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56

  第256章 龟壳

  “你以为矢口否认,就能撇清自己做下的恶行!”

  郑确怒睁双眼,浑身微微颤抖,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他很清楚,就是Zhou Jia 下的手。

  白矩死前路过的地方,有着thunder 席卷大地的痕迹。

  不是Zhou Jia !

  还能有谁?

  “阁下以为自己嗓门大,就能随便朝他人身上泼脏水不成?”Zhou Jia face doesn’t change ,冷眼看去:

  “莫非以为周某手中斧头不利!”

  他很确定对方没有证据。

  白矩的尸体都被那去而复返的木雕巨象吞进肚子,其后就算被人寻到,怕也是一堆枯骨。

  再说。

  在这种地方,相互厮杀几乎被摆在明面,就算出去后告到白银powerhouse 莫裳面前will not 管。

  知道了又能有什么意见?

  杀人的又不止他一位,谁人手上干净?

  但很明显,今天的地下酒庄气氛有些不对,自从踏入这里,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就萦绕心头。

  各种充斥着敌意的视线,更是落在身上。

  “Zhou Jia !”

  这时,又有一人分开人群,踏步行出:

  “可还记得我Junior Brother 孔标?”

  “善使飞刀的那位?”Zhou Jia 眼神闪烁:

  “怎么?”

  “我Junior Brother 也是你杀的吧?”王岳双手一伸,倒扣两枚飞镖,一股凌厉murderous intention 隔空锁定而来:

  “阁下好狠的手段!”

  “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奔雷斧!”又有一人身如灵猿跃出,手持一根乌木棍,持棍遥遥一指shouted :

  “我Junior Sister 也是你杀的吧?”

  ……

  人群渐起躁动。

  有些人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却能看得出今日有不少人汇聚于此,就是要找Zhou Jia 寻仇。

  而更多的人,则是选择坐壁旁观,看起热闹。

  看热闹的从来都不显事大,不时有人起哄喧哗,也有越来越多的人从人群中走出来。

  姚黯手持折扇,眼神闪烁,至始至终不发一言。

  “公子。”有人低声开口:

  “他们怕是有备而来。”

  “这也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一位锦衣老者笑着接口:

  “在这碎片world 内,杀人多的有的是,但谁没点背景,唯独Zhou Jia 孤家寡人,甚至还跟小琅岛翻了脸,现今收集了一身的好东西,谁能不起贪念?”

  “唔……”

  说到这里,他眼神微动,道:

  “我听说,小琅岛的杨世贞,也被他杀了!”

  “呲……”

  附近几人hearing this ,不由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面泛惊容。

  “这surnamed Zhou 的好very ruthless 的手段,他一身所学尽出金煌一脉,竟然连this lineage 的脉主都敢杀,难道就不顾念旧情吗?”

  “肆无忌惮!”

  “丧心病狂!”

  “不过……”

  “杨世贞、白矩,可都是黑铁后期expert ,如果真的是Zhou Jia 所杀,那他的实力岂不是……”

  话到半截,戛然而止。

  周围不由一静,就连姚黯也不由紧了紧手中的折扇。

  更关键的是,那些人既然被杀,他们身上的东西自然都在Zhou Jia 身上,那可都是好东西。

  “so that’s how it is !”

  Zhou Jia 扫眼全场,眼泛了然:

  “诸位今日看来是吃定我了。”

  站出来叫嚣的人中,有的亲朋好友确实是被他所杀,但也有fish in troubled waters 之辈,怕就是单纯的想捡便宜。

  “也好!”

  nodded ,他取下背后的斧盾,扫视身前几人:

  “伱们谁先来?”

  几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虽然一个个目露murderous intention ,却都清楚对手的实力了得,一时间竟无人出手。

  “怕你不成?”

  王岳眼神闪动,手腕轻震,两柄飞镖率先射出。

  明苑派擅长hidden weapon ,Six Sect Peak inheritance 中足有四门与hidden weapon 有关,尤其是秘传internal strength 玄极心法,搭配hidden weapon 手法更是相辅相成。

  作为明苑派这一辈的well-known figure ,王岳的实力不必孔标稍差,甚至底蕴更强。

  黑铁中期的cultivation base ,在Zhou Jia 面前已经不怎么够看,但hidden weapon 这一method ,从来都善于using the weak to defeat the strong 。

  菩提有泪!

  王岳一出手,就是杀招。

  两柄飞镖形如泪滴,脱手之际就已出现在Zhou Jia 身前,好似悲戚苍生,流光划过心田。

  待到反应过来,往往已经中招。

  而hidden weapon 可从远处发动攻击,不必靠近涉险,安全相对有保证,也是他率先出手的原因。

  好!

  姚黯双眼一亮,手上敲击折扇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视线involuntarily 追逐着那两stream of light 。

  不对!

  心中微动,他的感知再次落在飞镖hidden weapon 上。

  这里面……

  藏有什么东西!

  他念头刚动,Zhou Jia 身前就已升起一层无形罡劲,盾牌也微微抬起,拦在两stream of light 之前。

  “彭!”

  “ka-cha !”

  飞镖撞在罡劲上,瞬间破开,直直与盾牌相撞。

  next moment 。

  两枚飞镖突兀炸开,无数道细若游丝的金线从中喷射而出,几乎把Zhou Jia 所在尽数包裹。

  绝仙线!

  此物乃是从地底辰金锤炼而来的金丝,锐利无比,有着克制一切罡劲之能,尤其擅长破硬功。

  最适合用来对付移动缓慢、defensive power 超强的对手。

  “看来,他是有备而来。”

  姚黯喃喃开口,随即又是面露晒然。

  虽然王岳出手不凡,不过他并不认为Zhou Jia 会有事,奔雷斧的名头可是用人命填出来的。

  果不其然。

  面对来袭的绝仙丝,Zhou Jia 表情不变,脚下的地面却是突兀下沉,整个人瞬间在原地disappeared 。

  他不善Lightweight Art ,却绝不乏爆发力。

  Great Perfection Realm 的9th layer 登楼步,让他爆发的每一份力道,will not 浪费,推着他倏忽暴退。

  三步踏过,整个人就已奔出地下酒庄,出现在外面宽广的街道之上。

  “shua!”

  ”shua shua !”

  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从地底穿出。

  “别让他逃了!”

  “休走!”

  “上!”

  王岳身如彩蝶飞舞,长袖甩动,几十道cold light 划过道道mysterious 弧线,锁住Zhou Jia 一应移动方位。

  这些cold light 的速度堪比机枪射击而出的子弹,灵活性更是远远超过。

  对于凡阶来说,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已命丧当场。

  但现今只是惑人双眼的虚招。

  “Hah! ”

  郑确口中低喝,双臂从衣袖中探出,一双玄铁锻造的钢爪带着幽Nether Ghost 火,自上而下爪来。

  九Nether Ghost 爪!

  胡睿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一声不吭,冲至近前持棍朝前一捣。

  云纹震!

  棍棒撞在虚空,竟是在平静的空气中轰出肉眼可见的涟漪,one after another 气浪更是咆哮冲出。

  “呼……”

  面对来袭的攻势,Zhou Jia 面泛冷笑,不闪不避,只是轻轻举起手中的盾牌,横隔身前。

  龙骨!

  Five Elements Heaven 罡!

  天罡巨Spirit Physique !

  融入左臂的龙骨in this brief moment 绽放出幽幽Profound Light ,瞬息间串联浑身之力,以Five Elements Heaven 罡之法took out 。

  厚达近丈的无形罡劲,环绕周遭。

  “crackle ……”

  “呲……”

  “彭!”

  来袭的攻势轰在罡劲之上,有的深扎三尺,有的撕裂裂口,有的引得罡劲剧烈震颤。

  但不论攻势如何,Zhou Jia 依旧稳立当场。

  反倒是进攻的几人,受到罡劲反震之力,不得不连连后退。

  “好硬的龟壳!”

  有人惊叹出身:

  “难怪能杀那么多人,单凭这等defensive power ,此番进来的人中,怕就没有几人能够打破。”

  “不错!”

  “凭借此等防御之法,已然立于不败之地。”

  冲出来的人窃窃私语,也让动手的几人面色一沉。

  “Hah! ”

  王岳面上变色,身躯从半空fiercely 坠地,双手虚抬,一throwing knives 出现在双掌之间,刀尖绽放三尺豪芒。

  空气似乎一滞。

  所有人的视线involuntarily 投向那飞刀之上。

  席卷周遭的夜晚寒风,似乎也于此刻陷入停滞。

  “呲……”

  一道white 的印痕,appear out of thin air 在众人的感知之中,一头是屏气凝神的王岳,一头是持盾而立的Zhou Jia 。

  即使是姚黯,也未曾发觉,那飞刀何时击出。

  唯有一声距离的轰鸣,在下一瞬传入众人耳膜。

  “bang! ”

  Zhou Jia 所在,方圆several feet 的地面轰然裂开,烟尘滚滚,笼罩周遭,内里的气机也突然一沉。

  “死了?”

  ”no! ”

  场中几位cultivation base profound 之辈同时回头,looked towards 王岳。

  “咯……咯……”

  王岳立于原地,咽喉滚动,张口欲言却已speechless ,却是一throwing knives 差劲了心口要害。

  反震?

  他竟是被自己的飞刀反震而死!

  这speaking of which 很可笑,但场中却没有人笑的出来,因为他们很清楚做到这一点会有多难。

  至少在场那么多人,除了Zhou Jia ,无一人有把握做到。

  “一起上!”

  人群中,几人对视。

  “surnamed Zhou 的性格你们很清楚,今天既然出了面,就结了梁子,他不死以后谁也不好过!”

  “不错!”

  “一起动手。”

  喝声从人群中响起,除了郑确、胡睿,又有十余人冲出,大部分都是黑铁realm 的expert 。

  其中一位,赫然是黑铁后期。

  “蟒和尚神尘!”

  “果然,这个酒肉和尚不会放过这等hit a person when he’s down 的机会。”

  *

  *

  *

  大厦倾斜。

  顶端。

  几道silhouette 散立各处,正自moved towards 下方街道看去。

  身材消瘦、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犹如下凡谪仙的吴师道hands behind ones back ,眼神looked thoughtful ,落在一人身上。

  “有趣!”

  “这等defensive power ,怕是不比姓郭的差了。”

  “唔……”

  像是想到什么,他面上表情微动,眼中浮现一抹喜色。

  “如此防御,应该可以!”

  …………

  “bang! ”

  巨响回荡,声震八方。

  无数头藏于暗处的monster 闻声探头,moved towards 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不过转瞬就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缩起身躯。

  那里,one after another 狂暴的气息奔涌。

  似乎无数头terrifying existence ,在彼此厮杀,绝非是能讨到好处的地方。

  现场。

  一群人的攻势如排山倒海,此起彼伏,一刻不停。

  Zhou Jia 则是单手持盾,身躯微躬,以龙骨为基、大Perfection Realm 的Five Elements Heaven 罡forcibly 抵挡。

  有着暴力加持,他的fleshy body 防御已达某种极限。

  “轰隆隆……”

  不过眨眼功夫,他身周several feet 的地面,就不知被轰炸了多少遍,泥土翻飞,沟壑遍地。

  笼罩身周的护体罡劲,也渐渐收缩、变小。

  “他不行了!”

  眼见于此,有人双眼大亮,心生狂喜。

  Zhou Jia 是什么样的人,对他们来说不重要,但一应powerhouse 身上的东西,可全在他的身上。

  若能分润一二,自是一场大丰收!

  不对!

  蟒和尚神尘面露狞笑,手持重达千余斤的禅杖迈步靠近,双眼突然一缩,止步顿足。

  next moment 。

  “彭!”

  Zhou Jia 脚下地面轻震,整个人猛冲百米,breakthrough 众人的围攻,出现在后方一个放冷箭之人面前。

  盾牌一扬,其后蓄势待发的双刃斧横平掠过。

  “pu! ”

  巨力下,一具尸体的上半截身子高高飞起,身在半空,五脏就从破开的体窍内流淌而出。

  Zhou Jia 转身,身体微躬,再次举盾在前拦住来袭的攻势。

  场中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

  蟒和尚神尘更是面色一沉。

  “上!”

  短暂的停顿后,strikes 依旧。

  各种攻势在那several feet 之地来回扫荡,地面被生生削平、再次削平,乃至成了一个凹坑。

  无常Soul Evocation !

  指定乾坤!

  疯魔杖!

  诸位黑铁expert 的攻势,如狂风骤雨,不留丝毫喘息之机,恐怖的威势,也让围观者心头发颤。

  易地而处。

  在这等攻势下,怕是无人能够坚持几个呼吸。

  Zhou Jia 能!

  他不仅能抗住攻击,还能借助五雷斧法Great Perfection Realm 带来的敏锐感知,察觉到那一波波攻势中的weak spot 所在。

  这么多人,自impossible 心意相合,纯粹依靠经验联手。

  攻势看似密集,却终究有着急缓之别。

  攻势凶猛之时,他唯有硬抗。

  但出现缓和之时……

  Zhou Jia 双眼一亮。

  “bang! ”

  one silhouette 顶着盾牌冲出重围,出现在一人面前,闪烁着lightning 的双刃斧自上而下斩落。

  悍雷开天!

  “pu! ”

  斧刃轰碎兵刃,斩开头颅、劈风身体,电光更是轰碎fleshy body 。

  砍死一人,Zhou Jia 面色不变,盾牌轻轻一横,把趁机来袭的一应攻势尽数拦在三尺开外。

  片刻后。

  持盾silhouette 再次冲出,双刃斧毫无例外斩碎一人。

  场中不由一静。

  姚黯身旁的一人面泛苦笑,无语摇头:

  “这怎么打?”

  攻击,落不到目标身上。

  而对方的反击,每次都能杀死一人。

  相对而言。

  Zhou Jia 的反应速度与其他人相比,堪称迟钝,别人出三招有余,他可能还出不了一招,缺点明显。

  但他的爆发力惊人。

  瞬息间的爆发,不亚黑铁后期。

  动手之人中,除了蟒和尚能够及时闪躲,其他人几乎there’s no resistance ,不能把收敛攻势小心提防。

  而攻势一旦没有那么密集,Zhou Jia 就可再次出手。

  如此。

  局面越来越糟。

  对于Zhou Jia 来说,有着无敌的防御,这一瞬间的爆发,就是他的决胜之基。

  憋屈!

  不甘!

  无奈!

  姚黯能够体会到动手几人的心情,但就算是他,面对Zhou Jia 的乌龟壳,竟也没什么好办法。

  这种回合制的打法,简直unheard-of 。

  一干人围攻Zhou Jia ,进攻上百次也没问题,但只要被人逮到机会,就能解决一个对手。

  作为旁观者,他们还能有心情分析,但身陷战场的人,已经面露惧意,眼神忐忑,但却已if you ride a tiger, it’s hard to get off 。

  “怎么,你们不动手了?”

  扫眼众人,见攻势一顿,Zhou Jia 不由面露冷笑:

  “那换我来!”

  五雷!

  斧刃挥舞,体内的source power 呼啸而出,化作五色lightning ,汇成thunder 斧芒,moved towards 不远处的silhouette 轰去。

  天打五雷bang!

  lightning 如狰狞咆哮的ominous beast ,朝前猛扑,撕裂着前方拦截的一切。

  “bang! ”

  “轰隆!”

  rumbling sound 连响五次,五雷过后,两道silhouette 被生生轰碎。

  单调的节奏再次开始。

  伴随着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的倒下,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退出,而人数一少,剩下的人更是不支,局势彻底扭转。

  不久之后。

  一道手持斧盾的silhouette 立于长街,脚下满地狼藉,残肢、碎肉、鲜血遍铺一方,各种兵刃倒插地面。

  刺鼻的血腥味assaults the senses 。

  也让场中的silhouette ,越发显得凶戾、可怖。

  这一场厮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毫无趣味可言,单调呆板,却又像以堂堂大势压人。

  没有复杂的变化,以绝对的力量碾压一切。

  有人不服。

  却无可奈何!

  “诸位laugh 。”

  Zhou Jia 满身浴血,面无表情把斧盾挂着身后,一脚踏碎郑确的头颅,一步步朝前人群行来:

  “身上染了血,多多包涵。”

  随着他的靠近,其他人subconsciously 退步,自然而然让开一条通道。

  就连姚黯,也微微侧身。

  墟界之中powerhouse is respected ,不论脾气秉性如何,对方显露的实力,已经足够获得他的尊重。

  “pa! ”

  “pa! ”

  这时,清脆的掌声从远处响起。

  clothes whiter than snow 的吴师道轻击双掌,带着entire group 缓步行来:

  “奔雷斧Zhou Jia ,果真name is not in vain ,想不到我这一路上竟然还藏有这么一位expert ,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却不知。”

  “吴某,惭愧!”

  在他身后,独孤藏更是面露凝重,眼神中带有浓浓的忌惮。

  他曾经与Zhou Jia 交过手,当时并不在意,现今想想,幸亏及时收手,不然怕是结局不妙。

  “原来是吴道兄。”Zhou Jia 垂首:

  “不敢当。”

  “why not dare 当的。”吴师道摇头,说起正事:

  “正好,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