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43

  第243章 芙蓉街

  进入world 碎片,观察环境、restraining aura ,确认暂时安全后,随后就是cautiously 探寻周围的情况。

  某处废墟。

  一行十余人围成一圈。

  一位black clothed 老者端坐正中,长袖抖动,一只只飞舞的虫豸从衣衫下飞出,moved towards 四面八方飞去。

  伴随着虫豸飞远,经由某种心神相连的secret technique ,废墟外围的情况也one after another 落入老者感知。

  周围的人一脸戒备,不发一言。

  不久后。

  老者睁开双眼,似乎察觉到什么,面露凝重。

  “Senior Brother ?”

  一位腰悬软鞭的貌美妇人低声问道:

  “外面情况如何?”

  “唔……”老者沉吟不答,想了想,伸手一指人群:

  “小五、小七,you two 往南走。”

  “master 。”听到吩咐的两人一愣,一时间not knowing what to do ,面上更是不知为何浮现出惊恐之意。

  “怎么?”老者面色一沉:

  “不听master 的话了?还是想尝尝百虫噬心的滋味?”

  两人身躯一僵,眼神越发惊惧,彼此对视一眼后,重重nodded :

  “是!”

  “小九、武荪。”老者再次looked towards 另外两人:

  “你们往北。”

  提到的两人同样body trembled ,虽然能看出他们面有不甘,终究还是牙关一咬,nodded 应是。

  “去吧!”

  老者挥手,一脸冷漠:

  “动静闹得大一点。”

  “是!”

  四人应是,握紧手上的兵刃,腾身朝两个方向奔去。

  不多时。

  嘶吼声、咆哮声、莫名的怪响,伴随着地面轻震从远处传来,各种藏在暗处的存在也显露踪迹。

  “走!”

  看时机成熟,老者双眼一亮,率众朝西方冲去。

  一路无话。

  待到冲出废墟,身后的声响越来越远,众人才不由relaxed ,貌美妇人更是展颜said with a smile :

  “幸亏Senior Brother 多带了些人来,不然就麻烦了。”

  以她的cultivation base ,自是能察觉到刚才涌动的气息何等恐怖,怕是非黑铁后期powerhouse 不能挡。

  若是正面碰上。

  己方一群人,能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好在此行带了些‘诱饵’,把凶手引走,这才能轻松通过刚才的险地。

  “还是要小心些。”老者捋须,面上表情稍稍放松:

  “这里most likely 与Abyss World 有关系,黑铁等阶的存在不在少数,好在我们没必要与它们meet force with force 。”

  “搜寻源质,才是正事!”

  “是。”妇人nodded :

  “Senior Brother 说的……”

  声音突兀一断,妇人的表情也僵在当场。

  “Junior Sister ?”

  老者眼眉跳动,似乎是察觉到什么,伸手轻轻一碰妇人。

  “呼啦……”

  刚才还talking and laughing 的貌美妇人,竟如堆积成型的豆腐一般,随着轻轻一碰,轰然坍塌。

  无数肉块散落在地,one after another 血水喷溅而出。

  “Junior Sister !”

  老者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眼中更是显出惊恐。

  妇人的实力虽然不强,却也是一位黑铁,fleshy body thousand hammers, hundred refinements 不说,感知、敏锐也远超凡阶。

  而今。

  竟不知何时被人分了尸!

  还是在他面前。

  其他人更是齐刷刷后退,眼中尽是恐惧。

  “shua!”

  一缕black light 飞速划过,在他人还未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掠过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带出一溜溜血丝。

  快!

  快到了极致!

  甚至让黑铁powerhouse 都难以及时做出反应。

  至始至终,都无人看清那black light 到底为何物,唯有一条条人命,被其收割。

  “pu! ”

  “oh la la ……”

  一具具fleshy body 接连坍塌。

  老者连连后退,已是顾不得自己的一干‘门人Disciple ’,一声大吼,moved towards 远处夺路狂奔。

  但next moment 。

  “pu! ”

  老者的头颅高高飞起,身体似乎犹未知情,继续朝前奔出百余米,才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

  *

  *

  Zhou Jia 挣扎着从废墟中撑起身体,看了看身上破破烂烂的盔甲,无奈轻叹,随手收入乾坤空间。

  这套盔甲在凡阶之时对他还有不少助益。

  进阶黑铁后,用处越来越小,现今更是连defensive power 都无甚大用,没有报废已是顾念旧情。

  “哒……”

  空荡荡的街道上,除了他之外,空无一人。

  脚下是青石铺就的地面,看那青石上的痕迹,此地曾经应该是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而今却再无喧嚣,独留一片寂静。

  杂草从缝隙滋生,

  尘土随风飘扬,

  混杂着泥水的纸张在地面上翻滚,其上的文字早就fuzzy 。

  两侧的门面更是早已坍塌,废墟中碎石堆积,污血沾染木桩,撕裂的玩具挂在长钉,一副荒芜末日之景。

  “唔……”

  风声,如同凄厉长啸,让人闻之心碎。

  Zhou Jia 定了定神,踏步朝前行去,刚才情况紧急,他把罗秀英提前甩了出去,还不知对方情况如何。

  不过两人身上都有血藤楼的千里香,可以肯定距离不远,而且生机犹在。

  当务之急,先把人找到再说。

  “ka-cha ……”

  一块木板被Zhou Jia 踏碎。

  连人加兵器足有两千多斤的重量,若是不有意支撑,就算是青石地面走的久了,也会变形,更诳论木板。

  随意垂首扫了一眼,正欲迈步前行。

  脚步,却陡然一僵。

  平静的心潮,陡起涟漪。

  缓和的heartbeat ,突然剧烈跳动。

  呼吸。

  也为之一滞。

  “不……impossible 吧?”

  Zhou Jia 眼眶跳动,转动有些僵硬的脖颈,再次垂下头,moved towards 木板上几行模糊的字迹定睛看去。

  汉字!

  隶书!

  真的是汉字!

  看着脚下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汉字,Zhou Jia 身躯微晃,眼神恍惚,一时间竟恍若在梦中。

  “怎么会?”

  口中喃喃,他猛然侧首朝周围看去。

  那废墟中不曾注意的细节,一瞬间齐齐涌入眼帘。

  炭烤榴莲!

  **银店!

  苓记鸭血粉丝!

  状元米线!

  ……

  Zhou Jia 呼吸急促,猛然发力狂奔,在街道尽头止步,moved towards 一旁跌落在地面的牌匾看去。

  “芙蓉街!”

  济城芙蓉街?

  怎么会?

  他眼眶跳动,猛然回头。

  这里怎么可能会是芙蓉街!

  作为济城最著名的小吃街,不论评价如何,来济城旅游大都会过来转转,Zhou Jia 也不例外。

  同系的一位Senior Brother 就是济城本地人,曾经带着他与女朋友来过这里,芙蓉街街道狭窄,长不过里许。

  尽头靠近大明湖南门。

  多年过去,印象已经模糊。

  但……

  眼前的街道,宽过三丈,长度超过十里,门面阴森恐怖,道路扭曲盘旋,好似一条盘踞在大地上的巨蛇,欲要吞噬进入其中的一切。

  视线的尽头,一片漆黑,幽深死寂,好似内藏大恐怖。

  Zhou Jia 抬头望天,双目失神。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

  *

  *

  “呼……”

  罗秀英矫正了有些扭曲的左臂,took a deep breath ,缓缓稳住体内躁动的气血。

  相较于黑铁powerhouse ,她虽然有铁元功锤炼fleshy body ,这段时间cultivation base 也有进展,终究还是太弱,刚才不小心撞到在地,伤了筋骨。

  好在无甚大碍。

  定了定神,她起身站起,依照Zhou Jia 教的办法,source power 一引,确定了一下对方所在方位,迈步行去。

  两人分开之际,world 碎片的混乱已经临近尾声,彼此的距离并不远。

  周围,

  似也没有危险。

  环视周遭。

  一栋栋数十米的建筑映入眼帘。

  不同于星族的建筑,this world 的建筑overwhelming majority 都已坍塌成废墟,无数形貌怪异的植物在其内滋生。

  悉悉索索声,从各个角落传来。

  不知为何。

  this world 给她的感觉,透着股诡异、阴森、恐怖,即使那平整的地砖,都透着股不正常。

  如果world 也能以活物的标志来衡量的话。

  那this world ……

  就是个充斥着疯狂的无序world !

  深渊!

  这种感觉,很像有关深渊的描述。

  “咦?”

  突然,一个惊疑声从远处传来:

  “你……不是跟在Zhou Jia 身边的那个人吗?”

  “伱们……”罗秀英回头,看到一行数人,面色绷紧的表情微微一松,朝几人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原来是小琅岛上的诸位,罗秀英这厢有礼了。”

  虽然一路上Zhou Jia 甚少与小琅岛上的人来往,但终究是同属一脉,安排的住处也彼此靠近,罗秀英自然也认的这些人。

  一行六人,除了一位名叫杨幡的人是黑铁后期,剩下的都是凡阶,有两人更是外姓。

  看他们的情况,衣衫略有凌乱,气息却很平稳,显然在刚才的混乱中没受多大影响。

  “还真巧。”

  一人nodded ,回首looked towards 杨幡:

  “senior ?”

  ”en. ”杨幡nodded ,神情漠然:

  “动手吧。”

  “是!”

  几人应是,拔出刀剑逼近。

  “几位。”罗秀英face changed ,急急后退:

  “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周叔的人,我们同为小琅岛一脉,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知道。”一人冷笑:

  “就是因为你是跟着Zhou Jia 来的,所以才不打算放过你,你不会以为我们真把他当自己人吧?”

  “跟她啰嗦什么?”有人brows frowned :

  “直接杀了了事,等找到那Zhou Jia ,自有脉主出手,总要在这world 碎片内处理掉这个叛徒。”

  “杀了太浪费了。”有人摇头:

  “这女人相貌不差,身段更是不错……”

  “你想干什么?”一人said with a smile :

  “这地方,可没时间供你逍遥。”

  “我的意思是,活捉的话应该会有些用处,就算咱们不用,也能拿来要挟那surnamed Zhou 的不是?”

  “就怕你不是这么想。”

  “haha ……”

  几人肆无忌惮的调笑。

  一个trifling Grade 8 的凡阶,并不会被他们放在眼里,几人中只是十品就有两位,even more how 还有位黑铁坐镇。

  “原来是这样。”

  罗秀英beautiful eyes 闪动,面上竟无惧意,只是缓缓nodded 。

  下一瞬。

  “shua!”

  阴杀Life Seizing Sword !

  黑铁玄兵!

  下一瞬。

  剑light flashed ,五人的身形齐齐一滞,一抹血痕同时出现在他们的咽喉。

  “pu! ”

  鲜血喷溅!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