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44

  第244章 先手

  大厦之巅。

  one old and one young 并肩而立。

  dark 的天际,厚重的云层漆黑如墨,沉甸甸的压在心头,立于高处似乎伸手可触。

  老者收回仰望天空的眼睛,faintly sighed :

  “这是一个受到深渊意志影响的world 。”

  “深渊意志?”

  少年不过十岁出头,身着洁white clothed 袍,似乎是某个宗教的制服,带着股mysterious 、圣洁之感。

  他brows slightly wrinkle ,问道:

  “什么是深渊意志?”

  “深渊的存在,很难用语言解释。”老者鹰眼勾鼻、金发及腰,手持一个法杖,赫然是一位来自费穆world 的黑铁powerhouse :

  “它似乎是某种活物,有着自己的意志,只不过这个意志充斥着疯狂、混乱,难以理解、难以接触。”

  “深渊碎片实则基本上没有生灵,甚至没有实体!”

  “但当它与other world 碎片fuse together 的时候,会与this world 碎片相融,进而让world 碎片mutation ,演化出诸多有着深渊特质的存在。”

  “比如?”少年挑眉。

  “比如。”老者伸手一指下方街道上游走的一头石狮子:

  “让原有world 的某种死物,化为活物;某些存在,发生mutation ;某样东西,有了特殊之处。”

  下方的石狮子本是宅院门口的镇宅死物,现今却能走能动,且口衔一具尸体,漫不经心咀嚼、吞咽着血肉。

  沉重的身体,让它每走一步,地面都发出沉闷声响。

  “原来是这样!”少年恍然:

  “就像我们at first 出现的那个地方,长达several hundred li 的隧道,肯定不是this world 生灵的产物。”

  “不错。”老者nodded :

  “那隧道也许原本仅有several dozen li ,但因为深渊意志的影响,变的several hundred li 之长,更滋生出某些诡异存在。”

  说到此处,老者眼神也不由浮现些许惧意。

  很显然。

  即使以他们的实力,从隧道走出,也并不容易。

  “你懂得真多。”white clothed youth 侧首looked towards 老者,眼带惊叹:

  “看来,我跟着你算是选对了。”

  “haha ……”老者朗笑:

  “本就如此,洪泽域六族中,费穆world 的人也许innate talent 不算最佳,但定然最为了解other world 。”

  “就如深渊位面,其他种族怕是极少有人知晓。”

  “哦!”少年好奇追问:

  “这是为何?”

  “因为……”老者收敛笑意,眼露深邃:

  “费穆world 有神!”

  “是有着逆转birth, aging, sickness and death 、横跨虚空次元,乃至开辟一方空间的Spiritual God ,真正的……Spiritual God 。”

  “它们传授给Human Race 的知识,是其他族群远远比不上的。”

  费穆world 不止有神,还不止一位。

  有专属探险的神,有崇尚智慧的神,它们有的曾游走诸多world ,有的不吝传授知识。

  它们谓之Divine Race !

  某些知识。

  是ordinary person ,乃至白银powerhouse ,都不够资格了解的存在,唯有Spiritual God 可以接触。

  “这是好事啊!”white clothed youth 来自帝利族,有着通达的智慧,敏锐的感知,准确把握到老者脸上那一瞬间闪过的阴霾:

  “你why not 高兴?”

  有Spiritual God 庇佑,就算是在这墟界,想来也能生活的更加轻松。

  “不高兴。”老者摇头:

  “因为神也有欲望,人更有贪念,当有人窥探神的权柄之时,往往会被神降下灾难。”

  “对于神来说,人只是它们圈养的玩物,不能逾越。”

  paused ,又道:

  “伱可知,为何费穆world 有那么多有智慧的种族?”

  “为何?”少年开口。

  “因为Divine Punishment !”老者垂首,道:

  “每次Divine Punishment ,都会摧毁原有族群创造的智慧,新生的族群再次成为神的玩物,如此往复,自创世之初一直如此。”

  “所以费穆world 的族群,也就越来越多。”

  总会有存在窥探神的权柄。

  也总会有Divine Punishment 落下。

  Divine Punishment 并不会彻底毁灭一切,也就难免有漏网之鱼,久而久之,就有了诸多族群混杂的world 。

  这等事,定然属于费穆world 最为隐秘的秘密。

  他竟然一清二楚。

  身份定然非同一般。

  “走吧!”

  老者活动了一下筋骨:

  “有人过来了,他们可不好招惹。”

  while speaking ,老者的身体渐渐变形,竟化作一头身高足有about one zhang 、背生双翅、满嘴獠牙的monster 。

  若是费穆world 的人见到,定会认的monster 身份。

  ghoul !

  有着堪比黑铁Peak 力量和速度的powerful existence 。

  而老者施展的,则是有着森林之子bloodline 的专属高阶源术:Transformation Technique 。

  “哗……”

  ghoul 煽动翅膀,伸爪扣住white clothed youth 肩头,两人一飞冲天,破开厚重云层moved towards 远处飞去。

  地面上。

  重达数十吨的石狮子像是发现了什么,突然发力狂奔,带着剧烈的震动、裹挟飓风,moved towards 街道尽头行来的一人猛扑而去。

  狮子双目血红,獠牙狰狞,威势之盛,绝对不亚于黑铁中期的expert ,甚至犹有过之。

  “彭!”

  silhouette 挥袖。

  巨大的石狮子竟是吃力不住,高高飞起。

  “百裂!”

  silhouette 举步上前,伸手在石狮子腹部轻轻一按。

  恐怖的劲力如同千百道利刃狂卷而出,那巨大的石狮子竟是被当场撕裂,崩碎成漫天石子。

  “crash-bang ……”

  尘土飞扬,一个palm-size 、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石块,出现在silhouette 掌中。

  “Senior Brother 。”

  独孤藏出现在一旁,看到石块后双眼一亮:

  “Ultra Grade 源质!”

  这等品阶的东西,落在玄天盟手里,定然可以造就一位黑铁expert 。

  ”en. ”

  吴师道颠了颠手上的东西,手一晃,石块disappeared ,抬头看了眼上空disappeared 的ghoul ,面无表情朝前行去:

  “走,先找活着的土著打听一下这里的情况。”

  “是!”

  在他身后,一个个silhouette 接连出现。

  一共十余人,

  无一例外,全都是黑铁expert 。

  甚至就连黑铁后期,都有着三位。

  在这个理论上不存在白银生灵的world 碎片内,他们一群人的存在,几乎可以walk unhindered 。

  *

  *

  *

  芙蓉街!

  Zhou Jia 收回视线,踱步走在泉城路上。

  这里本是济城最为繁华的一条街,现今入眼处,却尽是断壁残垣,万物枯败,一座座商厦坍塌。

  残尸、碎肉、污血,混合着落叶,遍铺坑坑洼洼的地面。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尽是萧索。

  “咣当……咣当……”

  一辆搁浅在路边的面包车,不停的晃动,像是内里有什么东西在拼命撞击车厢一般。

  走到近前,透过玻璃可以看到一头mutation 的尸体正在抽搐。

  看情况。

  尸体mutation 时间不长,甚至撞不开车门,更不懂得击打较为脆弱的玻璃,只是反复撞击。

  运动装、跑步鞋,特殊的腰带……

  看得出。

  这具尸体生前有着一定的准备,甚至可能是主动把自己关在车里,身上的东西则都取了下来。

  想了想,Zhou Jia 伸手轻拍车门,一股暗劲透过车门轰碎尸体头颅,也让撞击停了下来。

  …………

  不久之后。

  Zhou Jia 手中多了一份地图,几张还算完好的报纸。

  他不时低头对照一下附近的地形,同时翻看一下报纸,面上looked thoughtful 。

  从周围的环境看,济城的破败最少也要数月以上,报纸上的消息更不知相隔了多久。

  其上最新的消息,是济城被雾气包裹,有人发生mutation ,医院出现挤兑,市民开始恐慌。

  济城不能进出、全城开始断电、科技设备逐渐失效,一轮诡异的红月,出现在高空,mutation 开始从医院停尸房蔓延。

  ……

  单单看报纸上的描述,都能感受到那种ordinary person 面对天灾,茫然而又无助的惊恐。

  不过这些情况,只是world 碎片被墟界纳入最普遍的征兆。

  并不算出奇。

  但济城的mutation ,显然不止如此。

  诡mutation 长的芙蓉街,disappeared 的市民,还有造成眼前这断壁残垣的罪魁祸首,都不清楚。

  mutation !

  “Zhou Jia !”

  熟悉的声音,让他止步回头。

  “薛senior 。”Zhou Jia 收起手上的东西,moved towards 来人nodded 示意:

  “真巧。”

  “是啊。”薛霄手持棍棒,与另外两位小琅岛上的黑铁踏步行来:

  “this world 碎片不小,我们能这么快碰上,确实运气不错,一起走吧,找脉主汇合。”

  “也好。”Zhou Jia 无可无不可:

  “senior 可知,这次进入world 碎片,为何与藏书苑的描述有那么大的不同?”

  “Senior Mo 所说的mutation ,指的是什么?”

  “我也不清楚。”薛霄面色一沉:

  “吴师道、张九成应该知道,他们藏着掖着不说,害死那么多人,出去后定要朝Inner Sect 告上一状。”

  她虽是女子,却自幼性格刚强,再加上martial skill 刚猛影响心智,性格倒是像男人比较多。

  while speaking 。

  薛霄摆了摆手,示意后面两人跟上,三人状似随意把Zhou Jia 围在一起,热情相邀同行。

  “这样啊……”

  Zhou Jia 也只是随口一问,对答案本就不抱希望,hearing this nodded ,探手扣住身后一人的咽喉。

  “那你们就去死吧!”

  “ka-cha !”

  手掌发力,猛的捏碎那人咽喉。

  他的动作轻松随意,表情淡然悠闲,却举手抬足取人性命,就像是端茶喝水一般自然。

  待到松手。

  一位同行的黑铁就已命丧当场,

  就连薛霄,在他出手之际,都未能察觉不对。

  突兀!

  毫无预料,突下杀手!

  根本不给人丝毫准备的时间。

  “你干什么?”

  薛霄怒目圆睁,丝毫不觉着自己也打算出手sneak attack ,大声吼叫:

  “surnamed Zhou 的……”

  “bang! ”

  她话音未落,呼吸突然一滞,感知中好似天塌地陷,唯有一个拳锋裹挟劲气fiercely 轰来。

  来不及过多考虑,手中齐眉棍一颤,浑身劲力凝at one point ,急速点出。

  崩山!

  source power 汇聚于棍棒前端,好似一抹亮光浮现,当空炸裂,与那来袭的拳锋直直撞在一起。

  “pu! ”

  薛霄body trembled ,感觉整个人就像是被大山从身体上碾压过去一般,四肢百骸尽皆寸断。

  手上一松,棍棒不知崩飞何处。

  整个人轻飘飘离地飞起,跌出百米开外。

  一拳轰飞薛霄,Zhou Jia 侧身looked towards 剩下的一人,那人目露惊恐,看着自己手中缺刃的short blade 。

  他一刀砍在Zhou Jia 后颈。

  但。

  Zhou Jia 毫发无伤,削铁如泥的short blade 却生生被反震之力破开一个缺口。

  这可是黑铁玄兵!

  他可是黑铁powerhouse !

  怎么可能?

  “pu! ”

  一个大手落下,那人还未回神,脖子上的脑袋就已整个爆开,红的、白的朝后喷溅。

  Zhou Jia 面色阴沉,似乎心头藏有无穷怒火无处发泄,一步步moved towards 在地上挣扎的薛霄行去。

  “你不能杀我!”

  薛霄身躯颤抖,托着喷血的双臂朝后挪动,面带惊恐:

  “杀了我,脉主不会放过你的!”

  “别杀我!”

  眼见威胁没用,她急急转变话锋,即使性格强硬,面对死亡,求生的本能依旧让薛霄放弃了一切:

  “我……我还有用,我知道谁要杀你,脉主已经把你的消息给了戮天阁的许定,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我可以帮你。”

  “Zhou Jia !”

  “我们也算有交情,你还记得吗,我请你喝过酒,还有雷眉雷Gang Lord ,她……她很器重我。”

  “求你……”

  “不要杀我!”

  “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为了活命,她已是不顾一切。

  奈何。

  “彭!”

  地面轻震,讨饶声也戛然而止。

  Zhou Jia 默默收回拳锋,任由血液从拳头上滑落,阴沉的表情未有丝毫变化,murderous intention 反到更盛。

  *

  *

  *

  “Grade 9 !”

  杨幡眼角跳动,面泛狰狞:

  “slut !”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原本柔弱如羔羊的罗秀英,竟突然显露獠牙,一剑击杀五人。

  隐藏的cultivation base 也显露出来。

  非是Grade 8 ,

  而是Grade 9 !

  “hmph! ”

  罗秀英coldly snorted :

  “难怪周叔说小琅岛上的人一个个都是废物,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防备被我反杀。”

  “锦衣玉食、安稳日子,把你们都给养废了!”

  “Grade 9 ?十品?”

  “空有cultivation base ,什么都不是!”

  五个人,只要一个人有所准备,或者小心些拉开距离,也绝impossible 被她一剑尽数斩杀。

  但偏偏。

  五人一起围上来,还在一条弧线上,更无提防,几乎是明摆着告诉罗秀英赶紧出剑,机会难得。

  “好!”杨幡气的浑身打颤:

  “好!”

  “slut ,受死!”

  劲气奔涌,掌劲滔滔,Gold Jade 功、裂天手两大小琅岛Peak 玄功,齐齐施展,直功而来。

  面对来袭攻势,罗秀英beautiful eyes 闪动,竟是不惊反喜。

  弱!

  这位黑铁,竟然这么弱?

  在她的印象里,黑铁expert 当如Zhou Jia 一般,气息恐怖、心思深沉,一举一动都给人无尽威压。

  两人交手,即使Zhou Jia 把cultivation base 压制在同样的凡阶,也给她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那种感觉,让人绝望。

  即使再次服用了dao fruit ,comprehended 阴杀Life Seizing Sword ,面对Zhou Jia ,罗秀英依旧心中打颤,如望巍峨高山。

  而今。

  杨幡给她的感觉,丝毫没有那种威压,甚至不像是黑铁,随意一扫,掌法中就有数个weak spot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