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45

  第245章 幸存者

  杨幡钢牙紧咬,手掌变换,一掌推出,带起的气流发出爆破似的炸响,劲风wu wu 宛如鬼哭神嚎,惹人意乱心烦。

  夹带着鬼哭神嚎声音的凶猛一掌,也让罗秀英呼吸一滞,浑身筋骨好似尽数被压制。

  这也让她明白。

  此时此刻不是周叔教导martial skill ,而是一位黑铁powerhouse 真正起了杀心,稍不注意,就会丧命。

  “Hah! ”

  她口中低喝,音波在体内激荡。

  这是铁元派激发人体潜能的method ,靠特殊的声音带动体内source power ,锤refining bone marrow 、内壮fleshy body 。

  乃至刺激萎靡不振的精神。

  音落。

  罗秀英双眼一亮,整个人从掌风压迫下恢复移动能力,long sword 刺出诡异弧线,身躯侧移。

  “呲……”

  得益于dao fruit 之助,她接受的是阴杀Life Seizing Sword 的Perfection inheritance 。

  可惜受限于cultivation base 和自身不足,她仅能把这门Sword Art 领悟到精通门槛,但如此依旧惊人。

  剑出,来袭掌风就如被刺入七寸,陡然一滞。

  杨幡甚至感觉掌心刺痛,subconsciously 变换掌法,避开来袭剑刃,好似翻滚的磨盘朝前碾压。

  “轰隆隆……”

  掌劲如雷,震颤四方。

  several feet 开外的一辆轿车被劲气裹住,当即扭曲变形,拧成麻花状,若是活人更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罗秀英身化疾风,脚趾紧扣地面,身体带出一连串的残影,整个人好似一条灵动游鱼,在对手所化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中穿梭。

  时而出剑,every sword 都直击对方掌法中的weak spot 。

  “呲呲……”

  “Ding! ”

  两人交错厮杀,劲气飞扬。

  地面时而被轰出one after another 掌印,时而被sword qi 划出道道裂痕,silhouette 翻滚纠缠,竟难分伯仲。

  “slut !”

  杨幡眼角抽动:

  “难怪如此大胆,原来有足够的底气,凡阶Grade 9 就能在我面前撑那么久,以后还了得?”

  心头转念,murderous intention 更胜!

  相较于杨幡,罗秀英远没有说话的空闲,至始至终精神紧绷,死死盯着对手的动作。

  她仅是Grade 9 ,但身上的衣服却是以百年蹑空草草茎编织而成,能大幅度增加移动速度。

  单论速度,并不比黑铁Early-Stage 慢多少。

  也是因此,才坚持到现在,不过底蕴不足终究是她最大的缺点,这点杨幡同样清楚。

  熬!

  坚持下去,熬也能熬死罗秀英。

  “呼……”

  微风轻抚。

  一直寻觅对手Sword Art weak spot 的罗秀英突然暴退,脚下疾点地面,好似蜻蜓踏水,朝后飞掠。

  “想逃?”

  杨幡低喝,身体狂冲:

  “给我留下!”

  同时双掌隔空拍击,道道掌劲覆盖前方,恐怖的劲气更是让对手不得不停步来回闪避。

  就是这时候!

  罗秀英双眼一亮。

  她早就发现杨幡掌法中的weak spot ,一直隐忍未发,等的就是现在。

  “Hah! ”

  口中低喝,体内劲气一凝。

  震腕弹剑!

  回风返燕!

  ……

  sword qi 破开,震开来袭掌劲,剑刃颤抖,分开护体劲气,直逼杨幡咽喉,flowing light flashed 而逝。

  “叮……”

  悠扬的碰撞声在场中回荡。

  杨幡面露后怕,身躯疯狂暴退,脖颈处赫然多出了一个红点。

  若非他及时醒悟,依靠强悍cultivation base 生生阻了阻来袭的剑刃,怕是刚才已经被洞穿了咽喉。

  饶是如此,心头依旧发寒。

  而且危机并未就此结束。

  “死!”

  罗秀英得势不饶人,身躯贴着杨幡疾冲,掌中软剑好似阴蛇狂舞,疯狂刺击,留下重重残影。

  她的every sword ,都spare no effort 。

  sword qi 狂飙,在杨幡身上留下one after another 伤口。

  杨幡的劲气就像是顽石,而她的软剑就如钻头,不停的朝内里突进,想要一举贯穿。

  而顽石显然不甘心就此罢休,拼命闪躲,让钻头不在同一个地方深入,虽然遍体鳞伤,却总能及时保住要害。

  python 吐珠!

  罗秀英beautiful eyes 圆睁,体内source power 陡然一爆,攻击越发凌厉。

  “shua!”

  ”shua shua !”

  “呲……”

  sword qi 横空,残影重重。

  杨幡身体暴退,罗秀英体内source power 渐渐见底,比得似乎就是谁坚持的时间更久、更长。

  谁坚持到最后,谁就能获胜。

  而败者。

  失去的将是一切。

  从表面上看,杨幡处于绝对的下方,情况岌岌可危,但罗秀英的体力消耗的则更快。

  一旦不能维持现状……

  那么,

  情况立马改写。

  某一刻。

  杨幡的身体突然一僵。

  “pu! ”

  剑刃贯穿咽喉。

  “呼……呼哧……呼哧……”

  罗秀英身体一松,精神猛然松懈,闭合的毛孔瞬间涌出大量汗水,乃至浸透了衣衫。

  良久,她才恢复过来,moved towards 不远处的silhouette nodded 致谢:

  “many thanks 周叔。”

  “没必要跟一位黑铁死磕。”Zhou Jia 踱步行来,声音淡漠:

  “你还有潜力可挖,进阶十品之后再找回场子也不迟,若非我来的及时,你的胜算不超过三成。”

  刚才若非他以外力影响杨幡,罗秀英most likely 会坚持不住。

  “是。”

  罗秀英面露羞愧:

  “周叔教训的是,是我太托大了。”

  她原本对黑铁充满畏惧,本不打算死磕,但见杨幡掌法尽是weak spot ,一时间心有冲动。

  若是自己能在凡阶,还是Grade 9 的时候击杀一位黑铁,此等荣誉,怕是能惊掉不知多少人的下巴。

  执念上涌,竟忘记了危险。

  杨幡掌法中确实有许多weak spot ,但他劲如磐石,罗秀英则是流水,想要攻破easier said than done ?

  对方每一掌,都让她竭尽全力。

  如何能准确把握对方招式的变化?

  非是impossible 。

  而是太过冒险!

  若是进阶十品,倒是可以一试。

  “走吧。”

  Zhou Jia 转身:

  “把尸体上的东西收拾一下,去找附近的幸存者,问一问……this world 发生了什么。”

  “是。”

  罗秀英应是。

  *

  *

  *

  漆黑无光的房间里,衣衫凌乱的郭薇蜷缩着身子,紧紧依偎在好姐妹李艺可的身边。

  两人屏住呼吸,感受着彼此身体的微微颤抖。

  黑暗中。

  时有咀嚼声响起。

  “ka-cha ……ka-cha ……”

  这个声音呆板无力,迟钝重复,每次响起都让两女身体微颤,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

  “嚓……”

  “嚓!”

  几点fire star 出现在视线中,伴随着fire star 闪动,一抹亮光出现,给漆黑无光的房间增添了几许亮光。

  蜡烛。

  red 的蜡烛,烛光摇曳,绽放光明。

  光明带来的不是温暖,而是无尽的绝望与恐惧。

  不大的房间里,一男一女有些呆滞的清理地上的污垢。

  在他们身后,房间角落里有着一个木质大桶,桶里血肉模糊。

  女子歪歪斜斜走到桶边,抓起一块肉舔了舔:

  “发臭了!”

  “没有电,没有冰箱,发臭了很正常。”男子手腕颤抖,moved towards 屋角的郭薇两女一指:

  “给她们吃,我们吃新鲜的。”

  两女lovable body trembled ,郭薇颤颤巍巍朝木桶看了一眼,双眼瞬间湿润。

  李艺可目光呆滞,甚至已经没了动作。

  “晓楠!”

  那木桶内,赫然是一具剥皮拆骨的人体。

  几日前。

  木桶里的尸体,那个名叫晓楠的姑娘,还跟她们现在一样,被那一男一女捆在屋角。

  而今。

  晓楠的大部Avatar 体被当做肉食,进了一男一女的肚子里,而且不久的将来,两女也将如此。

  吃人!

  this world 已经疯狂。

  “这两个太瘦。”女子音带遗憾:

  ”Not good 吃。”

  “有的吃就不错了。”男子闷声开口:

  “when the time comes 你吃我,我身上肉多。”

  场中一静。

  女子颤颤巍巍在椅子上坐好,良久不语。

  ”peng!”

  ”peng!”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敲击声从外面传来。

  “有人吗?”

  呼喊声响起。

  屋内四人齐齐抬头,神情各异,就连那浑身死寂的李艺可,目光中也出现些许生机。

  *

  *

  *

  青后小区。

  罗秀英cautiously 扫视周围,手中紧握软剑,却不敢发出丝毫异响,唯恐惊扰到Zhou Jia 。

  在她身后,Zhou Jia 双目紧闭,正自侧耳倾听着什么。

  良久。

  Zhou Jia 睁开双眼,面露疑惑,想了想才迈步前行:

  “走!”

  “是。”罗秀英relaxed :

  “周叔,我感觉this world 碎片很诡异,跟星城那里很不一样,这里还会有活人在吗?”

  “也许。”this time ,Zhou Jia 的声音罕见的带出不确定:

  “上楼。”

  按照以往的规律,虽然陷落墟界会有很大的凶险,幸存者比例有高有低,但济城的基数大,附近还有军区,在高科技设备失去作用之前,当有很大一部分能够坚持下来。

  即使失去枪械,也会有不少幸存者。

  但现在。

  济城world 碎片mutation ,走了这么远,竟然没有遇到一个幸存者,可见幸存比例有多低。

  整个青后小区,仅有一处在听风下显出异常。

  非是听到声响。

  恰恰相反。

  那里没有丝毫声音传来,像是一个封闭的漆黑空间,这在碎片world ,反而更加不正常。

  来到感知的楼层,看着锁死的outer sect ,Zhou Jia 想了想,轻敲大门。

  同时以Earth 语言喊道:

  “有人吗?”

  “里面可有幸存者,劳烦回个话,我没有恶意。”

  屋内一片寂静。

  …………

  ”peng!”

  ”peng!”

  有序的敲击声,让屋内的几人心头狂跳。

  “里面可有幸存者,劳烦回个话,我没有恶意。”

  已经数日没有进食的李艺可双眼渐渐亮起,好似回光返照,面泛红晕,陡然撑起身子大叫:

  “救命!”

  “slut !”屋内的男子一个箭步冲到近前,一巴掌扇在李艺可脸上,双目圆瞪低声怒吼:

  “这里早就没有活人了,外面的都是monster ,伱想害死我们不成?”

  “救……救命!”

  李艺可却是不管不顾,挣扎着叫喊。

  她的声音并不大,毕竟好几日没有进食,再加上房间除了几个unremarkable 的通风口尽数被封死,几乎impossible 传出去。

  就算真的传出去。

  如男子所说,引来的九成九不是救星,而是那些恐怖的噬人monster 。

  并非会说人话,就是人。

  小区里就有一株大树,能操控他人的尸体,口发人言诱惑他人靠近,然后把人吞噬。

  “救命!”

  一直没有动静的郭薇突然身躯前冲,撞向大门,口中大吼大叫:

  “救命啊!”

  对于两女来说,不论怎么样反正都是死,死在monster 手里也好过被人吃掉,至少痛快些。

  ”Ah!”

  一旁躺在椅子上的女人猛扑过来,把郭薇压在地上,死死捂住她的嘴。

  四人拼命挣扎、撕扯,竟是没有人注意到,外面的敲门声,不知何时已经disappeared 。

  直至男人最新醒悟过来,侧耳倾听:

  “走了?”

  “应该走了。”女人小声嘀咕:

  “我们铺了那么多隔音的东西,封闭那么好,就算monster 的耳朵再灵敏,应该也听不到。”

  “那就好,那就好。”

  男人relaxed 。

  两女则是无力瘫软倒在地上,Both eyes are spiritless ,宛如死寂,就连胸口的起伏也渐渐落了下去。

  突然。

  “ka-cha 嚓……”

  刺耳的异响传来。

  四人猛然状态,在蜡烛微弱的光晕下,可见那钉在门上的厚厚钢板,正自朝内缓缓凹陷。

  “ka! ”

  钢板扭曲、变形,隐约可见一个手掌的形状在朝内探入。

  有‘人’以手掌的推力,让厚达一尺的钢板扭曲变形,这种力量,怎么可能会是人!

  屋内一静。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可抗炮击的钢板,在来‘人’的手掌面前,就如柔软的泥土,被缓缓撕裂,大手探入房间。

  “bang! ”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型,纯以steel essence 焊接而成,重达数吨的大门被生生拔起,扔在一旁。

  透过光亮,隐约可见一个魁梧的‘monster ’,立在门前。

  那monster 腰围堪比两个成年男子,身高顶住门框,庞大的身体竟是把大门给堵得严严实实。

  人,

  怎么可能有这等体量?

  一男一女面露绝望,瘫倒在地。

  郭薇、李艺可也是face revealed a bitter smile ,眼中却也有一种解脱,双眼一闭,彼此拉住对方的手掌,静待永寂黑暗降临。

  “真有幸存者?”

  一个明明从未听过,却理解其中意思的声音响起:

  “周叔,屋里有股怪味。”

  ”en. ”

  Zhou Jia nodded ,晃动身躯撑破两边的墙壁,踏步行入屋内,视线在屋角木桶上slightly paused ,双目悄然一寒。

  随即落在郭薇两女身上。

  “鲁大学堂的校服。”

  他眼神微动:

  “你们认不认识梁十朋?”

  “梁教授!”

  郭薇双眼一睁:

  “你知道梁教授?”

  Zhou Jia 咧嘴,gently nodded :

  “他是我Senior Brother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