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33

  第233章 交织

  齐原的二姐,是Su Family 五爷最疼爱的妾室,孕有一儿一女,若非身份卑贱,怕是早已扶正。

  得益于这个背景,加上与生俱来的经营innate talent ,他在石城混的可谓like a fish back in water 。

  就连城中最大的暗坊,都在早些年被他牢牢握在手中,做些人口买卖、私下赌斗之类的生意。

  虽偶有失蹄,但因为背靠Su Family 这座大山,倒也相安无事。

  直至今日。

  一道魁梧的silhouette 出现在暗坊门口,这座集妓馆、restaurant 、赌坊为一体的地方,突然一静。

  这里消费不低,堪称销金窟。

  能来这里的人自非泛泛,不少人都是刀口舔血的ruthless ,仰或在城中有着深厚的背景。

  但是此时此刻,却无一不屏住呼吸,放缓手上的动作,唯恐发出异响,惊扰到来人。

  Zhou Jia 背负斧盾,缓步踏入大厅。

  一股混杂着迷迭香的气味扑鼻而来,欲望、芬香、激情搅拌在一起,也让他brows frowned 。

  无形的murderous intention ,如同实质扩张开来。

  “齐原在哪?”

  扫眼all around ,他慢声开口:

  “让他出来见我。”

  他声音缓慢,清晰响彻众人耳边,平淡无波的语气并未让人放松,反而让不少人心头一紧。

  “周……周副Gang Lord 。”暗坊护卫首领分开众人,强said with a smile :

  “齐主管今日有事,不在这里。”

  “是吗?”Zhou Jia 侧首,双耳轻颤:

  “可是,我刚才亲眼见到他来了。”

  “shua!”

  护卫首领面色一白。

  “所以,你在骗我?”Zhou Jia 目视护卫首领,缓缓nodded ,声音陡然一凝:

  “好大的胆子!”

  “不……”

  “bang! ”

  护卫首领张口欲言,还要说些什么,一股无穷大力凭空冒出,直接把他fiercely 砸倒在地。

  地面凹陷,一个血肉模糊的尸体倒在其中。

  凡阶十品Perfection ,竟是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而来人动辄辣手、毫无顾忌的手段,更是骇人。

  “哗……”

  场中众人齐齐后退,面色发白,有的人更是双股颤颤,几欲控制不住下身,当场失禁。

  “他在哪里?”

  Zhou Jia 扫眼场中众人,随手指出两人:

  “你们说。”

  ”Ah!”

  两人body trembled ,其中一人甚至不是暗坊的人,仅是来此消费的客人,竟也遭无妄之灾。

  当下急急道:

  “周副Gang Lord ,这不关我的……”

  “en? ”

  Zhou Jia frowned 。

  “在那!”

  对方subconsciously 后退一步,钢牙紧咬,伸手moved towards 南侧的墙壁一指,大声吼道:

  “他在后面的暗室。”

  “哦!”

  Zhou Jia 挑眉,手臂轻挥,背后的双刃斧已是破空而出,化作一道刺目thunder ,轰入墙壁。

  “bang! ”

  木墙内里明显有着夹层,就连听风特质都渗透不如,但面类thunder 斧光,已经碎裂当场。

  剧烈的撞击,更是让里面的人耳膜嗡嗡作响,止不住惨叫出声。

  待到墙壁破碎、烟尘散去,几个倒地的silhouette 也显露众人面前,其中一位正是此地主管齐原。

  他挣扎着从废墟中站起,面色极其难看。

  “周副Gang Lord ……”

  “齐主管。”Zhou Jia 慢声开口:

  “打开门做生意,就要有赔有赚,世上没有包赚不赔的生意,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当日Gang Lord 与那苏衮生死对决,我赌Gang Lord 赢,一赔七的赔率,这笔钱伱不会忘了吧?”

  齐原张了张嘴,一时间speechless 。

  当日对决,几乎没有人看好雷眉,他是为了吸引人投注才给了这么大的赔率,却根本didn’t expect ,竟然有人拿出一百枚源晶赌雷眉赢。

  关键是。

  雷眉还真赢了!

  七百枚源晶,把他买了也不值这么多钱,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借故推搡,一直没有掏钱。

  此番。

  却是被人找上门来。

  “brother Ye 。”

  齐原心头冰冷,侧首looked towards Su Family 专门给他安排的帮手。

  叶西邑也是黑铁powerhouse ,一手柳叶刀威能不凡,曾一人屠戮百余人的队伍,凶名赫赫。

  但此时。

  闻声却是悄悄低头,做鸵鸟状。

  “周副Gang Lord 。”

  齐原咬牙:

  “那一百源晶我已经还给你了,也已经解释过,是您下注的时间已经晚了,所以不算数。”

  “是吗?”

  Zhou Jia 缓步靠近:

  “那why not at first 说,而是在周某赢了之后再说?is it possible that 我若输了,这笔源晶就不还了?”

  “齐主管做的好买卖!”

  说着,轻轻击掌。

  “不。”

  齐原后退一步,咽喉滚动:

  “我早就让人把源晶给你送过去……”

  ”Ah!”

  他话音未落,陡然发出凄厉惨叫,却是左臂不知何时被Zhou Jia 扣住,生生从身体上扯了下来。

  断臂处骨肉成串,鲜血流淌,破碎的衣衫瞬间浸湿。

  Zhou Jia 手提断臂,面无表情扔到一旁:

  “你以为今天我来,是要听你解释的?”

  “七百枚源晶,周某是just and honorable 经由赌斗赢来的,得手天经地义,今日你不拿也要拿!”

  “啊!ahhhh !”

  齐原这些年养尊处优,何曾吃过苦头,此即左臂被人生生撕下,疼痛让他彻底失控。

  只知惨叫哀嚎着在地上滚爬,subconsciously 远离Zhou Jia 所在。

  鲜血在地面上涂抹出凌乱的痕迹,待到有人提心吊胆为他止住血,整个人都像虚脱一般。

  良久,他才颤颤巍巍nodded :

  “我拿,我拿。”

  “这才乖。”

  Zhou Jia 面上浮现笑意:

  “你也算是开赌坊的,岂有不知if you agree to bet you must accept to lose 的道理?”

  “源晶在哪?”

  “这里有一批。”齐原钢牙紧咬,头颅低垂,散乱的长发遮住他满含恨意的眼神,道:

  “还有些,在城外。”

  “那就去拿。”Zhou Jia 眯眼:

  “我跟着!”

  *

  *

  *

  车辙辘辘。

  断臂失血的齐原在carriage 一侧踉跄奔跑,失血过多让他面色惨白,双眼无神,也无汗水低落。

  “停下,休息会吧!”

  直至他的双足被磨的血肉模糊,耳边才传来一声天籁,当下控制不住一头栽倒在地。

  Zhou Jia 行下carriage ,来到一处高坡上四下眺望。

  他背负斧盾,双手垂于腰间,背后cloak 迎风猎猎,面上波澜不起,眸子里深邃幽冷。

  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楼主。”

  杨玄出现在他身后,低声道:

  “真要如此?”

  “你在害怕?”Zhou Jia 声音淡然:

  “怕我会败、会死?”

  “不敢。”杨玄one-knee kneels 地,肃声开口:

  “楼主Divine Art 无敌,定然不会有事。”

  “呵……”

  Zhou Jia 轻呵,虽然知道他的心思,却没揭破,悠然道: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你应该庆幸我这么早出城,不然某些人若是等不及,未必不会拿我那disciple 来要挟我。”

  杨玄垂首。

  他确实有这个担忧。

  甚至不顾身份泄露的危险给自家儿子传讯,警告他most recently ,千万不可离开小琅岛。

  “Su Family 与我,早晚有此一遭。”

  Zhou Jia 昂首,looked towards 天际悠悠白云:

  “墟界凶险,就连白银powerhouse 都难保万一,我等若想活的长久,需尽可能增加自己的实力。”

  “而这,要争!”

  this world ,凶险莫测,是容不得躺平的人存在,也没有放马归山、自在逍遥的选择。

  想要更进一步,就需夺得他人的机会。

  不争?

  难道别人会主动相让?

  “现今外域混乱,军方、Imperial Court 自顾不暇,最少十年内,应该无力插手地方上的事务。”

  “Su Family 要做石城第一,Heavenly Tiger 帮如何不能做?”

  Zhou Jia 双眼眯起,慢声自语道:

  “恰好帮里宝药已然不多,若能拿下天水寨、Su Family ,以这Two Great Influences 的积累,我修至下一关的宝药,也不愁了。”

  “还有源髓……”

  Heavenly Tiger 帮都有数枚源髓,天水寨、Su Family 会没有?

  “走!”

  休息片刻,伴随着一声闷喝,车队再次上路。

  …………

  “Zhou Jia 出城了!”

  小琅岛上,Island Lord 杨世贞轻敲桌案,遗憾摇头:

  “本以为他是个聪明人,想不到还是看不起局势,这个时候出城,岂不是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

  “不过,倒是让我们省了些心思。”

  原本还在为如何让人出城而苦恼,不曾想还未有所头绪,对方已经主动出城,自陷绝境。

  “我来吧。”薛烈图叹气起身:

  “总不能让他真的死在Su Family 人手中。”

  ”en. ”杨世贞nodded :

  “把握好分寸!”

  小琅岛需要一个上好打手,一如曾经的Lei Batian ,用来对付天水寨,现今则用来对付Su Family 。

  所以Zhou Jia 不能死。

  但他们需要的也只是打手,一件好用的工具,而非有遭一日有能力动摇小琅岛的powerhouse 。

  所以,

  需要在掌控范围内。

  “我明白。”薛烈图nodded :

  “早就已经备好了韫色三宝丹,只要人没死透,不论他伤势有多重,都能救得回来。”

  但同样到。

  服用this pill 后,命虽能保住,cultivation base 却已没了更进一步的可能,甚至就连寿元都大幅衰竭。

  “去吧!”

  杨世贞面上一松:

  “Su Family 那边已经传来消息,动手的是苏公权,他已经出城。”

  “苏公权。”薛烈图挑眉:

  “Su Family ,倒是够看中此事,就连patriarch 都要亲自出手。”

  “是啊!”杨世贞叹道:

  “如此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之人,不为所用,定要彻底除去,不然反受其害,Su Family 自也明白这个道理。”

  *

  *

  *

  Zhou Jia 盘坐山石之上,双目紧闭,屏气凝神,整个人好似千载不动的山岩,与身下山石fuse together 。

  不知过了多久。

  “呼……”

  他睁开双眼,轻吐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杨玄!”

  “属下在。”

  一直守in the vicinity 的杨玄飞身扑来,拱手开口:

  “副Gang Lord 有何吩咐?”

  “杀了吧!”

  Zhou Jia 看了眼遍体鳞伤的齐原,轻轻摆手:

  “接下来你不用跟着我了。”

  “副Gang Lord 。”杨苦抬头,面露愕然,隐隐有些担忧。

  他清楚Zhou Jia 的身份,更清楚对方实力了得,但接下来要面对的对手,也绝非ordinary person 。

  黑铁后期!

  能不能成功?

  “pu! ”

  一刀斩落,齐原头颅滚地。

  被折磨了一路,他早已神智迷糊,意识朦胧,甚至见到刀刃挥来,都未曾有何反应。

  …………

  “shua!”

  ”shua shua !”

  Zhou Jia 脚踏纤细枝条,在树巅飞掠,身如灵鸟,轻轻一跃就是十zhang or so ,姿势轻灵飘逸。

  “呼……”

  cloak 震荡,他缓缓落在一块礁石之上,双耳微微颤抖,身形猛然一折,moved towards 不远处的水面掠去。

  不多时。

  “shua!”

  Zhou Jia 身化残影,从高空落下。

  他背后的斧盾重达数百斤,自身thousand hammers, hundred refinements 的fleshy body 更是不轻,总重量怕是已经超过千斤。

  千斤重物砸落水面,竟是没有掀起涟漪。

  足下暗潮涌动,一股潜流不停上涌,把重甲稳稳托在水面,就如浮萍漂浮其上一般。

  “pa! ”

  “啪pa! ”

  清脆、有力的掌声隔空传来。

  “好Lightweight Art !”

  “世人皆传奔雷斧cultivation technique 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悍勇无双,斗法更是无敌,独独不善Lightweight Art ,若是见到此景,怕是能让人笑掉大牙。”

  声音传来,起初尚在里许开外,next moment 就已飘至近前。

  苏公权一身blue 长衣,hands behind ones back ,脚踏玄冰,整个人就像是在水面滑行一般,飞速靠近。

  “此等Lightweight Art ,即使是放眼整个石城,能超过之人也是寥寥无几,周副Gang Lord 藏的好深!”

  他音带感慨,心中也渐渐凝重。

  幸亏今日来的是自己,所若换了老九,就算实力强过对方,怕也不能拦住Zhou Jia 逃走。

  就连他。

  都追了一日一夜,才截住去路。

  “苏公权。”

  Zhou Jia 眯眼,审视对方,目光更是在对方腰间悬挂的宝剑上paused :

  “真是想不到,为了对付在下,堂堂Su Family patriarch 竟会亲自出面?”

  “你值得。”苏公权面带肃容:

  “就算是Lei Batian ,我也不看在眼里,但你不同,你的innate talent ……让所有人都感到害怕。”

  innate talent 惊人,未必是好事。

  至少在Su Family 、小琅岛来看,是如此。

  这and the others 若是崛起,石城怕也要尽数被其掌控,aloof and remote 的Su Family ,也会被人踩在脚下。

  a region’s Overlord !

  对于下面的人来说,未必欢喜。

  “可惜!”

  叹息一声,苏公权慢声开口:

  “你该离开石城的,军方、玄天盟Inner Sect 才是你施展拳脚的地方,这里太小,容不下Flood Dragon 。”

  “哦!”

  Zhou Jia 挑眉。

  “你好像在奇怪我为何会知道此事?”苏公权轻笑:

  “很简单,Su Family 在石城立足数代,又岂会与小琅岛没有些关系,有些消息就是岛上的人透露过来的。”

  “包括,你不愿意离开,还有你身上某些不为人知小事。”

  Zhou Jia brows frowned ,似乎猜到了什么。

  “你可知!”似乎是来了谈兴,苏公权声音一提:

  “当年的Lei Batian ,是如何被郭悟断设伏,导致身受重伤,浪费数年时间,cultivation base 就此止步黑铁中期?”

  “其实也是小琅岛在背后做的手脚。”

  “一如今日!”

  “当初对付的是Lei Batian ,现今对付的则是你!”

  场中一静。

  Zhou Jia 审视对方,眼神来回闪烁,良久方慢声道:

  “Patriarch Su 给我说这些,是何意?”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也无不败的王朝、Aristocratic Family ,就连world 、族群都会陨落。”苏公权朗声道:

  “小琅岛延续数百年,早已是暮气沉沉的老人,没了曾经的朝气活力,更是被薛、杨两家代代把持,已成两姓私产,你难道不觉得也该改一改了?”

  “有趣。”Zhou Jia 咧嘴轻笑:

  “Su Family 原来想要扳倒小琅岛,不过……,你们打算怎么做?”

  “很简单。”苏公权开口:

  “我敢保证,此时小琅岛上肯定来了人,极有可能就藏身附近,待到你被我打成重伤的时候现身,把你救下。”

  “如此以来,小琅岛得到你的感激,Su Family 得到你的仇恨,而你也失去了再进一步的希望。”

  “三全其美!”

  “不过,若是你我联手,又当如何?”

  “不如何。”Zhou Jia 摇头,甚至未曾过多考虑,就给出了一个让苏公权为之惊愕的答案。

  “石城太小,有我一个人在就够了。”

  他慢声开口,声音虽然不大,却有一股Heaven and Earth 也难以容纳的霸气:

  “Su Family 也罢,小琅岛也好,既然让周某人不得轻松,还是不复存在为好,有你们在,石城太过逼仄。”

  “全都去死,方是大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