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42

  第242章 千Buddha Mountain

  “咣……”

  震耳欲聋的锣声响彻八方。

  山洞内、树屋中、席地而坐的众人纷纷起身、行出,抬头moved towards 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今日把尔等唤到此处,所为何事你们应该都已知晓。”

  玄天盟白银powerhouse 莫裳脚踏虚空,竟似踏在实处一般,一步步行到半空,hands behind ones back 扫视下方众人,淡然开口:

  “不久之后,这里将会出现一个world 碎片,不同于其他,这次的world 碎片非同一般。”

  “它的面积会很大,持续时间也很长。”

  “最为关键的是,它极有可能是一个提前发生某种mutation 的world ,内里源质treasure 众多。”

  Zhou Jia brows frowned 。

  人群人也响起窃窃私语。

  mutation ?

  所有即将陷落墟界的world 碎片,都会发生mutation ,这似乎不值得一位白银powerhouse 郑重其事警告。

  或者……

  莫裳口中的mutation ,与众人理解的不同?

  以他的洞察力,自然听出在说‘mutation ’的时候,莫裳的语气有着些许的凝重。

  能让白银powerhouse 重视,自非一般。

  鹰巢得了工族的通天仪,能提前发现world 碎片,玄天盟肯定还有别的手段,对即将到来的world 碎片有着更多的了解。

  也许这‘mutation ’,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这等机遇,百年难得一次,你们的运气不错。”莫裳显然没有朝众人解释的打算,继续道:

  “但同样,里面也会很危险!”

  场中一静。

  “哗……”

  莫裳大手一挥,也不见他施法念咒,一个由source power 汇聚而成的大型光幕,就出现在in midair 。

  光幕上,文字起伏,每一个都有成人大小,不论在哪个方向,都能够看的一清二楚。

  而其上所载之物,让在场众人呼吸一滞。

  就算是Zhou Jia ,也双目收缩。

  却是排在第一列的,除了他曾经艳羡许久的源质宝药,赫然还有两件high grade 黑铁玄兵。

  在玄天盟内部,有关黑铁玄兵的品阶划分极其严苛,几乎九成黑铁玄兵,都属low grade 。

  Zhou Jia 的奔雷斧是low grade 。

  Lei Batian 手中的雷刀formidable power 恐怖,造价不菲,却同样也是low grade 。

  目前遇到的兵器,唯有纪显手中的Blood Sword 算是middle grade ,锋芒之利,能轻松破开他的防御。

  high grade 玄兵?

  就算现今的他手持盾牌,也会心头打颤。

  此地千余人,expert 众多,不乏背景深厚之人,但能手持high grade 玄兵者,绝对不超过五指之数。

  也可见其珍贵。

  “此行凶险,玄天盟也不吝奖励。”

  莫裳声音一提,道:

  “每一份源质,算一点功绩,以功绩兑换treasure ,只要有足够的功绩,cultivation technique 、宝药、玄兵应有尽有。”

  “源质数量,由盟内专人负责清点,保证公平公正。”

  没人吭声,所有人都在细细审视光幕上的内容,looked towards 其上的眼神,更是充斥着狂热。

  high grade 玄兵不提,其他的宝药同样难得。

  就算是黑铁expert ,但凡入手几枚,也能让cultivation base 大进。

  “apart from this 。”

  扫眼众人,莫裳再次开口:

  “此行所得源质最多的前三人,可另外再得一枚破窍丹,以资奖励!”

  这话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毫无意义,但Zhou Jia 却注意到,场中的黑铁后期expert 无不面上变色。

  吴师道、张九成,更是面泛狂喜。

  看来。

  这破窍丹,对于他们有着大用,甚至让一直喜怒不形于色的吴师道,都控制不住表情。

  藏书苑虽然有诸多典籍,但事关黑铁Peak 乃至白银的,实则很少。

  看其他人的神情,显然也是对this pill 了解不多,尽皆一脸茫然。

  “好了。”

  莫裳收回手掌:

  “我要说的话就这些,进入world 碎片后怎么做,是你们的事,但别忘了万事以保命为先。”

  说着,轻飘飘落入山林,disappeared 。

  上方光幕始终未散,其上一排排文字所代表之物,更是无时无刻不在激起人心欲念。

  “周叔。”

  罗秀英低声道:

  “莫……senior 不做嘱咐吗,那么多人,万一进去后乱了怎么办?”

  说着指了指上面的光幕。

  this thing ,虽然惹人眼馋,但在她较为单纯的认知来看,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要多话。”Zhou Jia 轻轻摇头:

  “senior 自有安排。”

  莫裳根本不在乎乱不乱,甚至主动推波助澜,以功绩兑换treasure 的做法就说明了一切。

  他只说源质换功绩,功绩换treasure 。

  可从没提及,源质从哪得来!

  抢来的?

  偷来的?

  ……

  全都无所谓!

  只要伱有ability 弄到足够的源质,那就能换得treasure ,这就是在变相的鼓励他人持强凌弱。

  光幕上的东西,不只是诱惑,也是祸乱的根源。

  弱者的人,活该受人欺负,这倒是很像军方的作风,现今玄天盟也开始学军方了不成?

  “Zhou Jia 。”

  正自沉思间,一人缓步行来,径自道:

  “你得罪戮天阁的人了?”

  “薛senior 。”Zhou Jia 朝来人拱手,眼露疑惑:

  “何出此言?”

  薛霄抿嘴,侧首moved towards 远处示意了一下:

  “戮天阁的许定,在找人打听你的情况。”

  “许定?”Zhou Jia 抬头看去,见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男子,轻轻摇头:

  “在下并不认识此人。”

  “他是许攸孙的长辈,Xu Family this generation 仅有两位黑铁,且同出戮天阁。”薛霄压低声音:

  “许攸孙,死了。”

  “死在回戮天阁的路上,与李春绕一起,带着苏衮的尸体,。”

  “……”Zhou Jia 恍然,新的不解再次浮上心头:

  “就算如此,也与周某无关吧?”

  他与那许攸孙,从没有过交集,甚至就连那苏衮,也是雷眉动的手,on the surface 与他无关。

  “也许!”薛霄耸肩,看过来的眼神若有所指:

  “最好是无关,不然被戮天阁盯上的话,怕是会有些麻烦。你也知道的,戮天阁多出疯子,这位也不正常。”

  “是。”

  Zhou Jia nodded :

  “多thanks Senior ,我会注意的。”

  “应该的。”薛霄朗笑,轻拍他的手臂:

  “你可是我们小琅岛的人,自然要相互帮忙。”

  Zhou Jia 面带笑意额首,视线状若无意扫过对方拍过的地方,那里有着不易察觉的powder 。

  人心啊……

  总是难测。

  *

  *

  *

  就算是工族,都不能准确预测world 碎片出现的具体时间,接手工族技术的玄天盟,更是做不到。

  距离莫裳宣布奖励之日,已经过去了四天。

  字幕一直悬挂高空。

  不论刮风下雨,都不曾受到影响。

  at first ,不少人还时时盯着,眼泛希冀,慢慢的已经很少有人抬头,习惯了它的存在。

  所有人都在等待。

  等待world 碎片出现的那一刻。

  不知何时。

  轰隆隆……

  bang!

  沉闷的震颤声,把盘膝跌坐的Zhou Jia 从入定中惊醒。

  睁开双眼,他一个闪身出现在树屋外,大手一伸,把还一脸迷茫的罗秀英叩到身前。

  口中则是低喝:

  “别乱动!”

  嗡……

  虚空轻颤。

  不是肉眼的错觉,而是空间真的在颤抖。

  在某个不知名力量的作用下。

  丝丝缕缕的雾气从虚空中冒出,一片片模糊的illusory shadow 开始与此方world 交错,并渐渐重叠。

  交错、重叠的world ,引得虚空扭曲。

  “world 碎片!”

  有人低声感慨。

  在这种难以理解的Heavenly Might 面前,不论是黑铁、还是白银,都与凡人没有区别,心中只有敬畏。

  唯有Zhou Jia ,目泛惊疑。

  在雾气出现的一刹那,他脑海里的地囚星就开始闪烁微光,不知这其中有什么关系。

  “嗡……”

  虚空颤抖。

  ”Not good !”

  有人大吼:

  “小心!”

  next moment 。

  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

  有人脚下的大地突兀升高,有人身周则是appear out of thin air 无尽水流,更有无数藤蔓从虚空中穿出。

  霎时间。

  场中众人乱做一团。

  Zhou Jia 单手抓着罗秀英,壮硕的身体在各种突如其来的事物中穿梭,实在闪避不及就是single fist smashed out 。

  “bang! ”

  一块巨石被他轰破,面前却出一个门楼。

  越过门楼,眼前的一幕让他呼吸一滞,平坦的大地好似展开的布帛,moved towards 四下延展。

  空间,被拉伸!

  前一刻可能相隔不过只是一丈,next moment 可能就被拉伸到里许开外,一些不知名的东西,填充到彼此之间。

  “master ,救我!”

  不远处有人大吼,手臂前伸,面泛惊恐。

  下一瞬,那人就被无数巨石挤压在一起,一座山头把silhouette 所立之地给彻底覆盖、掩埋。

  时空交错的混乱,宛如天灾。

  “怎么会这样!”

  有人大吼:

  “以前的world 碎片,不是这样的啊!”

  world 碎片融入墟界,确实会撑破原来的地方,但不会如此混乱,更像是整块的填充。

  而今。

  就像是把两个world 碎片放进搅拌机里,拼命的搅动。

  混乱、无序、危险。

  mutation !

  这应该就是莫裳说的空间mutation 。

  念头转动,Zhou Jia 单脚跺地,整个人借力高高跃起,脚踏一块块凭空浮现的山石、树木,moved towards 上方狂奔。

  从其他人的遭遇看,越往上相对来说也越安全。

  一幕幕奇特的光影在眼前闪过,其中竟是有些莫名的熟悉,不过这时候的他没有时间理会,只是狂奔。

  片刻后。

  “bang! ”

  沉重的身体撞倒一处房屋,在地面砸出一个大坑,坑里的silhouette 遥遥缓缓,良久未能爬起。

  混乱,

  也在unconsciously 间停歇。

  一方world 碎片,彻底陷落墟界。

  …………

  进入world 碎片第一件事,就是先确定自己的位置,看周围的环境如何,有没有危险存在。

  某处水潭。

  几个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与Sect Elder 失散的inner sect disciple 挣扎着起身,彼此安抚、压住心头的惊慌,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看去。

  “这里是什么地方?”

  “有成型的建筑,定然有智慧生灵存在,先找到本地土著,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再说。”

  “是。”

  说话之人显然地位颇高,其他人nodded 应是,顾不得理会湿漉漉的衣服,moved towards 岸边行去。

  “你们有没有听到……”

  这时,走在后面的一人眼露疑惑,侧耳倾听:

  “一个怪声?”

  “怪声?”前头一人回首:

  “什么怪声?”

  “像是什么打呼噜的声音。”后面的那人brows frowned ,寻找声音传来的方向,低头朝下看去。

  “bang! ”

  水浪狂卷,一道黑影从水下冲出,獠牙交错的大口轻轻一磕,就把silhouette 绞成块块碎肉。

  “小心!”

  “呼……”

  黑影狂卷,张口嘶吼,长不知几许的身躯猛然盘旋,把几人尽数包裹在内,裹着水流朝下沉去。

  凄厉惨叫伴随着嘶吼,悄然disappeared 。

  至始至终,也无人看清那黑影具体为何物。

  …………

  进入world 碎片后,若是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气息遮掩住。

  不要发出异响,引来其他不知名的存在。

  一切。

  以保住性命为先。

  某处great hall 。

  三个玄天盟outer sect 溧水支脉的Disciple 缩在一起,躲在桌案下,身躯shiver coldly ,隔着桌布朝外看去。

  “ka-cha !”

  “ka-cha ……”

  古怪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三人身体紧绷,目露惊恐,其中的女子更是用双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眼泪直流。

  只见在great hall 正中,两个光头僧人相对而坐。

  一僧引火烧烤,看着食物垂涎欲滴;一人手持钢签,正自gorge oneself ,吃的满嘴流油。

  僧人并非绝对素食,但在礼佛之地做这等事,似乎有些失礼,只不过这似乎也并不值得让人畏惧。

  但如果僧人身高七米,通体金黄,架子上烤的不是兽肉,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场景就变得恐怖且诡异。

  殿中散落的破碎衣衫,依稀可辨玄天盟Inner Sect 标注。

  桌案下的三人更是亲眼见到,Inner Sect 的一位黑铁powerhouse ,被僧人双手按住,生生撕成两半。

  那可是黑铁!

  “嗝……”

  gorge oneself 的僧人打了个饱嗝,看了看空无一物的签子,shook the head ,起身moved towards 桌案行来。

  那如同房梁一般的大腿,一步步靠近,也让三人的身体越发绷紧。

  “唔?”

  迟缓的诧异声,从上方传来,随即就见一条巨腿缓缓蹲下,一个恐怖的大脸紧接着出现在三人的视线中。

  “逃!”

  “Junior Sister 快逃!”

  桌案下一人面露癫狂,大声吼叫,挥刀猛砍僧人大脸,同时咆哮着把女子朝殿外推出去。

  “彭!”

  刀刃砍在脸上,发出沉闷声响。

  僧人身躯微微后仰,口中传来愤怒低吼,屋面大的手掌裹挟震耳欲聋的劲风,fiercely 抓来。

  “pu chi !”

  持刀男子,被僧人一把抓在掌中,凡阶十品的fleshy body 几无抵抗之力,被生生捏成肉泥。

  剩下的两人夺路狂奔,一人刚刚奔出great hall ,就被放下烧烤的僧人追上,一脚踏碎当场,血肉横飞。

  女子奔出great hall ,神情惊恐,两眼无神,几乎失智,只知道拼命大叫,甚至不敢回头。

  “呼……”

  一股劲风从后方扫来。

  “彭!”

  女子的身体被巨力撞中,从中断成两截,上半截身体翻滚着落到某处台阶。

  眼中divine light 渐渐暗淡。

  眸子里最后一个景象,是块巨石。

  巨石上有着三个血红大字。

  千Buddha Mountain !

  奈何,

  她并不认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