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53

  第253章 围杀

  紫雷Blade Technique 在小琅岛inheritance 二百年有余,一直到了Lei Batian 的手中,才算是真正发扬光大。

  更the student surpasses the master ,创出了‘天打五雷轰’一式。

  天打五雷轰的威能确实不弱,却仅是一招,can’t be considered 一套完整martial skill ,只能算Cheng Yaojin 的三板斧。

  而在Zhou Jia 手中,这一路martial skill 才得以Perfection 。

  五雷斧法运转Five Elements ,斧法威能增加,更有源星特质:五雷加持,但凡thunder technique 所属威能倍增。

  Grade 6 Peak 的Lei Batian ,能刀斩郭悟断。

  若是见到此时不过初入Grade 6 的Zhou Jia 施展的五雷斧法,也要ashamed of being inferior !

  五色lightning 当空交织,无声而沉闷的轰鸣在感知中回荡,恐怖的Destruction Power ,当头砸落。

  许定身躯一僵,死寂的双眼也不由浮现一抹涟漪,惊讶、畏惧、忐忑……,一闪而过。

  下一瞬。

  灭绝一切的死意涌现。

  “zheng! ”

  戮天式!

  漆黑的sword glow 在thunder 中绽放,毁灭一切的sword intent 生生撕裂lightning ,从五色thunder 下生生跃出。

  “Zhou Jia !”

  许定持剑而立,双眼死死盯着手持双刃斧的silhouette ,面上犹有些难以置信:

  “奔雷斧,果真name is not in vain !”

  这段时间,他也听说过关于Zhou Jia 的传闻,以黑铁中期的cultivation base ,有着黑铁后期的战力。

  原本不以为意,甚至觉得有夸大之嫌,现今真正交锋,才知道事实确凿,绝非夸大。

  对方的斧法……

  堪称恐怖!

  论及品阶,五雷斧法并不比戮天七Peerless Sword 强,但Zhou Jia 的五雷斧法已至神融Heaven and Earth 的大Perfection Realm 。

  这点,许定远远不及。

  even more how 。

  有着五雷特质,但凡thunder 所属,在Zhou Jia 手中的威能都会倍增,这点更是其他人所不及。

  “戮天阁许定。”

  Zhou Jia 持斧而立,目视对方:

  “听说你一直在找我。”

  “不错!”许定expression congeals ,心头浮现的涟漪瞬间就被压了下去:

  “倒是让许某好找。”

  Zhou Jia 没有问为何要找自己,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无用,nodded ,把背后的盾牌拿在左手。

  “想要杀我,就看阁下有没有这个ability 。”

  “好!”

  场中一静。

  肃杀之意遍铺四方。

  Zhou Jia 不是Lei Batian ,许定也非郭悟断,身为戮天阁黑铁后期powerhouse ,远非小地方的黑铁可比。

  若要类比,也应与浑天匪匪首张秉忠相比。

  “呵……”

  轻呵声中,许定率先出手。

  戮天阁身为玄天盟Inner Sect 一脉,从来不乏黑铁powerhouse ,但能成就黑铁后期的,已然是少数。

  现今这一辈,黑铁后期仅有九人。

  他身为其中之一,更是从无尽杀戮中走出,又岂会怕了一个trifling 后辈。

  “铮……”

  剑声长吟。

  声音还未入耳,漆黑long sword 已经先一步映入眼帘,极致的速度,让空气爆发出一连串的闷雷罡音。

  气流好似水波般当空裂开,空气中出现一道真空直线。

  声音、感知,似也慢了半拍。

  待到came back to his senses ,long sword 怕已不能抵挡。

  单单这一剑,就让云霄面上变色,显出黑铁后期powerhouse 威能,不愧为戮天阁的well-known figure 。

  Zhou Jia 立于场中,面无表情。

  他本就不擅长速度,更是impossible 闪避的过去,面对来袭的一剑,直接挥盾朝前砸去。

  龙骨!

  暴力!

  Five Elements Heaven 罡!

  “轰隆!”

  许定只觉头顶陡起闷雷炸响,响声炸开空气,轰碎sword light ,让他浑身上下陡生一股酥麻。

  恐怖的威压,好似一座大山当头压下。

  感知中更是四下皆暗,除了那当头落下的盾牌,再无一物,一种无力感更是浮上心头。

  这一砸,毫无花俏,但力气大的惊人。

  黑铁后期?

  不!

  怕是已然不亚黑铁Peak ,就算是一栋三层楼房,在这一盾面前,怕也能生生轰的粉碎。

  hmph!

  许定口中闷哼,双眼收缩,来不及多想,long sword 迅速上撩,屈膝、震腕、发力in one go 。

  “当……”

  盾剑相交,巨响回荡。

  许定只觉自己像是被一记炸雷当头轰中,浑身凝练的气息陡然一散,整个人骨痛肉酸。

  差一点就倒飞出去。

  而在两人的脚下,那坚硬的柏油马路轰然炸裂,无数道狰狞的裂痕延伸出百米之远。

  Zhou Jia 顺势挥盾,巨力爆发,许定身形当即踉跄后退。

  巨大的双刃斧势如开山,当头劈落。

  “bang! ”

  一道长达百米的巨大斧痕,出现在场中,斧痕甚至把远处的一栋大楼废墟,斩出一道裂口。

  藏在远处的常无名双眼收缩,心脏急速跳动。

  在他的眼中,场中的Zhou Jia 就如一尊有着无匹巨力的Spiritual God ,一举一动都带有恐怖巨力。

  挥盾压塌一方,劈斧斩碎一切。

  不过几个呼吸,附近的一切尽化废墟,无物可挡。

  相较而言,许定则像是一只围着他来回奔跑的跳蚤,时不时出剑,却不敢再有丝毫正面碰撞。

  “垃圾!”

  Zhou Jia 闷哼,挥盾震开来袭的long sword ,面泛不屑:

  “空有一身ability ,只会闪来闪去,就凭你这种垃圾,也想找我寻仇,真是不知死活!”

  “get out of my sight !”

  他动作缓慢不假,但攻击范围够广,涵盖区域够大。

  随意挥盾,前方一百八十度几乎尽在笼罩范围之内,单手持斧横扫,更是逼得许定连连倒退。

  甚至脚下轻踏,都能让方圆十zhang or so 的地面距离颤抖。

  “垃圾!”

  “废物!”

  “戮天阁的人也merely this !”

  “什么戮天七Peerless Sword ,真是可笑!”

  Zhou Jia 一手持盾、一手持斧,像驱赶苍蝇一样不时拍打,口中更是讥讽连连,满脸不屑。

  许定面色阴沉,他自不会因为对方的讥讽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却知道一直如此不是办法。

  对手的力量unimaginable ,体力更像是无有止境,如此强力的爆发,竟然能够一直施展。

  反倒是他,竭尽全力飞速移动闪避,渐渐感到体力不支。

  搞什么!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胎!

  “地动!”

  “绝天!”

  long sword 一竖,许定面露凝然,漆黑的sword light 突兀分化,好似千百道触手,moved towards Zhou Jia 笼罩过去。

  “灭杀式!”

  sword qi 呼啸,许定的身躯却像是陡然失去了Essence, Qi, and Spirit ,皮肉干瘪,满头白发,身如鬼魅前扑。

  这似乎是某种消耗精元、激发潜能的秘术

  一瞬间。

  他的速度增加了足足一倍。

  极致的速度,也让场中的sword light 再次分化,无数道sword light 从四面八方轰来,不给丝毫喘息之机。

  “bang! ”

  “轰隆隆!”

  就如无数炮弹strikes ,Zhou Jia 所在地面炸裂,护体罡劲泛起道道涟漪,庞大的silhouette 也不得不连连后退。

  Five Elements Heaven 罡!

  “嗡……”

  无形罡劲透体而出,一面盾牌牢牢竖于身前,死死抗住来袭的sword qi 。

  一时间,似乎就看两个人谁坚持的时间足够长、够久,谁就能占据上风,取得胜利。

  Zhou Jia face doesn’t change 。

  许定,嘴角也微微翘起。

  “呲!”

  陡然。

  极不显眼的破空声从后方传来,一道faintly discernable 的silhouette 突然出现在Zhou Jia 身后,一掌击出。

  Gold Jade 功!

  裂天掌!

  “bang! ”

  空气震颤,Zhou Jia 身形踉跄,猛的前冲数步。

  “杨脉主?”

  他转过身,looked towards 来人,眼神古怪:

  “是你!”

  “不错。”杨世贞面色铁青,看着Zhou Jia 那尽是略有起伏的气息,眼神中满满的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伱怎么会没事?”

  自己明明一掌轰在对方后背。

  不对!

  杨世贞双眼收缩,那不是击在后背的感觉。

  “呵……”

  Zhou Jia 咧嘴轻笑:

  “杨脉主看来是养尊处优的日子过得久了,力道大不如前,就算给你机会,也不中用。”

  有着听风特质,他岂会被人sneak attack 得手。

  these two people 虽然实力都不弱,但与纪显、张秉忠相比就差远了,想要杀他,还远远不够。

  因为Dragon-Tiger 玄胎受封禁,Zhou Jia 现今的爆发力可能比当初有些不足,但fleshy body 的defensive power 吗……

  有着天罡巨Spirit Physique 。

  不减反增!

  只不过他也没有想到,金煌一脉的脉主,竟然真的会联合戮天阁的人朝自己人出手!

  “动手吧!”

  许定声音冰冷:

  “不杀了他,我们谁也没有好日子过。”

  Zhou Jia 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的性格,两人岂会没有耳闻,当即面色一沉,二话不说,齐齐合力扑来。

  “以多欺少,算什么ability ,Brother Zhou 我帮你拦住一人,你do it quickly 。”

  一直没曾吭声的云霄,此即见状不由声音一提,手提宝剑冲来,紧咬牙关怒吼:

  “许定,你杀我Junior Sister ,今日我就要为她报仇!”

  “不知死活!”许定双眼一缩,给杨世贞使了个眼色,暂时避开Zhou Jia 正面,迎向云霄。

  四人两两做对,撞在一起。

  “彭!”

  杨世贞只觉自己撞在一座大山,此番算是真正理解许定刚才的感受,胸口发闷几乎喘不过气来。

  一个对撞,就involuntarily 踉跄后退。

  另一面。

  许定、云霄撞在一起,双剑交错,竟突兀一折,刺向一旁的Zhou Jia 。

  云霄面露狞笑,sword qi 狂飙。

  她早就与许定、杨世贞两人达成约定,把Zhou Jia 引出来,设计围杀,不如此许定当初也不会罢手。

  除了Zhou Jia 的实力比想象中要强,计划一切顺利。

  “pu! ”

  突兀落下的斧刃劈开云霄的头颅,直入胸腹,把一道俏丽的倩影divided into two ,血溅当场。

  却是趁杨世贞后退之际,Zhou Jia 竟先一步冲向云霄,一斧劈落。

  场中一静。

  “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人。”

  Zhou Jia 持斧在手,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

  “两位,你们说是吧?”

  “呵……”

  杨世贞眼神闪动:

  “果真是辣手无情,留你不得!”

  ”go! ”

  “元磁重符!”

  他屈指一点,一stream of light 浮现,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没入Zhou Jia 手中的双刃斧,disappeared 。

  Zhou Jia 眼眉一挑,还未反应过来,对面两人已经冲至近前。

  他提斧欲砍,面色突然一变。

  遭!

  手中的双刃斧,像是突然重了十余倍,更是被大地死死吸住,抬起的动作竟僵在原地。

  “死!”

  杨世贞表情冰冷,甚至有些狰狞。

  小琅岛inheritance 三百年,岂会没有好东西,这张元磁重符来自某位费穆world 的Legendary 之手。

  能让任何金属之物,短时间内重量暴涨,并被Magnetic-Essence Force 吸住,equivalent to 夺人手中兵刃。

  此等treasure 用一件少一件,乃是小琅岛对付强敌的trump card 之物,若非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他绝不会took out 。

  “好!”

  许定见状双眼大亮,haha 朗笑,手中long sword 扭动如蛇,猛然把Zhou Jia 左手的盾牌死死缠住:

  ”Start!”

  杨世贞took a deep breath ,身形猛然出现在Zhou Jia 面前,双手轻推。

  “crackle ……”

  罡风四溅。

  “彭!”

  Zhou Jia 猛抬right hand ,拦住双掌,身形也不由一晃。

  一时间,三人竟形成某种诡异的僵持。

  许定的long sword 与Zhou Jia 左手的盾牌陷入僵持,杨世贞也与Zhou Jia 的right hand 互拼source power ,勉强维持平衡。

  这种平衡极其脆弱。

  而且十分危险。

  若是某一人能占据上风,那么就可瞬间让对手重创,乃至稳占上风,彻底把控局势。

  时间,一点点流逝。

  不知何时。

  眼神闪烁的常无名出现in the vicinity 。

  “Little Brother 。”

  许定的视线正好看到他,当即眼神微动,慢声开口:

  “你是this world 的幸存者吧,我们对付的这人是个杀人无数的煞星,你帮忙给他一棍。”

  “我可以护你安全离开这个碎片world !”

  “不错。”杨世贞紧接着开口,诉说着Zhou Jia 的恶行:

  “this child 还是我的Junior ,却满手same sect 鲜血,更是杀师弑祖,做的事人神共愤,偏偏又实力强悍,我也只能联合外人除此大害。”

  “你不知道,此人凶名何等之盛,只要是得罪他的人,无一幸免,死在他手中的人不知凡几,更毫无怜悯之心。”

  “他就是个杀人不见血的魔头!”

  “Little Brother 。”许定道:

  “你应该听说过玄天盟吧,我是玄天盟Inner Sect 戮天阁的Elder ,他是outer sect 三十6 meridians 之一金煌一脉的脉主。”

  “我们要杀的人,可想而知是何等恶人!”

  “你帮我们,出去后我带你入Inner Sect ,许某可以发誓,许某这一生,从未违背过自己许下的誓言。”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以利相诱、以义想感,舌绽莲花,反倒是Zhou Jia ,至始至终remain unmoved 。

  常无名subconsciously 握紧手中的骨剑。

  他看着Zhou Jia ,眼神闪动,一步步靠近。

  这些日子的遭遇,他受够了梁性之的欺辱,但认真speaking of which ,其根本原因实则在Zhou Jia 身上。

  若没有Zhou Jia ,梁性之会有那么强的实力?

  会在幸存者当中有那么高的声望?

  甚至以他那懦弱的性格,怕都不敢吭声!

  现今。

  只要帮面前两人杀了Zhou Jia ,曾经的屈辱就会得到解决,而且攀上高枝,以后更是前途可期。

  想到此处,他的呼吸不由一促,眼神浮现狂热。

  paused 。

  牙关一咬。

  一剑挥下。

  “pu! ”

  杨世贞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Zhou Jia 则是冷冷一哼,手掌轻翻,掌中出现一柄雷刀,五色lightning 笼罩全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