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34

  第234章 一杀

  荒山野岭,deserted 。

  枯木、草藤、虫蚁、瘴气混杂,内里更有难以祛除的变异尸体潜藏,吞噬着进入其中的活物。

  这种地方,却有一位white clothed 飘飘、气质俊逸的公子迎风而立。

  “公子。”

  苏九爷落到近前,拱手问道:

  “可还要往前?”

  ”en. ”纪泽nodded ,伸手朝前方那黑漆漆的峡谷一指:

  “那里是何处?”

  “回公子。”苏九爷眼神微变:

  “那里是Poison Dragon 峡,里面瘴气密布,地气紊乱,更有诸多毒物,几乎不会有人深入其中。”

  “是吗?”纪泽brows frowned ,抬起手中的玉盘,再次对照了一下方位,道:

  “纪显的尸体,应该就在里面。”

  “怎么会?”苏九爷面泛愕然:

  “纪显公子与那浑天匪匪首perish together ……”

  “谁告诉你perish together 的?”纪泽冷笑:

  “万一不敌,被人所杀,抛尸在这里哪?”

  虽然是同族同姓brother ,但他显然对纪显缺乏敬意,言语中甚至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

  “走吧!”

  长袖轻挥:

  “过去看看。”

  “是。”

  苏九爷took a deep breath ,手一挥,示意周围的人跟上。

  纪公子吩咐,就算是mountains of daggers and seas of flames 他们也要上,而且还要护佑对方周全,不然就是失职。

  one hour 后。

  得益于纪泽手中之物的指引,一具破破烂烂的尸体从淤泥中捞出,清理后摆在岸边。

  “Old Xu !”

  “是。”

  一直守在纪泽身旁的老者举步上前,细细检查地上的残尸。

  尸体不只是面目全非那么简单,外面的皮肉几乎被腐蚀一空,绝大数地方仅剩白骨。

  “不是纪显公子。”

  Old Xu 轻轻摇头:

  “看骨像,most likely 是那浑天匪匪首张秉忠,看来确实两人都已丧命。”

  “哦!”

  纪泽挑眉,还未开口,不远处又有声音传来。

  “这里还有一具尸体!”

  “哗……”

  伴随着特质的渔网打捞,又是一具尸体从淤泥里捞出,清理过后,与头一具尸体并排摆放。

  从尸骨上也能明显看出,死者生前高低差距很大,张秉忠骨架宽大,纪显则较为瘦小。

  “这位是纪显公子。”

  无需吩咐,Old Xu 已经上前,检查后道:

  “两人生前都遭重创,其中有明显黄沙万里剑的痕迹,还有张秉忠的千手气魄之法。”

  “那就是both sides suffer ,perish together 了。”纪泽摇头,tsk tsk 轻叹:

  “我这位big brother 真是莽撞,竟然选择与悍匪一对一厮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他都不懂吗?”

  “公子。”

  这时,Old Xu 抬头,面露凝重:

  “老朽还没有说完,他们两人身上除了彼此cultivation technique 造成的伤害外,还有另外一种伤口。”

  “同一种伤!”

  “en? ”

  ”Yi! ”

  惊疑声响起。

  纪泽也顿住表情,眼神示意:

  “继续。”

  “是。”Old Xu nodded ,继续道:

  “黑铁powerhouse ,皮坚肉糙、骨如精金,刀剑劈砍也难伤分毫,所以即使此地瘴气密布、毒液积聚,依旧保存到现在。”

  “不过过去那么久,尸体上的皮肉已经消融的差不多,能看出来的也已不多。”

  他上前一步,伸手轻指尸体脖颈、心口、腰肋等处,道:

  “这几个地方,受到的攻击至刚至猛,当是最后的绝杀,而且不是他们彼此造成的。”

  “Old Xu 。”苏九爷开口:

  “您的意思是,当时还有一位第三者,那人杀死了纪显公子与张秉忠,然后抛尸此地。”

  “不错!”

  Old Xu nodded :

  “那人杀人之后,为了防止被人发现,弃尸此地,借助这里的毒障腐蚀尸身。

  “你确定?”纪泽双眼收缩:

  “能够同时杀死纪显和匪首张秉忠的,当是黑铁Peak powerhouse 无疑,这and the others 物,偌大赤霄军也can be counted on one’s fingers !”

  而且,每一位都是famous 的人物。

  “未必真是这等expert 。”一旁的溶月beautiful eyes 闪动,道:

  “也有可能是那人趁着纪显他们both sides suffer ,然后sit back and become the fisherman who sweeps the benefits ,Old Xu 不也说了,他们身上有彼此cultivation technique 造成的伤势。”

  “不错。”

  Old Xu nodded :

  “但不管怎么说,那人的cultivation base 都极为了得,若是遇到,老朽也……怕也不是其对手。”

  “谁在那里?”

  就在这时,一人怒吼出声,飞扑暗处。

  伴随着一连串的metal collision 之声,一个做采药人打扮的男子被Su Family 的护卫给抓了回来。

  “纪公子!”

  “九爷。”

  护卫拱手:

  “此人鬼鬼祟祟藏in the vicinity ,身上还有敛息秘宝,定然藏有什么秘密,只不过嘴很硬,打死不说。”

  “hmph! ”

  采药人coldly snorted :

  “我只是进山采药,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他身材干瘦、衣着破烂,皮肤也满是褶皱,相貌更是平平无奇,似乎真是一个采药人。

  但身上的气息能瞒住那么多人,岂会简单?

  在场众人自不会相信。

  “采药?”溶月laughed ,beautiful eyes 闪烁异芒:

  “伱怕是来错地方了,Grade 8 的cultivation base ,却做这等打扮,倒是有些像洪泽Foreign Domain 围的Rogue 。”

  “来!”

  她迈步上前,音带魅惑:

  “看我的眼睛。”

  “你……”

  声音入耳,采药人眼泛迷茫,subconsciously 抬头看去,四目相对,一个无形的vortex 席卷心头。

  眼神,瞬间变得呆滞。

  “说。”

  溶月慢声开口:

  “你是谁,为何藏in the vicinity ?”

  “我……”采药人面色痴呆,喃喃开口:

  “我是血藤楼的Shadow Guard ,听从楼主吩咐,in the vicinity 巡视,若是发现可疑之人,立即上报。”

  “血藤楼?”

  “Shadow Guard ?”

  纪泽眼泛疑惑,looked towards 苏九爷:

  “这又是谁?”

  “回公子。”苏九爷brows tightly frowns :

  “血藤楼是隐藏在石城的一个势力,其楼主身份mysterious ,实力不错,但要说杀死这两位……”

  “绝无可能!”

  血藤楼楼主就连Lei Batian 都非对手,岂会是纪显、张秉忠之敌?

  若是真有这等实力,也不必被Heavenly Tiger 帮压那么多年了。

  “是吗?”

  纪泽手托下巴,looked thoughtful :

  “不论如何,查一查吧,先把尸体带回去。”

  “是!”

  *

  *

  *

  平静的水面上,无风骤起波澜,肃杀之意悄无声息弥漫开来。

  两道silhouette ,立于水面之上对视。

  “boasted shamelessly !”

  苏公权的面色渐渐阴沉:

  “就凭你,也敢妄谈扫灭小琅岛、Su Family ?”

  “也配!”

  配字未落,百米开外的他已经出现在Zhou Jia 面前,空气也如水面般,荡起一层层涟漪。

  “zheng! ”

  剑声轻鸣。

  石城Peak expert ,Su Family 的当Substitute Patriarch ,黑铁后期powerhouse 苏公权,竟是率先拔出腰间的宝剑。

  也许是Zhou Jia 的霸道,也许是心中不知从何而来的警兆,让他面对一位后辈,选择率先出手、ruthless 。

  long sword 出鞘,好似一波流水,无有形体存在。

  寒英剑!

  此剑乃Su Family patriarch 的象征,通体由一块万载不化的奇冰铸就而成,放在日光下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宛如无物,却有着冻彻World’s All Living Things 之能。

  即使是黑铁powerhouse ,与之一触也会遍体发寒,难以动弹,成为手持此剑之人的departed spirit under this sword 。

  配合冰魄Sword Art ,威能更是倍增!

  苏公权有自信,就算是Lei Batian 在世,面对spare no effort 的他,也绝impossible 撑过十个呼吸。

  “呲……”

  剑刃划shatter void ,与盾牌交错而过,一溜冰花绽放。

  “bang! ”

  sword qi 呼啸,河面上陡然炸开一道长达数十米的水浪,水浪还未落下,就被冻成冰晶。

  Su Family 冰魄Sword Art 加上寒英剑,威能竟如斯恐怖。

  Zhou Jia 的Five Elements Heaven 罡,外显罡劲几乎未能起到丝毫作用,就被sword qi 破开,剑刃直触盾牌表面。

  “死!”

  苏公权面色冷肃,单手softly trembled ,掌中透明宝剑绽放万千cold glow ,把前方several feet 尽数包裹。

  下一瞬。

  Zhou Jia 左臂震颤,盾牌脱手飞出,好似一面圆盘,裹挟万斤巨力moved towards 漫天cold glow fiercely 撞来。

  “bang! ”

  劲气轰鸣,两人同时倒退。

  盾牌呼啸旋转折返,再次落回Zhou Jia 手中。

  苏公权面色不变,持剑在手正欲再发攻势,眼眉却突然一挑。

  垂首看去,但见水下暗潮涌动,one after another 水流好似活过来一般,缠住他的双足、双腿。

  御水!

  “bang! ”

  虚空躁动,远处的Zhou Jia 身化一抹lightning ,突兀出现在苏公权面前,锐利斧光笔直斩落。

  金雷锐利!

  双刃斧数百斤的重量,在他手中如若无物,轻飘飘好似稻草挥舞,唯有凌厉锋芒慑人心寒。

  “hmph! ”

  苏公权coldly snorted ,脚下softly trembled ,寒气奔涌,下方的水流瞬间被冻成冰晶,随即暴碎开来激射上方来袭silhouette 。

  同时silhouette 晃动,Human and Sword Unity ,斜指Zhou Jia 咽喉。

  “叮……”

  “彭!”

  lightning 绽放,漫天冰晶轰然碎裂,又被一股无形之力拉扯着,朝苏公权silhouette 所在轰落。

  那一粒粒冰晶,内里竟绽放丝丝lightning 。

  lightning 如水,游走不定。

  水雷!

  “bang! ”

  万千水雷齐齐爆开,好似一个个vortex 交汇,最终化作一个巨大的vortex ,积压内里silhouette 。

  “shua!”

  silhouette 挣脱束缚,从vortex 中冲出,直飞半空。

  “好!”

  苏公权凌空虚立,闷shouted in a low voice :

  “天打五雷轰,五雷原来还有如此妙用!”

  “receive my move 千里冰封!”

  sword qi 纵横,水面陡结冰霜,肃杀之意pointed finger towards 场中silhouette ,极致寒意几乎把Zhou Jia 冻成一个冰坨。

  “bang! ”

  一团火光在场中绽放,高温让空气在肉眼下扭曲,下方的冰层也随之消融,酷烈之意逆势上扬。

  火雷酷烈!

  Zhou Jia 好似浑身冒火,破开冰晶,身躯狂冲百米,夹杂着火焰的lightning 呼啸而下,让水面炸开道道水柱。

  “叮叮……当当……”

  两人交错、碰撞,冰晶、sparks flying in all directions ,并伴随着劲力爆发。

  木雷生生不息。

  土雷沉稳厚重。

  五雷变换,当空碰撞,lightning 此起彼伏,与漫天寒风、冰晶交错,让周遭several hundred meters 尽成混乱。

  “天打五雷bang! ”

  怒吼声中,Zhou Jia 闪身狂冲十zhang or so ,周身缠绕thunder ,斧光绚烂,斩出一道数十米的lightning 。

  纵横睥睨的斧光与sword qi 交错,罡劲逸散。

  五色lightning 涌动,无穷无尽、无始无终、无休无止,几乎把苏公权给彻底淹没在其中。

  五关破半的他,借助Perfection Realm 的五雷斧法,竟是与石城cream of the crop 的expert 有来有往,不落下风。

  ”Ah!”

  “ahhhh !”

  怒吼声撕裂天际。

  一抹冰晶在场中飞掠,寒英剑疯狂挥舞,极致的寒气爆发,竟连暴烈lightning 也被生生冻结。

  苏公权眼眉上扬,体内source power 奔涌而出,化作呼啸sword qi ,悍然压下漫heavenly thunder 光。

  “叮……”

  剑尖与盾牌相撞。

  极致的寒气瞬间蔓延至正面盾牌,甚至涌入左臂,欲要冻毙对手。

  奈何。

  Zhou Jia 的左臂植入了Imperial Family Zhao Family 的龙骨,此物内蕴白银生灵本源,自非trifling 寒气所能侵袭。

  手臂一颤,剑刃就已滑开。

  屡次碰撞,苏公权已经见怪不怪,寒英剑朝下轻轻一按,剑刃划过一道弧线疾刺对手咽喉。

  对手如此难缠,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论是那圆转如意、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防御,还是五雷变换、生生不息的斧法,都堪称惊人。

  但……

  “呲呲呲……”

  寒气绽放,朝内缓慢而又坚定的侵袭。

  破不开盾牌防御,但他每斩出一剑,Zhou Jia 的移动速度就慢上一分,盾牌也更重一分。

  一剑不行,那就十剑、百剑、千剑……

  总有一剑,会成为那最后一根稻草。

  “bang! ”

  一道silhouette 重重砸在水岸一侧,把柔软的泥土砸出一个径长several feet 的大坑,内里寒气涌动,地面瞬间遍布冰晶。

  Zhou Jia 立于大坑正中,浑身上下遍及寒霜,就连手中的斧盾,也被厚厚的冰晶给包裹。

  气息,更是变的虚弱无力。

  “你很不错。”

  苏公权轻飘飘落地,开口之际也借机稳了稳体内躁动的气息,眼神凝重,直视Zhou Jia :

  “若非今日是我亲自前来,怕还真拿你没有办法。”

  “以trifling 黑铁中期之力,竟能与老夫抗衡如此长的时间,就算不敌,也足以自傲。”

  “可惜!”

  他轻叹一声,音带感慨:

  “cultivation base 不足,是你最大的缺点,石城从不乏天资惊人之辈,却从未有人能挑战Su Family 、小琅岛的威严。”

  “你,太过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

  “实话告诉你,老夫只不过用了八分力,未曾全力出手!”

  “是吗?”Zhou Jia 抬眉,眉峰挂着的寒霜微微晃动,语声丝毫不显焦躁不甘,淡然开口:

  “八分力?”

  “那可真是可惜。”

  “en? ”苏公权brows frowned :

  “事到如今,你还不服?”

  “罢了!”

  他shook the head ,不打算继续纠缠下去:

  “我这就送你入Yellow Springs !”

  “铮……”

  剑声轻吟,铮然作响,一抹如水sword light 以一种unimaginable 的速度,直刺冰封的Zhou Jia 眉心。

  “叮……”

  一面盾牌,出现在剑刃之前。

  嗯?

  苏公权心头一跳,subconsciously 感觉不妙。

  下一瞬。

  “bang! ”

  一股远超黑铁中期的气息,自Zhou Jia 身上涌现,皮肉震颤,丝丝缕缕的白烟自他体内涌现。

  暴力!

  Five Elements Heaven 罡!

  “bang! ”

  左臂之力堪比破六关,加持暴力后,已可与八关神煌诀比肩,轻轻一撞,如大山平移,无匹巨力爆发。

  one silhouette ,被笔直撞飞百米。

  “噼啪……”

  五色lightning 当空交织,moved towards silhouette 悍然轰落。

  “bang! ”

  冰封的水面,裂开道道狰狞裂痕。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