang or so 之地,冻彻一切的气息让人身躯冰冷。

  “bang! ”

  庄损之单脚踏地,衣衫狂震。

  太玄指——指定乾坤!

  天罗杀网!

  指劲纵横,交错成网,一双肉掌、十根手指在庄损之手中化作杀伐利器,与刀剑相撞。

  锋利的指劲,forcibly 插入刀剑之中。

  “叮叮……当当……”

  “彭!”

  silhouette 交错。

  庄损之轻飘飘落地,对面两人却连连后退,眼露惊恐。

  “好厉害!”

  “小心!”

  两人面色一凝,心头发沉。

  此番选的对手竟然是个硬茬,年纪轻轻,cultivation base 、实力已是不亚于精修several decades 的老牌黑铁。

  距离黑铁中期,怕也不过半步。

  消息有误!

  姓庄的远比预料中的要强。

  “杀!”

  吼声如雷,三人再次撞在一起。

  one blade one sword 两人久经杀伐,更是经常一起联手对敌,实力自不必多说。

  但庄损之。

  年纪虽小,手段却狠毒老辣,比之两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十指弹动,竟死死把他们压制。

  稳稳占据上风!

  “hua la la ……”

  场中厮杀不过片刻,远处就传来一阵喧哗声。

  更有呼喊声响起。

  两人牙关一咬,齐齐爆发,口中shouted :

  “走!”

  “想走?”庄损之飞身扑上:

  “问过我没有!”

  “叮……当……”

  “bang! ”

  劲气轰鸣中,两道silhouette 斜斜飞出,其中一人身在半空,blood spout from mouth ,猛的扯住另外一人,跃入不远处的水底。

  庄损之落在河岸,皱眉looked towards 不起波澜的水面。

  “庄护法,do not chase after cornered enemy !”

  赶来的鲁东问急急shouted ,眼中更是狂喜:

  “one against two ,尚且能胜,若非刚才那人以secret technique 激发气血逃遁,怕是未必能逃过一劫,庄护法martial arts 了得。”

  “过奖。”

  庄损之faintly smiled ,飞身扑向场中其他black clothed person :

  “先解决了对手再说。”

  “说的是!”

  鲁东问nodded 应是,大叫一声冲上。

  杨玄则是looked thoughtful ,庄损之刚才那等老辣手法,凶狠凌厉,不似正途,倒像是血藤楼的Shadow Guard assassin 手段。

  shook the head ,他不再去想。

  离开石城那么多年,谁也不知道对方经历了什么。

  倒是天水寨的反扑,虽然未对他们这两路造成多大影响,但其他人怕未必有这么好的运气。

  *

  *

  *

  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纯熟与否,意味着运转之际的效率高低。

  同样一份宝药。

  入门的神煌诀,可能需要几天才能尽数消化其中的medicinal power ,Perfection Realm ,则仅需几个时辰。

  纳入体内的source power ,速度更是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如果说入门神煌诀,one hour 的cultivation 效力为一的话,那Perfection Realm ,效力则可能是六或七。

  两者之间的区别。

  好似庸人与Heaven’s Chosen Child 。

  Zhou Jia 对神煌诀的感悟,已至Peak Great Perfection ,运转之际实际的层次,也已堪堪达到Perfection 。

  refining 宝药,自然速度惊人。

  就算是cultivation 起来,也远超同侪。

  “呼……”

  “吸……”

  一呼一吸间,海量source power 被神煌诀吞噬、refining ,融入体内,并moved towards sixth test ‘喉’关不停冲击。

  几乎没有人,能在短短数年间,把神煌诀修至Perfection 。

  也不会有人。

  能有continuously 的源质宝药服用。

  而Zhou Jia 。

  两者兼得。

  cultivation base 增长之快,可想而知,几乎rapid progress ,每一日cultivation base 都比前一日有着长足的进步。

  “嗡……”

  胸腹震颤,劲气一凝。

  Jade Essence Pill 内蕴medicinal power ,已被尽数refining 。

  “shua!”

  一道亮光于瞬息间照亮整间房屋,Zhou Jia 目泛divine light ,身上气息缓缓收敛,伸手五指虚握。

  “五关破半!”

  “可惜……”

  扫了眼身旁空荡荡的丹瓶,他遗憾摇头。

  鹰巢那边,通天仪仍然未有收获,源髓的稀少,也让金鹰不敢贸然扩大探寻的范围。

  不然。

  就算找到world 碎片,没有了源髓,一样不能把人送过去,只能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

  定了定神,Zhou Jia 拿起身旁的一本秘籍,翻到此前观看的位置,细细品读。

  这是一门拳法。

  Five Elements Fist !

  名字普普通通,似乎是烂大街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实则品阶不低,比铁元派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还强上一截。

  黑铁martial skill !

  此功是他从Heavenly Tiger 帮宝库里拿出来的,以雷眉对他的偏爱,只是一句话,就得了十几本秘籍。

  每一本,都极其了得。

  Five Elements Fist !

  Five Elements 掌!

  五蕴五脏功!

  五色剑!

  ……

  这些cultivation technique 都有很明显的特征,与Five Elements 相关,有的涉及Five Elements 变换、有的指向五脏五色。

  Zhou Jia 的想法也很简单。

  五雷斧法是他目前为止最强的对敌手段,而且得益于悟法、掌兵特质,距离彻底掌握的Great Perfection Realm 已然不远。

  到时,就再也没有办法进步。

  唯有增加cultivation base ,才能增加formidable power 。

  但cultivation base 的增加并非一朝一夕之功,有着悟法、掌兵特质,不好好利用,岂不是暴殄innate talent 。

  五雷斧法品阶极高,根本没有什么cultivation technique 可以从更高的层次助它bring it up a level ,唯有自食其力。

  Five Elements !

  就是Zhou Jia 想的出路。

  Lei Batian 的天打五雷轰,formidable power 了得,尽显thunder technique 之妙。

  化作五雷斧法之后,精妙更胜一筹,五雷生变,生生不息,已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但不论是Lei Batian ,还是Zhou Jia ,注重的都是一个‘Thunder’ 字。

  五雷,

  只不过是为了更好的发挥Power of Thunder 。

  对于Five Elements 之力的了解,实则并不多,若是能真正把Five Elements 与thunder technique 相融,才算真正的五雷。

  ‘Five Elements 在Heaven and Earth 运转之中,多指阴阳演变而来的五种基本变化,来表述world 、物质的变换过程。’

  ‘Five Elements 顺生逆克,又指五色、五脏……’

  ‘寻其根本,并非Metal, Wood, Water, Fire, Earth 五态,所谓的Metal, Wood, Water, Fire, Earth ,只是一个叫法,而非实指。’

  ‘换个名字,也是一样。’

  “咦?”

  Zhou Jia 抬头,面露惊疑。

  也不知是因为Cultivation 时间日久,还是掌兵特质对五雷的掌控反哺自身,还是悟法的特质在冥冥中影响着他。

  在思考cultivation technique 之际,即使未曾消耗源能,Zhou Jia 对于martial skill 根源的了解,也是出乎意料的快。

  好似Spirit Orifice 大开,思路通畅。

  念头一动,诸多思绪纷沓而来,且清晰如画,丝毫不显混乱,想要什么就能联系到什么。

  “天才!”

  Zhou Jia 苦笑:

  “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何当初上学的时候,有的问题有人一点就通、一说就通,而自己需苦思冥想,绞尽脑汁才能明白。”

  “这其中的差距……”

  “难以道理计!”

  就在这时,他双耳轻颤,随手敲动一旁的铜铃。

  “副Gang Lord 。”

  刘章闻声推门入内,拱手施礼:

  “您有事吩咐?”

  “北边怎么回事?”Zhou Jia 开口:

  “怎么这么吵?”

  “昨日我们大举进攻天水寨水岛,兵分数路,结果大部分都中途遇袭,损失可谓惨重。”刘章said solemnly :

  “应该是在讨论此事。”

  “哦!”Zhou Jia 侧耳倾听,缓缓nodded :

  “为何没叫我?”

  “Gang Lord 交代过,若无必要,不要打扰您的Cultivation 。”刘章精神一震:

  “不过同时也有交代,您要是想去议事的话,随时都可以过去,副Gang Lord 可是要旁听?”

  “算了。”

  Zhou Jia 摆了摆手:

  “你下去吧。”

  “是。”

  刘章面带遗憾,躬身退下,同时随手带上房门。

  Zhou Jia 端坐屋内,面露沉思,随后放下手中书册,双耳轻轻颤抖,无数声音一窝蜂涌来。

  随着cultivation base 的提升,听风特质的覆盖范围也越来越广。

  他虽然端坐此地,但偌大Heavenly Tiger 帮驻地内的一丝一毫动静,都能听的一清二楚、无一遗漏。

  只不过太多的杂音,就算是他也会感到头昏脑涨,所以平常时候,并不会诸多激发。

  …………

  great hall 内,喧哗声不断。

  雷眉毕竟年少,更是缺乏处理帮务的经验,一番大胜把她的威望推至Peak ,接下来的考验,却未能让人满意。

  两个多月。

  坐拥十几位黑铁powerhouse ,帮众听从调遣,收拾已经分崩离析的天水寨,竟是屡屡受挫。

  甚至,

  损失惨重。

  这自然引得不少人不满。

  毕竟上层吵归吵、闹归闹,作为底层也只能看个热闹,现今做的事,却是事关身家性命,自然是毫厘必争。

  上面人的一个决策错误,可能就是上百人的生死。

  这个责任,总要有人要承担。

  殿中的众人都是老油子,虽然知道事情不对,推卸责任的速度却快的惊人,唯有雷眉不懂其中内情,被不少人埋怨上。

  殿外。

  轮值人员接班。

  站了半天的吴六终于得到放松的机会,伸了伸拦腰,挥手朝其他人示意了一下,踱着小碎步,来到茅厕附近。

  他靠前站着,整理了一下裤腰带,随手轻弹,一个满是鬼picture talisman 的绢布就落在墙角暗处。

  墙角泥土松动,一只类似centipede 一样的东西从中探出,嘴巴张开,把那绢布一点点吞进肚子里。

  然后千足爬动,破开土壤朝院外退去。

  “呼……”

  吴六relaxed ,系紧裤腰带,眯眼转身。

  ”Ah!”

  身后站着的silhouette ,让他面色唰的一白,浑身冰冷,意识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周……周副Gang Lord 。”

  ”en. ”

  Zhou Jia nodded :

  “你也来拉屎?”

  “呃……”

  吴六张嘴,面容扭曲,结结巴巴道:

  “小解,小解。”

  “你也不小了,就算是小解也不要随随便便解决,这里毕竟是帮派驻地,不是自己家。”Zhou Jia 声音平淡:

  “叫什么名字,这次就算了,下次别这样。”

  “是,是。”吴六急急躬身、nodded :

  “小的吴六,下次在也不敢了。”

  “去吧。”

  Zhou Jia 摆了摆手,随手拉开一旁茅厕的outer sect ,见对方还没走,不由face surprised ,侧首道:

  “我拉屎,你也要看?”

  “不,不。”

  吴六干笑:

  “小的这就走,这就走。”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