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39

  第239章 出发(求月票!)

  金煌一脉,薛、杨两家的inheritance 以百年计,在石城范围内地位尊崇,受无数人的敬仰。

  提及周遭势力。

  小琅岛,无疑是aloof and remote 的存在。

  City Lord’s Mansion 、Su Family 虽能强盛一时,却无人敢否决,小琅岛上的人,才配拥有Sovereign 此地的意志。

  曾经一度,岛上黑铁数量是其他势力之和。

  薛、杨两家在石城范围tyrannically abuse power ,也被人看做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何曾受过今日这等耻辱?

  殿中众人面色铁青,一个个眼含怒火。

  “呲……”

  黑脸汉子独孤藏面泛不屑:

  “怎么?”

  “不服气,有ability 出来比划比划?让我见识见识金煌一脉的手段?”

  他举步上前,狞笑扫视全场,单足朝下一跺,坚硬的山石地面好似平静的水面泛起浪潮席卷。

  “轰隆隆……”

  方圆十丈,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无数道裂痕浮现当场。

  场中一静。

  不少人眼露惧色。

  Gold Jade 功本就擅长锤炼fleshy body ,劲力刚猛,Cultivation 此功的人也远比旁人更加清楚独孤藏的terrifying 。

  这种爆发力……

  怕是不必黑铁后期差!

  “不敢?”

  独孤藏咧嘴,looked towards 场中剩下的两位黑铁后期:

  “一个个软蛋,害怕的话,you two 一起来也行!”

  “好!”

  薛云台本就proud and arrogant ,这几日肚子里又积累了诸多怨气,此即钢牙一咬,迈步上前:

  “我来!”

  踏地、缩身,双掌倏忽上扬,呼吸之间浑身劲力齐聚,imposing manner 也在这一瞬间达至Peak 。

  裂天!

  掌出,空气尖啸,如鬼哭神嚎,凄厉刺耳猛扑独孤藏。

  一片的杨云英面色阴沉,身体陡然斜斜穿出,双手按住不远处一座石雕,fleshy body 发力。

  石雕近丈高、about one zhang wide ,以一块青石精心打磨而成,总重量超过三十吨。

  “Hah! ”

  shouting loudly ,数十吨的石雕竟是被他forcibly 抱起,loudly roared ,高举石雕moved towards 独孤藏砸去。

  Gold Jade 功力贯全身,两人的皮肤呈现玉质光泽,在日光照耀下,甚至反射出七彩光晕。

  一个急速、一个暴力,联手攻来。

  “好!”

  独孤藏双眼圆睁,目泛兴奋,roared towards the sky 迎向两人。

  憾山拳!

  他浑身筋肉抖动,拳如山崩,力如海啸,浩瀚fist strength 先一步与薛云台的裂天掌撞在一起。

  同时背部微挺,如有龟甲在身,forcibly 抗下砸落的石雕。

  “彭!”

  “bang! ”

  闷响声中,青石石雕轰然碎裂。

  此人一身硬功,竟恐怖到可硬抗三十吨巨石strikes 而不伤,甚至反震之力,让巨石炸开。

  大小不一的碎石子如劲箭激射八方,尘土飞扬也遮蔽了视线。

  只能模模糊糊看到内里三道silhouette criss-crossed ,时而彼此碰撞,引得空气震颤,闷响连连。

  片刻后。

  “彭!”

  一人贴地飞出,滑出数十米,身上的衣衫磨破、皮肉在地上磨出一道血痕,才强强止住退势。

  “bang! ”

  一人翻滚着飞出,撞碎窗扇,砸倒外面的stone pillar 。

  狂风呼啸,吹散场中的石粉灰尘,显出面色略有疲意的独孤藏。

  “Interesting 。”

  他裂了裂嘴,扫眼全场:

  “可惜,两个人一起上也是不行!”

  “老子进阶黑铁中期没有几年,你们活那么大岁数,就这点能耐,一把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殿中疾风呼啸,薛、杨两家一个个面色阴沉。

  只不过面对如此强势的独孤藏,他们虽然心有不甘,怒火中烧,却明白出手也是无用。

  “Zhou Jia 未必不如你。”

  人群中,有人小声嘀咕。

  “Zhou Jia ?”独孤藏sharp ears and keen eyes ,闻声挑眉:

  “他是哪一位,不妨站出来让我瞧瞧,唔……,surnamed Zhou ,原来不是伱们薛杨两家的人。”

  “难怪!”

  “够了!”

  吴师道闷声开口:

  “退下。”

  “是。”闻声,独孤藏面上的轻挑、张狂一收,恭恭敬敬垂首,退回inner sect disciple 行列。

  “盟内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前不久探查到,此去往北several thousands li ,不久后会有一个大型world 碎片出现。”吴师道扫眼众人,道:

  “附近数个支脉,都要派人前去,探寻world 碎片,收集物资。”

  “你们小琅岛……”

  “先出二十个人吧!”

  他brows slightly wrinkle ,似有不喜,摆了摆手继续道:

  “三日之内把名录给我,must not be missed !”

  “杨脉主?”

  不知何时,杨世贞已经从地上爬起。

  他看样子并未受多重的伤,刚才应该是碍于颜面不愿当着众人的面受辱,索性motionless 。

  此即hearing this nodded ,闷声道:

  “是。”

  *

  *

  *

  “吴师道现身小琅岛?”

  这个消息,让Zhou Jia 眼眉挑动,随手捏碎属于薛烈图的传讯令牌,面露沉思,片刻后轻轻挥手:

  “散了吧!”

  吴师道的名声,他自不会没有听说过。

  玄天盟Inner Sect 核心真传,黑铁Peak powerhouse ,白银之下最为出色的几人之一。

  以他而论。

  equivalent to 神煌诀破十关,Essence, Qi, and Spirit Perfection ,且把一门Peak martial skill inheritance 修至Great Perfection Realm 的expert 。

  更别提背靠玄天盟Inner Sect ,定然浑身上下各种treasure 加持,几乎没有弱点。

  这and the others 。

  就算他解开锁脉血线的诅咒,也绝非对手,这里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伤不了对方分毫。

  再设陷阱等下去,怕是会引来一头猛虎。

  “走!”

  “回去。”

  …………

  刚刚回到驻地,还未来得及休息,雷眉就赶了过来。

  “你受伤了?”

  她审视Zhou Jia ,见人无恙,气息也未察觉异常,不由relaxed :

  “看来没有大碍。”

  “小伤。”Zhou Jia 伸手示意:

  “Gang Lord 请坐,我修养几日就好。”

  “哎!”雷眉轻叹:

  “你不该出城的。”

  她若是知道Zhou Jia 要出城,肯定会阻止,现今不知有多少人,在暗中窥探着Zhou Jia 的存在。

  Su Family ……

  “对了。”

  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雷眉还是小声问道:

  “Su Family 的两位黑铁后期前不久出城后失踪,至今没有线索,Brother Zhou 知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是吗?”Zhou Jia 提壶倒茶,面色不变:

  “还有这种事?”

  “不过,同时失去了两位顶梁柱,Su Family 一时半会怕是乱成一团,Gang Lord 可有什么打算?”

  雷眉抿嘴,细细打量Zhou Jia 。

  她潜意识里觉得,这件事most likely 与Zhou Jia 有关,但考虑到彼此的实力,似乎也impossible 有关。

  面前这位深得她信赖的男人,身上总是透着股让人看不透的mysterious 。

  就如此时。

  听闻Su Family 二老失踪,面色一如既往的平静,眼神未有变化,反到考虑起以后的计划。

  念头转动,她subconsciously 开口:

  “Brother Zhou 觉得他们还能不能回来?”

  “It shouldn’t be 回来了吧?”Zhou Jia 摇头:

  “怕是出了意外,毕竟以Su Family 的手段,没道理故意泄露这等假消息,让自己处于不利。”

  “是啊。”雷眉抬头:

  “我也觉得不会,但就怕万一。”

  “万一Su Family 二老突然回来,我们这边反到落人把柄,甚至可能会被Su Family fiercely 咬上一口。”

  “不会。”Zhou Jia 摇头:

  “别的时候也许会,但the past few days 肯定不会。”

  “为何?”雷眉一愣。

  “我听说,小琅岛上来了玄天盟Inner Sect 的expert 。”Zhou Jia 开口:

  “这个时候,有那位在,就算是军方也要给小琅岛面子,他们回来也不敢做的太过分。”

  而且……

  他们impossible 再回来!

  “说的是。”

  雷眉缓缓nodded :

  “如此说来,这几日就是Heavenly Tiger 帮吞并天水寨、Su Family 的大好时候。”

  “不错。”Zhou Jia said with a smile :

  “这可是师伯也未曾完成的事业,吞并Su Family ,甚至想到没有想过,Gang Lord 果真得天庇佑。”

  “当立此功!”

  说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周某先行恭贺Gang Lord 。”

  “呼……”

  雷眉呼吸一促,面泛潮红,心头加速。

  她此前从未意识到,自己距离以往想都不敢想的权势,竟然如此之近,甚至超过了father 。

  天水寨早已七零八散,Su Family 群龙无首,小琅岛上更有expert 坐镇,City Lord’s Mansion 不会插手其中……

  大好机会!

  前所未有的大好机会!

  “Brother Zhou 说的是!”

  雷眉豁然起身:

  “我这就去办,你……你安心修养,这段时间不要外出,若是有人拜访,你……把我推出去即可。”

  “也许有人会问你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就说听我吩咐处理帮务,不要多谈出城的事。”

  Zhou Jia 抬首。

  雷眉明显察觉到什么,却一句都不问,甚至主动把嫌疑揽在自己身上,可谓用心良苦。

  目送对方离开,他眼神中也多了份柔和。

  *

  *

  *

  杨玄提了壶酒前来拜访。

  石亭下,两人对坐,静观细雨飘落之景,倾听风吹铜铃之声。

  “短短数月,城中局势大变,小小一个石城,竟也是权利倾辄、surging forward with great momentum ,让人目不暇接。”

  杨玄给Zhou Jia 斟满酒水,慢声道:

  “Su Family 人有些还抱有希望,想守到苏公权、苏九爷回来,但下面的人,人心已经乱了。”

  “有些人,尤其是原天水寨的人,更是墙头草,开始倒向Heavenly Tiger 帮。”

  “想来!”

  他举起酒杯,示意道:

  “再过不久,在这石城地界,Heavenly Tiger 帮就一家独大了。”

  Zhou Jia 面露笑意。

  如此一来,他就能安稳Cultivation ,再不必操心琐事,只待神煌诀Perfection ,就可尝试冲击白银。

  打打杀杀、勾心斗角的日子,他已有些够了。

  唔……

  “谁是Zhou Jia ?”

  一声闷喝打断了场中的气氛。

  两人侧首,就见一群人冲进small courtyard ,当头之人是位黑脸汉子,身后则跟着不少熟面孔。

  小琅岛Island Lord 杨世贞,竟然也在。

  薛霄、杨云翼也跟在后面,不过两人的面上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甚至还有淤血,可谓极为不雅。

  “你就是Zhou Jia ?”

  独孤藏双眼圆睁,瞪向石亭下的一个silhouette :

  “听说你很能打?”

  Zhou Jia brows frowned ,缓缓起身:

  “未请教?”

  “独孤藏!”独孤藏大步行来,口中shouted :

  “我领教了金煌一脉的手段,他们一个个实力不济,口气倒是很硬,说你比我更厉害。”

  “今日正要请教!”

  说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请吧!”

  “Brother Dugu 。”Zhou Jia 摇头:

  “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在下在小琅岛诸多expert 中根本排不上名号,我看就不用比了吧?”

  “废物!”独孤藏coldly snorted :

  “果然都是一脉的人,胆小鼠辈!”

  “Zhou Jia 。”杨云翼闷声开口:

  “还是比划一下吧,这位是来自Inner Sect 的黑铁expert ,现在见识见识,对你以后也有好处。”

  “不敢当。”独孤藏撇嘴:

  “在下只是Senior Brother Wu 身边一小卒,跟着鞍前马后,也就在你们这等小地方,呈呈威风。”

  他看似自贬,实则语气高傲,眼神中更是毫不掩饰的不屑。

  “Zhou Jia 是吧!”

  扭了扭脖颈,独孤藏迈步上前:

  “反正也就几个呼吸的功夫,不浪费时间,接我一拳再说。”

  音未落,拳锋一出。

  他所修cultivation technique 了得,浑身上下宛如精金铸就一般,一举一动都带有沛然大力,威能恐怖。

  拳出,后方的杨玄就感觉好似山峦倾覆,呼吸不由一滞,subconsciously 后退数步,才稳住心神。

  直面其锋的Zhou Jia ,可想而知承受了多少压力。

  “嗯……”

  eyes slightly narrowed ,Zhou Jia right hand 虚劈。

  以手做斧!

  春雷殛爆!

  “bang! ”

  两人同时后退一步。

  “咦?”

  独孤藏双眼一亮,面泛狂喜:

  “好!”

  “果然有两下子,再receive my move !”

  他脚下轻轻一踏。

  突然!

  整个院子都猛的一颤,房屋轰隆隆作响,就如地震一般立在场中的人无不感觉地面颠簸。

  下一瞬。

  独孤藏的silhouette 就出现在Zhou Jia 面前,他这简简单单的一个迈步,就如会缩地一般拉近距离。

  拳出!

  手臂筋肉震颤,空气抖动,好似布帛撕裂的破空声当空响起,更是撕扯出道道white 气浪。

  “呼……”

  Zhou Jia 立于原地,悠长吐息。

  同时身躯微微晃动,不远处斜放石亭下的盾牌已经出现在手中,同时moved towards 来人fiercely 砸落。

  python 吐珠!

  Five Elements Heaven 罡!

  劲气在胸腹激荡,直接把他的身高拔至两米有余,好似一个小号巨人,抬手掀翻山岳。

  盾落,Sun and Moon lost radiance 。

  “bang! ”

  拳盾相交,独孤藏就觉自己被一面大山撞上一般,整个人身躯后仰,体内劲气几乎被当场震散。

  “shua!”

  两人同时倒退。

  Zhou Jia 身躯飘飞,落地后脚尖轻点,地面下的泥土好似麻花一般扭曲、崩散,凝成一团。

  而独孤藏则是步步后退,每一脚落地,都会踏出一个深深的凹陷。

  连退十步,才止住步伐。

  “好!”

  独孤藏shouted ,借机吐出口中的浊气:

  “好大的力气!”

  “再来!”

  “你们干什么?”这时,一声怒喝响起,雷眉带着一群人出现在院中,双目怒瞪独孤藏:

  “senior ,这里是Heavenly Tiger 帮,轻放尊重些!”

  “……”独孤藏挑眉,随即面露冷笑:

  “也罢!”

  “surnamed Zhou 的,你很不错,等下准备准备跟着出发。”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