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60

  第260章 地进星:锐金(残)

  木地板带着后天制成的纹理,经由工人巧手拼成各种花色,踏在其上,有着实木的触感。

  头上的吊顶,neat and tidy 。

  一节节灯光,绽放着柔和光晕。

  急促的打字声从门后传来,更有喧哗、咆哮不时响起。

  “这件事是谁负责?”

  “进度怎么这么慢?”

  “重做!”

  “会场那边的安排都准备妥当了没有?”

  “理事马上就要来了,这次要见的客人至关重要,谁那里要是除了setback ,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实习生滚开!”

  推开大门,一排排办公桌映入眼帘。

  一位位西装笔挺的男子来回奔波在办公区,一个个码农身躯前倾,不停修改着程序bug。

  更有耻高气昂的经理大声咆哮。

  a4纸漫天飘飞,热气腾腾的咖啡来回转手,通话声、打字声不绝于耳,每个人都忙碌的in a frenzy 。

  “艾德里安。”

  被源术灵光包裹的white clothed youth 眼带疑惑:

  “这是怎么回事?”

  在他有限的生命里,从未见过如此场景,虽有与生俱来的通达智慧,也是脑海空空。

  “深渊没有实体,它追逐人心的欲念,与之结合,化为真实不虚的存在。”艾德里安扫眼全场,慢声开口:

  “这栋大厦上面的部分原本就有,朝下延伸的部分则是人心念头与深渊意志结合而成。”

  “能吸引深渊的意志,多是生灵的执念、妄念、欲念,癫狂混乱,是正常理智的扭曲。”

  “这里是碎片world 执念最多的地方,自然而然造就独属于this world 的场景。”

  “这样!”white clothed youth 了然:

  “可我没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对,倒是this world 所谓的‘科技’颇为巧妙,能人所不能。”

  “你没发现不对,是因为你不是this world 的人。”两人行在人群中,竟似乎无人察觉,艾德里安伸手一指,道:

  “你看那程序员,长着三个脑袋,头发垂地,跟一旁相片贴着的秃顶middle-aged man completely different 。”

  “那人,打字的手足有六只,几十根手持早就变了模样。”

  “还有那人!”

  “脑袋上满是眼睛,很明显与this world 的土著不同。”

  这等异样,若是Earth 人的话一眼就能看出,但white clothed youth 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竟然‘见怪不怪’。

  不过新的疑惑浮上心头:

  “这都是什么执念?”

  “唔……”艾德里安显然也未见过这等情况,只能猜测道:

  “也许是秃顶的执念,或者做的事太过费心劳力,所以想多长几个脑袋、手来帮忙?”

  “那人那么多眼睛,莫不是在监视其他人不要偷懒?”

  说到这里,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不由连连摇头。

  “呃……”white clothed youth 更是目瞪口呆:

  “this world 的生灵,还真是勤劳,就连执念演化出来的场景,都是在给人打工忙碌。”

  “伱们两个在干什么?”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一个脑袋从挂着董事长牌子的屋子里探出。

  这没什么。

  关键是,董事长的办公室距离他们足有几十步,而面前脑袋身后的脖子,则一直延伸到房间。

  几十米长的脖子!

  怎么看,

  也不正常。

  “怎么回事?”

  white clothed youth swallowed saliva and said :

  “你不是说自己的Invisibility Technique 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不会被发现吗?”

  “总有意外。”艾德里安耸肩,手一晃,一根晶莹如玉的法杖出现在掌中,慢声道:

  “正好,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源术。”

  虽然被人看破隐身,他却并不惊慌,在这碎片world 能威胁到他的存在,有也不会多。

  至少。

  面前这些低阶的‘劣魔’,远非对手。

  “你们到底是谁?”见两人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说话,‘董事长’的表情渐渐变的狰狞,眼中冒出怒火。

  那是实实在在的怒火,高温甚至让一旁的玻璃融化,办公桌熊熊燃烧。

  他张口大吼:

  “鬼鬼祟祟,是不是想偷我们公司的机密?”

  “哗……”

  场中一静。

  一个个形貌诡异的办公人员齐齐停下手上的动作,如机械般转过头颅,moved towards 两人看来。

  面上的表情,也尽皆变的阴沉、狰狞。

  “抓住他们!”

  董事长扯着嗓子大吼:

  “抓住他们!”

  ”go! ”

  艾德里安摇头,手中法杖轻轻一挥,平地陡起无数道about one chi 见方的风刃,朝西面八方狂掠。

  风刃所过,就连钢筋也是轻易斩断。

  首当其冲。

  董事长的脖子被斩成无数段,头颅也被风刃分解,红的白的溅射一片。

  霎时间。

  场中血肉横飞,碎木纸屑。

  但却没有惨叫传来,各种诡异扭曲的肉体,在某种不知名力量的操控下,猛扑两人。

  “焚炎爆!”

  艾德里安法杖轻指,空气震爆连连,一团团米许之大的Fireball 凭空浮现,轰向各个方向。

  同时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道:

  “源术,以自身为基,撬动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利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规则,发挥出各种奇妙的能力。”

  “不止毁灭,还有创造,这点更加难得。”

  他口中诉说,手上动作不断,一根根尖锐的土刺从地底冒出,把一头头monster 钉在当场。

  “所以在很久以前,法师又叫做先知,有着通达的智慧,没有智慧是成不了好法师的。”

  “知识,就是力量!”

  “大林王朝的Martial Skill and Cultivation Art 作用于fleshy body ,而源术则以外在为主,各有侧重,其实难分高下。”

  “不过相对而言,源术更接近this world 的真实,窥探source power 根本,这是Spiritual God 才能拥有的力量。”

  “肉体也藏有mysterious ,但太过容易受损,容易道途受损。”

  “源术则不同!”

  “走!”

  他口中低喝,卷起white clothed youth 朝前猛扑,口中不停:

  “圣堂有一门Legendary 源术,可以给自己制作一件命匣,就算本体身死,也可以借助命匣复活。”

  “除非遇到克制的method ,几乎不会被人杀死!”

  “Martial Artist ,远不能做到这点。”

  这一层藏有源质的地方,自然是重中之重,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公司机密,但那里肯定有不少好处。

  既然来了,自然要看一看。

  *

  *

  *

  来之前,除了各种spiritual medicine 种子、必备之物,Zhou Jia 早已清空乾坤空间,一时间明明能够点亮源星却苦于没有源晶。

  来自瑶池,名叫阿列斯的middle-aged man ,同样没有。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用不着。

  “这栋大楼是碎片world source power 汇聚所在,什么都缺,但绝不会缺少源石、源晶,这点可以放心。”

  两人走进电梯,阿列斯示意Zhou Jia 按下开关:

  “你知道怎么用吧?”

  “我们去最底层。”

  Zhou Jia looked towards 电梯按键,负108的标志透着股深邃的black ,多看两眼几乎能让人沉迷其中。

  —108?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定了定神,他按下按键。

  “本来,我是打算找其他人帮忙的。”

  阿列斯双手抱臂,慢悠悠开口:

  “有个叫吴师道的,就很合适,想不到遇到cultivation base 大增的你,看来我们两个很有缘分。”

  “以你现在的cultivation base ……”

  他大量了一下Zhou Jia ,道:

  “除了身上的东西差了点,不比那几个黑铁Peak 差了。”

  “senior 。”Zhou Jia 开口:

  “你要我做什么?”

  这位来自瑶池的mysterious person ,虽然身上气息不显,但只要他心生敌意,Sea of Consciousness 源星就会自发传来警兆。

  危险!

  危险!

  ……

  可以肯定,此人绝非黑铁,就不知是怎么进来的。

  “你太心急了。”阿列斯摇头,伸手朝下一指:

  “这下面有个东西,等下你帮忙把它引出来,放心,我不会白让你帮忙,事成之后定有重谢。”

  “底下?”Zhou Jia 皱眉:

  “senior 不能直接拿下它?”

  “没那么容易。”阿列斯轻叹:

  “有些规则是打不破的,就比如this world 碎片可以承载的实力极限,就是黑铁Peak 。”

  “还有外面那雾气,没有什么存在能够breakthrough 。”

  “如果我当着它的面动手的话,它发现不对肯定会跑,所以只能设下陷阱把它困住!”

  Zhou Jia 抿嘴。

  碎片world 的实力极限能不能breakthrough 他不知道。

  但雾气,

  是可以breakthrough 的。

  他尝试过,驱雾术可以破开外面的雾气。

  不过。

  就连这位来自瑶池的mysterious 存在,都对笼罩碎片world 的雾气无能为力,源星看来另有mysterious 。

  至少。

  层次定然远超阿列斯。

  “叮……”

  电梯门打开,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办公楼层映入眼帘。

  前台百无聊赖拨弄着手机,内里办公人员有的神情悠闲,有的面带急促,一如记忆一般。

  两人的装扮,也让不少人投来诧异的目光。

  更有一人笑着道:

  “朋友,你们这是cosplay哪位人物?”

  “en! ”Zhou Jia 挑眉:

  “他们是……活人?”

  楼层里的人,每一位身上都透着鲜活的生机,虽然与他相比极其微弱,但无疑是活人。

  而且他们各自忙碌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似乎并不知晓外面的变化。

  这很奇怪!

  济城被雾气笼罩已经数月,impossible 还有人不知道,就算不知道,他们手里的业务哪来的?

  外面都已大乱,根本impossible 有什么业务存在。

  “现在是。”

  阿列斯拿出一面充满机械感的圆盘,扫了一眼周围,道:

  “这里应该是一处循环之地。”

  “循环之地?”Zhou Jia 侧首:

  “什么意思?”

  “一直独特的‘现象’。”阿列斯抬头,尝试着做出解答:

  “有些类似于你们this world 所说的黑洞,截取了一段时间,导致这段时间一直循环。”

  “在这处空间内,这里的一切都重复着特定时间内发生的一切。”

  Zhou Jia 面色变换。

  这等存在,他莫说遇到,就连听说都未曾听过。

  “别担心。”阿列斯察言观色,道:

  “这个循环之地很脆弱,超过一定界限的力量爆发都会打破,对你来说,离开问题不大。”

  “那他们哪?”Zhou Jia looked towards 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的办公区域。

  “时间只是循环,并未停止流动。”阿列斯开口:

  “待到时间循环打破,他们的身体会瞬即填补流逝的时间,而且这里也会陷入某种坍塌。”

  “总之……”

  “时间循环如果不打破,他们就是一群不为人知的傀儡,若是打破,这里的人死定了。”

  “我倒是见过某些完整的循环之地,里面的人自得其乐,其中某些人的意识还能保持不受影响,仗着这点act wilfully 。”

  “你们在说什么?”一直观察两人打扮的男子此时皱frowned ,面露不悦,摆了摆手走远:

  “神神叨叨,古里古怪的。”

  “呵……”

  阿列斯轻呵,同时把手中之物轻抛,屈指掐诀点出,无数道米粒大小的光晕从中冒出。

  以黑铁realm 的目力,可清晰看到那些米粒大小的光晕,实则是一枚枚极其复杂的rune 。

  这等rune 迥异于洪泽域的inheritance ,至少Zhou Jia 从未见过。

  虽然看不懂rune 何意,但却能感受到随着越来越多的光晕浮现,周围的环境渐渐发生变化。

  一种无形的威压,悄然浮上心头。

  就如被无数柄利剑贴身指着,稍微动上一动,都可能会被洞穿。

  Great Perfection Realm 的五雷斧法,原本能with no difficulty 引动充塞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浩瀚source power ,此即却也失去效果。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source power ,

  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禁锢。

  唯有阿列斯可以操控,其他人在这处空间,只能以自身之力相抗。

  亿万枚rune 散于四方,融入虚空,无形的威压更是让Zhou Jia unable to move a single step ,甚至呼吸困难。

  this method ,堪称骇人!

  “差不多了。”

  直到此时,阿列斯才停下手上的动作:

  “下面会有源晶矿脉,when the time comes 你随便敲一点,不过别待太久,把那东西引出来就行。”

  “切记!”

  说到这里,他面色一凝:

  “不要久待,就算听到什么声音也不要被它引诱,深渊的东西,最是擅长引动人心欲念。”

  “下面到底是什么?”Zhou Jia brows frowned 。

  “我也不知道。”阿列斯摇头:

  “但以你的实力,只要不大意,保住性命应该没有问题。”

  “去吧!”

  说着,手指朝下一点,脚下地面陡然出现一个螺旋朝下延伸的楼梯,楼梯不知通往何处,深不见底。

  而此时,这一层的其他人,都如被顶住了一般,不能动弹。

  *

  *

  *

  Zhou Jia 沿着楼梯下行。

  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双眼几乎无用,好在听风特质能够准确把握周围的环境。

  这里当已经深入地下several hundred zhang 。

  湿气扑面。

  硫磺味扑鼻。

  一股浓郁的source power 气息从侧面传来,也让Zhou Jia 眼神微动,移步靠近。

  幽幽光晕闪烁,一枚枚天然源石、源晶镶嵌在泥土、石块之中,散发着浓郁的source power 。

  随手扣下几块,与经由后天打磨的不同,这里的源石、源晶个头较大。

  “en? ”

  源髓!

  不远处的一物,让Zhou Jia 呼吸一滞。

  这里竟然有源髓?

  这东西不是并非天然吗?

  取下源髓,再次感应了一下,确凿无误,Zhou Jia 心中不由生出喜色。

  想了想。

  先点亮Sea of Consciousness 源星。

  地进星:锐金(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