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38

  第238章 来人(求月票!)

  地上的尸体碎片被one after another 捡起,放在特质的袋子里,然后统一归拢,最后再送往鹰巢。

  笼罩鹰巢的雾气,有着隔绝感知的能力,普通bloodline 感应之法,并不能穿透那层屏障,再加上一点时间,自能把血肉处理干净。

  cultivation base 越高,接触的越多,Zhou Jia 也变的越发谨慎。

  墟界内诡异的method 数不胜数,martial skill 、源术、诅咒、气魄……,乃至科技,应有尽有。

  隔空咒杀、bloodline 感应、拘魂锁魄,这等往日仅在传闻中的手段,藏书苑都有记载。

  在费穆world ,就有Legendary 法师以一块血肉碎片遥隔千里锁魂杀人,也有诡秘之法万里追踪。

  Ji Family 作为军方的Peak 家族之一,有白银powerhouse 坐镇,再是如何小心也不为过。

  既然纪泽能从这remote mountains and marshlands 中打捞出纪显的尸骨,谁敢肯定,Ji Family 不能从尸体留下的线索找到他?

  为防万一,必须处理干净。

  “铮……铮……”

  有人手拿一块骨头,轻敲铁器,骨头不伤分毫,削铁如泥的兵器,反到磕出一个缺口。

  “这骨头,堪比黑铁玄兵了!”

  “张秉忠、纪显,都是黑铁后期中不弱的存在,他们的尸骨,自然与寻常黑铁不同。”

  Old Zheng 挥了挥衣袖:

  “收拾好,不要乱动。”

  “是。”

  …………

  “我问了下认识的人,只有瓦尔拉听说过类似的东西。”

  Old Zheng 递来一枚宝珠,道:

  “这东西应该来自比工族还有久远的族群,类似于费穆world 的Magical Artifact ,但路子明显不同。”

  “帝利族称呼为秘器!”

  Zhou Jia 接过宝珠,细细打量。

  宝珠鹌鹑蛋大小,通体浑圆,入手温润光滑,内里好似藏有漫天星辰起伏,magnificent 。

  此物是从苏九爷尸体上搜出来的,镶嵌在腰间的玉带上,也是他两次从Zhou Jia 手下逃脱的关键。

  “这类东西,能在一瞬间吞噬持有者一定程度的Essence, Qi, and Spirit ,然后激发出某些奇妙能力。”

  Old Zheng 继续开口:

  “大多数,都没什么大用。”

  “比如释放烟花,制造一片幻影,甚至演绎一段类似皮影戏一样的东西,但也有例外。”

  说着,指了指Zhou Jia 手上的宝珠:

  “它能把人带到百米开外,几乎不受任何限制,至少黑铁realm 的手段应该防不住。”

  Zhou Jia 挑眉。

  这简直就是关键时候保命的宝贝。

  苏九爷也是靠它,才能两次在绝杀下逃过一劫。

  “缺点也有。”

  Old Zheng 捋须:

  “那就是每次施展,所需Essence, Qi, and Spirit 极其庞大,因为是瞬间吞噬,所以极有可能会损及fleshy body 本源。”

  “若是Essence, Qi, and Spirit 不足,更是会直接消耗life essence 。”

  “所以,千万不可在短时间内连续使用。”

  Zhou Jia 面露沉思。

  现今回想当时苏九爷的情况,确实有些不对,死前面上皱纹、头顶白发都增加了不少。

  不过缺点虽有,好处却也明显。

  自不能放过。

  “三天了。”

  Old Zheng 歇息片刻,抬头看天,天际三团烈日悬浮,雨后的天际彩虹悬挂,几头飞鸟在光霞中穿梭,他音带叹息:

  “杨世贞怕是不会来了,还等不等?”

  “再wait for two days 。”Zhou Jia 很快就给出了回答:

  “随时盯着小琅岛方面的动静,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回去。”

  “好吧!”

  Old Zheng 起身,抖了抖身上泥土:

  “那就陪你再wait for two days ,这次鹰巢可谓倾巢而出,好几位黑铁守着,还有你自己的人。”

  “可惜,surnamed Yang 的不上当。”

  说着,遗憾摇头。

  为了以绝后患,彻底了结石城的纷纷扰扰,Zhou Jia 几乎叫上了他能叫上的所有黑铁expert 。

  杨玄,还不清楚状况的封正卿自不用说。

  Old Zheng 、瓦尔拉,还有没见过真面目的玄鹰也来了,更设下重重埋伏,再加上他自己坐镇。

  只要来,定然有来无回。

  即使是有着石城周遭number one expert 之称的杨世贞,也是一样。

  *

  *

  *

  小琅岛。

  great hall 中气氛沉闷。

  Xue Family clansman 个个面色铁青,不时朝上方投去冷冰冰的视线。

  Yang Family 众人的面色也不好看,迟疑、担忧、惊恐,one after another 显出双眼,却无人敢多说一句。

  杨世贞端坐正中,眼眸低垂,久久不言。

  “还没有消息?”

  “回脉主。”

  一人行出,拱手回禀:

  “Su Family 两位至今未曾回返,情况不明,Su Family 自己也乱成一团,Zhou Jia 据说给Heavenly Tiger 帮传了信,说是身受重伤,需要静养,短时间内不易露面。”

  “薛senior ……”

  他声音一顿,道:

  “薛senior 的传讯令牌一直在小范围移动,祖祠里的命火也未熄灭,现今定然还活着。”

  “极有可能被困某地,因故暂时出不来。”

  “脉主!”

  一位Xue Family 人走出,闷声开口:

  “家父极有可能身处险境,作为子女不能不管,既然脉主不打算出手,那我等自去即可!”

  “不错。”有人coldly snorted ,音带不忿:

  “薛杨两家、same qi, connected branch ,终究还是两姓人,既然你们担心是陷阱,怕中了计,那我们Xue Family 自己动手就是!”

  “云台兄,何出此言。”Yang Family 一方当即有人开口:

  “事情确实不对,那么多expert 出城,结果无一回返,情况未明之际出手,极有可能中了别人的圈套。”

  “是啊,是啊!”

  “伱们不愿出手,难道我们自己去也不成?”

  “四天,已经四天了啊,想了四天还没有做出决定,难道要等我Xue Family 的Old Ancestor 死了你们才甘心?”

  “胡言乱语!”

  霎时间,争吵声、劝慰声搅在一起。

  场中当即一片混乱。

  薛烈图情况未明,只是传来警讯,按道理自是应该出手相帮。

  但薛烈图是谁?

  小琅岛唯二的黑铁后期powerhouse 之一,他若是不敌遇难,对手又岂是其他人所能够应付的?

  杨世贞若是在有事,小琅岛立马群龙无首。

  这个险要不要冒?

  自然需慎重!

  “四天了!”

  有人大吼:

  “就算四天前没事,把家祖困在外面四天传不来消息,现如今,家祖怕也撑不下去了。”

  “我们早一步过去,可能就早一步助家祖脱困!”

  “不能这么说。”一人小声道:

  “四天都没事,说明薛Old Master 能熬得住,也许再过一两天,他就自个儿走回来也说不定。”

  “杨观,你说什么?”

  “找打是不是?”

  “bang! ”

  杨观的冷言冷语,彻底激怒了压抑了四天怒火的Xue Family 人,一干人大吼起身,直接撞在一起。

  “别打!”

  “别打了!”

  薛杨两家世代联姻,杨姓之妻姓薛、薛姓之妻surnamed Yang ,殿内姑母、舅父可谓比比皆是,都能攀的上关系。

  而今,尽皆乱成一团。

  “彭!”

  杨世贞slap the table and stand up ,怒瞪全场:

  “住手!”

  “成何体统!”

  several decades 脉主的威严,深入人心,虽然Xue Family 人多有不忿,此即也不由subconsciously 停下手上的动作。

  “脉主!”

  一位Xue Family 人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压抑着怒气问道:

  “您给句实话,到底出不出手?”

  “我……”

  “报!”

  shouting loudly ,打断了杨世贞即将脱口而出的决定。

  “Inner Sect 吴师道,登岛拜访!”

  “……”

  “吴师道?”

  “那位Inner Sect 核心真传,有望白银realm 的吴师道?”

  “他怎么会来这里?”

  场中一静,随即响起窃窃私语,众人神情各异,一时间甚至忘了薛烈图的处境。

  盖因这位吴师道,可谓三十年来玄天盟Inner Sect 名头最盛数人之一,一身cultivation base 已至黑铁Peak 。

  可以这么说。

  此人手下亡魂,实力超过杨世贞的,都不在少数。

  以这位的身份、实力,来岛大都会提前数月给通知,让岛上的人提前做好准备迎接,现今竟然突然登岛。

  ”hua! ”

  杨世贞一抖衣袖,迈步行下:

  “随我去迎吴道兄!”

  *

  *

  *

  吴师道一身墨绿长袍,云纹云绣,眼眉低垂,长袖下手指纤细修长,能让女子blushed with shame 。

  他的年纪明明已经过了五十,但看相貌,不过三十许。

  身上有着middle age person 的稳重、少年人的朝气,独独没有老年人的暮气,更多了分飘逸闲适之意,extraordinary and refined 。

  他端坐great hall 正中,神色宁静而安详,一举一动都透着股自然、潇洒,犹如下凡的谪仙。

  气质虽佳,场中却无一人放松。

  就连杨世贞,也subconsciously 绷紧了身体。

  这位吴师道气质不凡,却绝非善茬,手上的人命怕是比小琅岛上的人还多,这才稳坐Inner Sect 核心真传位置。

  “这是闹得哪一出?”

  扫眼全场,吴师道轻轻摇头:

  “一个个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有力气没处使就去外面击杀ominous beast 、zombie ,朝自己人动手成何体统?”

  “吴道兄。”杨世贞垂首:

  “一个误会。”

  “误会?”吴师道侧首,声音冰冷:

  “你身为一脉之主,却连自家门人Disciple 都约束不住,任由他们在此大闹,一句误会就能解释?”

  “en? ”

  杨世贞面色一白:

  “道兄教训的是!”

  “outer sect 三十6 meridians ,当年分出去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延续inheritance ,更为了选拔各地人杰。”吴师道开口训斥:

  “而今看看你们的所作所为,把金煌一脉化为私属,门人Disciple 私斗,多年来毫无建功!”

  “一脉之主……”

  他looked towards 杨世贞,陡然挥袖。

  “bang! ”

  平地陡起狂风。

  青天白日好似突然变得阴暗无光,杨世贞更是呼吸一滞,感知中仅有一面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长袖当头挥落。

  危险!

  ”Ah!”

  angry roar ,他体内source power 奔涌而出,Gold Jade 功疯狂运转,身体几乎化作Gold Jade 之体,举掌相迎。

  “轰……”

  劲气轰鸣。

  黑铁后期的杨世贞身体离地,被衣袖fiercely 甩飞,重重撞在后方墙壁,身体软软滑落。

  落地无声,唯有微微起伏的胸腹证明,他还活着。

  直到此时,吴师道的声音才传来,且毫无停顿。

  “也如此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场中一静。

  小琅岛一干Disciple 无不面露惊惧,纷纷垂首。

  吴师道的大名,他们早有听闻,但却没有具体的印象,今日算是真正见识到对方的强悍。

  黑铁Peak !

  白银之下,赫赫有名的存在。

  他们眼中实力profound mystery 的脉主,在对方手中,竟连一个回合都走不掉,简直是可怖。

  “黑铁后……中期,有几人?全都站出来。”

  吴师道皱眉,本欲唤出黑铁后期,不过话到嘴边,又无奈摇头,把后期改为了中期。

  人群悉悉索索,站出三人。

  “三十岁以下的黑铁,出来。”

  片刻后。

  一人从人群中走出。

  “呵……”

  吴师道仰天,似乎有些无语:

  “小琅岛周遭,千里地界,人口数以百万计,族群更是不知多少,这么多年就只有这么几人能入眼?”

  “三十六支脉发掘人才、inheritance martial arts 的任务,你们就是这么做的?”

  “金煌一脉,怕是已成两家私属!”

  “回senior 。”有人小声开口:

  “有几位不在岛上。”

  “哦!”吴师道挑眉:

  “有几位?”

  “两……两位。”

  “……”

  “嘿!”除了小琅岛的人,殿内还有些许玄天盟inner sect disciple ,此即一位黑脸汉子踏步行出:

  “Senior Brother 莫怒,人少说明不了什么,一位白银强过上万黑铁,兴许这里有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之辈也说不定。”

  他扭了扭脖颈,道:

  “Inner Sect 有事吩咐,需要尔等出力,不过杂鱼可不行。”

  “在下独孤藏,前几年刚刚成就黑铁中期,正好想要见识见识金煌一脉的expert 手段?”

  “谁来赐教?”

  三位黑铁中期彼此对视,暗暗交流片刻,其中一人才踏步行出,cautiously 朝对方拱手。

  “杨狞,请指教。”

  “好!”

  独孤藏双眼圆睁,猛然单足跺地,身躯猛冲:

  “接拳!”

  他fist strength 浩瀚,势如山崩,拳锋未至,杨狞就觉呼吸一滞,心生惧意,subconsciously 采取守势。

  端坐主位的吴师道frowned 。

  一行玄天盟inner sect disciple 则是喜笑颜开,甚至有些不屑。

  martial arts 不好可以练,就连胆气都不足,这黑铁中期的cultivation base ,is it possible that 是从温柔乡里学来的?

  “彭!”

  “彭!”

  独孤藏拳如重锤,一拳拳砸落,拳锋之前空气好似涟漪震荡,也让采取守势的杨狞越发吃力。

  全力催动的Gold Jade 功,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fleshy body ,也微微颤抖。

  不过几个呼吸,就有破功征兆。

  “你就这点能耐?”

  独孤藏一边挥拳,一边怒吼:

  “黑铁中期,在老子面前竟然连还手都做不到,你爹娘教你martial arts ,就是让你做coward 的?”

  “来!”

  “给老子出力!”

  “出力啊!”

  “bang! ”

  一记重拳,轰破杨狞的防御,余力不减,落在他的胸腹,直接轰破衣衫、皮肉把人轰飞百米开外。

  落地后,生死不知。

  “呸!”

  独孤藏张口猛吐:

  “废物东西!让老子舒展筋骨都做不到,黑铁中期,怕是一个还没有见过血的雏吧?”

  殿中众人,面色铁青。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