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61

  第261章 魔鬼

  千Buddha Mountain 。

  某处残破的工地。

  地面石板轻轻晃动,露出一道缝隙后,一双眼睛在下面眨了眨,随即推开石板一跃而出。

  “周围没动静,出来吧!”

  “是!”

  几道silhouette 穿出。

  带头之人赫然是鹰巢首领Old Zheng ,其后有尹极、刑七、梁性之、常无名and the others 。

  而除了尹极,人群中还有两位黑铁。

  非是彼此仇视的梁性之、常无名,而是两位千Buddha Mountain 附近的幸存者,名叫苏检、郭义。

  四位黑铁,其中一位还是身份出众之辈,在这碎片world ,已经算是一股不弱的势力。

  “Old Zheng 。”

  对于Old Zheng ,几人无不心怀敬意。

  论实力,面前这位老者远不如Zhou Jia ,但对方不惜涉险带着众人increasing cultivation base ,所作所为让人敬佩。

  苏检两人之所以进阶黑铁,也是因为Old Zheng 之故。

  基地里还有不少Grade 8 、Grade 9 ,乃至十品,全都是这段时间Old Zheng 不辞辛苦忙碌的成果。

  不过此时的Old Zheng ,却像是老了几十岁一般,面上满是不甘、遗憾,扫眼众人慢声开口:

  “只能过去一百人。”

  场中一静。

  “那其他人怎么办?”尹极涩声开口:

  “要不然我留下了?”

  “不行!”梁性之急忙开口:

  “周叔说了,所有知道鹰巢存在的都要走,其他人跟着玄天盟的人回去,以后再联系。”

  “hmph! ”苏检coldly snorted :

  “他说的我们就must 听?”

  对于只见过一面的Zhou Jia ,他心中并不服气,不是因为实力,而是对方那种淡漠的态度。

  同为Earth 过去的人,why cannot 想Old Zheng 一般舍己为人?

  有着如此厉害的实力,若是愿意帮助其他人increasing cultivation base 的话,基地怕也不止他们两位黑铁。

  “鹰巢所在,不能外泄。”Old Zheng 摇头:

  “玄天盟若是知道通天仪的效用,绝不会放过,Zhou Jia 也是为我们考虑。”

  随即又道:

  “一共多少人了?”

  “将近两千。”尹极沉声开口:

  “这段时间又有不少幸存者赶过来,再加上我们找到的人,估计when the time comes 人数要过两千。”

  “两千……”Old Zheng 闭眼,满脸皱纹轻颤,声音沉重。

  “Old Zheng 。”常无名缓声开口:

  “您无需自责,鹰巢能力有限,带走一百人已经尽了力,没人会责怪您的。”

  “不错!”

  其他人纷纷nodded 。

  就连与常无名不对付的梁性之,也随声附和,不希望看到对方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在幸存者中,Old Zheng 的威望无人能及。

  这点。

  Zhou Jia 也不行!

  “事已至此,安排一下怎么办吧。”尹极took a deep breath ,道:

  “我们都要走,但去往玄天盟的人也要留下联系方式,而且还不能透露鹰巢的情况。”

  “如果年纪不大,还有着Grade 7 以上的cultivation base ,去往玄天盟也未必是坏事。”

  “小李、云翳他们两个甚至可能拜入玄天盟Inner Sect ,这对我们来说,以后也会有帮助。”

  “那就商量一下谁走、谁留?”

  “en! ”

  几人纷纷nodded 。

  事已至此,也只能做好筹划。

  “你们看!”

  这时,一人回头looked towards 千Buddha Mountain ,双眼一睁,惊恐浮现面颊:

  “千Buddha Mountain ,好像……好像动了?”

  “什么?”

  几人回头。

  Old Zheng 感知最为敏锐,面色陡然大变:

  ”Not good ,是地壳晃动,引得大地位移,快点回去,基地那边可能已经纳入千Buddha Mountain 地界。”

  “轰隆隆……”

  while speaking ,整个济城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无数高楼摇摇晃晃,原本就已不止的更是轰然倒地坍塌。

  一时间。

  异类、幸存者、外来之人,无不心头惴惴,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

  *

  *

  普利大厦。

  地下。

  某一层。

  一位white clothed 公子盘坐在水潭边,静静看着潭中的一朵奇花,long sword 横隔身前,motionless 。

  “呼……”

  门户敞开,几道silhouette 踏步行出。

  “别离剑!”

  其中一人看清white clothed 公子长相,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眼中更是显出忌惮:

  “是你。”

  在这济城碎片world 内,吴师道、赵长宁、张九成三人自是aloof and remote 的存在,不仅是他们的实力。

  还有他们代表的势力。

  apart from this ,还有不少Peak expert 不容小觑。

  比如来自费穆world 的艾德里安,奔雷斧Zhou Jia 等等,虽然不及前面三人,却也赫赫有名。

  别离剑萧别离,也是这么一位。

  能孤身一人闯下如此名号,岂是泛泛之辈?

  “这里是我的了。”

  萧别离慢声开口:

  “你们去别的地方。”

  “……”几人对视一眼,各种念头闪过,随即由其中一人nodded :

  “当然。”

  “先来后到,既然萧兄先占了此地,那我们就换一个地方。”

  “走!”

  这种硬骨头,显然没人愿意啃,几人cautiously 绕过水潭,走向对面,不久消失无踪。

  …………

  艾德里安终于还是碰上了硬茬。

  五个人把他围在一处狭小的空间内,肃杀之力好似千百throwing knives 攒射,让人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呵……”

  他眼珠转动,身体渐渐变形:

  “真以为,法师就不善近战不成?”

  “上!”

  五人自不会给他充足的preparation time ,shouting loudly ,齐齐冲上,其中一人的目标更是white clothed youth 。

  …………

  随着Zhou Jia 击杀灰狐,扫清进入普利大厦的障碍,越来越多自持实力不凡的人进入其中。

  最后几天。

  杀戮、争抢也远比其他时候更激烈。

  因为所有人都清楚,此时的每一个人,身上无不藏有诸多源质,杀人的收获远远超过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四处寻找。

  财帛动人心!

  一直如此。

  尤其是在这等无法无纪的地方。

  *

  *

  *-

  108层。

  阿列斯盘坐虚空。

  他身上明明空无一物,却诡异的并不下坠,好似有一个无形之物把他稳稳托举起来一般。

  “根据我的计算,伱选择的这个人success rate 不足一成。”

  一个略显呆板的声音响起:

  “选吴师道,success rate 足有四成;就算选不擅长movement method 的赵长宁,也有三成的机会成功。”

  场中灵光涌动,汇成一道虚幻silhouette ,silhouette 虽是人形,却难辨男女,双目中有着无数光晕闪烁:

  “Zhou Jia :神煌诀破七关。”

  “fleshy body 拥有独特bloodline ,气息堪比破九关之人,defensive power 惊人、速度明显不足,success rate 太低。”

  “是吗?”

  hearing this ,阿列斯面色不变:

  “作为机械生命,你的算法也许更精准,但我相信自己的直觉,我感觉自己与这个人更有缘。”

  “直觉?”虚幻silhouette 眼中流光闪烁:

  “可是三心诀的影响?”

  “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涉及到因故之道,把无形气运化作有形之物,乃是铸族禁忌之法,不再我的计算范围之内。”

  “我怀疑,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是某人的妄想!”

  “呵……”阿列斯面泛无语:

  “你不能把自己不理解的东西,都说成妄想,创造你的文明也有着极限,不然也不会被摧毁。”

  “shua!”

  一道光幕浮现在场中。

  虚幻silhouette 传来单调的机械电子声:

  “铸族有记载Cultivation 三心诀的人一共三百七十六位,其中三百一十三位精神错乱而死。”

  “十二位cultivation deviation 、半身不遂,十九位主动中断Cultivation ……”

  “我知道了。”阿列斯摆手,打断对方的声音,有些helplessly said :

  “不过一成的机会也是机会。”

  “等结果就是。”

  this time ,对方没有开口,但眼中流光闪烁,若是细细观察,当能发现赫然是吴师道and the others 的数据分析。

  包括他们所学cultivation technique 、cultivation realm 、martial skill method ,乃至随身之物,竟one after another 以数值的形势呈现出来。

  其中,就有Zhou Jia 。

  论cultivation base ,论所修cultivation technique ,论身上的兵器,无疑是他最低。

  不过。

  这个lifeform 显然没有把源星带来的特质记录在内,神行、暴力、听风同样未曾数据化。

  唯有Dragon-Tiger 玄胎,以某种bloodline innate talent 进行描述。

  …………

  地进星:锐金(残)

  虽然源星不知到为何出现残缺,未能带来cultivation base 的提升,但残缺也未必没有其他作用。

  就如乾坤空间。

  就如三宝high grade Supreme 宝诰灵雨术。

  与他而言,同样重要。

  地进星同样传来一道method 。

  吞金之术!

  金,

  非金子。

  也非特指金属。

  而是一种锐利锋芒的特质。

  千锤百锻的fleshy body 、there is 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的意念、气魄山河的度量,都在地进星锐金所指范畴之内。

  吞金之术,就是通过refining foreign object ,让自己的Essence, Qi, and Spirit 乃至随身兵器,变的坚硬、锐利的method 。

  同样。

  此术与乾坤空间、三宝high grade Supreme 宝诰灵雨术一样,没有品阶限制,可以无极限提升。

  cultivation base 越高,增幅越大。

  神行!

  吞金!

  Zhou Jia 微眯双眼,默默体会着自己身体的变化。

  同时沿着通道前行,不时敲击stone wall ,取下一枚枚源晶、源髓,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朝下方缓行。

  他并不着急下去。

  不过总有人受不了。

  “不问而取谓之盗。”

  一个朗朗之声响起,前方虚空一暗,诸多源晶尽数disappeared ,一人身泛柔和光晕迈步行来:

  “朋友,你做的不地道啊!”

  Zhou Jia 抬头,looked towards 来人。

  这是一位西装革履的middle-aged man ,国字脸满是威严,hands behind ones back 缓步行来,好似视察工作的领导。

  随着对方逼近,一种诡异的感觉也浮上脑海。

  并非是威胁。

  来人身上的气息极其微弱,就是Earth world 一般的ordinary person ,但似乎有附近的环境有着某些联系。

  “你想要源晶、源髓?”

  男子开口:

  “我这里有的是,但不能不付出就拿走,这不符合规矩。”

  说着,男子大手一挥,一摞摞源晶、一块块源髓出现在场中,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Zhou Jia 眯眼:

  “你是谁?”

  “我……”

  男子手摸下巴,眼带沉思:

  “我乃深渊Seventh Layer 六欲Demon King 之子,以前没有名字,在那里名字没有意义,不过我现在叫王强。”

  “这个名字如何?”

  “王强?”Zhou Jia 缓缓握住背后双刃斧:

  “好名字。”

  “名字只是一个绰号,哪有什么好坏之分。”王强摇头,似乎并未察觉Zhou Jia 身上的敌意:

  “我刚从深渊出来,什么都不懂,好在this world 的人交给了我不少道理,我觉得深以为然。”

  他说的话,字正腔圆,赫然是普通话。

  “无规矩不成方圆。”

  王强开口:

  “无付出不能有收获,我看你喜欢源晶、源髓,以后帮我做事,这些当做酬劳如何?”

  说着,轻轻一推。

  身边的源晶、源髓就飘到Zhou Jia 面前。

  “不止这些。”

  王强继续开口:

  “还有宝药、源质,只要你好好帮我做事,我还可以让你成就白银,乃至于……黄金!”

  “如何?”

  Zhou Jia 心中一动。

  不得不说,对方的话很有诱惑力,关键是面对他的时候,表现的毫无戒心。

  这点即使是阿列斯,都不曾做到。

  Zhou Jia 杀人无数不假。

  但此时,

  心中竟也生不起丝毫杀心,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

  不对!

  双眼一缩,Zhou Jia 暗生警兆。

  在墟界生活那么多年,每日勾心斗角,他怎么可能会对一个素未谋面之人那么放松?

  “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

  王强耸肩,道:

  “不过我的存在本身,就是黄金等阶,只要等我吞噬了六欲heavenly demon ,就可breakthrough 现有界限。”

  “再说,我是this world 人心汇聚而成,所以论道理也是Earth 人,咱们来自同一个地方。”

  “等我出去后,实力立马晋升白银,when the time comes Earth 人有你我庇佑,也能在洪泽域有一安身之所,这不是我们共同的目标吗?”

  “你不帮我帮谁?”

  Zhou Jia 眼泛迷茫,一时间觉得对方说的很有道理。

  “来!”

  王强挥手,从虚空中招来一张a4纸:

  “咱们签个合同,按Earth 上的规矩,朝九晚五、有双休、有假日,私人时间绝不打扰。”

  “你看看,合适的话就签了,这样对你我都是一个约束。”

  纸笔飘到近前,Zhou Jia 看了看densely packed 满是文字的合同,又看了看一旁堆叠在一起的源髓。

  想了想,他拿起一枚源髓。

  next moment 。

  他的双眼restored to sobriety and calmness 。

  “假的?”

  摸上去是真的,感知也是真的,就连source power 也受到吸引,但放入乾坤空间立马显出原型。

  这哪是什么源髓?

  明明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放心,你签了合同后我肯定会给源髓。”王强face surprised ,似乎未曾料到自己的Illusion Technique 竟然被Zhou Jia 看破,随即said with a smile :

  “你们this world 的钱好像也不是真的,都是一些纸,甚至连纸都没有,不一样能用?”

  “等到我一统洪泽域,when the time comes ,说什么是钱就是钱!”

  “呵……”Zhou Jia 轻呵:

  “阁下不愧是与人心欲念结合而成的存在,贪念之深刻到in the bones ,就连骗人都不愿拿真的出来。”

  “我如何相信你?”

  “你知不知道。”

  他抬起头,直视对方:

  “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些拿钱压人的东西!”

  “pu! ”

  突兀出现的双刃斧劈开头颅,斩入肚腹。

  身体divided into two moved towards 两侧分开的王强竟是一时不死,两眼眨了眨,表情渐渐变的冷漠。

  “this world 的规矩就是这样,你从this world 走出去,竟然不认?”

  他面容扭曲,一股怒火从眼中冒出:

  “我拿钱,你办事,从来都是如此!”

  “不听话?”

  “没关系!”

  他仰天大吼:

  “我还有军队、有火器、有暴力机关,就是为你们这些不听话的贱民准备的,给我镇压!”

  “轰隆隆!”

  大地震颤,一头手握机枪、身高足有hundred zhang 的monster 拔地而起,那枪管冒火,瞬息间喷射出千百stream of light 。

  “bang! ”

  “bang! ”

  Zhou Jia 双眼收缩,神行特质发动,周围的时间突然变得缓慢。

  “shua!”

  ”shua shua !”

  silhouette 闪烁,猛冲负108层。

  “bang! ”

  一团火焰在身旁炸开,巨大的推动力让他身躯摇晃,几乎差点掀飞在地,来回变换数次身形才稳住movement method 。

  无数炮弹在身上炸开,Five Elements Heaven 罡也几欲崩溃。

  这头monster 的实力,已是达到黑铁realm 的极限,或许真如对方所说,一出去就是白银。

  “阿列斯!”

  “知道了。”

  上方,a stream of light 汇成的锁链appear out of thin air ,moved towards 下方的monster 缠去。

  next moment 。

  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