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32

  第232章 出城

  一行身着玄天盟Inner Sect 服饰的人出现在矮山山脚,其中一人手拿罗盘,以源术催动其上指针转动。

  片刻后。

  指针停止转动,指向不远处。

  “就in the vicinity !”

  “那边!”

  他伸手一指,当即有数人一声不吭飞扑出去,半途散开,成扇形cautiously 朝前搜寻。

  “真的出事了?”一位俏丽女子brows tightly knit ,低声道:

  “最近,戮天阁真是多事之秋。”

  “是啊!”手持罗盘之人hearing this nodded ,音带感慨:

  “几位Elder 莫名身死,其中一位还是死在自家闭关的静室内,那可是黑铁后期expert 。”

  “事到如今,还没查出什么线索。”

  “师兄。”女子左右环视一圈,见无人注意,方道:

  “我听天机堂的人说,刑天秤命里克夫克母克苍生,乃是一头怪胎,一切都是因为他。”

  “想想戮天阁出事,不就是他拜after entering Sect 才有的?”

  “胡言乱语!”师兄面色一沉:

  “天秤Junior Brother 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寄托了戮天阁诸位先人的希冀,虽然性情冷漠,但与他人的死没有关系,这等话千万别乱说。”

  “我知道。”女子nodded :

  “这不是只跟师兄你说吗?”

  “师兄!”

  这时,远处传来呼喊声:

  “找到了!”

  “哦!”

  两人精神一震,moved towards 声音传来的方向跃去。

  碎石已经被清理到一旁,三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躺在地上,破碎的衣衫可辩戮天阁的身份。

  “许攸孙、苏衮、李春绕。”

  师兄对照了一下身份,轻叹一声:

  “两个月没有消息,果真是出事了。”

  “师兄。”女子上前细细检查了一遍,起身肃声道:

  “他们身上有很明显的雷击痕迹,生前内腑也遭重创,更是弃尸荒野,下手之人的手段可谓歹毒。”

  同为玄天盟Inner Sect ,虽然戮天阁的人不讨喜欢,但被外人所杀、抛尸,也让他们同仇敌忾。

  有人开口:

  “苏衮死在Heavenly Tiger 帮Zhou Jia 之手,那Zhou Jia 善使斧法,得传Lei Batian 的天打五雷轰,is it possible that ……”

  “我们只是负责巡察,谁是凶手跟我们无关。”师兄突然开口,也打断了对方话头:

  “许攸孙master 还在,把事情回禀sect ,戮天阁自会有人过来处理,用不着我们操心。”

  地上的三人,可不是弱者。

  能杀死他们,说明行凶者实力够强,敢朝戮天阁的人动手,更说明那人vicious and merciless 肆无忌惮。

  这种人,岂是好相与的?

  不论是不是那Zhou Jia 下的手,师兄都不打算去管。

  其他人同样明白这个道理,纷纷nodded ,把分析记录在案,收拾好地上的尸体,飞速离开。

  *

  *

  *

  一番扫荡,扫去了Heavenly Tiger 帮众人心头的积郁。

  尤其是把帮中潜藏的暗子找了出来,也有了前面失败的借口,更是能fiercely 发泄、报复。

  城外同样进展迅猛。

  得益于故意泄露的假消息,天水寨的人设计不成反成瓮中之鳖,数路人马齐头并进。

  在薛霄、Elder Zheng 的带领下,一举攻占了一处分舵。

  缴获颇丰!

  大胜之后,自然要大贺。

  雷眉醉意熏熏,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郁酒香,beautiful eyes 泛着红晕,直直看着踏步行来的silhouette 。

  “Brother Zhou ,你来了!”

  外面喝声依旧,来人身上却全无醉意,更无酒气,作为首功之人,竟是没有参加庆贺。

  “Gang Lord 。”Zhou Jia 拱手:

  “you’re looking for me ?”

  “呼……”雷眉长吐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压下心头的躁动,她时常想impudent 一回,尤其是在对方面前。

  但她不能。

  定了定神,她慢声开口:

  “Brother Zhou 找出潜伏在帮中的暗子,才有今日大胜,功不可没,可惜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奖赏的了。”

  “伱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周某身为Heavenly Tiger 帮的人,为帮派出力理所应当。”Zhou Jia 淡笑:

  “Gang Lord 太见外了。”

  “不。”雷眉正色摇头:

  “Brother Zhou 功劳太大,若是没有奖赏,如何能服人,我打算从库里拿出一千源晶当做奖励。”

  一千源晶?

  Zhou Jia 挑眉。

  这绝非一个小数目,甚至可以说是大出血!

  Heavenly Tiger 帮并非一人的帮派,养着上万帮众,还有其他附属家庭,每日的消耗堪称海量。

  拿出一千源晶,就算是Gang Lord 也要抗下极大压力。

  slightly hesitated ,Zhou Jia 慢声开口:

  “Gang Lord 把周某叫来,应该不是说这件事的吧?”

  “……”雷眉眼神复杂,缓缓nodded :

  “不错!”

  “是Elder Yang 找你。”

  说着,朝后方示意。

  不知何时。

  前面参加饮宴的杨云翼出现在门外,见状cupped the hands ,踏步入内。

  “Elder Yang !”

  “Zhou Jia !”

  杨云翼看着Zhou Jia ,面带感慨。

  他依稀还记得,几年前,对方刚刚踏入小琅岛,那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一个trifling 外姓Disciple 。

  这才几年?

  就像是做梦一般。

  面前这人竟是突然崛起,崛起速度之快超乎所有人的意料,现今就连他都要慎重以待。

  可惜!

  这and the others 才,不是薛、杨两家的人。

  “能硬接苏公权数掌而不伤,你的实力,怕已经快赶上Lei Batian 当年了。”轻捋胡须,杨云翼慢声开口:

  “难得,难得!”

  “不敢。”Zhou Jia 摇头:

  “若非顾忌城中百姓,那苏公权真的执意悍下辣手,周某今日怕已经不能在这站着了。”

  他目前的cultivation base 是五关破半。

  Lei Batian 是六关Perfection ,两人差距明显。

  Zhou Jia 的五雷斧法较之Lei Batian 的天打五雷轰要强,但整体而言,远不如当年的Lei Batian 。

  除非……

  激发暴力!

  “不论是顾忌百姓,还是另有忌惮,你没事是事实。”杨云翼面露笑意,眼神复杂:

  “我虽痴长几岁,却远不如你!”

  在他看来,现今的Zhou Jia ,已经能与初入黑铁后期的人较量。

  虽不及苏公权。

  但石城诸多黑铁,能真正胜过他的,已是寥寥无几,把一应黑铁中期powerhouse 尽数压下。

  “说正事!”

  他面色一正,收起杂念,道:

  “前段时间,Inner Sect 藏书苑传来消息,询问Lei Batian 的天打五雷轰,想要收入Inner Sect 藏书库。”

  “如果你愿意交出来的话,就是大功一件,可从Inner Sect 换得同样等阶的任意cultivation technique 一门。”

  “唔……”Zhou Jia 面露沉思,随即看了眼雷眉,道:

  “此功乃前Gang Lord 所创,周某得前人余荫,却独占好处,似乎不妥,不知当初Martial Uncle Lei 为何没交?”

  他确实有些意动。

  若是能换得一门高品阶的Five Elements cultivation technique ,对他提升五雷斧法也有好处,就不知Lei Family 人愿不愿意。

  天打五雷轰,毕竟是Lei Batian 所创。

  “Lei Batian 不想别人知道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底细,对其他method 也没兴趣,所以没交。”杨云翼开口:

  “但你不同!”

  “你交出cultivation technique ,不仅能换来一门同等method ,还可以文功入Inner Sect ,小琅岛也会全力支持。”

  “en? ”Zhou Jia 眼眉微动:

  “senior 什么意思?”

  “浅水难养Flood Dragon 。”杨云翼停下捋须的动作,双目直视Zhou Jia ,said solemnly :

  “以你的innate talent ,石城太小了,就算是小琅岛,也不能给你太多的帮助,唯有Inner Sect 可以。”

  “你应该离开这里,前去玄天盟Inner Sect ,那里有着宽阔的Heaven and Earth ,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

  场中一静。

  雷眉眼神复杂,显然早就知道此事,甚至就连那一千枚源晶,都是为了此事做的路资。

  “senior 的意思是……”Zhou Jia 道:

  “赶我走?”

  ”no! ”杨云翼摇头:

  “岛上的意思,是助你进入Inner Sect ,小琅岛在Inner Sect 也有些关系,不会让你吃亏,还能助你有所成就。”

  “石城,对现在的你来说,已经没什么助益。”

  Zhou Jia 抿嘴。

  杨云翼倒是没有说错,对他而言,Heavenly Tiger 帮、小琅岛的身份,确实已经没有多大用处。

  但鹰巢有!

  就算是去了玄天盟Inner Sect ,也不及鹰巢。

  而且他也不是当年初入洪泽域confused and ignorant 的时候,很清楚Inner Sect 也是僧多粥少,想要更加一步同样艰难。

  最近这些年的白银,哪一位不是背景深厚?

  他一个新人,初来乍到,如何从其他人身上分润到足够的好处?

  “senior 好意,Junior 心领了。”

  沉思片刻,Zhou Jia 做出决定:

  “不过master 、师伯待Junior 恩重如山,现今Heavenly Tiger 帮尚在wind and rain 飘摇之中,周某这个时候离开岂非被人嗤笑。”

  “此事,暂且休提!”

  杨云翼挑眉。

  一片的雷眉则是面泛狂喜,眼眸闪烁,死死盯着Zhou Jia 。

  *

  *

  *

  “他不打算离开?”

  Su Residence 。

  苏公权放下手中的信笺,面泛冷笑:

  “真是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

  “hmph! ”

  苏肃轻哼:

  “在Heavenly Tiger 帮,他是副Gang Lord ,受人尊崇;在石城,他也是仅次于几位黑铁后期的powerhouse 。”

  “以他的身份、实力,在这里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去了玄天盟Inner Sect ,与他一般的存在虽然算不上plentiful and easily available ,却也未必能捞到什么好处,even more how 一个毫无背景的Outer Sect Disciple 。”

  “留下,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

  “杨世贞,就是一头cunning 的狐狸。”九爷苏明玉,是Su Family 实力仅次于苏公权的expert 。

  cultivation base 同样是黑铁后期。

  他coldly snorted :

  “小琅岛的消息传给我们,不外乎mur­der a per­son with a bor­rowed knife ,就像当初对付Lei Batian 。”

  当年的Lei Batian ,一如现今的Zhou Jia ,同样是innate talent 出众,未落前途不可限量,受万人瞩目。

  甚至威望正隆,一度将不受小琅岛的掌控。

  但可惜!

  一场‘意外’,让他白白浪费了数年时间,大好年华付之一炬,乖乖成了岛上的附庸。

  彼时彼刻,

  恰如此时此刻!

  只不过当初动手的是天水寨寨主郭悟断,现今换成了他们Su Family 。

  “patriarch 。”

  有人适时开口:

  “纪Young Master 那边想让你陪同。”

  苏公权brows frowned 。

  要对付Zhou Jia ,寻常黑铁自是不成,甚至就算是九爷苏明玉出手,都未必有十足把握。

  唯有他,可胜券在握。

  但纪泽那边,也不好推脱。

  “我来吧!”

  苏明玉摸了摸腰间的弯刀,阴阳交汇的Blade Intent 自体内涌现,也让他心中燃起久违的热血。

  他几乎都快忘了,自己有多少年没有与人真正动手。

  一代Heaven’s Chosen 的血,正可为弯刀一拭锋芒。

  ”no! ”

  苏公权双眼眯起,缓缓摇头:

  “你去陪纪Young Master ,找那位的尸身,我来对付Zhou Jia 。”

  “en? ”

  苏明玉抬眉,其他人也都face surprised 。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苏公权面露凝重:

  “Zhou Jia 不同于当年的Lei Batian ,他的innate talent 足够强,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这次must 彻底把他钉死!”

  “不然……”

  “以this child 的innate talent 、性情,假以时日,定是Su Family 大害!”

  “father 说的是!”

  Su Family 老七沉思应是,又道:

  “不过,那surnamed Zhou 的一直缩在城里,多数时候都待在Heavenly Tiger 帮驻地,要动手怕也不容易。”

  “想让一个人出城,还不是with no difficulty 。”有人冷笑:

  “有的是办法,抓他几个身边人,随便要挟一二,不就能乖乖出城?”

  “不。”苏肃摇头:

  “可能还真不容易。”

  “我专门了解过Zhou Jia ,此人性情淡漠,身边几乎没有亲近之人,更没有妻女、家眷。”

  “disciple 、下属,无一与之亲近。”

  “怕是当着他的面把他disciple 杀了,surnamed Zhou 的will not 眨眼,不过此人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却是真的。但他同时又性情tenacious ,一时不是对手能隐忍不发,待到实力足够,就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加倍报复,极其难缠。”

  他也支持由patriarch 苏公权亲自动手,即使这般可能会引得纪泽不悦,也是必须如此做。

  不然。

  万一被Zhou Jia 逃了,以对方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的性格,Su Family 麻烦就大了。

  越了解对手,苏肃心中越是发寒。

  这种人,

  身上几乎没有可以被人利用的weak spot ,实力、temperament 、innate talent 都极其了得,实在是最不想招惹的对手。

  “他好像有个Senior Sister ?”

  “没什么感情!”

  “陈莺,似乎与他交情不错。”

  “不够!”

  “铁元martial arts hall ……”

  “没把握。”

  “……”

  场中气氛一滞,有些人已经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这人is it possible that 是铁石心肠不成,身边也没个把柄?

  “不必急于一时。”苏公权indifferently smiled :

  “小琅岛,会办到的。”

  这时,场中一人面露古怪,收起刚刚收到的消息。

  “诸位,我刚刚得到消息,那Zhou Jia 好像已经出城了?”

  “en? ”

  众人一愣。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