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41

  第241章 Earth !Earth !

  “周叔?”

  罗秀英一脸诧异看着面前的Zhou Jia ,眼神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惊讶,甚至带着些许的恐惧。

  这人,真的是周叔?

  无怪乎她这么想,实在是Zhou Jia 的变化太大。

  而且。

  还是在短短几日的时间内。

  此前的Zhou Jia ,身形虽然壮硕,但并不怎么夸张,健壮的肌肉其实更倾向于擅长爆发的流线型。

  而今。

  一块块腱子肉高鼓,背部筋肉更是虬结成型,好似背着一面重盾、龟甲,力道十足。

  两米多高的惊人身高,还有些横向生长的极限。

  臂上能跑马、拳头能站人。

  也merely this !

  双腿如撑天巨柱,宽大的裤腿竟也遮掩不住,每一次迈步,都像带动一座大山移动。

  就连相貌,也发生了变化。

  以前的Zhou Jia ,平平无奇,而今却像是刀削斧凿的雕塑,虽然不怎么好看,却立体感十足。

  举手抬足间,更带着一股沉闷威压。

  这非有意释放的气息,而是庞大的fleshy body ,自带的精神压迫。

  就如猛虎与鸡兔,即使猛虎酣睡、毫无敌意,对于弱小生灵来说,对方的体型就极具oppression 。

  “是我。”

  Zhou Jia nodded :

  “趁有些时间,cultivated 一门secret technique 。”

  “是……是吗?”罗秀英beautiful eyes 闪烁,声音结结巴巴:

  “看着,有些吓人。”

  Zhou Jia 笑而不语。

  天罡巨Spirit Physique 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让他的体型发生如此惊人的变化,是消耗了龙骨潜能。

  这等事仅有一次。

  而且是好是坏也不一定。

  虽然力气暴涨、皮肉变的坚实,但速度也锐减,对于以速度取胜的人来说,得不偿失。

  “Brother Zhou ?”

  青霄的声音传来:

  “你怎么……”

  “变成这个模样了?”

  “青霄兄。”Zhou Jia 回首,朝来人拱手:

  “诸位senior 都说了,此行凶险,为防万一,我趁这段时间cultivated 一门secret technique ,也好增加些活下来的机会。”

  “话是如此,可是……”青霄瞠目结舌,连连摇头:

  “要我说,遇到危险要想活命,还是把Lightweight Art 练好才是正途,你这般岂不是更加显眼。”

  “我也知道。”Zhou Jia 轻叹:

  “可惜,在下本就不善Lightweight Art ,而且时间有限,怕也没有空闲让周某好好提升轻身功夫。”

  “真的是你!”直到这时,凤霄才一脸惊奇的开口,甚至凑到Zhou Jia 身边,伸手去捏那高鼓的肌肉:

  “真是难以置信,伱这肌肉……”

  “凤霄!”青霄面色一沉:

  “不得无礼。”

  “无妨。”Zhou Jia 笑着摆手:

  “周某的变化,确实有些出乎意料。”

  云霄连连nodded 。

  她sorry 上前,但两眼大亮,一反往日的稳重,怕是也想好好摸了摸那一块块肌肉。

  作为黑铁expert ,她们见多了肌肉男。

  但Zhou Jia 不同。

  他身上的气息沉稳厚重,筋肉内藏巨力,虽然潜藏未发,依旧让人有一种坚实可靠的感觉。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站,就压得周遭草木为之倾斜。

  实则。

  Zhou Jia 本身的体重,再加上身上的斧盾,总重量超过两千斤,一呼一吸对于ordinary person 来说,都如狂风呼啸。

  “Zhou Jia ?”

  “真的是你?”

  这时,小琅岛上的人也注意到Zhou Jia 身上的变化,纷纷围了过来。

  杨世贞更是眼眸闪动,looked thoughtful 。

  短短数日,Zhou Jia 身上的变化不可谓不大,fleshy body 内藏气血之盛,怕是不比他弱上多少。

  这等强悍的fleshy body ,面对绝大部分ominous beast ,就算不是对手,也能增加不少活下去的可能。

  但对人……

  倒是未必!

  灵活性不足,绝对算是一个致命的弱点。

  这时,窃窃私语声响起,也让众人的注意力从Zhou Jia 身上移开,moved towards 远处的某道silhouette 看去。

  “白银!”

  “气贯山河莫裳!”

  “八十年前证得白银的那位?”

  莫裳?

  Zhou Jia 眼神微动。

  原来是这位!

  据他所知,玄天盟确定在世的白银powerhouse ,仅有两位,气贯山河莫裳,就是其中之一。

  白银难证!

  每一位,无不是Heaven’s Chosen Child 、机遇玄奇,一身实力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

  但得益于全民习武的策略,三百多年来,大林王朝诞生的白银已然不少,近二十位。

  白银powerhouse ,寿过三百。

  但实际上,从未有人活那么久。

  实力越强、责任越大,每一位白银powerhouse 都肩负着族群延续的重任,需要面对的皆是terrifying existence 。

  一位位白银陨落,一个个后来者居上。

  前仆后继,延续至今。

  莫裳。

  已是白银expert 中活的够长的一位,年龄仅比Zhao Family Imperial Family 那位‘洪泽域Number One Powerhouse ’略小。

  这位的战绩很难考证,但小琅岛藏书苑记载过有关他的几件‘小事’。

  一拳轰碎一座山头!

  十个呼吸犁平several li 之地、灭杀近万ominous beast !

  身入火山与某头火焰ominous beast 厮杀,引得地壳震动百里,最后在极致高温下以双手撕裂ominous beast !

  这等存在,几乎超出了‘人’这一范畴。

  以Earth 的科技武器来看,能够威胁到他的存在,寥寥无几,能杀死白银的怕仅有那几种。

  “shua!”

  “shua!”

  “……”

  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moved towards 山坡飞掠,落到不远处遥遥拱手:

  “Junior ,见过Senior Mo !”

  Zhou Jia 也跟着众人来到山坡小,得益于黑铁expert 的惊人视力,倒是能看清这位的长相。

  身量不高,甚至有些矮小。

  皮肤光滑如玉,双眼炯炯有神,Essence, Qi, and Spirit 抖擞昂扬,说是百岁老人怕是没几个人相信。

  唯有漫天白发,迎风飞舞,略异常人。

  在Zhou Jia 的感知中,莫裳的存在mysterious 而又独特,与其他人尽皆不同。

  他的气息似乎与这方Heaven and Earth fuse together ,明明肉眼可见,但感知中山头上却是空无一物。

  倒是有一股遮蔽several li 的意志,悄然扫视场中众人。

  这股意志之庞大、浩瀚,简直unimaginable 。

  Zhou Jia 毫不怀疑,莫裳的a single thought ,就能掀起狂风呼啸、骤雨thunder ,把心中所想化为真实。

  One with Heaven and Earth !

  他,

  在这里方圆several li 之内,就是天!

  白银!

  如果说凡阶如草木,风吹即倒。

  黑铁似土丘,稳立大地,沉稳坚实。

  那白银等阶的存在,就是巍峨高山,下探地壳、上触青云,威压八方,incomparable 。

  莫裳似乎不喜喧哗,长袖轻挥,声音缥缈虚幻,却清晰而耳,传遍在场所有人:

  “以我脚下这座山坡为核心,在world 碎片出现前切记不可远离,各选住处,都散了吧!”

  *

  *

  *

  看着面前的树屋,Zhou Jia 心有感慨。

  有多久了?

  自从离开Huo Family 堡,就再也没有住过树屋,而今再次见到,竟是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周叔。”

  罗秀英轻拍双手,said with a smile :

  “怎么样?”

  “我虽然在Huo Family 堡住在内城,但也是开凿过树屋的,三室一厅住我们两个绰绰有余。”

  ”en. ”Zhou Jia nodded :

  “确实不错。”

  也许女儿家天生比男人心细,罗秀英同样如此。

  树屋开凿的颇为精细,甚至专门开出来一间静室供Zhou Jia Cultivation ,另有桌椅板凳也像模像样。

  “好精致的树屋。”凤霄行到近前,beautiful eyes 闪动:

  “Brother Zhou ,不麻烦的话,让你这servant girl in the vicinity 帮我也开一处如何?我可以出源石当酬劳。”

  罗秀英表情一僵,面色有些难看。

  甚至再看精心布置的树屋,也觉得腻歪。

  她一直感觉凤霄的性格不错,虽然carefree ,却只是性格爽朗的表现,没有太多心机。

  而今才发现。

  对方的爽朗只是因为说话的目标是Zhou Jia ,自己一个‘servant girl ’,至始至终都未放在眼里。

  是随意差遣的存在。

  “抱歉。”Zhou Jia 声音淡然:

  “秀英是我后辈,这段时间需要好好准备,万一在碎片world 遇险,我也不好向她father 交代。”

  “是吗?”凤霄挑眉,面色渐渐变冷:

  “那就算了。”

  目送对方离开,Zhou Jia 轻轻摇头。

  他很清楚对方心有不喜,甚至可能有了恶感,却不以为意,人心就是如此,难以琢磨。

  即使talking and laughing 的朋友,也有可能因为一件小事翻脸。

  这也是Zhou Jia 不喜多言的原因。

  “周叔。”罗秀英面泛欣喜,又忍不住小声道:

  “其实无所谓的,反正也不麻烦,没必要得罪凤霄senior 。”

  “若是这等事也记挂心上,这and the others 不识更好。”Zhou Jia 摇头:

  “回屋Cultivation 去吧,尽量不要出门。”

  “是。”

  …………

  时间,

  一天天流逝。

  越来越多的人汇聚此地。

  “那位是毕渐,出身何家,只不过因为上一辈的原因改姓毕,何家倒也没有因此嫌弃,一直全力资助。”

  “何家的选择是对的,毕渐现今已是黑铁后期,距离Peak 不过一步之遥,对何家也没了怨恨。”

  “张九成!”

  “他竟然也来了。”

  Zhou Jia 闻声侧首,looked towards 一位大袖飘飘的男子。

  张九成,Zhang Family Disciple ,黑铁Peak cultivation base ,玄天盟Inner Sect 核心真传,是与吴师道同等的存在。

  在其身后,还跟着十余人,每一位都是气息强悍之辈。

  ”Li! ”

  一声唳叫,自天际传来。

  闻声抬头看去,就见一头庞大的飞鸟从天而降。

  飞鸟展翅足有百米,翎羽根根如剑,在烈日照耀下反射出金属光泽,双翅闪动引得疾风呼啸。

  就算是Zhou Jia ,面对那扑面狂风,也不由眯眼后退。

  不远处的几人更是不支,被狂风卷着甩飞出去,一个个大声呼喊,在hundred zhang 开外重重落地。

  “呼……”

  巨鸟双翅收拢,轻飘飘落地,其上数道silhouette 跃下。

  “Imperial Family !”

  “Zhao Family 的人!”

  “他们也来了?”

  Zhou Jia 双耳轻颤,视线落在其中一人身上。

  那人身着金黄甲胃,背负一柄极其夸张的heavy sword ,整个人golden rays of light ,moved towards 山头所在行去。

  黑铁Peak !

  “是赵长宁!”

  “Imperial Family 这一辈最有望成就白银的expert ,据说他背上的giant sword 是由那位Number One Powerhouse 亲自出手打造。”

  “Zhao Family 人,果真个个相貌出众,男女皆是一时之选。”

  “慎言,这话是随便能说的?”

  那么多expert !

  Zhou Jia 扫眼all around ,眼神微动。

  虽然Imperial Family 与玄天盟same qi, connected branch ,但看场中的气氛,Zhao Family 人出现之时,不少人眼露敌意。

  不止Zhao Family !

  在场众人,彼此之间也非一心。

  吴师道、张九成带的人,也互有敌视。

  甚至各大支脉,相互之间也有较量,乃至同一脉的Disciple ,也未必不如他与杨世贞一般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这等事,Zhou Jia 都能看出,白银powerhouse 没道理不知情。

  也不知莫裳如何想的,兴许是disinclined to pay attention to ,兴许是时间不足,竟是至始至终未曾提及。

  现今有他在,没人敢妄动。

  进了碎片world ……

  可就难说了!

  “轰隆隆!”

  天际陡起轰鸣,Zhou Jia 心头一紧,猛然抬头。

  就见浩瀚天际之中,一stream of light 贯破一片片白云,在后方带出袅袅烟气,直奔此地而来。

  “bang! ”

  “shua!”

  流光以惊人的速度落下,压得林木低垂,众人心惊肉跳,临到近前,竟是轻飘飘落地。

  白银!

  又是一位白银powerhouse 。

  如此嚣张做派,再加上此前出现的飞鸟。

  来人当是Imperial Family Zhao Family 的白银powerhouse 赵梁,这位于三十年前成就白银,据闻年龄刚过甲子,堪称奇才。

  Zhou Jia 收回视线,双耳轻轻颤抖,听风特质spare no effort 。

  周遭十li or so ,诸多声音依序入耳。

  expert !

  远不止这么多。

  军方、Rogue 、某些异族,也于unconsciously 间,出现in the vicinity ,其中不乏黑铁后期powerhouse 。

  expert 齐聚,Dragon Snake 乱舞。

  Zhou Jia 心中轻叹,握了握砂钵大的拳头,感受了一下体内强悍的力量,总算有了些安全感,看来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

  *

  *

  细雨绵绵。

  天际阴霾遍布,一片灰黑。

  好似浓墨泼在宣纸上,云层漆黑暗沉,透着沉重的压抑。

  朦胧之中。

  一座废墟般的city 矗立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高高的塔尖直指天际,无数蔓藤悄然覆盖高楼。

  城内断壁残垣,万物枯败。

  曾经繁华的马路上,一辆辆抛锚的汽车凌乱拜访,伴随着微风拂过,半截纸张在雨幕飘荡。

  纸张飘落在地,被雨水浸泡。

  其上的文字、图像渐渐模糊,仅能看出几行大字。

  “九月初三,New Generation 玉女Sect Master 孙婷……小提琴演奏……济城大剧院……”

  而那文字。

  赫然是汉字!

  “哗……”

  一滩血水洒落地面,冲刷掉广告纸上的文字、图案。

  凄惨、绝望的叫声,

  打破宁静。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