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36

  第236章 再杀(求月票!)

  林木低矮,河道纵横。

  一叶叶报废的扁舟漂浮在水面上,远处喊杀声faintly discernable ,伴随着声音的靠***静的水面渐起涟漪,也让扁舟起伏不定。

  “呱……”

  “gu! ”

  藏在水草丛中觅食的鸟雀最先察觉到不妙,纷纷惊叫着振翅高飞,欲要远离这个地方。

  “shua!”

  不知从何而来的一支箭矢划过虚空,贯穿一只飞鸟的躯体,带着惨叫的飞鸟,斜斜插入下方松软的泥土。

  “杀啊!”

  “跟他们拼了!”

  喊杀声震天,两伙服饰明显不同的人群撞在一起。

  身着灰色衣服的人明显处于下方,即使人手比对方多上不少,依旧接连有人丧命倒地。

  滚烫的鲜血,混进河水。

  竟是让水流也change color 。

  “你们是谁?为何要sneak attack 我们?”一人手持长刀,疯狂劈砍,拼着身中数刀逼退数人后,大声怒吼:

  “我们是Heavenly Tiger 帮的人,你们可知道得罪Heavenly Tiger 帮的下场?”

  “Heavenly Tiger 帮?”

  远处,负手而立的苏九爷brows frowned :

  “这是怎么回事?”

  “回九爷。”一人垂首,道:

  “我们at first 确实是在追杀血藤楼的人,但不知为何,突然闯出了这群人,本以为他们是同伙……”

  “属下怀疑,是血藤楼的人故意为之,把我们引过来,想要搅浑局势,好让他们趁乱逃走。”

  “hmph! ”

  苏九爷coldly snorted ,面泛不虞,不过还是道:

  “算了,事已至此、一并解决,不要留下活口。”

  “是!”

  下属应是。

  九爷的态度很明显,有些不喜,却不打算阻止。

  不论什么原因,现今双方已经生死相博,这个时候留手自impossible ,索性做个干干净净。

  “bang! ”

  一团水花自战场炸开,水花四溅,一道手持Dualbladed Halberd 的silhouette 出现在场中。

  封正卿!

  他手中兵刃长约近丈,当空一扫,凌厉劲气呼啸而出,把前方one silhouette 隔空斩成两半。

  “杀!”

  黑铁powerhouse 的出现,如同猛虎入狼群,黑铁玄兵所过,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仰天飞起,被切割剿杀。

  作为被Zhou Jia 亲自招揽的powerhouse ,封正卿的实力自是不弱。

  原本一面倒的战局,瞬间扭转。

  Dualbladed Halberd 所过,无一合之敌。

  “hmph! ”

  苏九爷双眼一缩,当即从藏身处飞扑而出,身形未至,凌厉murderous intention 已先行锁定了对手:

  “courting death !”

  就在这时,一个冷icy voice 响起,也让他身形一滞。

  “果然还有expert 藏在暗处。”

  不知何时,手持斧盾的Zhou Jia 出现在不远处,斧刃微抬,killing intent 如有实质落在苏九爷身上:

  “看来,Su Family 果真是要与我们Heavenly Tiger 帮开战了!”

  “Zhou Jia ?”

  看到Zhou Jia 出现,苏九爷就像是遇到了鬼一般,双目圆睁,一脸不可置信,就连前扑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九爷这话何意?”Zhou Jia 自然认得对方,hearing this coldly smiled :

  “周某不在这里,又该在哪里?”

  “哦!”

  他眼眉一挑,道:

  “阁下is it possible that 以为我已经命丧Su Family patriarch 之手?可惜,让伱失望了,那苏公权已经被我与薛烈图薛senior 联手所杀!”

  “什么?”苏九爷面色唰的一白,惊叫出声:

  “这impossible !”

  “如何impossible ?”Zhou Jia coldly snorted :

  “周某出城,本就是要把你们引出来,好一举歼灭,只恨苏公权频死反扑,也让薛senior ……”

  “哎!”

  他轻叹一声,持斧逼近:

  “九爷,今日就让周某send you off !”

  “胡言乱语!”苏九爷眼神闪烁,显然被Zhou Jia 的话搅的somewhat absent-minded ,不过他终究experienced ,瞬间就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家兄绝impossible 有事,倒是你,boasted shamelessly ,pay with your life !”

  不管苏公权现今情况如何,现今当务之急,是杀死面前这人,或者擒下拷问事情经过。

  万不能慌了神。

  临阵乱神,此乃大忌!

  念头一定,腰间双刀已然在手,blade light 如环,绕向Zhou Jia 脖颈。

  Yin-Yang Slash !

  苏九爷乃Su Family 少有没Cultivation 冰魄Divine Art 的人,且在资助不足的情况下,把cultivation base 修至黑铁后期,所修method 自然不弱。

  弯刀一出,Yin-Yang Cycle ,blade light 如环,好似天际皓月落下,让人subconsciously 心生难以闪躲之感。

  力道似乎不大,速度也不算快,却让Zhou Jia 心头陡生警兆。

  黑铁后期。

  果然无一弱者!

  “呼!”

  他双目收缩,体内source power 奔涌,左臂softly trembled ,伴随着盾牌举起,一股安全感油然而生。

  盾牌在手,就能无惧一切。

  Five Elements Heaven 罡!

  “呲……”

  弯刀划破body protection energy ,与盾牌相撞,在一旁begin to stir 的斧光威胁下,不得不暂时后退。

  “好小子!”

  苏九爷眼眶跳动:

  “有两下子,不过……,受死吧!”

  他身形闪烁,弯刀飞速旋转,道道圆环劲气霎时间遍铺八方,moved towards Zhou Jia 一窝蜂斩落。

  “死!”

  “无定飞环!”

  如环blade light 肆虐,有的内蕴巨力,fiercely 斩落;有的锐利无比,轻松划破罡劲;有的虚幻不实,临到近前突然爆发。

  千百圆环无序轰落,也让Zhou Jia 身形一沉。

  “呲!”

  “ka-cha ……”

  一抹斧光在漫天blade light 中涌现,起初不过一丝thunder ,随即轰然绽放,眨眼间席卷四方。

  “轰隆隆!”

  两人当空对撞,一时间竟难分伯仲。

  “怎么可能?”

  苏九爷眼眶跳动:

  “明明仅有黑铁中期的实力,为何……”

  “没有为何。”Zhou Jia coldly snorted :

  “就凭周某martial skill 纯熟,就足可了结你!”

  两人while speaking ,已是对撞数十次,劲气波及范围几达里许,其他人更是纷纷闪避远躲。

  闪避不及之人,无一例外身死当场。

  “是吗?”

  苏九爷眼神收缩,身形突然一变。

  “shua!”

  两抹blade glow ,划shatter void 。

  他手中的弯刀,竟是突然divided into two ,被他各持左右双手,One Yin One Yang 的blade light 交错、碰撞。

  Yin-Yang Cycle !

  弯刀名曰Yin-Yang Ring ,乃是他偶然所得,有一块传闻中的元磁宝玉打造而成,可分可合。

  只不过极少有人知道,它还可以分成两柄弯刀。

  而手持两柄弯刀的苏九爷,才是实力最强的时候。

  blade light 一如圆日、一如弯月,演绎阴阳变换之妙,在虚空中斩出一道长达百米的气浪。

  “bang! ”

  气浪奔涌,水流炸裂。

  一片混乱之中,本欲湮灭的thunder 斧光陡然大盛。

  暴力!

  “bang! ”

  五色lightning 逆势升起,把苏九爷包裹在内,青木雷、赤火雷、黄土雷、白金雷、black liquid 雷齐齐爆开。

  Zhou Jia 手持双刃斧,虚立半空,斧刃所指,silhouette 轰然碎裂。

  “en? ”

  感知中的错位,击中目标却没有实体的感觉,让他frowned ,侧首moved towards 百米开外看去。

  却见本应身处五雷strikes 中的苏九爷,竟突兀出现在水岸边,脚步踉跄moved towards 远处逃去。

  同时口中大吼:

  “拦住他!”

  远处的Su Family 护卫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就连黑铁后期的九爷都非对手,他们上去,岂不是送死?

  不过想到不听话的后果,一干护卫猛咬牙关,咆哮着冲来。

  “杀!”

  “唔……”

  Zhou Jia 身体落下,面露沉吟,眼神中迷茫、了悟交错,竟似忘记了自己此时身处战场。

  冲过来的护卫却不会就此show mercy 。

  反到抱着对手可能受力反震,一时失去对身体的掌控,大好时机不可错过,猛挥手中的兵刃。

  “叮叮当当……”

  “ka-cha !”

  刀剑、斧锤落在Zhou Jia 身上,当即传来一阵乱响。

  待到众人回神。

  却见刀Broken Sword 折、斧裂锤碎,而呆立场中的Zhou Jia 仅是身上衣衫略有破损,fleshy body 依旧完好无损。

  黑铁之躯,已然超凡。

  even more how Zhou Jia 得Dragon-Tiger 玄胎加持,fleshy body 的defensive power 远超同侪,即使剑尖直刺瞳孔,都被低垂的眼皮挡住。

  不入黑铁,甚至都不能破防。

  “gu lu ……”

  有人咽喉滚动,场中也为之一静。

  Zhou Jia 眼皮轻颤,眸子里的精光重新浮现,与此同时,一股恍然大悟的通透感,自他眼底深处涌出。

  五雷!

  斧法!

  天打五雷bang!

  so that’s how it is !

  “呵……”

  Zhou Jia 轻呵,缓缓举起手中的双刃斧。

  斧刃轻颤,五团lightning 凭空浮现,青木雷、赤火雷、黄土雷、白金雷、black liquid 雷环绕斧刃旋转。

  伴随着一声悠长叹息。

  五色lightning 同时爆开,好似水面泛起涟漪,thunder 开始moved towards 周遭蔓延,一圈荡漾着一圈。

  thunder 涌动。

  就如链式反应,以极小的力量,让五雷越来越盛、越来越强。

  以Zhou Jia 为核心,lightning 把径长足有百米之地,尽数纳入其中,内里一切,被无尽thunder 所覆盖。

  “bang! ”

  lightning 冲天而起,震碎天际乌云,让那昊日之光洒落。

  而Zhou Jia 所在。

  百米之地一片焦土,水流蒸发、草木不再,一干Su Family 护卫,尽皆化作一块块漆黑焦炭。

  五雷斧法:Great Perfection !

  这门斧法进阶Perfection ,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但因为品阶太高,Great Perfection this step 一直死死卡着。

  直至今日。

  终于breakthrough !

  伴随着cultivation technique Great Perfection ,一应关于五雷斧法的感悟,也悄然浮现脑海,乃至对于Five Elements 也有了更深的了解。

  甚至。

  就连体内的source power ,都跟着暴涨一截,距离破六关越来越近。

  *

  *

  *

  逃!

  快逃!

  苏九爷面露惊恐,拼命催动体内的source power ,朝前狂奔,眼神中有着止不住的畏惧与后怕。

  他怎么也想不到,Zhou Jia 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尤其是最后关头的爆发,趁着自己没有机会闪避,五雷齐施,差一点把他轰杀当场。

  若非及时激发身上的那件treasure ,他怕是已经尸首无存!

  兄长most likely 已经遇难。

  自己绝不能出事,不然Su Family 就完了!

  Zhou Jia !

  小琅岛!

  Heavenly Tiger 帮!

  脑海里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掠过,也让苏九爷面泛狰狞、咬牙启齿,滔天恨意几乎有了实质。

  ‘Su Family 不会就此罢休的!’

  ‘小琅岛、City Lord’s Mansion 能容忍Su Family 坐拥石城诸多好处,不仅仅是因为我们Su Family 人才济济,更重要的是背景。’

  ‘只要军方不弃,Su Family 就永不会倒!’

  “shua!”

  后方树叶的震颤声,让他心头一颤,顾不得多想,咬紧牙关拼尽全力moved towards 前方飞掠。

  片刻后。

  熟悉的景色映入眼帘,也让苏九爷面泛狂喜,还未看到silhouette ,就已急急大吼:

  “纪公子,救命!”

  “en? ”

  林中,正自作画的纪泽brows frowned ,抬眼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bang! ”

  伴随着一声闷响,one silhouette 撞断几株大树,fiercely 砸落不远,随即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奔来。

  “公子救命!”苏九爷脚下踉跄,一瘸一拐靠近:

  “Zhou Jia 要杀我!”

  “Su Family 老九?”直到此时,纪泽才把苏九爷认出来,面泛愕然,手一挥示意Old Xu 上前:

  “怎么回事?”

  这时。

  one silhouette 身裹lightning 落下,显出Zhou Jia 的身形,brows tightly knit looked towards 场中。

  “公子。”

  苏九爷急急退到纪泽身后,惊慌道:

  “老朽也不知发生了什么,这Zhou Jia 见到我就喊打喊杀,要取老朽性命,公子救我啊!”

  “他要杀你?”纪泽失笑:

  “怎么可能?”

  Zhou Jia 什么cultivation base ,苏九爷什么cultivation base ,莫说是Zhou Jia ,就算是他,也impossible 杀得了苏九爷。

  黑铁中期、后期,看似一步之遥,实则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

  “公子小心。”Old Xu 沉声开口:

  “this child 没那么简单,他怕是把一门Peak inheritance 尽数掌握,已has several points of 白银powerhouse 念动法随之能。”

  “未必,不是黑铁后期的对手。”

  “什么?”

  纪泽hearing this ,表情一僵,眼神闪烁不定,面上的笑意再也维持不住,神情更是渐渐变的阴沉。

  “纪公子。”Zhou Jia 扫眼几人,闷声开口:

  “Su Family 欲要加害周某,被在下识破,这是我与Su Family 的私人矛盾,还望公子不要插手。”

  “hmph! ”

  纪泽coldly snorted :

  “打狗也要看主人,你知不知道他是为我做事的?”

  “放心。”Zhou Jia 正色开口:

  “surnamed Su 的死后,周某自会安排人听从公子调遣,绝不会误了您的事,还望be magnanimous 、让上一让。”

  “此事不止涉及到在下,还有小琅岛、Heavenly Tiger 帮、Su Family ,公子应该也不想多惹麻烦吧?”

  “公子。”Old Xu 眼神闪烁,低声道:

  “我们此行只是为了寻到纪显少爷的尸身,不宜节外生枝。”

  他作为纪泽的贴身护卫,只想保证对方安安稳稳的回去,并不想因为Ji Family 招惹是非。

  这等事,等回去后再说不迟。

  一旁的溶月nodded 附和,她显然也是这等想法,不是害怕,而是没有必要,甚至surnamed Su 的就是要拿他们being used as a tool 。

  苏九爷见状,面色变换,眼中突然泛起悲戚:

  “Old Xu 说的是,不能因苏某之事乱了公子的major event ,今日苏九死则死矣,还望公子看在我Su Family 这么多年勤勤恳恳的份上,在老朽死后照拂一下后人。”

  “这Zhou Jia !”

  他looked towards Zhou Jia ,整个人好似老了十几岁,悲道:

  “年纪轻轻,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他日前途不可限量,奈何生性凶残、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定然不会放过我Su Family 子弟。”

  “求公子照拂!”

  纪泽微眯双眼,审视着Zhou Jia 。

  this child 与自己一样,同为黑铁中期,却能力敌黑铁后期甚至战而胜之,又是一个extremely talented 。

  天才?

  他钢牙紧咬,冷冷一哼:

  “我若说不哪?”

  Zhou Jia 侧首,表情渐渐变沉:

  “纪公子,你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