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35

  第235章 连杀

  薛烈图喘了口粗气,在林中停下脚步。

  “老了!”

  他抬头扶额,眼中显出疲惫,moved towards 远方看了几眼,无奈连连摇头:

  “想不到,surnamed Zhou 的小子,Lightweight Art 竟然这么好?”

  以苏公权的cultivation base 、实力,他并不觉得Zhou Jia 能逃过一劫,此行结果,怕是要让人失望了。

  本以为有自己藏在暗处,关键时候施以援手,能保住目标性命。

  不曾想。

  Zhou Jia 的Lightweight Art 竟然极其了得,感知更是敏锐,发现苏公权后,二话不说就moved towards 远处逃去。

  两人one after the other ,反到把他给甩在了后面。

  “呼……”

  relieved ,白胡轻颤,跟不上踪影的薛烈图,已经放弃了继续追踪的想法,考虑回去后如何解释。

  结局已经无法改变,如何把不利的情况化为有利,才是正事。

  怪就怪。

  Zhou Jia Lightweight Art 太好,反到把自己送上绝路。

  “薛senior ,你怎么在这里?”

  就在这时,一个轻飘飘的声音,突然从后方传来,也让薛烈图身躯一僵,face surprised ,回首looked towards 来人。

  “Zhou Jia !”

  来人身材魁梧,背负斧盾,长发随意披散,身上的衣衫有些破损,气息也略显紊乱,更有股寒气透体而出。

  正是被他认为已经死定了的Zhou Jia 。

  Zhou Jia 手中提着一个没了生机的尸体,正自立于树荫下,朝此看来。

  尸体头颅低垂、身躯瘫软,看不清相貌,又处于阴暗无光之地,更是无法辨识身份。

  “你没事!”

  薛烈图subconsciously relaxed :

  “没事就好。”

  “senior 何出此言?”Zhou Jia 迈步靠近:

  “周某为何会出事?”

  “你不知道。”薛烈图摇头,道:

  “我前不久收到消息,Su Family 打算朝伱动手,为解决后患,更是由Su Family patriarch 苏公权亲自出马。”

  “对了,你没有碰到他?”

  “苏公权?”Zhou Jia 侧首,想了想,把手上的尸体扔了过去:

  “senior 说的可是他?”

  “彭!”

  尸体落地,滚了滚,仰面朝上滚落薛烈图脚下,那熟悉的相貌早已没了血色、生机。

  苏公权!

  薛烈图双眼一缩,heartbeat 几乎就此停滞。

  苏公权死了?

  Zhou Jia 没事!

  这怎么可能!

  “你……”

  “我杀了他。”Zhou Jia 咧嘴said with a smile :

  “这个结果,senior 也没有想到吧?”

  身处阴影中的Zhou Jia ,伴随着这一笑,就像是露出獠牙的嗜血ominous beast ,强烈的反差让薛烈图呼吸一滞。

  “确……确实。”他面颊抖动,眼神闪烁:

  “确实没有想到。”

  “哎!”Zhou Jia 轻叹:

  “surnamed Su 的说,senior 肯定就in the vicinity ,想要sit back and become the fisherman who sweeps the benefits ,我还不信,不曾想竟是真的。”

  “Zhou Jia ,你不要听他胡说。”薛烈图急道:

  “我过来,是为了保护你,你不要中了Su Family 的挑拨离间之计。”

  “senior 何必那么紧张?”Zhou Jia 挑眉:

  “我说过相信吗?”

  “还是……,senior 做贼心虚?”

  “没有。”薛烈图急急摇头:

  “我是怕你上当受骗,一时糊涂,做些……让亲者痛仇者恨的错事。”

  “是吗?”Zhou Jia 了然:

  “无所谓了,反正Su Family 也好、小琅岛也罢,都有些碍手碍脚,早晚也是要动手除掉的。”

  “你什么意思?”薛烈图face changed ,shouted :

  “surnamed Zhou 的,你想干什么?”

  Zhou Jia 扭动脖颈,晃动筋骨,浑身上下四肢百骸齐齐发出脆响,好似体内藏有一串鞭炮。

  伴随着响声,潜藏体内的寒气也被逼出。

  “senior 何必明知故问,既然小琅岛、Su Family 可以朝周某动手,周某难道就只能坐以待毙?”

  “石城太小!”

  他活动了一下手腕,慢声道:

  “资源有限,能供养的人只有那么多,没有了你们两家,周某在这里也能过的舒心些。”

  “这等事,你们做的,周某自也做的,没理由厚此薄彼。”

  Zhou Jia 自问不是什么好人,也没必要装腔作势,更不打算找些冠冕堂皇的道理,还是直接动手来的干脆。

  场中一静。

  薛烈图面颊抽动,表情渐渐变的狰狞:

  “surnamed Zhou 的,你好狠!”

  “彼此彼此!”Zhou Jia 咧嘴:

  “正要见识见识senior 高……”

  “shua!”

  话音未落,薛烈图的身形已经出现在近前,他facial expression grave ,胡须飞扬,双手倏忽前探。

  他竟是突然爆发sneak attack 。

  Gold Jade 功!

  裂天手!

  作为小琅岛三功六法之一,Gold Jade 功最为独特,修成之后皮肉坚如Gold Jade ,能紧锁精元不泄。

  薛烈图已经满头白发、面布皱纹,此即全力爆发,Essence, Qi, and Spirit 昂扬,竟是丝毫不亚壮年。

  双手前探,裂天手劲气轰鸣。

  空气,

  似乎也被其撕裂。

  “好!”

  Zhou Jia 大吼,身躯陡然一涨,右臂回缩、左臂前倾,举着重达数百斤的盾牌迎向来人。

  暴力!

  Five Elements Heaven 罡!

  两人不做丝毫留手,一出手就spare no effort ,正面相撞。

  “bang! ”

  肉眼可见的气浪,自接触点爆发,瞬息间横扫四方,更是把大地撕裂一道巨大裂口。

  薛烈图精修Gold Jade 功数十年,加之小琅岛资源之助,底蕴雄厚,单论cultivation base 的话,甚至比苏公权还强一筹。

  唯一的缺点,就是与人厮杀经验较少,尤其是生死对决,不能尽展裂天手的精妙之处,martial skill 掌握不足。

  所以他一出手就spare no effort ,打算以力压人,趁着Zhou Jia 刚刚杀死苏公权,还未缓过劲的时候定鼎胜局。

  掌盾相交。

  瞬间,他就明白自己错了。

  有着龙骨、暴力两者的加持,Zhou Jia 最不怕的就是有人硬攻,而且防守远比进攻更加轻松。

  如山之力爆发,盾牌在about one chi 之地瞬间前移。

  “彭!”

  极致的速度、恐怖的力量,让空气被压缩、挤爆,巨力撞向对手,好似一柄重锤当胸砸落,薛烈图两眼一黑身躯暴退。

  “呲……”

  一抹cold light 浮现,暴退的身躯陡然一滞。

  寒英剑?

  Zhou Jia 收剑,对面则多处一块冰坨。

  不知何时,他已经把苏公权的寒英剑握在手中,趁对手出现weak spot 的一刹那,一剑疾刺。

  *

  *

  *

  鹰巢就如一处hidden land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

  不论外界纷扰如何,内里都remain unmoved ,只不过day after day 的生活,也未必人人都甘心。

  走出鹰巢,是不少人的期盼。

  “小武。”

  一对夫妇相互搀扶着,把包裹放在youngster 怀里:

  “出去后,一定不要惹事,万事小心,外面不同这里,人心复杂,别轻易相信别人。”

  “注意身体……”

  “must 保住性命……”

  两人絮絮叨叨,youngster at first 还老实听着,后来渐渐不耐,最后直接摆手道:

  “爹、娘,我知道了!”

  “这些话你们都不知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我听得耳朵都起茧,你们放心,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再说,不是还有黄哥在外面接应吗?”

  “哎!”

  youngster 的执拗,让夫妇叹气,却知道根本劝阻不了对方。

  少年对外面的好奇心,不是他们能拦得住的,唯有在外面吃够了苦头,才会知道鹰巢的安稳是多么来之不易。

  “算了。”

  Old Zheng 开口:

  “youngster 去外面长长见识也是好事,younger generations will do all right on their own ,you two 也别总是惦记念叨。”

  “准备好了没有?好了的话我就送你离开。”

  最后一句,则是对youngster 所说。

  “好了!”

  youngster 紧了紧包裹,重重nodded 。

  流程他都明白,等下自己会被Old Zheng 施法失去意识,再次醒来就会出现在一个名叫石城的地方。

  那里有几位同为鹰巢走出去的人,跟着适应一段时间,就要自食其力,开始新的生活。

  虽然这里的长辈们都说,外面混乱、危险,但不出去经历一遭,日日重复枯燥的生活,又有几人甘心?

  ”en. ”

  Old Zheng nodded ,正欲出手,突然侧首looked towards 一旁的雾气。

  但见云雾翻滚,一人从中跃出。

  “冲天鹰!”

  冲天鹰的手中,还提着一个冰坨。

  “Old Zheng 。”

  Zhou Jia nodded 示意:

  “我放一样东西,您这是送人出去?”

  经常初入鹰巢,他对这等情况已经见怪不怪,知道又有youngster 耐不住寂寞,申请外出。

  ”en. ”Old Zheng 捋须:

  “正好,金鹰有事找你。”

  “是吗?”

  Zhou Jia 了然,招呼一声飞身朝通天仪的方向跃去。

  youngster 目送他的背影渐渐远离,眼带艳羡,能随意进出鹰巢,这是身份、实力的象征。

  冲天鹰?

  他的真实身份是谁?

  念头转动,一股随意悄然浮上心头,眼皮挣扎了几下,最终遮住眼眸,沉沉昏睡过去。

  金鹰依旧守着通天仪,双眼遍布血丝,看样子又是几日几夜没有好好休息。

  “金鹰,你找我?”

  “冲天鹰!”金鹰闻声回首,双眼大亮:

  “快,快想办法弄些源髓回来。”

  “怎么了?”Zhou Jia 皱眉:

  “不是还能撑一段时间吗?”

  “我发现了一个即将陷落的world 碎片,属于工族记载中的c级,能容纳黑铁powerhouse 入内,持续时间超过两个月。”

  “什么?”

  Zhou Jia 心头狂跳,飞速靠近:

  “在哪?”

  在工族的记载中,world 碎片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c级意味着可以允许黑铁powerhouse 进入。

  B-Rank ,白银。

  A-Rank ,极有可能出现黄金等阶生灵。

  最为mysterious 的S-Rank ,则涉及到某些不可名状的存在,即使工族at the peak period ,也仅留下两行纪录。

  “在北边大约五千里的位置。”金鹰挥手,缩放通天仪光幕,把大概的位置标注出来:

  “还不清楚需要多久才会陷落,但肯定快了,不过距离太远,把人送过去能量不够。”

  两个月?

  黑铁!

  有些危险,但无疑是个大机遇。

  Zhou Jia 眯眼盯着光幕:

  “源髓,我来想办法。”

  *

  *

  *

  “pu! ”

  “pu pu! ”

  银线划过,头颅滚落,三具尸体跌落在地。

  “走!”

  不远处的一人手持拂尘,收起银线,moved towards 同行人招呼一声,正欲离开,就被漫天箭雨笼罩。

  “走?”

  “你们杀了我的人,还想走,走得了吗?”

  封正卿手持Dualbladed Halberd 出现在场中,冷眼扫过被箭雨贯穿的尸体,表情越发阴冷。

  这里是血藤楼仅存的一处驻地。

  知道这里的人寥寥无几,且几乎从未在外人面前显露过,想不到,竟然也会被人挑了。

  “头。”

  一人检查过尸体,低声开口:

  “是Su Family 的人!”

  “Su Family ?”封正卿皱眉:

  “我们什么时候得罪了Su Family ?”

  “算了!”

  想了想,没有答案,他大手一挥:

  “按楼主吩咐,把人全都杀了,不放走一个。”

  “是!”

  下属应是,朝后退去。

  …………

  纪显、张秉忠的尸骨被白布遮盖,放在不远,纪泽则悠闲的立于林中,赏花、赏景。

  在他身后,一老者、一女子相陪。

  Zhou Jia 藏身远方,视线掠过三人,又looked towards 周围Su Family 的护卫,尤其是安排人、处理事的苏九爷。

  Su Family 有两位顶梁柱。

  苏公权!

  苏九爷!

  现今苏公权已死,若是苏九爷也回不去Su Family ,顶梁柱倒塌,Su Family 就是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所以。

  他绝不能让苏九爷回去。

  “楼主!”

  杨玄出现in the vicinity ,低声开口:

  “Su Family 人在纪显、张秉忠的尸体附近发现了我们的人,顺藤摸瓜找到了最后一个据点。”

  “现今那边正在僵持,怕是不妙。”

  说着,他悄悄看了眼Zhou Jia 。

  现今看来,纪显、张秉忠之死,most likely 与自家楼主脱不了关系,不然何必安排人手盯梢。

  此前杨玄自不会这么想,但现在苏公权、薛烈图也被Zhou Jia 所杀,再加两条人命又算什么?

  “正好。”

  Zhou Jia 冷笑:

  “让封正卿加把劲,把这里人的也引过去。”

  “是!”

  杨玄应是,恭恭敬敬退下。

  …………

  “九爷。”

  手下人的低声回禀,让苏九爷brows frowned 。

  想了想,他踱步来到纪泽身旁,拱手请示:

  “公子,血藤楼那边出现了一位黑铁,老朽可能要亲自过去处理一趟。”

  “去吧!”

  纪泽一脸随意:

  “这里环境不错,我正打算画幅画、写副字,in a short time 不急着离开,你去忙自己的吧。”

  “是。”苏九爷应是,躬身后退:

  “老朽告退。”

  退下后,他招呼了一下Su Family 护卫,带领一干护卫,moved towards 血藤楼驻地扑去。

  远处。

  Zhou Jia 也收回视线,挥了挥手,迈步离开。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