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58

  第258章 猎狐

  “吴道兄!”

  远处,一个声音遥遥响起:

  “看来道兄还是没有放弃,还是说又有了想法?”

  众人闻声侧首,Zhou Jia 也收起心头的涟漪,moved towards 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眼神微微一变。

  赵长宁!

  Imperial Family Zhao Family this generation 最为有望白银的expert 。

  此人身披金黄甲胃,背负一柄极其夸张的heavy sword ,踏步行来,浑身上下透着股昂然fighting intent 。

  如此张扬的打扮,在这danger lurks on every side 的碎片world ,殊为不智,怕是难免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但放在此人身上,却让人觉得理所应答。

  而且时至今日,赵长宁身上的盔甲依旧明亮如新,显然所谓的危险,也要因人而异。

  在他身后,还有一群人跟随。

  人群中的每一位,都气息强悍,其中不乏黑铁后期,但在金黄盔甲的映衬下,竟毫不显眼。

  “赵兄。”

  吴师道moved towards 来人nodded ,面上aloof and remote 、不履凡尘的神情终于有了些许变化,眼神透着些许凝重:

  “你也来了。”

  赵长宁虽是Imperial Family Zhao Family 的well-known figure ,出身地位却不高,远不如在石城做客的郡主赵南絮。

  目前也无正式封爵,所以吴师道的称呼也较为随意。

  “当然!”

  赵长宁朗笑:

  “这块碎片world ,最大的好处怕就藏在这栋大楼,最后几天,说什么也要尝试一二。”

  “吴道兄显然也是如此想法,不如……”

  “我们合作?”

  “看来赵兄没有多少把握。”吴师道收回目光,looked towards 前方的大厦:

  “不介意的话,不妨先让吴某见识一下赵兄的手段?”

  “哈!”

  赵长宁昂首:

  “吴兄还是那么……沉稳。”

  “也罢!”

  他nodded ,手一挥:

  “安格斯!”

  “是。”

  在他身后,一位手持法杖的费穆world 男子缓步行出,moved towards 几人拱手示意,挥杖轻点地面。

  “crash-bang ……”

  地面轻颤,然后微微鼓起,像是下面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一般。

  不过眨眼功夫,泥土奔涌而出,随着安格斯口中incantation 变换,竟是渐渐化作几具泥人。

  泥人有手有脚,面上五官俱全,甚至就连活动起来都有着堪比凡阶五Grade 6 之人的灵活。

  塑形术!

  这一幕,让人赞叹。

  “费穆world 不愧有着诸多纪元的inheritance ,源术之妙,堪称神奇。”

  此话引得众人纷纷nodded 。

  墟界众多族群,实力强大与否,关键就看对于source power 的了解、掌控,这点不拘martial skill 还是源术,追根溯源都是如此。

  source power :

  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外显之形!

  费穆world 有着Spiritual God 传法,对于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的掌控,远远超出其他族群,其精妙处更是宛如immortal art 。

  有着unimaginable 之能。

  唯有对source power 有着极深的了解,方能创出此等inheritance ,这点都是凡人的大林Wang Chaotian 然不足。

  所以很多人都心有猜测,他日费穆world 彻底降临墟界,若是Spiritual God 不灭,洪泽域当一家独大。

  安格斯的塑形术虽然精妙,威能却不强。

  人群中再次走出两人,其中一人手按泥人之上,one after another red 的液体moved towards 泥人体内没去。

  另一人则是拿出一些black 的粘稠状之物,细细涂抹在泥人身上,直至彻底融入其中。

  忙活许久,安格斯才再次有所动作。

  他抬起法杖moved towards 大厦一指:

  ”go! ”

  音落,泥人身躯微躬,后足发力,好似一位位运动健将,moved towards 大厦入口处发力狂奔。

  “shua!”

  Grade 5 易筋、Grade 6 伐髓,spare no effort 的速度不比疾驰的汽车稍慢,眨眼之间,就逼近大厦。

  Zhou Jia 凝神细看。

  他早就听说,这里藏着一头速度惊人的monster ,任何想要靠近普利大厦的存在,都会遭到它的攻击。

  不少人倒在大厦之前。

  就连吴师道,都无功而返。

  所以虽然明知道这里面有着诸多好处,目前为止,还未有人进入其中,至少on the surface 如此。

  此行他的任务,就是以自身硬功缠住那头monster ,给其他人进入大楼的时间。

  能够提前见识一下,自是最好。

  发现源星!

  发现源星!

  ……

  Sea of Consciousness 内的天启星,陡然大亮。

  Zhou Jia 眼神微动。

  next moment 。

  五头狂奔的泥人,瞬间支离破碎,即使众人屏气凝神,也仅能看到one after another black 线条。

  “crash-bang ……”

  泥人碎裂、坍塌,化作尘土洒落地面。

  这么简单就被解决,显然早在预料之中,安格斯手中法杖闪烁,目光追逐着某道残影。

  “爆!”

  “轰……”

  一团团粘稠的烈焰凭空炸开,也罢一头灰色的异兽炸飞显形。

  异兽仅有一尺来长,形似一头灰狐,却长有三条长长的尾巴,现今身上遍缠烈焰和黑泥。

  “灼Flame Energy Burning All Living Things ,且一旦沾染如跗骨之蛆难以祛除;渊泥更是目前已知最为粘稠的东西,沾到身上除非剥皮削骨,不然一辈子都甩不掉,我倒要看看这畜生能怎么办?”

  很显然,赵长宁在这头灰狐面前吃了不少苦头,说话之际面露狰狞,透着浓浓恨意。

  “zhi zhi ……zhi zhi ……”

  场中怪叫声不断。

  灰狐身形闪烁,但因为身上的异物,速度明显下降不少,而且running 之际,东倒西歪。

  “上!”

  有人双眼放光,闪身冲上。

  更多的人则是begin to stir 。

  next moment 。

  “shua!”

  black 的线条一闪而逝,冲过去的那人身躯一僵,一道裂缝自头颅浮现,延伸至胯下。

  “pu! ”

  鲜血从裂缝喷出,两半尸体左右分开。

  场中一静。

  “有影响。”

  paused ,才有人慢声开口:

  “但影响不大,这东西速度太快,身上沾染的灼火、渊泥并不多,而且还可以甩掉。”

  “不过若是多来几次,以公子的实力,当能进去。”

  赵长宁身上的盔甲,一看即知defensive power 惊人,但同行的其他人,怕是无人能够跟得上。

  even more how 。

  他们带的东西并不多。

  “Zhou Jia 。”

  吴师道面露沉吟:

  “你去试试。”

  “是。”

  Zhou Jia took a deep breath ,取下背后的斧盾,面露凝然,在其他人的注视下,一步步靠近普利大厦。

  “他就是那位奔雷斧Zhou Jia ?”

  赵长宁显然听说过Zhou Jia 的名号,眼神微闪:

  “听说此人手拿盾牌,逼得几十黑铁无能为力,被反杀大半,若非逃的及时,甚至会被屠戮殆尽。”

  “原来吴道兄找了这么一人帮忙。”

  “夸大之言罢了。”吴师道摇头:

  “哪有那么多黑铁,不过此人的硬功、防御,确实不弱。”

  “那我wait and see 。”

  赵长宁轻笑,双手交叉抱臂,looked towards 场中。

  其他人也是面色各异,奔雷斧的名头大都听说过,但对于能否挡住灰狐的攻击却不报什么希望。

  “zhi zhi ……”

  眼见Zhou Jia 靠近,灰狐停下甩动身上异物的动作,身躯趴伏在地,口中尖叫,状似威胁。

  Zhou Jia remain unmoved ,Five Elements Heaven 罡催发,一步步靠近。

  “shua!”

  来了!

  Zhou Jia eyes slightly narrowed ,听风特质全力催动,手中盾牌微微一侧,暴力勃发,拦在左侧腰肋之前。

  眼睛看不清灰狐的动作,但耳朵听得见。

  诸多残影,唯有一道真实不虚。

  “呲……”

  一声刺耳裂响传来,手中的盾牌更是剧烈震颤。

  不过about one chi 来长的little fellow ,碰撞之际爆发的力量,竟几乎把他手中的盾牌掀飞,更是让他身躯后仰。

  Zhou Jia 面色一沉,身形倏忽暴退,同时盾牌晃动,与来袭的残影不停碰撞,直至退出hundred zhang 开外才算止步。

  “ka-cha !”

  “彭!”

  经由thousand hammers, hundred refinements 锻打的盾牌,悄然裂开道道裂痕,散落一地。

  “好!”

  独孤藏双眼大亮,高声叫好。

  吴师道也是面泛笑意,绷紧的神情悄然放松。

  赵长宁更是放下交叉抱在身前的双臂,面露凝重看来,缓缓额首:

  “了不起,你还是first 不是黑铁Peak 之人,却能在这灰狐面前毫发无伤退回来的。”

  “不敢当。”

  Zhou Jia 面色阴沉,低头看着脚下盾牌碎片:

  “周某也非没有损失。”

  说着looked towards 吴师道:

  “吴道兄,怕是要让伱失望了!”

  “不。”

  吴师道面露淡笑,轻轻摇头,单手一挥,手臂上储物之宝闪烁,一团黑影落在Zhou Jia 面前。

  “这是我答应给你的好处。”

  Zhou Jia 垂首,表情微变。

  这是一面盾牌,本体似乎是一面龟甲,黝黑的色泽只是看着,都给人一直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感觉。

  天然的纹路未做修饰,自带一种mysterious 之意。

  “玄武盾!”

  吴师道收敛笑意,肃声道:

  “此物乃一头白银生灵背上的东西,经由内Sect Elder 妙手,十数年锤炼而成,单论防御之能,堪比middle grade 玄兵。”

  middle grade 玄兵?

  莫看只是middle grade ,但overwhelming majority 分脉,inheritance 了two-three hundred 年也是一件也无,可见此物的珍贵。

  不过吴师道话未说全。

  这件玄武盾最重要的是它本身材质,并无其他异能,单纯的defensive power ,并不为他人所取。

  说是middle grade 玄兵,怕未必有low grade 玄兵受欢迎。

  防御永远都不如进攻。

  就如建设总没有破坏容易。

  当然。

  那是落在其他人手中,在Zhou Jia 手中,则又有不同。

  “呼……”

  提起地上的盾牌,Zhou Jia 双眼一亮。

  这面盾牌,似乎与他手中的龙骨有着一定的相合,一种肉体延伸的熟悉感自心头浮现。

  不会……

  是同一头生灵吧?

  这也未必没有可能,毕竟白银生灵罕见,又同为龟属,若是有些关系,也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

  手中的玄武盾重达千斤,比原来的盾牌更重,但挥舞起来,感觉却要比之前轻上不少。

  略微尝试,轻重缓急尽皆随心,好似使用过许久一般。

  “如何?”

  见Zhou Jia 持盾演练,吴师道开口:

  “如果感觉不熟练的话,可以多尝试一二,不着急。”

  说是不着急,但他声音些许的颤音,却瞒不过听风特质。

  “many thanks 。”

  Zhou Jia 定了定神:

  “容周某再试一次。”

  说着,再次踏步moved towards 大厦行去。

  同时感知了一下Sea of Consciousness 天启星。

  果然……

  源星,就在这头灰狐身上。

  “zhi zhi !”

  叫声响起,已经甩掉身上异物的灰狐双尾甩动,身形陡然在原地disappeared ,扑向Zhou Jia 。

  它前肢伸展,sharp claw 探出,轻轻一扣,虚空中就出现道道印痕。

  “shua!”

  ”shua shua !”

  残影流转,爪影重叠。

  surrounded by this 的Zhou Jia facial expression grave ,双眼空洞无神,双耳却在飞速震颤,破空声在脑海拼凑一副完整的图卷。

  “彭!”

  “peng~ peng~! ”

  他手持盾牌,震颤手臂挪动,每每都能把来袭攻势拦住,而身体已经不再吃力不住后仰。

  只是在灰狐疾如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的攻势下,不得不连连后退。

  快!

  太快!

  快的unimaginable !

  若是能够选择的话,Zhou Jia 宁愿被几十位黑铁expert 围攻,也不愿面对这头灰狐。

  被人围攻,还有缓息之机,毕竟人与人气息相悖,更不能心意相通,攻势impossible 始终如一。

  而灰狐可以!

  不仅可以,看情况似乎还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促。

  “shua!”

  Zhou Jia 抽身暴退,浑身大汗淋漓。

  “看来还是差点。”赵长宁眼神闪动:

  “吴兄,联手?”

  吴师道抿嘴,看了眼面色发白的Zhou Jia ,眼中闪过一丝遗憾,终究nodded ,应了下来:

  “好!”

  *

  *

  *

  在这碎片world ,总少不了fish in troubled waters 的人。

  矗立废墟之中的普利大厦,内蕴source power 直冲云霄,如此显眼夺目,自然少不了觊觎之辈。

  在吴师道、赵长宁汇聚于此的时候,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也出现在暗处,moved towards 人群投去各种视线。

  都盼着他们能困住灰狐,如此也能跟着混进去。

  “艾德里安。”

  阴影中,white clothed youth 好奇开口:

  “你觉得他行不行?”

  “有可能。”艾德里安面露凝重:

  “那头灰狐是一种类似于看家Spirit Beast 的存在,不能离开这栋大楼太远,只要能拦住攻势片刻,就能自保无恙。”

  “但它速度太快,而且虽然身体小力量却很大,你不是都冲不过去,这个人就可以?”少年音带质疑:

  “他的cultivation base 似乎只是黑铁中期。”

  “嘿……”艾德里安轻笑:

  “墟界之中有着spiritual wisdom 的族群难以计数,有些族群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很正常,这位奔雷斧显然与常人不同。”

  “你看。”

  他朝前一指,道:

  “灰狐之所以难缠,速度、力量自是关键,但那让人难以难以察觉的残影同样很重要。”

  “在它扑击之时,残影真假难辨,说实话就算是我也发现不了那里不对,只能拼命闪烁、抵抗,但又如何比得上它的速度?”

  ”en. ”

  white clothed youth 缓缓nodded 。

  “但那奔雷斧不同。”艾德里安肃声道:

  “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可以无视那诸多残影,每一次都能准确把握灰狐的真身所在。”

  “再加上手中盾牌能拦截的面积够大,只需轻轻挥舞,就连把各种攻击全都拦截在外。”

  “即使速度慢个三四倍,也能坚持!”

  “你是不是觉得Zhou Jia 的动作很笨拙?”

  “不错。”white clothed youth nodded :

  “何止笨拙,简直就是迟钝。”

  “可即使如此,他已然拦住了攻势。”艾德里安音带感慨:

  “切记,永远不要小瞧任何一个人!”

  ”en. ”

  white clothed youth 似懂非懂。

  …………

  “这次把灼火、渊泥全都用上,应该能拖延它一刻钟的时间,这段时间你把它堵到那个房间里。”

  赵长宁身上朝大厦下方某处缺口一指:

  “等我们都进去,你就可以退回来了。”

  “唔……”

  Zhou Jia 面露沉吟:

  “你们怎么出来?”

  “haha ……”赵长宁朗笑:

  “这点,就无需你操心了,这栋大楼只能从这里进去,但出来的地方,却不止一处。”

  “此楼与这块碎片world 的地气相连,自成一种mysterious Formation ,所以才导致入口仅有一处。”吴师道解释了一句:

  “你只需缠住那头灰狐,其他的不用管。”

  说着,朝远处扫了一眼,brows slightly wrinkle 却并未多言。

  他自然知道这附近有不少人窥探,做着fish in troubled waters 的打算,不过以他的实力自不用在乎。

  就算进了大厦,也要看谁实力更强。

  多一些人进去,等收割的时候,兴许还能有unexpected harvest 。

  ”en. ”

  这边厢,Zhou Jia nodded 应是,示意其他人开始。

  缠住?

  握了握手中的双刃斧,他双目一凝。

  ”go! ”

  随着法杖遥遥一指,泥人再次奔出。

  不出意外,灰狐身形闪过,撕裂泥人,自己身上也沾染了灼火、渊泥。

  “bang! ”

  rumbling sound 响起,无需他人催促,Zhou Jia 就已举盾冲了上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