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30

  第230章 动手

  one old and one young 行在人群中。

  老农眼眶凹陷、颅骨略高,是标准的费穆world 人种,身着麻衣、脚踏芒鞋,手上、身上满是搓洗不净的泥土。

  孩童头大、身小,两眼滚圆,岁不足十,透着股机灵劲。

  破破烂烂的衣衫,浑身上下透着股泥里刨食的气息,让他们在熙熙攘攘的集市人群中毫unremarkable 。

  但若是有心人细细观察,定然会发现不对。

  快!

  他们的速度相较于其他人,太快了。

  就像是水中按相同速度前行的鱼群,掺杂了两条异类,它们分开水流,游走于其间,把同行人都抛在身后。

  流云步!

  形如流水、意如祥云。

  这one old and one young ,施展的竟是一门极为精妙的步伐。

  似缓实急,看似混在人群中毫无异样,实则速度惊人,几个闪烁就奔出several feet ,在他人未曾察觉不对的时候行入另一条街道。

  期间。

  老农尝试了好几种办法,都未能摆脱那个‘追踪者’,甚至就连人在哪都不曾发现。

  索性摆烂,也不再掩饰。

  不久后。

  两人来到一座庄园。

  不同于来时的地方,这处庄园占地广阔,处处透着股奢华,看守大门之人更是体型彪悍、雄武有力。

  “站住!”

  两人刚在门前止步,就被人伸手拦住,毫不客气shouted :

  “滚开,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呵……”

  孩童hearing this 撇嘴,挽起袖子就要上前动手,竟是丝毫不惧,不过被老农伸手制住,并抬手朝上方一只古怪飞鸟指了指。

  这飞鸟在的地方,通常意味着天水寨分舵所在,也说明两人已被盯上。

  就在这时。

  庄园内传来一个沉闷之声:

  “送货的去后门,别在前面碍眼。”

  “是,是。”

  老农nodded ,拉着孩童绕向后门,经过几番搜查,才来到一处由护卫看守的房间。

  花全济做富贵豪商打扮,圆滚滚的肚子、笑眯眯的肥脸,不论谁人见到,first impression 都是良善好欺。

  却极少有人知道,他就是天水寨让人闻之丧胆的毒煞星。

  一手百毒掌、戮魂针,中之几无幸免之理,无不浑身皮肉尽化血水,于极致痛楚折磨中丧命。

  “你们怎么来了?”

  扫眼one old and one young ,花全济brows frowned :

  “不是告诉过你们,没有要紧事,不要来见我的吗,有什么事不能由下面的人传话。”

  “Elder ……”老农上前一步,没有着急开口,而是looked towards 对面一人。

  那人坐在花全济对面,身材魁梧雄壮,双手收拢在宽大的长袖之中,面如磐石毫无表情变化。

  “海兄是我朋友。”

  花全济开口,又解释了一句:

  “也是Su Family 的guest official 。”

  老农恍然,随即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面色一凝:

  “Elder ,属下怀疑我们被人盯上了,这次行动怕是有变,最好再做安排,免得中了埋伏。”

  “哦!”

  花全济面色一正,坐直身躯:

  “当真?”

  他显然知道老农身上的special ability ,并没有对方的一面之言就轻视,眼神也变的凝重。

  “Elder 知道属下,绝不会乱说。”老农肃声开口:

  “以old man 看来,不止我们,城里的线人可能已经被人尽数盯上,之所以迟迟未曾动手,怕是想一锅端。”

  “呲……”

  端坐花全济对面的海无涯hearing this 嗤笑:

  “夸大之言。”

  “伱知不知道前几个月,Heavenly Tiger 帮一片混乱,就像是个筛子,不知道被安插了多少人进去,即使是我都不清楚。”

  “尽数查出来,谁有这个本事?”

  “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simply 没有可能!”

  “这……”老农声音一滞。

  理论上来说,是impossible ,但直觉告诉他,怕是真的,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是不是真的,你们不会自己查查,难道我们还会骗你不成?”孩童昂首,不服道:

  “when the time comes 出了事,别怪老爷子没有事先提醒!”

  “children’s words carry no harm ,children’s words carry no harm 。”老农一脸尴尬,moved towards 花全济连连拱手:

  “不过此事万一为真,Elder 需慎重。”

  “知道了。”

  花全济冷着脸摆手:

  “你们下去吧,我会看着办。”

  “是。”

  老农应是,也不多言,拉着一脸倔强的孩童下了楼,moved towards 后面行去。

  “老爷子。”孩童皱眉:

  “咱们就这么走了?”

  “放心。”老农闷声开口:

  “Elder Council 知道怎么办的,这种事用不着你来操心。”

  “可是……”

  孩童还欲开口,眼珠一转,低声道:

  “那人还有没有跟着我们?”

  “没。”老农摇头。

  “那就好。”孩童relaxed 。

  “他就在我们前面。”

  ”Ah!”

  不知何时,两人的身前多出了一道silhouette 。

  来人身高足有两米,背有一面cloak ,cloak 下cold light 闪烁,阴影好似一座大山把两人笼罩。

  “有趣。”

  Zhou Jia 审视老农,慢声开口:

  “费穆world 的人,类似森林之子的bloodline ?”

  他在对方的身上,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与森林之子seems right but actually isn’t ,应该也是一种类似的独特bloodline 。

  one old and one young 面色惨白,无形的威压落下,犹如实质,让他们体内的source power 几乎不能运转。

  好似待宰的羔羊,就连反抗的念头,都难升起。

  面前之人,他们认识。

  石城的Heaven’s Chosen Child ,Heavenly Tiger 帮的副Gang Lord ,有着奔雷斧之称,满手鲜血、威名赫赫的Zhou Jia !

  “大……大人。”

  老农颤颤巍巍开口,面带强笑:

  “您法眼无差,little old man 身怀Demi-God bloodline ,名字唬人,其实没别的本事,也就感知方面比其他人敏感些。”

  “Demi-God ?”Zhou Jia 缓缓nodded :

  “愿不愿意来Heavenly Tiger 帮?”

  “……”

  老农面色变换,心中念头急转,还未等他有所决定,就发现面前之人的眼神已然变寒。

  一股死意,浮上心头。

  “愿意!”

  “我们愿意!”

  老农心头狂跳,急急大吼,更是拉着孩童跪下:

  “little old man 拉伯,见过周副Gang Lord !”

  孩童的反应更是迅疾,双膝跪地shouted :

  “小的齐三,见过副Gang Lord 。”

  “好!”

  Zhou Jia nodded ,冰冷的双眼重复温暖:

  “在这wait for me. ”

  说着,迈步朝restaurant 行去。

  他竟是丝毫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两人,似乎确定两人不敢逃,或者就算逃了,他有把握抓回来。

  one old and one young 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畏惧和无奈。

  下一瞬。

  “bang! ”

  一声巨响响起,像是闷雷滚动,不绝于耳。

  两人回首,四目同时收缩,却是他们之前去过的地方,一栋栋房屋在rumbling sound 中坍塌,转瞬化作一片废墟。

  偌大庄园,遍及惨叫哀嚎。

  *

  *

  *

  封正卿笔直站立,手持Dualbladed Halberd ,立于一处院落之前,他单手摩挲着奇特金属炼制的长杆,静静等候埋伏到位。

  “护法!”

  一人飞身跃到近前,拱手道:

  “已经准备就绪。”

  “好!”

  封正卿咧嘴一笑,面露狰狞:

  ”Start!”

  “一个都不放过!”

  “是!”下属应是,起身挥手:

  “放箭!”

  “崩……”

  “shua!”

  无数箭矢划破天空,成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之境,好似急雨落地,把前方庄园给尽数覆盖在内。

  箭矢中不止有普通弓箭,更有Exploding Arrow 、火箭混在其中。

  “bang! ”

  轰鸣震天,火光升腾。

  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是一声声凄厉惨叫、痛苦哀嚎,更有茫然无措的呼喊传来,随即被巨响压下。

  这等攻势,对Grade 6 以下的Martial Artist 都可造成毁灭性打击。

  但对于高品Martial Artist 来说,远不能致命。

  混乱中,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从火焰中冲出,moved towards 远处跃去。

  “想逃?”

  封正卿冷笑,脚下一踏,在大地震颤之中,他整个人高高跃起,Dualbladed Halberd 凌空斩落。

  “pu! ”

  一道silhouette ,被他一击而断。

  “死!”

  封正卿怒吼,长达近丈的Dualbladed Halberd 当空闪烁,cold light 交错纵横,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在其面前相继碎裂,无一合之敌。

  黑铁powerhouse ,宛如可飞速移动的重型坦克,皮坚肉糙、爆发力十足,凡阶几乎无力抵挡。

  再加上本就有备而来,突然袭击。

  不过片刻。

  庄园内的所有人,都被杀戮殆尽,不论男女老幼,不留活口,封正卿杀神之称也渐渐扬名。

  …………

  Elder Chen hands behind ones back ,出现在一条小巷内。

  “就是这里?”

  “是。”

  陈莺nodded ,展开手中的布帛,再次检查了一遍,道:

  “就在小巷尽头的那一家,主家名字姓秦,表面上是个商贩,实则是混进城的天水寨水匪,通常由他接收内卫那个叛徒传出来的消息,然后再转交给城外的人。”

  “那就过去吧。”Elder Chen nodded ,音带感慨:

  “想不到,我等在外面拼搏数月,还不如副Gang Lord 数日之功,也许他早有筹划,不论如何,咱们这位副Gang Lord 藏的够深啊!”

  谁也未曾料到。

  只是提了一句有内奸,Zhou Jia 就指挥身边的十几个Shadow Guard ,在短短几日的功夫,把藏在Heavenly Tiger 帮的眼线查的一清二楚。

  甚至涉及到外面。

  “以后谁要说副Gang Lord 不善内务,只懂争强斗狠,我第一个不答应。”

  “可惜!”

  “若是当初你与他关系再近些……”

  “不过说这些晚了!”

  他看了眼自家女儿,音带遗憾。

  陈莺pretty face slightly red ,subconsciously 垂首。

  进了院落,在其他人惊恐的视线下,Elder Chen 一剑绞去目标头颅,拿出手绢擦了擦手上血迹,回头道:

  “下一个地方。”

  时间紧急。

  原本还有充足时间准备的,现今必须尽快解决,不然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会让更多藏in the vicinity 的暗子逃走。

  …………

  庄损之收回手掌,几个put up a desperate struggle 的高品凡阶缓缓栽倒在地,无一存活。

  “这种气味,还真是assassin 。”

  他shook the head ,面露凝重和忌惮:

  “Zhou Jia ,他是怎么发现的?”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石城个个地方,Heavenly Tiger 帮像是倾巢出动一般,飞速狂卷一切潜伏的暗子。

  除了Gang Lord 雷眉坐镇驻地,Elder 、护法几乎全数出动。

  在他人眼中酣睡、重病的猛虎,猛然张开獠牙。

  满城俱惊!

  *

  *

  *

  “surnamed Zhou 的!”

  海无涯面色发白,急急大吼:

  “你干什么,我是Su Family 的Guest Elder ,你敢杀我,Su Family 绝不饶你!”

  一旁的花全济满身狼藉,早没了咆哮的欲望,身体在废墟中疯狂暴退,欲要远离场中的silhouette 。

  烟尘弥漫中,一人缓步踏来。

  来人浑身上下尽是Destruction Aura ,所过之处似有无形气场扫荡,大地震颤,房屋倒塌,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喷血倒地。

  恐怖的气息,让围观众人头皮发麻,双股颤颤。

  silhouette 的移动速度看似缓慢,但上一刻还在烟尘弥漫之地,next moment ,就已出现在面前。

  “放箭!”

  “崩……”

  无数道箭矢、劲弩,乃至源术灵光从all directions 激射而出,把那silhouette 所在给彻底覆盖。

  不留丝毫缝隙。

  这里是天水寨与Su Family 联手打造的秘密驻地,不仅有两位黑铁坐镇,更是有着诸多埋伏,机关护卫手段。

  普通黑铁,入之必杀!

  但……

  来人显然不同。

  “嗡……”

  空气震颤。

  一个无形的气场出现在Zhou Jia 身周about one zhang 之地,好似一个巨大的圆形球体,无死角把他包裹在内。

  箭矢、劲弩、灵光没入气场,不论来势如何迅猛,速度都纷纷变缓,最终停滞当场。

  根据力道大小不同,它们离Zhou Jia fleshy body 的距离也会不同,但即使是堪比黑铁之力的劲弩,也离他about one chi 之远。

  Five Elements Heaven 罡!

  5th layer 气劲覆盖身周,经由手臂龙骨激发,就算是黑铁中期powerhouse ,想要打破也绝非易事。

  遥遥观之。

  满是废墟的场中,就像是多出了一个长满箭矢的刺猬,内里silhouette 左手虚立,五指轻握,然后猛然伸展。

  “bang! ”

  劲气轰鸣。

  无数箭矢、劲弩、灵光,以远超来时的速度原路返回,各色流光一瞬间覆盖百米之遥。

  “puff puff puff !”

  “啊……”

  坚硬的山石盔甲、thousand hammers, hundred refinements 的fleshy body ,在这股力量面前都毫无抵抗之力,被轻松贯穿。

  惨叫声连连。

  仅仅只是一个呼吸,甚至未曾主动出手,这处天水寨、Su Family 联手打造的驻地,就已损失惨重,机关陷阱被巨力当场掀飞。

  “走!”

  花全济面色惨白,目露惊恐:

  “快逃!”

  海无涯更是钢牙紧咬,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Zhou Jia 的恐怖,他们早有耳闻,但今日亲眼见到,才知传闻远不及对方true strength 。

  比肩黑铁中期?

  怎么可能!

  “pa pa! ”

  电光闪耀,手持双刃斧的Zhou Jia 出现在两人身后,斧刃横扫,前方十zhang or so 内的空气瞬间暴动。

  “bang! ”

  thunder 绽放,狂扫八方。

  花全济、海无涯都非黑铁之中的弱者,但仅仅一击,就各自喷血倒退,双手酸软无力。

  ”Ah!”

  花全济狂吼:

  “我跟你拼了!”

  他衣衫震动,手臂狂舞,一根根闪烁着water-blue 的戮魂针从身上飙射而出,旋转疾刺。

  论cultivation technique 、martial skill ,他不算强。

  但就算是黑铁中期powerhouse ,面对他也不敢稍有大意。

  因为他所学cultivation technique 诡异,掌、针蕴含剧毒,凡阶沾染必死,黑铁触之,也是麻烦。

  “shua!”

  毒针突刺,花全济面色一滞。

  在他的感觉中,面前就像是一个韧性十足的牛皮,毒针深入不久,就被劲力死死箍住,再难寸进。

  定睛一看,距离Zhou Jia 犹有半尺。

  遭!

  完了!

  眼中的最后一幕,是那双刃斧划shatter void ,从中扯出一道五色lightning ,生生轰在他的身上。

  坚固的黑铁之躯,在这thunder 面前,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