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29

  第229章 纪泽

  距离Heavenly Tiger 帮驻地不远的地方,街角缝隙,一只手指大小的Thousand Foot Centipede 破开泥土钻了出来。

  “吱……”

  centipede 千足震颤,发出刺耳虫鸣。

  同时满是锯齿的嘴巴不停张合,眨眼功夫,一张满是鬼picture talisman 的绢布被它一点点吐出。

  “shua!”

  待到绢布落地,一只翠鸟不知从何处飞出,身体划过一道弧线,双爪抓住绢布飞起。

  “唳……”

  叫声不大,却带着股激昂之意,更是引得其他飞鸟附和。

  不久。

  翠鸟落在一处窗台。

  房间里摆设精致,满屋飘香,梳妆台前一女正对镜描眉,此时停下手上动作来到窗前。

  伸手摸了摸翠鸟羽毛,女子取下绢布放在桌案,然后临摹几份,吩咐下人one after another 送出。

  她似乎并不清楚绢布上画的是什么,面带担忧,却一丝不苟。

  one hour 后。

  前不久Heavenly Tiger 帮众人商议之事,就传至某些人手中,包括殿中Elder Zheng and the others 的激烈争吵。

  …………

  restaurant 。

  楼下来往客商、贩夫走卒熙熙攘攘,喧哗沸腾。

  楼上包间也是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不时有醉意醺醺之人从中奔出,被人搀扶着、叫嚷着离开。

  某处隔间。

  数人围坐八仙桌。

  他们有男有女,有的赤肘打扮,像是车夫、健卒;有的打扮的花枝招展,像是风尘之地出身;有的手拿旱烟袋,不时闷头抽上几口,满脸老褶,像是水里、地里刨食老农。

  “Heavenly Tiger 帮急了。”

  一位货商打扮的人放下手中的消息,面露冷笑:

  “外面不比石城,六水三山一分田,可没有那么多好路走,我们天水寨也not to be trifled with 的,多年经营的水路,其实那么容易就能攻破的?”

  “水鬼、Shadow Guard 还是按原来的计划走,他们不让我们活,我们就让Heavenly Tiger 帮的货物运不出去。”

  “先毁它几个货船再说,让他们长长记性!”

  “是。”一位渔夫打扮的男子said with a smile :

  “其实,若是手里有足够的火器,莫说几个货船,就是Heavenly Tiger 帮在城外的那几个货仓,我们也能给烧个thoroughly 。”

  “不要大意。”有人摇头:

  “Heavenly Tiger 帮没那么好惹,单单是黑铁expert ,就超过十位,一旦被抓住尾巴,可就遭了。”

  “明白。”一人coldly snorted :

  “我们也不是没有脑子。”

  “这又不是比武,看的是谁力气大、人多,如何调配才是重中之重,而且Heavenly Tiger 帮家大业大,也impossible 跟我们一直耗着。”

  场中众人纷纷nodded 。

  这些日子来,他们虽然四处躲藏,但得益于消息灵通,每次出击都是大胜,对于Heavenly Tiger 帮已经没了畏惧。

  若非实在是缺少expert ,怕是都有能力翻盘。

  “Su Family 那边怎么说?”场中only one 位像是expert 的大汉闷声开口:

  “Heavenly Tiger 帮终究是底蕴深厚,一直耗下去对我们也不好,这些日子,brothers 也不好过。”

  “他们让我们先等一等。”风尘女子挥袖,身上薄纱起伏,其下玲珑lovable body faintly discernible :

  “一群don’t act without some incentive 的东西。”

  “毕竟有求于人。”正中端坐之人轻轻摇头,道:

  “Su Family 背靠军方,若非有着军方不能插手地方的规矩,小琅岛、City Lord’s Mansion 一直联手压制。”

  “他们早就成了石城霸主,现今有意扩张势力,我等还是听话为好。”

  “hmph! ”

  不忿哼声不知从谁人口中传出,其他人也面色各异。

  “天水寨是不成了。”客商轻叹:

  “入Su Family 也无不可,但他们也不能让我们干出力不给好处,Heavenly Tiger 帮overbearing ,也该帮下忙吧?”

  “Heavenly Tiger 帮内部的探子,是Su Family 的手臂,也有黑铁expert 暗中帮衬,你不要睁眼说胡话。”有人开口。

  “old ghost ,你不会被Su Family 收买了吧?”

  “彭!”

  一人怕案而起,面泛怒容:

  “你说谁哪?”

  “我说的就是伱,Su Family 让我们在前面盯着,自己在后面捞好处,难道还不能说不成?”

  “mystifying ,讨打!”

  “怕你不成!”

  “够了!”

  正中端坐之人面色一沉,闷声开口:

  “看看你们的样子,成何体统!”

  场中一静。

  “罢了。”

  shook the head ,正中那人无奈摆手:

  “今天就这样吧,我把事情回禀慕senior ,接下来造就,先托着Heavenly Tiger 帮再说,至于Su Family ……”

  “会有消息的。”

  “是。”

  众人神情各异,有的面无表情,有的眼带不忿,却都没有多说什么,一个个依序离开。

  其中一位老农带着个child ,溜溜达达上了大街。

  混入人群之后,老农面上轻松的表情瞬间disappeared ,身躯绷紧,拉着child 挤进一个迎亲的队伍。

  “老爷子。”

  child 年少,却极其聪慧,见状低声开口:

  “怎么了?”

  “不对劲!”

  老农眼珠转动,暗暗扫视周遭:

  “这次的议事很不对劲,自从在那里面坐下,我就有着被人盯梢的感觉,头皮发麻。”

  “像是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盯上一般。”

  议事至始至终,都像是在某个存在的注视下进行,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被尽数监控。

  那种无形的terrifying pressure ,让他几乎窒息。

  即使是见过不少黑铁powerhouse ,但从没有想今天这样,让他自bloodline 深处,感觉无尽恐惧。

  “难怪!”

  child 双眼圆睁:

  “我说这次你怎么那么老实,一句话都不说。”

  “这不是重点!”老农敲了下child 头顶,面色阴沉:

  “我的bloodline 异于常人,能察觉到某些存在,这次我们怕是被人盯上了,most likely 是Heavenly Tiger 帮。”

  “他们绝不会放过我们!”

  “那怎么办?”child 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身体绷紧,小脸苍白:

  “老爷子,我们逃吧!”

  “逃?”老农面露苦涩:

  “往哪里逃?”

  “虽然出了restaurant ,按理说应该没有人继续盯梢,但我感觉,咱们依旧在别人的视线内。”

  “好在应该是放长线掉大鱼,咱们这等a nobody 不被放在眼里,所以才一直忍着没出手。”

  “老爷子。”child 身躯绷紧:

  “你别吓我。”

  “放心。”老农took a deep breath ,面容绷紧:

  “我们去找花全济,Elder Hua 是黑铁expert ,肯定能护我们周全。”

  child 连连nodded 。

  老农却有句话没有说,就算是找到花全济,以盯梢之人的恐怖,也未必能解决问题。

  怕是what’s gone can never come back ,一去不回。

  但brought trouble to others ,上面有人挡着,他们也就有了逃命的机会。

  甚至就连此时说的话,他都是有意而为,就是想让那幕后之人听到,知道后面有条大鱼,如此也不会提前动手。

  “走!”

  见周围一直未有异动,老者心中一定,迈步前行。

  *

  *

  *

  纪泽举笔,facial expression grave ,随即左手拢袖,right hand 落笔,笔走Dragon Snake ,四个大字出现在造价高昂的水纹纸上。

  Martial Arts 昌隆!

  “好!”

  身旁,一位容貌靓丽,身着purple 长衣,腰悬three chi long 剑的女子轻击双手,笑意盈盈道:

  “一段时间不见,Young Master 的书法又有精进。”

  “古墨满香、砚池生光,笔走Dragon Snake ,或劲健或婉转,这四个字就像是征战沙场的勇士,更是让妾身感觉到北风入关的寒厉。”

  “Martial Arts 昌隆!”

  女子名叫溶月,轻叹道:

  “说的好,写的更好。”

  “grand and magnificent ,引人入胜,数百年来大林王朝之所以屹立不倒,军方征伐四方、fight every battle without defeat ,不正是因为这四个字。”

  “haha ……”纪泽长笑:

  “还是溶月你懂我。”

  “Old Xu 。”

  他侧首looked towards 身旁满脸褶皱的老者:

  “你怎么看?”

  “回Young Master ,老奴不懂书法。”Old Xu 眼眉微抬,一抹亮光闪过,强悍的气息似乎要冲出孱弱的fleshy body 。

  黑铁后期!

  他似乎Cultivation method 有异,fleshy body 不强,体内source power 却惊人的恐怖,甚至超过了Su Family patriarch 苏公权。

  Ji Family 的权势,确实了得,却还没有到让黑铁后期expert 甘做家奴的地步。

  但Old Xu 不同。

  他的命是Ji Family 的,能有今日的cultivation base 、实力,也全赖Ji Family 之助,甚至还有后人需要照顾。

  所以心甘情愿为奴。

  此番与溶月陪同前来,也是为了确保纪泽无恙。

  shook the head ,纪泽looked towards 场中一人,面露笑意,缓声开口:

  “王老,您来点评一二。”

  “Young Master 客气了。”王老是城中的书法大家,甚至若非现今文道不兴,怕是已经名称京都。

  他已老迈,颤颤巍巍靠前,审视面前的四个大字,nodded and said :

  “不错。”

  纪泽挑眉,面露满意笑容。

  不过他面上的笑意,转瞬就disappeared 。

  “Young Master 下笔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已经尽数掌握运笔之妙,在习武之人中算是难能可贵。”

  王老不知纪泽的身份,却知道对方肯定background is quite extraordinary ,开口赞叹几句,话锋有微微一折:

  “不过,略有匠气,但以Young Master 的年纪,已经极其了不起。”

  他说的很客气,自以为即中肯又保全了对方的面子,却未察觉纪泽眼中一闪而过的cold and severe 。

  “王老过奖了。”

  纪泽took a deep breath ,道:

  “Junior 自知自己尚有不足,今日请诸位来,就是想请教一二。”

  “不知senior 能否留下一副墨宝,让Junior comprehend 一二,也能知道自己差在哪里?何处不足?”

  一旁的溶月笑意盈盈,眼中却已闪过不屑。

  rely on age to show of age !

  courting death !

  “这……”

  王老年纪大了,拿筷子都要打颤,早在几年前就已不再动笔,也未曾听出有什么不对。

  此即slightly hesitated ,朝后招手:

  “孙涂,你来写几个字。”

  “是!”

  场中的一个youngster 面露振奋,举步上前,moved towards 纪泽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Young Master ,请多多指教。”

  “不敢当。”纪泽负手而立,淡然nodded :

  “阁下是王老的高徒,定然得其真传,我也想见识见识,石城年轻一辈的书法如何?”

  “是。”孙涂应是,上前研墨。

  “我来吧。”溶月轻轻一笑:

  “Young Master Sun 动笔即可。”

  孙涂何曾见过如此貌美女子,对方的一瞥一笑都让他心头狂跳,忙不迭垂首,连连nodded :

  “是。”

  “hehe ……”

  溶月抿嘴轻笑,像是对少年的羞涩颇感兴趣,似乎未曾察觉到自家Young Master 眼中的不悦。

  孙涂定了定神,手持墨笔。

  手握笔杆,他的面色陡然一凝,calm and composed ,眼中杂念尽消,仅有面前白纸、笔墨犹在。

  竟一副calm as water and high as a moutain 之姿。

  溶月挑眉,就见孙涂下笔如有神,同样写下四个大字。

  文道不倦!

  “好!”

  赞叹声响起,随即戛然而止。

  溶月笑吟吟后退一步,不做点评。

  实则也用不着做点评,在场众人,除了Old Xu 不通书法外,一眼都能看出两幅字的好坏。

  诚如王老所言,纪泽的字,多了份匠气。

  而孙涂的字,flamboyant 、刚柔并济,更透着股百死不悔的诚意,已是算得上名家之作。

  单看纪泽的字,也算不错,装裱起来同样能唬人。

  但就怕对比。

  货比货该扔!

  在孙涂的字面前,纪泽的四个字,瞬间黯然无光、风采全无,一笔一划处处透着不协。

  “呵……”

  纪泽轻呵,连连nodded :

  “好字!”

  “不愧是王老的高徒,孙brother 这幅字写得好、写的妙,怕是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吧?”

  “不敢。”孙涂连连摇头:

  “王师的术法,如苍穹浩瀚,Junior 远远不如,怕是这一辈子苦修,也不及master 万分之一。”

  纪泽表情一僵。

  这般说,自己写的岂不是更差?

  “孙brother 过谦了。”他面露强笑,道:

  “你写的,已经不错了。”

  “远远不足。”孙涂并未察觉有什么不对,摇头道:

  “还需努力。”

  “干嘛这么努力。”纪泽面色微沉,声音也变的淡漠许多:

  “足够了。”

  “毕竟是看家吃饭的东西。”孙涂said with a smile :

  “小人靠给人写字挣钱,养家糊口,自然是想写的更好,如此才不负王师栽培、主家信任。”

  “可惜!”

  他lightly sighed :

  “太过在意钱财,我这笔墨也多匠气,难见超脱。”

  “唔……”

  纪泽面露沉吟,nodded and said :

  “说的也是。”

  他extend the hand ,把孙涂双手放在自己掌中细细观看,叹道:

  “这等写字的手,果真是辛苦了。”

  孙涂受宠若惊,急忙摇头道:“不辛苦,应该……”

  ”Ah!”

  他话音未落,陡然尖叫出声,巨大的痛楚自双手传来,让他额头冒汗,踉跄跪倒在地。

  纪泽面色发寒,手上发力,竟是直接把孙涂的双手生生捏碎。

  crackle 的脆响,让场中众人面色惨白。

  待到松开手。

  只见那原本拿笔的双手,已是彻底扭曲变形,活似黏在一起的肉泥,诡异而又恐怖。

  “何必那么辛苦。”

  纪泽relieved ,said with a smile :

  “溶月,给他一些源石,好好过日子即可,如此费心劳力为人写字养家,我看了都心疼。”

  “是。”

  溶月full of smiles nodded ,似乎是见惯不怪,手一挥扔出几枚源石:

  “拉出去!”

  “是!”

  一直守在外面的护卫沉声应是,分开众人,把源石往惨叫哀嚎的孙涂怀里一塞,拉出门外。

  他们听从吩咐,说拉出去就拉出去,绝不用抬得。

  惨叫声越来越远,屋内众人则是面色惨白。

  王老身躯颤抖,更是不敢吭一声。

  “继续。”

  纪泽面露笑意:

  “纪某生平除了对习武有些innate talent ,就对书法感兴趣,今日正……”

  “bang! ”

  陡然,外面街道上传来轰鸣之声,像是闷雷滚动,不绝于耳,也打断了他的声音、动作。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