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31

  第231章 针锋

  海无涯所修cultivation technique 名曰御龙诀,乃是融汇了martial arts 、spell 、气魄为一体的独特method ,包涵internal strength 、Lightweight Art 、Claw Art 等。

  堪称海纳百川,mysterious 不凡。

  但面对来人,心中却没有丝毫fighting intent 。

  花全济的气息在背后突然消失,更是让他心头发寒。

  堂堂天水寨毒煞星,黑铁powerhouse ,名声之大能止小儿夜啼,现今却非来人的一合之敌。

  逃!

  长袖挥舞,平地陡起狂风,更有一道水流涌现,托着他朝前飞掠,整个人像是虚空平移一般,脚不沾地,速度快的惊人。

  Lightweight Art ——风生水起!

  海无涯年过甲子,精修一辈子的御龙诀,自信就算实力不如Zhou Jia ,轻身功夫It shouldn’t be 差。

  Zhou Jia 才多大?

  修成黑铁才多久?

  能把神煌诀、紫雷Blade Technique after successfully cultivating it 已是了得,哪还有时间去cultivation Lightweight Art ?

  而且在传闻中。

  奔雷斧本就不善Lightweight Art 。

  “shua!”

  一道illusory shadow 自眼角闪过,伴随着闪烁的电光,也让海无涯心头狂跳、目露惊恐,怎么可能?

  不是说对方不善Lightweight Art 吗,怎么比自己还快?

  与斧法相比,Zhou Jia 确实不善Lightweight Art 。

  但也要看跟谁比。

  他从未停止过服用蹑空草汁液,早就伐清了体内的浊气,做到as lithe as a swallow 、健步如飞。

  再加上悟法特质,9th layer 登楼步、三身步Perfection 。

  速度,

  已非弱项。

  怒雷斩!

  三道残影出现在周遭,各持双刃斧,moved towards 正中silhouette 怒劈斧光。

  “Ahhh !”

  海无涯仰天怒吼,双手自长袖中探出,十指弯曲如dragon claw ,呲呲破空声中,道道水流平地上涌。

  “bang! ”

  水花四溅,one silhouette blood spout from mouth 狂掠十zhang or so ,冲入人流密集的街道。

  Zhou Jia 眼眉微挑,面上略显诧异。

  相较于用毒的花全济,海无涯的martial arts 显然更为扎实,而且水流导电,也让thunder formidable power 大减。

  倒是让他逃过一劫。

  source power 激发的thunder 与Earth 上的雷电有着根本上的不同,更像是一种特殊的martial skill ,但同样会被金属、水流等物分散力道。

  只不过因为有着source power 的加持,影响不大。

  念头转动,Zhou Jia 的身形却并未就此止步,施展9th layer 登楼步,身Dao Transformation 道残影朝前飞掠。

  “你别过来!”

  海无涯在人群中穿梭,眼见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不由surprised and angry 大叫:

  “你再过来,我……我就杀光这里的人!”

  说着,一引体内source power ,道道水流冲出,把长街上的行人尽数掀翻,乃至砸向两侧房屋。

  一时间,长街大乱。

  “呵……”

  Zhou Jia coldly snorted ,面色不变,身形高高跃起,带出道道残影朝前狂冲。

  海无涯眼眶跳动,心中更是暗恼,奔雷斧凶残成性、killing people like scything flax ,又岂会在乎其他人?

  “bang! ”

  正自转念间,身在半空的Zhou Jia 就已高举双刃斧,头顶thunder 涌动,道道电光朝下怒斩。

  霎时间。

  小半长街几乎尽数被thunder 斧光所包裹。

  突然绽放的电光,更是照耀出街上熙熙攘攘、一片混乱的人群,那眼眸中尽是惶恐绝望。

  this move 若是实打实落下,这街上的几十人,怕是无一幸免。

  “你个疯子!”

  海无涯怒吼,再也无法藏身人群之中,一个飞身跃起,双爪撕裂lightning ,朝侧方猛扑。

  Dragon Claw Hand !

  他的双手因为cultivation technique 之故,十指扭曲变形,好似phoenix claw ,皮肉枯黄虬结,可谓瘆人,也难怪一直藏在袖子里。

  而如此折磨fleshy body ,也让他的爪功凌厉异常。

  “hmph! ”

  Zhou Jia coldly snorted ,双刃斧卷动。

  本欲狂轰长街的漫heavenly thunder 霆好似覆水倒流,陡然朝内一聚,逆势冲向那远远跃去的silhouette 。

  春雷殛爆!

  蓄势待发的lightning 狂冲十zhang or so ,好似一道粗大的电光圆柱,贯穿坚硬的院墙,轰在silhouette 后背。

  “bang! ”

  电光炸裂,silhouette 也被fiercely 砸进一处水池。

  海无涯口吐鲜血,胸口撕裂的痛楚传来,腰部发麻,让他的双腿几乎失去了继续移动的能力。

  “我跟伱拼了!”

  他从水池冲出,咬牙怒吼,secret art 一引,背后流水奔涌,瞬间汇成一道水龙朝前狂卷。

  水龙长达十丈,张口发出无声怒吼,dragon claw 轻探,数米砖墙与之一触,就已纷纷碎裂。

  “好!”

  Zhou Jia 双眼一亮,正面撞上。

  水龙成型,乃是费穆world 超控strength of Water Element 的源术,庞大的体型不只是为了好看,更蕴有恐怖的巨力。

  source power 掺杂其中,水龙迎空探爪,是大林王朝的martial skill ,爪势mysterious ,几有囊括一切的威势。

  更有气魄之法相融,才能让水龙惟妙惟俏,甚至身躯如有实体,轻轻碰撞都可摧屋掀地。

  三者合而为一,堪称一门妙法。

  spare no effort 的海无涯,终于显露出他的真实实力。

  下一瞬。

  “bang! ”

  狂暴的lightning 撕裂了一切。

  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的水龙头颅炸开,身躯节节寸断,伴随着内里无助的咆哮,水流四下飞溅。

  Zhou Jia 手持双刃斧,立于漫天水流之中,左手轻轻一挥,混乱的流水就如活过来一般朝侧方流去。

  御水!

  操控水流走向,对此时的他来说宛如天生具有的本能。

  散去水流,被其掩盖在下面的一个满身鲜血的silhouette 也显露出来。

  “cough cough ……”

  “pu! ”

  海无涯此即早已衣衫尽湿,face pale ,口中咳出几块内脏碎片,目露惊恐moved towards Zhou Jia 看来:

  “别……别杀我!”

  Zhou Jia 轻轻摇头,举步上前。

  “show mercy !”

  就在这时,一声焦急的大吼从后方传来。

  熟悉的声音让海无涯双眼一亮,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一抹斧光闪过,已然人首分离。

  “surnamed Zhou 的!”

  Su Family patriarch 苏公权不知何时出现in the vicinity ,见状面容扭曲,怒吼出声:

  “you are courting death !”

  音未落,虚空一暗。

  一股极致的寒意笼罩all around 。

  冰魄剑指!

  无数道如水一般的劲气汇聚成奔涌而来的浪潮,一窝蜂把Zhou Jia 所在several feet ,给尽数覆盖。

  劲气如水,内藏极致寒气。

  所过之处,万物尽皆冰封。

  苏公权只是随手一挥,那小半庭院就像是身陷极致寒冬,所有的一切都化作块块冰晶。

  Zhou Jia 所在,更是重点关照。

  黑铁后期之威,堪称恐怖!

  “彭!”

  一面盾牌出现在冰晶之前,呼啸劲气四下狂飙,奔涌而来的寒气,终于稍稍止住去势。

  一直放在背后cloak 下的盾牌,终于被Zhou Jia 握在掌中。

  他手握盾牌,身躯微躬,身前就像是多了一面厚重的city wall ,把无尽寒气尽皆拦截在外。

  “Senior Su ,你这是何意?”

  Zhou Jia 声音淡然:

  “此人勾结水匪,在街上妄造杀戮,周某不过是为民除害,senior 朝我动手是什么意思?”

  *

  *

  *

  restaurant 上。

  纪泽hands behind ones back 立于窗前,moved towards 不远处的废墟看去,视线落在对峙的两人身上,嘴角微翘:

  “有趣。”

  “Su Family 真是越来越不成气了,堂堂patriarch ,竟然亲眼看着自己人被人打杀,那人是何来历?”

  “回Young Master 。”

  溶月拱手,柔声道:

  “那人应该就是Heavenly Tiger 帮的副Gang Lord ,奔雷斧Zhou Jia 。”

  “此人年岁不大,但据闻身怀bloodline 极其不凡,进阶黑铁虽然不久,底蕴确颇为深厚,实力远超同侪。”

  “唔……”纪泽眯眼:

  “Old Xu ?”

  “是。”Old Xu 上前一步,定睛looked towards Zhou Jia ,眼中blue 幽光闪烁,面色也渐渐变的凝重起来:

  “this child 的底蕴,在黑铁中期都算不错。”

  “黑铁中期?”溶月挑眉:

  “据我所知,他成就黑铁应该没有几年,进步如此了得,怕是比贝洛皇族也是丝毫不差。”

  ”en. ”纪泽缓缓nodded :

  “黑铁中期。”

  Zhou Jia 的成就在他人看来,堪称了得。

  但他也是黑铁中期,年纪刚过三十,一身所学更是最为Peak 的inheritance ,倒不觉得如何惊叹。

  至于杀人……

  洪泽域中,谁人杀的生灵有军方的人多?

  倒是那门thunder 斧法,威能尚算不错,杀死海无涯的过程,更是让纪泽看的畅快淋漓。

  “苏公权不会善罢甘休的。”

  溶月低声开口:

  “这and the others 杰,石城这种小地方是容不下的,Su Family 也不会容忍有人来挑衅他们的威严。”

  “奔雷斧……”

  她轻轻摇头:

  “莽夫罢了!”

  杀人虽然一时痛快,但在她看来殊为不智,被人抓到把柄,Su Family 怕是巴不得以一换一。

  事实也确实如此。

  苏公权面色阴沉,心中murderous intention 大起:

  “胡言乱语!”

  “海无涯是我Su Family guest official ,何时勾结水匪,就算确有此事,也轮不到你一个外人出手。”

  “真当我Su Family 无人,courting death !”

  音未落,一个玄冰汇聚而成的giant palm 已然凭空浮现,裹挟滔滔劲气,moved towards Zhou Jia fiercely 砸落。

  那giant palm 掌心凹陷,五指并拢,空气再其内部炸开,还未落地,地面就已朝下凹陷about one chi 。

  玄冰Divine Palm !

  Zhou Jia 身处giant palm 之下,胸腹微微鼓动,took a deep breath ,浑身皮肉颤抖,手中盾牌猛然举起。

  龙骨!

  Five Elements Heaven 罡!

  体内滔滔source power 流经龙骨,像是经由一个增幅器,source power 猛增一截,然后涌入盾牌,依照mysterious 路径透体而出汇成实质。

  naked eye 可见的圆形罡罩,凭空浮现。

  “bang! ”

  giant palm 落下,与Five Elements Heaven 罡相撞,罡劲突兀凹陷,玄冰giant palm 也随之碎裂,冰晶横扫八方。

  玄冰Divine Palm 虽然了得,但竟未曾伤到Zhou Jia 分毫。

  “咦!”

  “怎么会?”

  “……”

  这一幕,让不少围观者face surprised 。

  就连纪泽,都忍不住上前一步,双手按住窗台,双眼死死盯着Zhou Jia 所在,眼神闪烁。

  论cultivation base 。

  Zhou Jia 确实不错,但距离苏公权还差的很远,在其他人看来,这一掌不应接的如此轻松。

  甚至,能够不受伤就已算是了得。

  苏公权可是真的起了杀心,未有丝毫留手。

  “我从没听说过小琅岛有这等body protection 之法。”Old Xu 目露沉吟:

  “像是硬功,又有些不像,借助盾牌汇聚fifth layer 之力,又蕴藏Five Elements 变换之妙,威势了得。”

  “但……”

  “不应该啊!”

  cultivation technique 再好,也难敌以力压人,除非力Dao Idol 差无几,但明明苏公权与他的差距大得很。

  唯有Zhou Jia ,面色不变。

  他的cultivation base 已至五关破半,经由龙骨加持,左臂之力翻了足足一倍,加上Five Elements Heaven 罡Perfection 。

  硬抗黑铁后期理所应当。

  Five Elements Heaven 罡,可是某种程度上超过小琅岛三功六法的Peak body protection 之法。

  “好!”

  苏公权nodded ,面上的阴沉disappeared :

  “了不起,难怪不把苏某放在眼里,正要领教。”

  他的表情不再狰狞可怖,神情也变的淡然,却让Zhou Jia 心中警兆大声,双眼更是subconsciously 眯起。

  “shua!”

  虚空陡起涟漪。

  数十米开外的苏公权突然disappeared ,再次现身,已是来到Zhou Jia 近前,单手朝前横平一拍。

  dantian 里刚猛无匹的source power 瞬间上涌,似有滚滚怒涛,欲要崩灭一切,前方声音陡然一滞。

  唯有那沉闷掌法,悄然传来。

  Zhou Jia 双眼一缩,持盾迎击。

  “bang! ”

  寂静之中,陡起轰鸣,狂暴的劲气自接触点横扫而出,好似两面折扇,冲塌了房屋。

  而Zhou Jia 就觉被一座大山正面撞上一般,body trembled ,整个人笔直暴退,双足在地上犁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Five Elements Heaven 罡外面的astral qi ,更是几欲崩散。

  好大的力道!

  Zhou Jia 心中微微一惊。

  苏公权不愧是Su Family patriarch 。

  论及cultivation base 、底蕴,也许不及张秉忠、纪显这等powerhouse ,却已远远超过了Lei Batian 、郭悟断。

  小琅岛上的两位,估计也要比他略逊。

  难怪Su Family 能坐镇石城那么多年,一直无人敢挑衅。

  “shua!”

  一击过后,苏公权面色不变,继续飞扑靠近,指掌变换,与瞬息间连续施展十9th layer 变化。

  指掌轰落,也让Zhou Jia 面色发白,不再单纯硬抗。

  五雷!

  双刃斧tore the void ,斩出五色lightning ,震耳欲聋的rumbling sound 响彻里许,与来人正面相撞。

  “轰隆隆……”

  不知谁家的庭院,就此遭殃,房屋被thunder 狂扫,一栋挨着一栋坍塌,烟尘弥漫、响声不绝。

  “shua!”

  ”shua shua !”

  silhouette 飞掠,纵身就是数十米。

  Zhou Jia 落在长街之上,看了看周围的人群,双刃斧上闪烁的lightning 渐渐暗淡,苏公权现身高处,面上同样有些refrain from shooting at the rat for fear of breaking the vases 。

  “surnamed Zhou 的,拿ordinary person 威胁我?”

  他冷冷一哼:

  “有本事与我决一死战!”

  Zhou Jia 眼眉一挑,压下心头的冲动,看着远处奔来的衙役,知道今日的比斗就此结束。

  这里是城内,不论是谁,will not 允许他们两个继续下去。

  两个黑铁后期,若是在城内无节制的交手,不知要有多少人会丧命。

  感知中,one after another 强悍的气息正在飞速靠近。

  不过……

  城外就不同了!

  看来,也是时候出去转转了。

  *

  *

  *

  夜。

  白天发生的事,传到各Great Influence 的案头。

  “Zhou Jia 硬抗苏公权数击,毫发无伤,仅是气息略显不畅,随即在City Lord’s Mansion 出面下双方罢手。”

  小琅岛。

  薛烈图轻捋胡须,面露凝重:

  “他,越来越强了。”

  “是啊。”杨世贞轻柔额头:

  “想不到,Lei Batian 死了,还给我们留下这么一个麻烦,Zhou Jia 的潜力,竟是比他还强。”

  “那,还按以前的方法。”薛烈图侧首,道:

  “若是能把人送走,就送的远远的,若是实在不行……”

  他双眼一沉,目泛cold light :

  “就让他走Lei Batian 的老路,obediently and honestly 为岛上做事就好。”

  ”en. ”

  杨世贞缓缓nodded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