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59

  第259章 地速星:神行

  “zhi zhi ……zhi zhi ……”

  火焰好似粘稠的lava ,沾满灰狐全身,灼烧着它的毛发、皮肉;black 的渊泥更是死死黏连身体关节,让它移动受限,四肢伸展不开。

  更有诸多源术无差别落下,好似密集的雨滴,连续不断落来。

  迟缓!

  惑神!

  缚身!

  ……

  只要是能增加负面影响的源术,全都不要钱般的招呼,一时间大厦之前的广场遍及灵光。

  就连地面,似也成了淤泥、沼泽。

  诸多不利于速度的影响加持,饶是灰狐physique 特殊,速度也不由一降再降,formidable power 锐减。

  与此同时。

  一道壮硕的silhouette 持盾冲来。

  “zhi zhi ……”

  灰狐双眼漆黑,好似一对纯黑jade stone ,即使身体处处受限,内里竟也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也许。

  它本就只是一头没有spiritual wisdom 的死物,阻止其他人进入普利大厦,就是它与生俱来的责任。

  见到有人奔来,顾不得清理身上的异物,瞪向来人。

  “shua!”

  带着火焰、渊泥的双尾轻轻一抖,它的身躯就如离弦之箭,moved towards 冲来的silhouette 笔直射去。

  极致的速度,让灰狐的silhouette 在虚空中留下一道狭长的残影。

  四肢轻点虚空,空气好似水面般泛起涟漪,推举着它加速running ,双尾轻颤,身躯陡然一转。

  撞向、加速、出爪,in one go 。

  “呲……”

  锋利的兽爪with no difficulty 撕破body protection energy ,划过玄武盾盾面,留下一溜火花,身形也飞出several feet 。

  Zhou Jia 手臂轻颤,立于原地纹饰不动,面上也露出一抹笑意。

  变慢了!

  有门!

  玄武盾不愧是从白银生灵身上取下来的龟甲,有着middle grade 玄兵的防御,表层没有丝毫划痕。

  “shua!”

  残影再次来袭,this time Zhou Jia 手臂发力,在sharp claw 、盾牌相撞的一刹那,陡起一股震荡之力。

  “彭!”

  灰狐身体翻滚,轻飘飘落地。

  春雷殛爆!

  Zhou Jia 侧盾挥斧,覆盖前方一百八十度的电光奔涌而出,沿着地面以惊人速度朝前蔓延。

  瞬间,笼罩百米之远。

  奈何。

  “zhi zhi ……”

  百米开外,灰狐口中zhi zhi 尖叫,似乎是在挑衅、又似有些不屑。

  它的速度并没有电光蔓延的速度快,但在Zhou Jia 挥斧之际,它已经跃出攻击范围之内。

  “shua!”

  残影再次出现,虚空中one after another 水纹乍现。

  灰狐身Dao Transformation 道残影,时而东、时而西,甚至从上下发动攻击,不停的moved towards Zhou Jia 挥出sharp claw 。

  “滋……”

  玄武盾表层,火花带闪电不时闪烁。

  一时间,在其他人的视线内,场中已无Zhou Jia 的silhouette ,只有无数头灰狐moved towards 内里疯狂扑击。

  攻势凶猛,吴师道and the others 却relaxed 。

  这种情况Zhou Jia 的气息都没有什么变化,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Hah! ”

  低喝声中,Zhou Jia 持盾狂冲,时而双刃斧电光涌动,覆盖周遭,逼得灰狐不停的后退。

  片刻后。

  a man and a beast ,出现在大厦某一入口处。

  随着距离大厦越来越近,灰狐也越发疯狂,甚至扛着雷电发动攻击,奈何尽皆无功。

  诸多负面加持,更是严重影响了它的速度。

  而Zhou Jia 的defensive power 则因为玄武盾之故大增。

  最终被堵在一处房间里。

  “走!”

  后方。

  眼见此景,赵长宁双眼一亮,loudly shouted 率先冲出,身化一道golden light 直奔普利大厦正门。

  吴师道眼神闪动,也紧跟其后。

  其他人迟疑了一下,才纷纷有所动作,one after another 扑出。

  “shua!”

  ”shua shua !”

  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接连穿出。

  甚至还有不少藏于暗处的人从中掠来,或闪烁、或飞驰、或狂奔,接连没入普利大厦。

  有胆色、实力出现在此地的,无一弱者。

  其中就有one old and one young 。

  不过此时,Zhou Jia 早已没了其他心思,精神集中,死死盯着灰狐,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他并不打算困住了事。

  入手源星,

  才是目标!

  “吱……”

  灰狐身体趴伏,双尾急速震颤,一双漆黑的眸子终于浮现涟漪。

  愤怒!

  killing intent !

  嗜血!

  “畜生就是畜生。”Zhou Jia 持盾立于门前,轻轻活动了一下筋骨:

  “连破墙都不懂!”

  他却不知,灰狐不是不懂,而是作为看家Spirit Beast ,不能损坏普利大厦是刻在in the bones 的规矩。

  反倒是阻止它拦截其他人的Zhou Jia ,成了承载怒火的目标。

  已是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

  “zhi zhi ……”

  尖叫声中,灰狐猛扑而来。

  明明只是一头灰狐,但极致的速度,让控制留下道道残影,一时间竟像是几十头灰狐齐齐猛扑。

  “滋……”

  “彭彭!”

  Zhou Jia 身躯震颤,牙关紧咬,左臂龙骨猛然一震,一股震荡力朝前横扫,把灰狐扫飞出去。

  同时蓄势待发的双刃斧fiercely 斩出。

  天打五雷bang!

  “轰隆隆……”

  thunder 斧光横扫全场,在房间里留下道道沟壑,一时间烟尘四起,内里一切皆不可见。

  待到烟尘散尽,一头灰狐正自摇晃着尾巴洋洋得意看来。

  Zhou Jia 面色一沉。

  刚才那一击,他没有丝毫留力,更是把thunder 精准覆盖整个房间,却依旧没能轰中目标。

  不是thunder 威能不足。

  而是他速度太慢。

  灰狐无需闪避雷电,在Zhou Jia 挥斧之际,提前察觉不对,及时闪开,就可保证自身无恙。

  而且thunder 看似凶猛,但总是一波波涌来。

  每一波之间的间隙并不明显,在他人眼中几可忽略不计,但在灰狐看来却一清二楚。

  总能在凶猛的攻势前找到安全的地方。

  “zhi zhi ……”

  炫耀过后,灰狐再次扑来。

  残影重重,攻势迅疾,但对方的防御破水不如,如山岳稳固,把攻势尽皆拦截在外。

  一时间,情况似乎陷入僵持。

  但Zhou Jia 的表情越发阴沉。

  随之时间的推移,灰狐身上的负面效果越来越弱,灼Fire Abyss 泥消散,速度也变的越来越快。

  更为诡异的是。

  这头灰狐的精力,似乎是无穷无尽,从头到尾没有丝毫力弱的表现。

  反倒是他。

  气力渐衰,尤其是频频激发暴力,一旦身体再难支撑,怕是就连安全退走都是奢望。

  “zhi zhi ……”

  “彭!”

  “噼啪……”

  “bang! ”

  不大的空间里,电闪雷鸣不断。

  灰狐movement method 灵动的unimaginable ,即使在这等空间,也能寻到雷电覆盖不足的地方,轻松避开。

  而Zhou Jia ,呼吸已经显出急促。

  “呵……”

  轻呵一声,Zhou Jia 眼神闪动,像是想到了什么,面泛无语:

  “真是傻了,跟一头畜生硬拼。”

  说着,手一挥,脚下出现一大片铁器。

  拿起一柄宝剑,他随手朝灰狐扔出去,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未曾命中目标,宝剑则是扎进地面。

  “shua!”

  “pu! ”

  一边拦截灰狐的攻击,一边抛出铁器刺入地面。

  不过片刻。

  这处空间里就已densely packed 遍及铁器。

  灰狐眼珠转动,明显不懂Zhou Jia 在做什么,这些铁器虽然锋利,但想要伤到它明显是妄想。

  “little fellow ,算你倒霉。”

  轻吐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Zhou Jia 双眼一凝。

  冬雷霹雳!

  双刃斧斩落,蜿蜒扭曲的电光moved towards 地面轰去,电光与场中铁器接触,再次迸发刺目电光。

  source power 招来的thunder ,并非乌云碰撞产生的雷电,formidable power 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但同样可以通过铁器导电。

  这等变故,显然出乎灰狐的意料之外。

  “pa pa! ”

  “bang! ”

  刺目电光在场中回荡,电网覆盖一切,被无数电光笼罩缠绕,灰狐的身体也僵在原地。

  “五雷!”

  Zhou Jia 单手挥斧,斧刃划过虚空,空间似乎被其斩裂,一道粗大的lightning 从破裂的空间内拉扯而出。

  五色lightning 当空碰撞、席卷,最终轰然爆开。

  “bang! ”

  大地震颤,内里的灰影尽是稍稍挣扎,就被刺目thunder 当场撕裂。

  Zhou Jia 举步上前,大手一捞。

  …………

  伴随着天启星的牵引,一抹starlight 当空一折,没入Sea of Consciousness ,投入Sea of Consciousness 上空那茫茫星辰之中。

  一抹clear comprehension ,浮上心头。

  地速星:神行!

  神速无双!

  念之所指,身之所往!

  身跨Three Thousand Worlds ,步入前世今生!

  *

  *

  *

  随之源星入体,一股浩瀚source power 凭空而生,自头顶百汇贯入体内,瞬息间流经四肢百骸。

  瞬息间。

  Zhou Jia 的cultivation base 也随之暴涨。

  神煌诀自发运转,刚刚breakthrough 六关不久的cultivation base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moved towards 第七关前进。

  额头轻颤。

  “pa! ”

  神煌诀第七关,额关。

  破!

  咆哮的source power 冲刷着fleshy body 。

  原本藏于皮肉深处的锁脉血线,也被forcibly 逼出,好似一根根交织成网的红线笼罩周身。

  在黑铁后期source power 的冲击下,血线显出明显的扭曲,却也显出极大的韧性,似乎犹想没入体内。

  “呼……”

  Zhou Jia 睁眼,轻吐浊气。

  随着他身躯缓缓晃动,压制许久的Dragon-Tiger 玄胎终于再次绽放活力,皮肉好似玉髓般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

  七关cultivation base ,霎时间有了九关底蕴。

  神煌诀第八关顶关、第九关幻海,也发生轻微震颤,预示着只要积累足够,就可轻松破开。

  “crackle ……”

  细密的电光透体而出。

  一瞬间。

  缠绕周身的锁脉血线,齐齐崩解,散落一地。

  而压制许久的爆发,竟是让Zhou Jia 的cultivation base 再次暴涨,从初入七关,直接攀升至七关破半。

  单手握拳。

  虽然没有激发暴力,但比此前更加强悍的力量感,自然而然rise in the mind 。

  此前。

  激发暴力也不过Grade 8 cultivation base 。

  而今。

  本体之力,就已Grade 9 过半。

  与此同时,得到诸多source power 加持,天罡巨Spirit Physique 也得到强化,他的身体forcibly 再次拔高一头。

  两米五六的体型,已经堪比Little Giant !

  力量。

  更是达到一种惊人的程度。

  不过,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些。

  而是……

  地速星!

  神行!

  神速无双!

  Sea of Consciousness 星辰亮起,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沿着头顶涌入周身百窍,也让Zhou Jia 表情为之一滞。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一切,in this brief moment ,似乎都已变的不同。

  转头四顾。

  一切似乎又并无不同。

  Zhou Jia 皱眉,细细looked towards 周遭,眼中渐渐浮现一抹恍然。

  他终于发现问题所在。

  慢!

  入眼处的一切,都变慢了。

  落叶缓缓飘飞,灰尘无声飘荡,光晕似乎也有了形状,手指滑动空气显出道道涟漪。

  神行特质,竟然不是让自己的移动速度变快,而是把一切变慢,如此自然也就快了。

  不止如此!

  Zhou Jia 细细感悟。

  他的身体似乎也发生了某种细微的变化,移动起来越发便捷,几乎彻底融入空气之中。

  “shua!”

  silhouette 一闪,就是百米。

  这等速度以往定然会引来音障轰鸣,但现今所过,空气如水面荡漾,却无splitting the air sound 传来。

  一倍!

  速度增加了一倍。

  但实力……

  Zhou Jia 摸了摸手中的双刃斧,一股难言的冲动rise in the mind 。

  无敌!

  在这碎片world ,还有谁是自己的对手?

  就算是身怀high grade 玄兵的吴师道、赵长宁,怕也merely this !

  “咦?”

  就在这时,一个略带诧异的声音响起:

  “你似乎又变强了?”

  嗯?

  Zhou Jia 闻声转首,刚刚实力暴涨的喜悦也随之落了下去,反倒是一种看不透的感觉,浮上心头。

  “是你。”

  他眼神微动,朝来人nodded 示意:

  “senior 也想凑一凑这里的热闹?”

  “是啊。”眉心有着一道古怪裂痕的middle-aged man nodded 应是:

  “本来打算偷偷解决掉这里的寄居怪,不曾想竟然被伱杀了,能做到这点确实不错。”

  目视Zhou Jia ,男子眼中也露出赞赏之意:

  “如果没有意外,你肯定能够成为白银。”

  “多thanks Senior 吉言。”Zhou Jia 拱手:

  “不知senior 如何称呼?”

  “我……”男子面露沉吟,对于一介黑铁,他本无意多言,但Zhou Jia 身上的变化引起了他的兴趣。

  也许,有资格知道。

  当下慢声开口:

  “我来自瑶池。”

  “瑶池?”Zhou Jia 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你知道瑶池?”这次,轮到男子face surprised ,忍不住上上下下大量Zhou Jia :

  “知道瑶池的人可不多。”

  “略有耳闻。”Zhou Jia 正色nodded :

  “工族遗迹中,有着瑶池的记载。”

  “工族。”男子了然,随即道:

  “既然碰上了,不妨帮我做件事,有好处给你。”

  “嗯……”Zhou Jia 面露沉吟:

  “能否先给我一些源晶?”

  在地速星没入Sea of Consciousness 的那一刻,他脑海里还有一枚星辰被照耀出方位,正需源晶点亮,而他手头并无源晶。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