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54

  第254章 睚眦

  微妙的平衡被打破,杨世贞当场重创,面对spare no effort 的Zhou Jia ,许定也未曾坚持多久,就被五色lightning 轰杀当场。

  转首捏断杨世贞四肢、脖颈,把东西搜刮一番,场中当即一静。

  身高两米近半,体型魁梧如山的silhouette 来到常无名身前,把许定手中的black long sword 递出去:

  “去。”

  “杀了他!”

  黑铁后期powerhouse 的life force ,惊人的强悍,即使脖颈扭曲变形,in a short time 杨世贞也没事。

  面对递来的long sword ,常无名面色一白,subconsciously 后退一步。

  杀monster ,他不怕。

  但那是人!

  即使不是Earth 人,但在此之前他与杨世贞lacking hatred and enmity ,仅是因为Zhou Jia 的一句话就杀了。

  委实超出他的承受能力。

  “呵……”

  Zhou Jia 轻呵,随手一甩。

  “pu! ”

  long sword 直插地面,剑柄轻轻颤抖。

  “你可知道梁性之的实力为何增长那么快?就是因为杀了两个人,那两人的实力远不如你面前这位。”

  他踱步前行,声音at a moderate pace :

  “我不会杀他,你自己看着办。”

  常无名看着long sword ,眼带挣扎。

  刚才关键时候他刺了对方一剑,若是杨世贞不死,Zhou Jia 可能没事,他一介Mortal Grade 必死无疑。

  而且,

  杀人同样能增加cultivation base ……

  眼神闪动片刻,欲望、挣扎变换,常无名牙关一咬,猛的握住面前的剑柄,低吼一声冲向无力反抗的杨世贞。

  “pu! ”

  “pu pu! ”

  他手持宝剑,一剑剑剁下,即使是黑铁后期powerhouse 的fleshy body ,也被一点点切开,乃至咽气。

  玄天盟outer sect 三十6 meridians 金煌一脉脉主,小琅岛Island Lord ,a region’s Overlord ,就这般憋屈的死在凡人剑下。

  “轰……”

  狂暴而又丝毫不会损及fleshy body 的source power ,隔空没入体内。

  只是一瞬间,刚刚晋升Grade 6 的常无名,就已breakthrough Grade 7 ,且继续朝上攀上,直至Grade 7 Peak 。

  距离Grade 8 ,仅差一点。

  这一幕,让Zhou Jia 也不由眼带艳羡。

  新人,

  无疑是cultivation base 增加最快的时候,杀人所得source power 极少,依旧能让cultivation base 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若是换做黑铁后期monster ……

  常无名的cultivation base 怕是能直接攀升至十品!

  再来两三个。

  黑铁也非impossible 。

  冷风瑟瑟,Zhou Jia 负手而立,看着浑身颤抖,眼中激动、忐忑交织的常无名,慢声道:

  “我很好奇,伱为何做此选择?”

  相较于许定、杨世贞许诺的好处,Zhou Jia 从头到尾一声不吭。

  朝Zhou Jia 动手,能得到两位黑铁后期powerhouse 的欣赏自不必说,单单对于他目前困境的解决,也大有好处。

  最差。

  也可以选择两不相帮。

  帮Zhou Jia ,未必会得到什么好处,反到会引来两位powerhouse 的敌视。

  “不为什么。”

  常无名直起身,面色铁青,似乎对于Zhou Jia 逼他杀人犹有怨念:

  “你死了,我无所谓,但这里的幸存者会跟着倒霉,你怎么说也是从Earth 走出去的。”

  “哈……”

  Zhou Jia 仰头,笑声莫名:

  “果真是新人,这种时候,竟还惦记着其他人。”

  “hmph! ”

  常无名coldly snorted :

  “is it possible that 出去的时间长了,一个个都像你一样变的冷漠无情?”

  “那倒不是。”Zhou Jia 一滞,摇头轻叹:

  “只不过……”

  “也许,人与人本就不同。”

  他刚刚进入墟界的时候,对于‘同乡’也是心存善念,只不过本性淡漠,再加上遭遇坎坷。

  热情,渐渐就冷了下来。

  “走吧!”

  转过身,他迈步前行:

  “跟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常无名急忙跟上,又道:

  “其实,我知道就算没有我帮忙,你也不会有事,反倒是他们两个,一个个太过迫切,输定了。”

  “你很聪明。”Zhou Jia 面露淡笑:

  “猜的不错,帮我是你唯一能够活下来的机会,所以……,你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身怀天罡巨Spirit Physique ,他已立于不败之地。

  不论是再次激发潜能的秘术,还是御水特质带来的innate talent ,都可打破当时三人的平衡。

  甚至。

  从乾坤空间取出些东西,也能逼退两人。

  常无名眼皮跳动。

  他只是猜测,却得到证实。

  面前这位‘老乡’、‘senior ’,在没有同族帮衬的情况下,跻身外面world 的powerhouse 之列,确实不容小觑。

  *

  *

  *

  深渊意志对于济城影响最大的,当是死物。

  某些存在,本应当做观赏品供人欣赏,而今却纷纷化作噬人血肉的monster ,猎杀生灵。

  废墟。

  七尊高约two zhang 的木雕被道道灵光死死包裹。

  一行十余人各使martial skill 、源术,把这里团团围住,三两成群,施法把七尊木雕困在当场。

  ”Li! ”

  一头栩栩如生的苍鹰煽动翅膀,激起狂风呼啸,顶着灵光冲向高空,又被重重砸落。

  “畜生!”

  “本就是死物,就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去死好了!”

  怒吼声中,blade light and sword shadows 交错,在那巨大的苍鹰身上斩出道道深深印痕,引得苍鹰唳叫不止。

  它的本体是木雕。

  活化后,似乎有了unimaginable 的恢复力,那深深的印痕,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

  直至……

  “ka-cha !”

  一抹带着诡Arcane Fire 焰的blade glow 斩落,挣扎的苍鹰身躯一僵,紧接着头颅落地,尸体重重砸向地面。

  “昂!”

  这时,不远处的巨象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陡然口发狂啸,四蹄狂踏,撞破几人的拦截朝前猛冲。

  它体型庞大,巨鼻甩动无人能挡,一时间竟破开重围。

  “不要乱!”

  白矩brows frowned :

  “我去追,剩下的交给你们。”

  “是。”

  “senior 小心。”

  其他人纷纷应是。

  而白矩也已身化一溜Ghost Fire ,moved towards 巨象狂奔的方向追去,速度之快,远超笨拙的巨象。

  追上,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shua!”

  ”shua shua !”

  silhouette 闪烁,白矩一跃十zhang or so ,鬼焰刀带着blue 的火焰,在背后拖拽出一道诡异的illusory shadow 。

  片刻后。

  巨象已经近在眼前。

  白矩面泛冷笑,beckoned ,背后长刀自发跳入掌中,凌然Blade Intent begin to stir ,身形却陡然一滞。

  “谁?”

  他猛然转头,沉shouted in a low voice ,looked towards 不远处某栋大厦的阴影处,甚至顾不得去追击那巨象。

  “Brother Bai 。”

  Zhou Jia 背负斧盾,从暗影处一步步踏来,慢声道:

  “我们又见面了。”

  “Zhou Jia !”

  看清来人,白矩先是面露惊疑,随即目泛cold light ,掌中的鬼焰刀更是在Ghost Fire 灼烧下扭曲变形:

  “你要杀我?”

  那如有实质的killing intent 笼罩四方,他自然不会感应不到。

  不过心头惊讶之余,还有些好笑:

  “就为了那一个土著?”

  “他是我的人。”Zhou Jia 表情淡然,缓步靠近:

  “Brother Bai 不会以为杀了我周某的人,给几块源石就能打发了吧?”

  “不然?”白矩冷笑:

  “is it possible that ,你还想让我给a trifling 凡阶土著偿命不错?阁下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的性子,this Bai 今日算是领教了。”

  “看来,Brother Bai 没有丝毫诚意。”Zhou Jia 摇头,眼带遗憾:

  “既如此,周某不介意send you off 。”

  ‘路’字未落,他脚下的地面已是无声塌陷,巨大的推动力,让他如出膛炮弹射出。

  瞬息百米。

  相隔遥遥的两人已至several feet 之远。

  白矩眼眶跳动,subconsciously 后退,却发现身周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移动速度严重受阻。

  压力!

  Zhou Jia 持盾挥击,盾牌相隔several feet ,前方的空气几乎被积压成液态,内里的silhouette 好似琥珀内冻结的虫豸。

  “shua!”

  白矩身形晃动,整个人扭曲、变形。

  鬼幽步!

  他身化鬼魅,宛如虚实相间之体,瞬间不受真实world 的压制,轻飘飘又快绝人寰斜飞several feet 。

  此乃烁青宫的Peak Absolute Art ,Great Accomplishment Perfection 之后,甚至能无视绝大部分物理攻击,乃至Spiritual Will 影响。

  “hmph! ”

  还未交手,就被迫施展出看家绝活,让白矩面色阴沉,lightly snorted ,脚下的地面随之扭曲。

  大日悬空。

  照耀在物体上面,自然会有阴影。

  而今伴随着白矩的动作,地面上的阴影好似活了过来,扭动如蛇,moved towards Zhou Jia 缠了过去。

  大林王朝的martial arts ,融诸族method ,mysterious 各异。

  这门操控阴影之法,就来自费穆world 一系极为独特的源术,不过相对而言,源术威能不强。

  经由烁青宫先辈Full Mastery ,则自成一门Absolute Art 。

  ghost shadow 迷踪!

  “shua!”

  白矩silhouette 闪动,汇入ghost shadow 之中,一时间真身、ghost shadow 难辨,无数道蔚蓝blade glow 遍铺四方。

  这时,Zhou Jia 动了。

  他身体舒展,好似随意悠闲的迈步,面色淡然闲适,脚步舒缓轻柔,一步踏出就出现在白矩真身所在。

  诸多迷惑心神的method ,对他而言尽皆无用。

  盾牌轻击,虚妄尽破。

  有着悟法特质,五雷斧法大Perfection Realm ,黑铁realm 的method 在Zhou Jia 眼中,就如小儿杂耍一般幼稚。

  甚至无需借助听风特质,就能从诸多杂乱的讯息中,瞬间锁定对方真身所在。

  “Hah! ”

  这一幕显然出乎白矩的意料,来不及多想,双眼收缩,猛然挥刀。

  “当……”

  刀盾相撞,巨力爆发,两个人同时身躯后仰。

  白矩借力暴退,身如鬼魅闪烁,而Zhou Jia 则是身躯一扭,right hand 的双刃斧顺势朝前劈出。

  “bang! ”

  刺目的lightning 瞬息间席卷前方百米。

  白矩的silhouette 陡然一僵。

  Zhou Jia 再次踏步上前,一如既往的轻缓随意,还是与刚才一样举盾来袭,劲风呼啸扑面。

  看似简简单单的动作,却让人难以闪躲。

  “当……”

  刀盾相撞。

  白矩面露绝望,movement method 几乎发挥到极致,妄图退的更远。

  奈何。

  “bang! ”

  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lightning ,根本不管你movement method 如何精妙,直接把前方所有的方位,给尽数笼罩。

  ”Ah!”

  白矩roared towards the sky ,口发不甘怒吼。

  this time ,他不再选择退缩,而是持刀正面相撞,妄图以自己的movement method ,逼至近前厮杀。

  “当……”

  一面厚重如山的盾牌,打断了他的念想。

  盾牌让进攻无力,五雷斧让闪避成为妄想,他的一举一动,竟是被人尽数plot against 在内。

  Zhou Jia 一盾一斧,面无表情出手,以一种单调到幼稚的方法,连续六次轮转,最终把双刃斧斩入白矩咽喉。

  “pu! ”

  头颅滚落。

  “ka-cha !”

  把斧盾往背后一挂,神情淡然的Zhou Jia 弯下腰熟练的搜刮尸体,同时朝后方complexion ashen 的常无名示意:

  “走吧!”

  “啊?”

  ”Ah!”

  “是,是。”

  常无名回神,眼神变换,急急followed along 。

  “uncle 。”

  他看了眼身后的扫进角落的尸体,小声道:

  “我听说,那人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

  ”en. ”Zhou Jia nodded :

  “差不多。”

  “差不多?”常无名面颊扭曲。

  刚才看你的样子,可不像是在对付一个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人,从头到尾一直都是压着对方打。

  简直是虐杀!

  而且你可是杀人,为什么表情如此平静?

  杀人收尸,那么熟练?

  还有前不久的两人。

  虽然常无名对洪泽域了解不多,却也听说过玄天盟,更知道内Sect Elder 和分脉脉主的地位有多高。

  但就是这and the others ,在Zhou Jia 面前,也是说杀就杀。

  这人……

  is it possible that 真的是杀Human Demon 头?

  念头转动,他心中更是一惊,低着不语,唯恐惊扰到对方,万一被一斧劈了也无处说理。

  “你cultivation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有问题。”Zhou Jia 慢声开口:

  “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停下来。”

  ”Ah!” 常无名一愣:

  “这是一个外来人教给我的,说是只要我修至Grade 8 ,就带我和晓倩出去,还可以收我为徒。”

  “随你。”Zhou Jia 面色不变。

  “真的有问题?”常无名表情变换,面露忐忑:

  “那人is it possible that 要害我?”

  “没道理啊!”

  对于他的话,Zhou Jia 并未回应,任由他疑神疑鬼,转瞬两人行入一处废墟之巅,可远观四方。

  “那个人。”

  Zhou Jia moved towards 远方一指:

  “你认不认识?”

  “哪个?”

  常无名眯眼,死死盯着Zhou Jia 所指的方向,同时心中下定注意,cultivation technique 先doesn’t cultivate 。

  以Zhou Jia 的实力,没必要诳他。

  距离太远,他虽已经Grade 7 ,却远不能看清。

  “唔……”

  Zhou Jia slightly hesitated ,把一门从藏书库看到的源术从脑海翻出,屈指一划,引得周遭水气汇聚。

  眨眼功夫,一面水镜出现在两人面前。

  水镜经由光的折射,把远处的场景映入其中。

  “刑七!”

  水镜上的silhouette ,让常无名一愣:

  “他怎么出来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