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55

  第255章 幸存者中的黑铁和鹰巢来人

  刑七是退伍军人,年纪不足三十,相貌却像是四十岁的middle-aged man ,皮肤焦黄、憔悴。

  他手拿一柄捡来的弯刀,身躯微躬,cautiously 穿梭在废墟巷道之中。

  得益于外来人。

  现如今的济城虽然依旧危险,但已经不是满地monster 肆虐,有些地方相对来说较为安全。

  作为曾经的侦察兵,刑七对危险的察觉,远超常人。

  尤其是有了Grade 4 换血的cultivation base 后,sharp ears and keen eyes 、反应敏锐,physique 比曾经的特种兵王还要夸张。

  片刻后。

  他的silhouette 出现在一栋倾斜的大厦旁。

  “shua!”

  脚尖点地,刑七像是一头灵活的猿猴,手脚并用借助大厦外面那些不规则的凸起攀爬。

  没多久,就跃入三十几层。

  “你来了。”

  这是一栋办公楼,each layer 都极其空旷,地面上铺就的瓷砖慢声裂纹,一人负手而立正自等候。

  ”en. ”

  看到对方,刑七subconsciously relaxed ,像是突然有了安全感,轻轻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道:

  “尹头,今天怎么是你亲自过来?”

  “小海前天出事了。”尹头转过身,鬓角白发飘飞,眼神中流露些许的落寞,慢声开口:

  “以后,我接替他。”

  “小海……”刑七表情微顿,眼神复杂。

  自Blood Moon Appear 世以来,太多的人遇难,偌大济城幸存者寥寥无几,这等事,本应已经习惯。

  但小海身份不同。

  他是面前这人的侄子,在父母妻儿尽皆遇难后,小海就是对方身边仅有的唯一亲人。

  “哎!”

  刑七轻叹:

  “尹头节哀顺变。”

  “人,早晚都有一死,我现在已经看开了。”尹头摆了摆手,道:

  “你那边情况如何?”

  “正要说。”刑七正神,道:

  “自从知道这处地下酒庄的情况,我就一直试探着融入进去,前不久终于加入幸存者的队伍。”

  “如同传言所说,这里确实是外来人的一个据点。”

  “而且!”

  他双眼亮起,呼吸变的有些急促:

  “outsider 中有一位从Earth 走出去的人,名叫Zhou Jia ,实力在outsider 中也算不弱,这段时间庇护着酒庄的幸存者。”

  “果真?”尹头双眼一亮,一时间就连亲人遇难的悲伤都压了下去:

  “他可有办法照顾更多的人?”

  “这个……”刑七面露迟疑,想了想,才道:

  “尹头,Zhou Jia 虽然实力了得,但我感觉性格太过冷淡,虽然说是庇佑酒庄里的幸存者,实则动不动好几天不露面,平常时候根本见不到人。”

  “就在前两天,一个他身边的人被外人折磨而死,他也没有吭声,只是接受对方的道歉了事。”

  ”en. ”尹头brows frowned ,慢声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毕竟只是一个人,能够护住那么多幸存者可能已经尽力。”

  “我们不能奢求那么多。”

  “但他并不打算继续照顾下去。”刑七开口:

  “我从一个名叫梁性之的口中打听到,Zhou Jia 会把我们交给其他人安排,不会一直跟着。”

  ”en. ”

  “梁性之的father 是Zhou Jia 的朋友,也得益于此,在幸存者中威望很好,是个挺普通的youngster 。”

  “运气不错!”

  对于梁性之的点评,他并未多说。

  排挤常无名,说实话这点无可厚非,抢了女朋友还搞大肚子,换了谁,估计也忍不住。

  “交给其他人?”尹头眼神变换:

  “他能安排多少人?”

  “伱们有多少人?”

  突然,一个略显冷淡的声音响起。

  “谁?”

  尹头面色一肃,猛然转身,一股狂暴的source power 瞬间爆发,汇聚拳锋moved towards 后方阴影轰去。

  “彭!”

  可以轰碎steel essence 的拳头,被一只大手包裹,巨力在掌中悄然消融,也让尹头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黑铁。”

  Zhou Jia 从黑暗中行出,面带诧异looked towards 对方:

  “了不起,在这world 碎片之中,短短几个月,竟然有新人成就了黑铁,你的运气不错。”

  在这world 碎片,遇到的monster 可没有Level 1 比Level 1 强的说法。

  可能刚杀了一头凡阶Grade 3 ,就有可能遇到黑铁后期的存在,根本没有时间供你生机。

  所以才会说,运气不错。

  唯有运气足够好,才能在increasing cultivation base 的基础上保住性命。

  常无名也走了出来,面带好奇looked towards 两人,他也没有想到,前不久才加入酒庄的刑七竟然还另有身份。

  而这位‘尹头’,竟然是黑铁powerhouse !

  “Zhou Jia !”

  看清来人,刑七急急开口:

  “尹头,他就是Zhou Jia 。”

  “哦!”尹头面色微动,缓缓收起拳头:

  “Zhou Jia ?”

  “是我。”Zhou Jia nodded ,再次问道:

  “你们有多少人?”

  尹头面露沉吟,paused 方道:

  “我们能不能相信你?”

  “呵……”Zhou Jia 轻呵:

  “想来,如果你们还有别的选择,也不会找到这里来。”

  “……”尹头表情一沉。

  良久。

  方缓缓nodded :

  “你说的不错,我虽然有着黑铁的cultivation base ,但在这济城存活下去依旧艰难,even more how 还要照顾那么多人。”

  “多少人?”

  “八百五十三!”尹头开口:

  “至少在我来之前,还有八百五十三人。”

  Zhou Jia 面色一正。

  济城的mutation ,危险程度远远超出普通的world 碎片,偌大繁华都市,幸存者寥寥无几。

  且大多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地下酒庄数十人,已经算是一个较大的幸存者基地。

  不曾想。

  竟然还有某处,有着八百多人?

  “了不起!”

  他面露赞叹,looked towards 对方:

  “不知朋友如何称呼?”

  能想象得到,在这种末世,照顾八百多人是何等艰难,Zhou Jia 自问,自己绝对做不到。

  虽然对方cultivation base 不足,但做的事却让人佩服。

  “我叫尹极,一个辅警。”尹极开口:

  “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不过是尽力而为罢了,而且我们那里的口粮已经不多,已经快坚持不下去。”

  “不然,也不会找到你身上。”

  八百多人的吃喝,每日消耗是个极其恐怖的数字,若是其中再有些唯恐惊人的凡阶。

  一座粮仓,也能在短时间内吃光!

  “这点我帮不了你。”

  Zhou Jia 摇头,见对方面上变色,又道:

  “不过有个人可以帮忙。”

  说着,轻击双掌:

  “Old Zheng ,出来吧!”

  “咦?”

  惊疑声从暗处传来,几人只觉场中微风荡漾,next moment ,一位white haired old man 就已出现在面前。

  老者身着gray robe ,体型消瘦,白胡飘飞,颇有些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之气。

  正是鹰巢首领Old Zheng 。

  Old Zheng 审视Zhou Jia ,诧异开口: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如果不是我的Lightweight Art 在其他人身边没有失效过,都以为是自己的问题了。”

  Heavenly Peng 纵横法精妙绝伦,论及品阶,怕是未必比五雷斧法差。

  Old Zheng 更是以此自傲,但在Zhou Jia 面前,却屡屡失效,每次还未靠近,就被提前察觉踪迹。

  不论他怎么隐藏,都是无用。

  “现在似乎不是说这些的时候。”Zhou Jia 伸手示意:

  “这么多人,你打算怎么办?”

  在来之前,他就与鹰巢的人有过约定,world 碎片出现在墟界后,鹰巢通过通天仪进入碎片。

  然后在里面汇合。

  Zhou Jia 一直在各个地方留下线索,果真等到了来人。

  就是来的迟了些。

  ”en. ”

  说起正事,Old Zheng 表情一肃:

  “在此之前,谁也没有料到这次的world 碎片竟然会来自Earth ,还是济城,我也没有准备。”

  “八百多人……”

  他面色一沉:

  “源髓不够!”

  除了Zhou Jia ,不论是把人送入world 碎片,还是带人出去,都需消耗能量,且不是小数目。

  八百多人,虽然刚刚从Heavenly Tiger 帮得了数枚源髓,依旧远远不够。

  Zhou Jia 开口:

  “能接多少人?”

  “最多一百。”Old Zheng 苦笑:

  “大概率一百人也接不走。”

  场中一静。

  尹极and the others 虽然不清楚Old Zheng 的身份,却听得出对方也来自Earth ,而实力有限,impossible 带走那么多人。

  “没有关系。”

  Zhou Jia 反到神情淡然:

  “就算接不到鹰巢,跟着玄天盟也可,只要等到world 碎片与墟界彻底相融,都有机会活下来。”

  “be that as it may ,不过还是能带走一个是一个。”Old Zheng 缓缓摇头:

  “而且,玄天盟的作风未必比军方好多少,非是同族,剩下的人能活多少还是未知数。”

  “我会尽量想办法多入手源髓,不过……”

  “probability 不大!”

  源髓的罕见,两人很清楚,几乎尽数被各大族群、Peak 势力把控,散落在外的寥寥无几。

  “对了。”

  Zhou Jia 轻轻摇头,looked towards 尹极:

  “你们的人,在哪?”

  Old Zheng 也面带好奇看去。

  虽然说济城不小,mutation 后更是暴涨许多倍,但能把八百多人藏起来,提供数月吃喝且不被发现。

  这类地方依旧想不出。

  “……”

  尹极认真看了看两人,略作思索,方慢声开口:

  “千Buddha Mountain 边缘。”

  两人挑眉。

  现今的济城,经由outsider 两个月的探寻,大多数地方都已摸清,更是划出几大险境。

  千Buddha Mountain ,就是其中之一。

  甚至可以说,是最为危险的地方。

  就算是黑铁Peak 的存在,也是大为忌惮。

  千Buddha Mountain 所在,不论是人还是monster ,都会远远避开,尹极倒是选了个好地方,险中求稳。

  “先过去看看。”

  Old Zheng 开口:

  “然后……,只能先挑一部分出去。”

  “不过倒也unhurried 一时,我的实力不错,你们尚处于新手期,我会尽可能的帮你们increasing cultivation base 。”

  尹极、刑七双眼一亮。

  常无名更是心头加速,subconsciously 看了眼Zhou Jia 。

  相较而言,同为从Earth 出去的‘senior ’,Old Zheng 远比Zhou Jia 要热情,更是主动提出这等帮助。

  以黑铁之力帮助新人increasing cultivation base ,只要不死,cultivation base 定然如坐火箭般飞速飙升。

  Zhou Jia 之所以不如此。

  一则是性子冷漠,

  二来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对他来说增加自己的cultivation base ,显然更加划算,也不指望其他人以后能帮忙。

  至于Old Zheng 。

  他已经没有再进一步的希望,反到更在意鹰巢的发展,自然更愿意帮助其他人increasing cultivation base 。

  若是能多两三位黑铁,以后鹰巢的日子也能轻松许多。

  “给!”

  Zhou Jia 手一甩,扔出一枚戒指:

  “从一人身上得到的东西。”

  “storage ring 。”Old Zheng 伸手接过,双眼一亮,待感知到里面那densely packed 蕴含源质的宝药,更是呼吸一促。

  那么多?

  当下猛然抬头:

  “你……”

  “many thanks 了!”

  他深深看了眼Zhou Jia ,欲言又止,最后重重nodded 。

  虽然在其他人眼中,Zhou Jia 性子冷漠,不近人情,但Old Zheng 却见识过他心中柔软的一面。

  只不过这份柔软,不太张扬。

  而且必须是自身得到保障的情况下,才会稍稍显露出来,overwhelming majority 情况下不为人知。

  “不用担心我。”

  收起戒指,Old Zheng 轻笑:

  “有你给的那件蹑空草做的衣服,我现今的轻身功夫,已经不弱那几位黑铁Peak expert 。”

  “遇到打不过的,跑还是没有问题。”

  ”en. ”

  Zhou Jia nodded ,转身朝后行去。

  “你不去千Buddha Mountain 那边看看?”

  “不了。”

  *

  *

  *

  花圃。

  一位灰衣长衫,眉心有着一道裂痕的男子蹲在一株三色奇花面前,眼神中闪烁精光。

  “Grade 3 琅琊花!”

  “怎么可能?”

  男子口中喃喃,身体更是微微颤抖:

  “this thing ,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扫眼all around ,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像是想到什么,面露沉思,随即silhouette 一闪,在原地disappeared 。

  …………

  对于Zhou Jia 来说,碎片world 简直就是一块宝地。

  每日都有源质宝药产出,服用refining 后cultivation base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rapid progress merely this 。

  待再次回到地下酒庄,已是数日后。

  酒庄内一如既往熙熙攘攘。

  但伴随着他踏步行入,场中的杂乱声渐渐disappeared ,one after another 带有审视的目光,隔空落来。

  “Zhou Jia !”

  shouting loudly 自人群中响起。

  一人分开众人,大步行出,怒瞪而来:

  “surnamed Zhou 的,是不是你杀死了Senior Brother Bai ?”

  “Senior Brother Bai ?”

  “白矩!Senior Brother Bai !”

  Zhou Jia 挑眉,面色不变: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