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52

  第252章 六关

  神煌诀sixth test ,

  开!

  伴随着一道无声的震颤,Zhou Jia 只觉自己咽喉处一个横隔多年的喉骨消融,周身气息随之一畅。

  足、根、脐、腹、心、喉,六关皆破,这意味着目前的他距离黑铁后期,仅需一步。

  source power 奔涌奔涌,四肢百骸、internal organs 无时无刻不被冲刷锤炼,甚至就连锁脉血线也产生松动。

  Dragon-Tiger 玄胎虽然依旧遭到封禁,但对fleshy body 的恢复力,已经有了些许加持。

  “有没有足够的源质宝药,cultivation base 进度,果真是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

  Zhou Jia 睁开双眼,长吐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他的条件可谓blessed by heaven ,有着诸多bug加持,就算是玄天盟Inner Sect 的Heaven’s Chosen Child ,也不能与之mention on equal terms 。

  “shua!”

  body flashed ,在原地disappeared 。

  …………

  地下酒庄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

  不止当日来的姚黯and the others 。

  Young Master Yao 的名声,引来了不少慕名而来的人,这里俨然成了外来人一个聚会交流的据点。

  Zhou Jia 要去各个cropping spirit medicine 的地方施法、收割,更要pill concocting 、服药cultivation ,在酒庄的时间极少。

  一段时间没来,这里赫然大变模样。

  大厅。

  熙熙攘攘。

  有的摆摊售卖源质,有的择地小声议事。

  更有的in groups of three or four ,商量着接下来要去哪里搜寻源质,或者呼朋唤友,准备猎杀某头monster 。

  几十位济城碎片world 的幸存者穿插其间,端茶倒水,听候吩咐,权当招呼客人的小厮。

  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轻心。

  这里的外来人看似体型与Earth 人相仿,但一个个实力恐怖的骇人,搓铁如泥易如反掌。

  稍不顺心,随手给一巴掌,可能就要丢掉性命。

  但就算如此,面对这些‘外来人’、‘adventurer ’,有些事也难以避免。

  一声惨叫,打断了场中的喧哗。

  ”Ah!”

  “ahhhh !”

  mournful scream 声,诉说着地上那人所受的痛楚。

  诡异的蓝火在身上焚烧,没有灼烧衣衫,却焚烧骨髓、内脏,直至把人烧成一滩血水。

  惨叫声,持续了十几个呼吸。

  时间并不长。

  但对那遭受折磨的人来说,每一个呼吸都意味着惨不忍睹的折磨,这就是九阴Ghost Fire 的特质。

  “Brother Bai ,何事如此恼怒?”

  一位容貌艳丽、身着彩裙的女子起身娇笑:

  “把九阴Ghost Fire 用在一个凡阶身上,太过浪费了吧?”

  莫说凡阶。

  就算是初入黑铁的expert ,被this move 击中,也是Divine Immortal 难救,可见动手之人的怒火之盛。

  “hmph! ”

  白矩coldly snorted :

  “这个混账不长眼睛,差点打坏了我的三色宝盅,让他死的这么轻松,已经是便宜他了!”

  “Brother Bai 。”有人沉声开口:

  “杀人能泄一时之忿,却于事无补,再说你的东西并未受损,反到可能得罪此间主人。”

  “此间主人?”白矩回头:

  “莫不是Young Master Yao ,a trifling 凡阶,我去道个歉就是了。”

  “hehe ……”彩裙女子娇笑:

  “Brother Bai 说错了,这里虽是Young Master Yao 说了算,但这些土著却属于另外一人,那人出了名的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

  “哦!”白矩挑眉:

  “哪位?”

  “Zhou Jia 。”彩裙女子面色收敛:

  “奔雷斧Zhou Jia 。”

  “此人虽然仅有黑铁中期的cultivation base ,但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实力不亚黑铁后期,尤其Fleshly Body Power 极其惊人。”

  “是他!”白矩面色一松:

  “略有耳闻。”

  进入这个碎片world 已经一个多月,真正有实力的大多都被人熟知,奔雷斧Zhou Jia 也不例外。

  以黑铁中期的cultivation base ,forcibly 与一干后期expert 并列,也算neither too big nor too small 的奇闻。

  不过只要不是cream of the crop 的那几位,白矩并不惧。

  毕竟他也是黑铁后期。

  “Brother Bai 。”

  有人小声开口:

  “前段时间也有人在这里杀人,但……”

  “但什么?”

  “那几人出去后,就再没有回来,虽然没人明说什么,但大都猜测可能是Zhou Jia 下的手。”

  白矩双眼一缩,随即冷笑:

  “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到是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不过为了几个trifling 凡阶土著,他竟能做到如此地步?”

  “奔雷斧Zhou Jia ,来自this world 。”有人给出还算合理的答案:

  “而且,Brother Bai 杀的人,似乎还颇受Zhou Jia 看中。”

  “so that’s how it is !”

  白矩了然。

  *

  *

  *

  “李洋死了?”

  Zhou Jia 刚刚回到地下酒庄,就听到这个消息,刚刚破开六关的好心情,也蒙上一层阴霾。

  李洋。

  那个有些话痨、充满朝气的youngster 。

  死了。

  被人杀死了!

  在这个碎片world ,死人再正常不过。

  对于死人,乃至身边的人死,Zhou Jia 也已经习以为常。

  刚刚进入墟界的时候,与他一同熬过新手期的人,不论亲疏远近,目前还有谁尚在?

  李洋的死,也只是让他心中浮起些许涟漪,随即就恢复平静。

  “谁做的?”

  “周叔。”

  梁性之cautiously 抬头,张了张口,却不敢指名道姓点出是谁。

  “是我!”

  这时,正自与人交谈的白矩听到消息,从人群中站起,隔空朝Zhou Jia 看来,眼神冰冷:

  “你想做什么?”

  “烁青宫白矩?”

  “正是。”

  此番进入world 碎片的黑铁Peak 就那几位,黑铁后期也can be counted on one’s fingers ,烁青宫白矩他自不会不识。

  “原来是Brother Bai 。”

  Zhou Jia 拱手,声音不起波澜:

  “这里毕竟是周某与Young Master Yao 立的场子,为的是方便同道交流,Brother Bai 随意杀人,似有不妥。”

  “一个trifling 凡阶……”白矩face revealed disdain 。

  “他是我的人。”Zhou Jia 开口:

  “Brother Bai 总要给个交代吧?”

  “也罢!”白矩coldly snorted ,想了想,随手扔过来一个布袋:

  “卖你一个面子。”

  “pa! ”

  Zhou Jia 伸手接住扔来的布袋,也不打开去看,moved towards 对方nodded 示意,面上的敌意也悄然收敛:

  “many thanks 。”

  “haha ……”白矩见状朗笑:

  “是我一时冲动,本来不至于此,若是知道他是Brother Zhou 伱的人,留他一条狗命也无妨。”

  Zhou Jia nodded ,也无二话,转身告辞,

  随着两人的彼此退让,原本场中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的气氛,也随之散去。

  玄天盟和其他外来人对此并不觉得意外,毕竟Zhou Jia 再如何强势,白矩也not to be trifled with 的。

  为了一个trifling 凡阶,除非是疯子,不然impossible 拿自己的命与没有把握的人生死相博。

  even more how 。

  这里还有姚黯,有其他外来人,有很多与白矩关系不错,反到Zhou Jia 可谓是孤家寡人。

  给个面子,此事也就罢了。

  至于本地的幸存者,无不是接连低头,虽然没人会对此说什么,心中难免有些遗憾。

  虽有靠山。

  但目前来看,这位靠山并不如何强势,甚至有些让人失望。

  至少。

  在这些外来人中,Zhou Jia 的地位并不算多高,从他人的话里话外,也能听出对Zhou Jia 的轻视。

  这也让一些原本有着其他心思的人,越发坚定自己的想法。

  *

  *

  *

  “呸!”

  常无名张口一吐,吐出血沫泥土混杂的浊物,看了眼身旁倒下的一头牛犊大小的老鼠,咧嘴一笑。

  “Grade 6 !”

  握了握手掌,他面露振奋:

  “我也是Grade 6 了!”

  Grade 6 在这碎片world 中的外来人眼里,自不算什么,尤其是只有cultivation base 、没有martial skill 的Grade 6 。

  论true strength ,甚至还不如掌握martial skill 的Grade 4 ,乃至Grade 3 。

  但他从外来人的口中得知,墟界、洪泽域并非所有人的实力都如这次进来的外来人。

  恰恰相反。

  ‘黑铁’powerhouse 是少数,凡阶才是overwhelming majority ,有很大一部分人,实力仅是凡阶的低品。

  而身为‘新人’,在world 碎片融入墟界之前,是cultivation base 进步最快的时候。

  若是他能在这次的碎片world 内成就Grade 8 ,或者把那门叫做三阳交汇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入门,那么……

  名叫张式的外来人,就答应收留他和刘晓倩。

  Grade 8 ?

  拼了!

  expression congeals ,常无名握紧手中的骨剑。

  相较于Earth 原有的钢筋、刀具,反倒是以变异rare beast 尸体skeleton 磨成的骨剑,更加锋利。

  “你在这里做什么?”

  突然。

  一个冷icy voice 响起。

  常无名身躯一僵,猛然回头,体内source power 有序转动,眼带谨慎looked towards 来人:

  “周uncle 。”

  ”en. ”

  Zhou Jia nodded ,慢步行来,再次问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

  “巡逻。”常无名木着脸,冷声开口:

  “为了防止驻地内的‘贵客’不受惊扰,我听梁性之的吩咐,巡察周围是否有monster 。”

  “hmph! ”

  他lightly snorted :

  “托他的福,我现在也是Grade 6 了!”

  常无名虽然不懂martial arts ,但从小与人斗殴长大,在警校更是学过杀人技,实力放在Earth 人中不容小觑。

  再加上些运气,已成Grade 6 。

  “Grade 6 ?”

  Zhou Jia 垂首审视,不知为何,eyebrows slightly frowned :

  “你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

  “算了。”

  摆了摆手,他淡然开口:

  “外面太过危险,不是你们能出来的,回去吧,这附近没有monster ,暂时不需要巡逻。”

  “是吗?”常无名remain unmoved :

  “我还是in the vicinity 转转为好,不然的话回去也要被人ask all sorts of questions ,想来uncle 也不会帮忙说话。”

  直到此时,Zhou Jia 才察觉到对方语气中的不对劲,也许是对于弱小者的不在乎,方才有此倏忽。

  酒庄里的幸存者不论心中做何想法,面对他的时候,大都毕恭毕敬,乃至音带感激。

  唯有这人,不一样。

  “唔……”

  Zhou Jia 眯眼,像是想到什么,伸手一指常无名:

  “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跟梁性之抢女人的人,叫常无名是吧?”

  这个名字有些独特,不然他还真记不住,或者说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把这群人taking seriously 。

  “是我!”

  常无名后退一步,眼带敌意:

  “你想干什么?”

  “我知道你是梁性之father 的朋友,也很强,不过你要是想让我离开晓倩,那是做梦!”

  “对powerhouse 显露敌意,无智且鲁莽。”Zhou Jia 摇头,伸手moved towards 他缓缓点去,无形的压力让常无名难以动弹:

  “实力不足,心有不忿,不妨暂且隐忍,他日实力足够再加倍报复不迟,你太过冲动了。”

  常无名身躯颤抖,紧咬牙关,妄图从那无形的威压下面摆脱出来,却根本无济于事。

  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的手指越来越近。

  绝望,

  在心头浮现。

  他不想死,他还有许多事想做,还有未曾谋面的儿子没有见到,还有远方的亲人惦记。

  “哒……”

  一根尖刺被Zhou Jia 双指夹住。

  手腕轻轻一甩,尖刺以更快的速度原路返回,把一头类似壁虎一样的东西钉死在墙壁上。

  他并未要杀常无名,只是看到了某头小东西而已。

  “你在后悔?”

  Zhou Jia 收回动作,垂眼道:

  “害怕死?”

  “……”

  常无名面颊肌肉抽搐,闷声开口:

  “我确实怕。”

  “怕死不是坏事。”Zhou Jia 淡笑,声音突然一顿,轻轻摇头,眼露沧桑:

  “也许是年纪大了,我以前没有那么多话的。”

  while speaking ,他转过身,道:

  “作为比你们提前一些年进入墟界的senior ,告诉你一个经验,那就是永远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什么?”

  常无名一愣。

  …………

  就在这时,一阵呼救声从不远处的街道上遥遥传来。

  “救命!”

  “救命啊!”

  云霄面露惊慌,沿街狂奔,被追杀至今,她已经忘了大声呼喊会引来危险,只求保命。

  “许定,我说过跟那Zhou Jia 不熟,你跟他有仇就找他去报,缠着我干什么?”

  在他身后,black hair black clothed 的许定面色不变,身如鬼魅闪烁,凌厉的killing intent 如有实质死死锁定云霄。

  “怪就怪你认识Zhou Jia ,我即暂时找不到他,杀了你一样能稍解我心头之恨,你自认倒霉吧!”

  低喝声中,一道漆Black Sword 光隔空斩向前方狼狈的倩影。

  纯粹的black ,好似Death God 的镰刀,带着股斩灭一切生机的肃杀之意,望之让人心头发寒。

  戮天七Peerless Sword !

  这是玄天盟Inner Sect 戮天阁inheritance sword art ,品阶之高,远远超出小琅岛的三功六法。

  ”Ah!”

  云霄惊声尖叫,狼狈闪躲,虽然躲开了这一击,却被人追到近前,眼看就将命丧剑下。

  “噼啪……”

  就在这时,一道电光浮现。

  瞬间。

  把许定笼罩。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