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47

  第247章 白绸行者

  在进入world 碎片之前,对于此行,Zhou Jia 有着明确的目标。

  Ultra Grade 源质!

  借助world 碎片的特质,三宝high grade Supreme 宝诰灵雨术,尽可能多的培育源质宝药,为以后的Cultivation 打下基础。

  谁曾想。

  this world 碎片竟然来自他的故乡Earth ?

  现在。

  不得不做出调整。

  选择隐秘不易被人察觉的地方,种下spirit plant 草种,开垦‘药田’,让罗秀英负责照顾。

  带她进来,主要的目的就是为此。

  也唯有罗秀英,知道Zhou Jia 有这个手段。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个道理他自然不会不懂。

  所以除了罗秀英负责照看的‘药田’,他还要在城中另外选几处地方,培育源质spiritual medicine 。

  尤其是某些特殊spiritual medicine ,需要特定的环境才可生长。

  “world 碎片彻底融入墟界,最快也要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足够培育两茬源质spiritual medicine 。”

  “High Level spiritual medicine 一百五十年,下等spiritual medicine 三百年,修至黑铁Peak 绰绰有余。”

  远处的异响,让Zhou Jia 停下手上的动作。

  …………

  李洋、温岩贴着墙壁,屏住呼吸,在阴影中cautiously 移动,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他们两个中学成绩太差,分流去了职业学校。

  虽是省会城市,学校也没好到哪里去,幸运的是位置较为偏僻,避开了第一波混乱。

  再加上运气不错,侥幸存活到至今,甚至因为杀了几头变异的尸体,还有了点实力。

  但外面太过危险!

  如果不是逼得没有办法,两人也绝不会出来。

  “前面有一家小卖部,里面的东西应该在末日at first 的时候就被人抢光了,不过我知道旁边有个隐蔽的地下室,有时候会被当做货仓,里面可能还有些东西。”

  李洋舔了舔自己干巴巴的嘴唇,声音嘶哑:

  “等下你在外面放哨,我进去看看。”

  ”en. ”

  长时间的缺水、缺食,让温岩根本不想开口,nodded 表示明白,同时握紧手中的long sword 。

  他们藏身的地方,是一位求生大佬的基地,里面有着不少吃食,乃至备用电源、兵器。

  this sword ,就来自那里。

  虽是ancient sword ,却是开过锋的,极其锋利。

  大佬准备的很充分,奈何本人却较为倒霉,早早被monster 所杀,反到便宜了他们两个。

  可惜。

  谁也未曾想到,末日竟然会影响科技。

  Generator 停工,冰箱损坏,再加上房屋倒塌,原本可坚持数年的物资,被飞速消耗干净。

  “呼……”

  “呼哧!”

  两人从转角探头,呼吸陡然一滞。

  “monster !”

  “白绸行者!”

  却是远处的街道上,one silhouette 静静矗立。

  silhouette 浑身上下缠绕着white 的绷带,好似一具木乃伊,completely motionless ,却让两人额头冷汗直冒。

  这个东西他们见过。

  一种极其恐怖的monster !

  被巡逻队的人称呼为白绸行者,速度惊人、力量恐怖,不惧机枪扫射,喜吞噬血肉。

  就算是巡逻队的人遇到,都要远远避开。

  好在它只要出现在某处,就会停留很长时间不动弹,只要不惊扰到它,通常不会有事。

  两人对视一眼,悄无声息朝后退去。

  有这种‘monster ’在,此行肯定不成,只能先回去另选目标。

  “ka-cha ……”

  李洋身躯一僵,颤颤巍巍垂首,却见一块腐朽的木板未能撑住他的体重,从中断裂。

  温岩咽喉滚动,一滴汗珠从额头滑落。

  两人屏住呼吸、cautiously 回头,一抹白影映入眼帘。

  却是原本应该在百米开外的白绸行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头颅上包裹的白布清晰可辩。

  “快逃!”

  李洋大吼,挥棍朝白绸行者击去。

  意外因他而起,自然也要由他承担责任,暴起发难未曾想过击倒对手,只求帮温岩拖延时间。

  不同于温岩,他手中的钢棍是从路上捡来的,没有利刃,好在力大势沉,方便挥击。

  “彭!”

  钢棍砸在白绸行者身上,就像是击中层层软垫,劲力飞速消散,就连钢棍也被白布死死缠住。

  “走!”

  温岩单手挥剑横扫,同时顶着李洋狂奔。

  他并不打算放弃同伴。

  白绸行者不怕棍棒击打,却似乎不愿被利箭斩中,脚下轻轻一点,silhouette 就暴退十zhang or so 。

  两人夺路狂奔,不走大路,专条曲折小道、废墟残桓,乃至商场那拐来拐去的路径。

  逃跑途中,更是把路过的东西朝后甩去,拦截后方追来的白影。

  “shua!”

  “彭!”

  白绸行者移动速度惊人,奈何不懂得灵活转变方向,更不知闪避,时不时撞上墙壁。

  但它力道惊人,不论是厚厚的砖墙还是钢筋混凝土,都能一撞二碎,折身再次追上。

  “呼哧……呼哧……”

  两人拼命喘气,体力飞速消耗,几尽见底。

  “分开逃!”

  温岩低声shouted :

  “能活一个是一个。”

  “来不及了。”

  李洋大吼,身体一跃而起,脚踏侧边墙壁,单腿做斧,moved towards 后方来袭的白影fiercely 劈落。

  因为击杀变异尸体,他的力气也增加不少,甚至能让以前的职业运动员blushed with shame 。

  这段时间,更是苦练散打技巧。

  这一记斧劈,力大势沉,甚至带来尖锐破空声。

  “彭!”

  “ka-cha ……”

  白绸行者身体晃动,同样甩腿,单腿做鞭与李洋相撞,直接抽断来袭腿骨,把人轰飞数十meter away 。

  ”Ah!”

  温岩大吼,挥剑猛劈:

  “我跟你拼了!”

  sword light 烁烁,倒也颇为惊人。

  再加上白绸行者有些不愿被剑刃斩中,连连闪避,倒是坚持了几个呼吸,随即被一腿揣在胸口。

  这一腿好似破开空气,点出肉眼可见的涟漪,落在温岩身上,直接让他体内五脏破碎。

  整个人像是破布娃娃一般摔飞在地。

  “pu! ”

  温岩口吐鲜血,甚至夹杂着些许碎裂的内脏,看了不远处李洋一眼,面露苦涩笑意。

  完了!

  李洋回以苦笑,缓缓闭上双眼。

  “呼……”

  微风轻抚地面,两人已是彻底失去抵抗能力,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

  “哒……哒……”

  清脆有序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每一步之间的间隔,都如精密的机械般精准无误。

  声音,

  也让正欲有所动作的白绸行者身形猛然一顿,微微侧‘首’,moved towards 不远处的街道‘看’去。

  李洋睁眼,视线尽头隐约可见一个壮硕到惊人的silhouette 。

  “朋友,别过来!”

  “这里有头monster !”

  呼喊声,也把白绸行者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李洋不以为意,他反正是死定了,临死之际,能救一人也是好事。

  “哦!”

  来人音带惊奇。

  似乎是未曾料到有人会主动吸引monster 的注意力。

  “many thanks 。”

  Zhou Jia moved towards 地上的silhouette gently nodded ,踏步行来,looked towards white 木乃伊:

  “monster 就是它?”

  “你……”李洋挣扎着从地上坐起,单腿耸拉地面,眼带惊疑looked towards 行至近前的silhouette :

  “那是白绸行者,连巡逻队都杀不死的monster ,伱怎么还过来?”

  自己明明已经大声提醒,竟然还走过来,而且声音毫无波动,更fearless 惧,反到是有些……

  好奇?

  这人怕是疯了!

  末世折磨人,把人折磨疯也是常事。

  有不少人熬不下去,主动寻死,两人也是见过,倒也不以为奇。

  “shuaa~ ……”

  白绸行者身体微动,裹在外面的白布却突然急速震颤,乃至让空气都显出肉眼可见的涟漪。

  就像是一个人心情激动,它也在用某种特殊的方式,来表现自己的‘心情’。

  激动?

  忐忑?

  渴望?

  李洋一愣。

  吐血的温岩也抬头看来。

  “shua!”

  一道illusory shadow 划过长街,百米之地瞬间被其掠过,极致的速度当空留下残影,快的让人难以做出反应。

  直到此时。

  两人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这一路上白绸行者simply 未曾出全力,可能只是把他们当做老鼠逗着玩。

  若是它愿意,两人根本逃不了那么久。

  “彭!”

  一声闷响,让两人回神。

  白绸行者单足下劈,劲风在地面上撕裂一道长达several feet 的裂痕,却被一只手臂挡在半空。

  怎么可能?

  两人同时面露惊容。

  那等速度、这等力量,怕是一辆装甲坦克都要剧烈震颤,来人竟face doesn’t change ,一如刚才。

  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是人?

  还是monster ?

  “shua!”

  白绸行者却没有两人那么多心思,一击不中,收腿侧踢,虚空爆响,腿影瞬息般逼近Zhou Jia 。

  “pa! ”

  Zhou Jia 抬手,拦在腿影之前。

  狂暴的劲风,仅能让他发丝飞扬。

  “shua!”

  ”shua shua !”

  白绸行者好似martial arts expert ,四肢轮番进攻,双腿、双手轰的空气震颤,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涌向对手。

  这等攻势。

  两人毫不怀疑,一辆坦克也能在眨眼功夫撕碎。

  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这头白绸行者,就能把一栋几十层的大楼彻底轰成一堆废墟。

  但……

  来人只是单手轻挥,时而拍击、时而虚按,简简单单的动作,却让攻势难进身前一尺。

  面上的表情,更是至始至终未有变化。

  “黑铁。”

  Zhou Jia 轻轻额首:

  “初入黑铁的realm ,倒是还算不错。”

  音落,他五指伸展,猛然朝内一扣。

  “pa! ”

  来袭的侧踢,被他紧紧握住掌中,随即胸腹微鼓,单脚前踏,手握白绸行者的右腿moved towards 地面fiercely 一砸。

  恐怖的巨力,把空气也撕裂出鬼哭神嚎之音。

  “bang! ”

  好似Earth Dragon 翻身,方圆十余米的地面轰然碎裂,一个深达about one chi 的凹坑出现在李洋两人眼前。

  凹坑正中,白绸行者整个人都变了形,白布散碎周遭,好似一摊扁平状物体不时扭曲。

  gu lu ……

  温岩咽喉滚动,鲜血混杂着碎裂的内脏,被咽了下去。

  李洋更是神情呆滞,一脸不可置信。

  如果说白绸行者需要疯狂攻击,才可撕碎坦克,那么这人,怕是一发力就能捏扁装甲。

  “嗬嗬……”

  怪异的声音,从散碎的白布中传来。

  Zhou Jia 侧首,弯腰正要再次抓住白绸行者,下方无数条白布像是活物一般朝他的身体缠来。

  “crash-bang ……”

  白布如灵动游蛇,疯狂穿梭,只不过眨眼功夫,就把Zhou Jia 死死包裹在内,好似一头木乃伊。

  失去了白布,也露出内里的事物,赫然是一具普普通通的白骨。

  被风一吹,白骨就化作飞灰随风消散。

  白绸行者!

  白布才是根本,内里的东西仅是操控的傀儡。

  只要它愿意,外在的白布还在,随时都可更换里面的东西。

  两人一惊。

  next moment 。

  “pu chi !”

  两只大手从层层叠叠的白布中探出,猛然发力一撕,白布破碎,其上也响起mournful scream 。

  Zhou Jia 面色不变,手握白布来回撕扯,一缕缕布帛接连落地。

  诡异的白布则是拼命紧箍他的身体,甚至妄图从口鼻耳窍中钻入体内,由内到外占据fleshy body 。

  奈何。

  天罡巨Spirit Physique 的强悍,非是这等程度就能损坏的。

  “pu chi !”

  “pu chi !”

  一条条布帛,被接连撕碎,洒落地面。

  眨眼功夫。

  缠绕在Zhou Jia 身上的白布,就如死蛇一般,滑落下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