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37

  第237章 除根(求月票!)

  溶月轻叹。

  她很清楚纪泽的脾性。

  心高自傲、supercilious ,又无容人之量,最是见不得他人超过自己。

  就算是同为Ye Family 人,有超过他的尚且不喜,外人若是哪方面胜过他,只会引来灾祸。

  如那写字不错的孙涂。

  就是被废掉了写字的双手。

  Zhou Jia 年岁与公子相当,前几日在石城当着苏公权的面击杀一位黑铁,已经让他不喜。

  现今更是逼得Su Family 九爷亡命而逃,更是犯了大忌。

  他死定了!

  而Zhou Jia 的反应,更是出人意料。

  面对Ji Family 的护佑,仅仅是frowned ,未有丝毫退缩的意思,身上反到涌现一股killing intent 。

  这是……

  打算朝几人动手?

  不知死活!

  单单对付一个苏九爷,就已勉强,这里还有实力不亚苏九爷的Old Xu ,另有两位黑铁中期。

  更别提Ji Family 的背景。

  竟然没有退让,这人难道真如传言一般,只是个嗜血好杀的莽夫,simply 没有脑子?

  “courting death !”

  纪泽更是面色一沉,手一挥:

  “上,杀了他!”

  “呼……”

  疾风激荡,一旁的Old Xu 在纪泽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已经身如灵蛇出洞,猛扑Zhou Jia 面门。

  春燕衔泥!

  他施展燕形movement method ,手臂轻轻一捣,五指捏在一起,好似鸟喙轻啄,在空中点出涟漪。

  恐怖的气血在他体内汇聚、爆发。

  轻轻一啄,空气炸裂。

  莫说前面是fleshy body ,就算是一辆装甲坦克,Zhou Jia 也毫不怀疑,这一啄能轻松撕裂开来。

  贝洛人的功夫!

  与大林王朝的martial skill 、费穆world 的源术、帝利族的气魄之法并列的,是贝洛人的fleshy body 锤炼之法。

  普通贝洛人,身高五六米,能力举万斤。

  进阶黑铁之后,身量没有继续变大,反到收缩变小,贝洛Imperial Family 更是仅有一米六七左右。

  压缩的fleshy body ,并非力量的流失,而是筋肉、骨膜、血髓乃至internal organs thousand hammers, hundred refinements 后的强化。

  不!

  Zhou Jia 眼眉跳动。

  此人,就是贝洛人!

  只不过是我黑铁expert 而已。

  传闻贝洛人肌肉发达,挤占了脑域开发空间,大多智商不够、且愚忠,最适合为奴为仆。

  怕果真如此。

  念头闪动,Zhou Jia 的反应也不慢,手中盾牌轻轻一晃,出现在五指来袭之前。

  “彭!”

  五指啄开护体罡劲,轻点盾牌。

  看似轻轻一击,却内藏七种不同的力道,更有一股暗劲潜藏,在盾牌内爆开,也让Zhou Jia 不得不退后一步。

  “hmph! ”

  Old Xu 轻哼,身如蟒蛇缠绕,双臂扭动,贴着盾牌旋转发力,似乎想要把盾牌给夺走。

  “creak ……”

  双方较力,即使盾牌品质不错,也发出吃力呻吟。

  Zhou Jia 更是感觉有一股大力落在盾牌上,疯狂左右摇晃,让他手臂青筋都为之高高鼓起。

  暴力更是早就激发。

  好大的力道!

  不愧是贝洛人,单论力量,与激发暴力、手融龙骨的自己竟也不相上下。

  “呵!”

  Old Xu 口中低喝,身化百兽扑击,连抓带挠,时而握拳狂砸,把Five Elements Heaven 罡撞的摇摇晃晃。

  苏九爷也未闲着。

  他面露狞笑,双手各持弯刀扑上,双刀交错斩出,把Zhou Jia 手拿双刃斧的手臂死死缠住。

  两位黑铁后期联手,Zhou Jia 的形势瞬间变得凶险万分。

  纪泽收拢双手,面带不屑。

  Old Xu 、苏九爷都非弱者,两人联手,就算是纪显也未必能赢,解决对手理应with no difficulty 。

  除非黑铁Peak ,impossible 胜。

  “想不到,a trifling 石城,竟然hidden dragons and crouching tigers ,还有这and the others 才,可惜啊……,cannot tell good from bad !”

  “是。”

  溶月nodded 附和,同样不觉战局会有什么变故:

  “小小的石城,可是让不少人都栽了,就连纪显少爷和匪首张秉忠,如此powerhouse 也命丧此地。”

  “这里也算是不祥之地。”

  “纪显。”纪泽抿嘴,coldly snorted and said :

  “虽然我不喜此人,但他终究是Ji Family 子弟,回去后拿尸骨让人施法,总能锁定杀人凶手。”

  “那人能杀死黑铁后期,绝非弱者,所修cultivation technique 更是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凶猛凌厉,符合这点的定然不多……”

  他口中喃喃,声音越来越低,盯着场中三人厮杀的眼神,则是悄无声息浮现一缕惊恐。

  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

  凶猛凌厉?

  在石城,能杀黑铁后期?

  在他们面前,似乎就有这么一个!

  哪有那么巧的是,一个石城会有两位这等expert ?

  溶月pretty face 发白,beautiful eyes 颤抖,心中更是陡生一股寒意,与纪泽对手一眼,同时inwardly shouted 不好。

  ”Start!”

  纪泽总算不愧军方Aristocratic Family 出身,察觉到不对后,immediately 大吼,手腕晃动,黄沙万里sword qi 狂飙而出。

  既然能杀纪显、张秉忠,如何杀不了Old Xu 、苏九爷?

  前者,比后者强上太多。

  Old Xu attack for a long time without any success ,又见纪泽、溶月扑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直觉感到有些不对。

  总感觉自己在攻击某头ominous beast ,虽然ominous beast 还未发威,依旧让他心惊肉跳。

  当下也不再留力,拳锋爆发轰在盾牌上,借助反震力倏忽朝后一退,又猛的反弹回来。

  虎尾鞭!

  单腿做鞭,上扬下劈。

  这一鞭刚猛十足,硬抽砸打下来,如铁棍炸落,肉眼可见,空气从中被forcibly 分开。

  “bang! ”

  盾牌猛然下沉,地面轰然炸裂。

  苏九爷更是低啸出身,双刀轮转,无数blade dao light 几乎把Zhou Jia 彻底淹没。

  “pa pa! ”

  五色lightning 凭空浮现。

  Zhou Jia 身形晃动,一分为三,盾牌猛然一甩脱手飞出,撞飞来袭的攻势,斧光随之大盛。

  天打五雷bang!

  体内接近四成的source power ,一瞬间齐齐爆发,引动Great Perfection Realm 的五雷斧法,moved towards 几人轰去。

  “bang! ”

  青天白日,陡起轰鸣。

  虚空中莫名气息碰撞,丝丝lightning 浮现,不过眨眼之间,无数道thunder 就从半空蜿蜒劈落。

  thunder 落在双刃斧上,化作五色lightning 。

  “轰隆隆……”

  五色lightning 相互碰撞、融化、分解,刺目的豪光几乎遮蔽了一切,唯有thunder moved towards 四面八方席卷。

  如果说五雷斧法Great Perfection 之前,体内的一分source power 仅能支撑一道thunder 。

  而今。

  半分source power 却能唤出两道thunder ,这不止是数量的增加,更是威能的翻倍。

  虽然cultivation base 犹有不足,但此时的Zhou Jia ,论及实力,已然不必对战纪显两人的时候差多少。

  足可碾压大部分黑铁后期。

  “bang! ”

  “pa pa! ”

  Zhou Jia 手握双刃斧,身裹thunder ,一个闪身出现在Old Xu 面前,giant axe 劈落,一道长达数十丈的裂痕出现在大地之上。

  他身形闪动,斧刃掠过苏九爷。

  随即斩向眼泛异芒的溶月,更是与纪泽撞在一起。

  ”Ah!”

  “ahhhh !”

  惨叫声响起。

  Old Xu 劲力恐怖,fleshy body Martial Arts 已入化境,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能化作杀戮性命的机器。

  而今。

  却被无尽thunder 给生生轰碎。

  溶月身怀secret technique ,双目如有无数道齿轮转动,一旦身陷其中,Divine Consciousness 就会被cultivation technique 所影响。

  在某些时候,甚至可以扭曲黑铁后期powerhouse 的感知。

  奈何。

  在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刚猛无俦的thunder 下,一切Evil Yin Power 荡然一空,漫heavenly thunder 霆落下,silhouette 也被撕裂。

  反倒是苏九爷,再次借助此前的诡异method ,瞬间闪现百米开外,从漫heavenly thunder 霆下逃走。

  而纪泽。

  因为身上有着诸多body protection 之法,竟也forcibly 抗下攻击,只是踉跄倒退,未曾当场毙命。

  thunder 过后,满目疮痍。

  “呼……”

  Zhou Jia 深呼一口气,如此剧烈的爆发,让他也感觉手臂发麻、肌肉酸痛,暂时停下动作。

  “是你!”

  纪泽身上有着多处焦黑,气息混乱,面上惊魂未定,口中失语大叫:

  “就是你!”

  “什么?”Zhou Jia 皱眉,随即摇头:

  “算了。”

  说着,也不打算追问,持斧举步上前。

  “你不能杀我!”纪泽表情一变,急急退步:

  “我是Ji Family 的人……”

  他话音未落,就是一滞,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中尽是惊恐,Ji Family 的名头也带不来丝毫安全感。

  “Ji Family ?”

  Zhou Jia 轻笑:

  “那又如何?”

  “shua!”

  纪泽转身就逃,他movement method 不弱,更有数件加持速度的treasure 、源术,瞬间就猛冲百余米。

  只不过经由thunder strikes ,他身上有伤,速度难以尽展。

  眨眼之间,就被Zhou Jia 追上。

  “伱不能杀我,我father 是Ji Family patriarch ,我Ji Family 有白银powerhouse 坐镇,你杀了我你也活不了!”

  “别杀我,我什么will not 说的。”

  “我发誓!”

  ”Ah!”

  临死之际,纪泽疯狂叫喊,威胁、求饶、讨价还价,只求对方能够保住他一条性命。

  曾几何时。

  在他脚下也有不少这类人。

  而今。

  竟是轮到他自己。

  生杀夺于,尽在他人之手。

  “pu! ”

  Zhou Jia 挥斧斩落,人头滚地,叫喊声也戛然而止,无头尸体摇摇晃晃,随即栽倒在地。

  “你竟然没逃?”

  转过身,Zhou Jia 面带诧异looked towards 苏九爷:

  “真是想不到。”

  他本以为对方肯定逃的远远的,虽然这改变不了结局,但总能多拖延些时间,兴许还会有转机。

  “你确实不应该想到。”明明己方大败,除了他其他人都已死绝,自己身上的气息也很虚弱。

  但苏九爷眉宇间却洋溢着莫名的狂喜:

  “有件事,你更加想不到!”

  不待Zhou Jia 开口,他已急急道:

  “Ji Family 每一位核心子弟身上,都下了一种独特的诅咒,名叫锁脉血线,只要有人杀了他们,就会转移到杀人者身上。”

  “中了这种诅咒的人,实力会大幅下滑,Essence, Qi, and Spirit 虚弱,更能被Ji Family 人以secret technique 追踪到。”

  “而且,这种诅咒没得解,就算是Ji Family 人自己也解不开!”

  “haha ……”

  苏九爷laughs facing the sky ,笑声肆意:

  “你现在还剩下几分力量?怕是也就比初入黑铁之人稍微强上些,苏某又何必再逃?”

  “唔……”Zhou Jia 挑眉:

  “so that’s how it is !”

  “怪就怪,你没有先杀我,而是选择先杀纪泽。”苏九爷双眼赤红,激动的难以自制,身躯颤抖:

  “你知不知道,刚才我有多紧张?”

  他手舞足蹈,道:

  “我心里一直盼着你快点杀了他,唯有杀了纪泽,我才有机会翻盘,才能逆境翻身。”

  “haha ……”

  “天不负我啊!”

  长笑声中,苏九爷高高跃起,双刀斩落。

  “bang! ”

  lightning 卷动,轰碎blade glow ,也把苏九爷轰落在地,随即被Zhou Jia 踏步上前,一脚踏在胸口。

  “锁脉血线?”

  Zhou Jia 举起手臂,淡淡开口:

  “你说的是这个吗?”

  丝丝血线,在他皮肤上浮现。

  “怎么可能?”

  苏九爷一脸呆滞,心头的茫然几乎压下身上的痛楚,极致的Peak 、低谷体验让他彻底失去理智:

  “你怎么可能没事?”

  “这东西,我早就有了。”Zhou Jia 遗憾摇头。

  “什么?”

  苏九爷hearing this 一愣,随即想起刚才纪泽的疯狂嘶吼、咆哮,一股了然和恐惧浮上心头:

  “是你杀了纪显……”

  “pu! ”

  斧刃落下,人头滚地。

  Zhou Jia 轻轻摇头,一脸遗憾:

  “还以为你有什么依仗没有使出来,原来是这个,真是让人失望。”

  *

  *

  *

  不知何时,天际飘落细雨,细雨朦胧,好似一层薄纱覆盖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也遮蔽了视线。

  鹰巢的人正收拾残局。

  Old Zheng 纵身在场中来回飞跃,one after another 检查着死者的情况、身份,面色的表情凝重、惊讶。

  良久。

  他才回到Zhou Jia 身旁:

  “都是你杀的?”

  ”en. ”

  Zhou Jia 盘膝跌坐,双目似眯非眯,gently nodded 。

  “纪泽、纪显、Su Family 两位黑铁后期expert 、张秉忠,都是你杀的?”Old Zheng 犹有些难以置信。

  “这两具尸体有没有办法处理?”Zhou Jia 没有理会他的追问:

  “彻底清理干净。”

  其他的好说,张秉忠、纪显的尸骨,已经有脱离黑铁范畴的极限,极难处理。

  “黑铁后期的尸体,有些麻烦,你的法子只能阻止尸变,要想彻底清理需要一定时间。”Old Zheng 开口:

  “不急吧?”

  “不急。”

  Zhou Jia 神情淡然:

  “东西已经激发了吧?”

  ”en. ”Old Zheng nodded ,神情又有些恍惚:

  “你是打算把小琅岛的杨世贞也引出来,好彻底一网打尽?”

  “不错。”Zhou Jia 开口,声音淡然:

  “薛烈图身上有小琅岛的求救令牌,这是玄天盟的手段,岛上的人肯定已经知道他已遇险,能救他的唯有杨世贞。”

  “只要出了岛,就是他的死期。”

  Old Zheng 心头一寒。

  the mantis stalks the cicada 、unaware of the oriole behind 。

  小琅岛、Su Family 打算对付Zhou Jia ,却未曾想到,他们眼中的这头猎物,竟早已在暗中张开獠牙,化作猎人等待他们上钩。

  Su Family 两位主心骨,小琅岛薛、杨两家的patriarch ,若是都遇难,那偌大石城,还有谁能让Zhou Jia 有所顾忌?

  以后。

  偌大石城,Zhou Jia 怕就是天!

  念头转动,Old Zheng 的呼吸就是一滞,再看Zhou Jia 的眼神,也隐隐带着股惧意。

  冲天鹰!

  果真是the name speaks for itself 、一飞冲天,但他冲的太快,快到其他人根本难以理解,更是远远跟不上对方行进的速度。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