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63

  第263章 救援

  宽百米、高数十丈的威严山门,倒在堪比足球场大小的广场上,宽大的石阶可容carriage 并行。

  抬头看去。

  上方云雾缭绕,Buddha light illuminating everything 。

  这里就是千Buddha Mountain !

  踏入山门,好似来到另一个world ,耳边无时无刻不由佛诵回荡,却不会让人心平气和。

  听的久了,反而会让人心烦意乱,意识癫狂。

  在Zhou Jia 的感知中,更有one after another 强悍的气息,densely packed 遍铺整座山峰。

  这些气息也许并不如普利大厦下面的那头‘monster ’,但数量极其恐怖,让人头皮发麻。

  尤其是位于山巅的那几股气息,引而不发,如厚重山峦,就算是Zhou Jia 也感觉呼吸一促。

  “呼……”

  长吐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他手臂轻挥,把十几枚果子抛在众人面前:

  “吃了!”

  “周叔。”见状,梁性之面泛愕然,随即没好气的看了眼常无名,神情带着明显的不忿:

  “姓常的,算你good luck !”

  说着,快步上前捡起一枚果子放进嘴里。

  其他人并不知道眼前的果子代表什么,但却能从梁性之的态度看出,绝对是好东西。

  当下one after another 上前,各自选了一枚吞下。

  dao fruit !

  Rushing Thunder Palm Great Perfection !

  9th layer 登楼步Great Perfection !

  Five Elements Sword Perfection !

  Life-Seizing Thirteen Swords Great Perfection !

  ……

  伴随着果子入肚,凉意上涌,一门门精妙martial skill inheritance ,瞬间出现在脑海,其中mysterious 尽知。

  明明此前从未Cultivation 过任何cultivation technique ,但就在这短短片刻cultivation technique ,竟都有了深厚的martial arts 底蕴。

  堪比他人十数年苦修之功。

  甚至……

  底蕴更深!

  “这……”

  “这是什么?”

  一时间,众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都能看出彼此眼中的震惊、狂喜,甚至就连对千Buddha Mountain 的畏惧都为之淡忘。

  唯有常无名,不知是意外还是他人有心,留给他的果子赫然是一枚类似榴莲一样的东西。

  人头大小的果子,外面长满尖刺,让他无从下嘴。

  现今看着其他人一个个面露狂喜,面色呆滞看着手中的东西,不知是咬好还是不咬好。

  “dao fruit 。”Zhou Jia 再次挥手,一件件兵器出现在场中:

  “one man one sword ,选择适合自己的兵器。”

  场中众人还未从dao fruit 的震撼中醒悟过来,就被眼前那一件件闪烁着锋利cold glow 的兵器吸引。

  黑铁玄兵!

  能被Zhou Jia 收集保留的兵器,岂是泛泛。

  这whole journey of slaughter 走来,他手中的黑铁玄兵不在少数,现今拿出来,也让在场众人眼泛恍惚。

  呼吸,也不由一滞。

  就连梁性之,也是一脸呆滞,心中不由感慨:

  周uncle 可真是位多宝Saint !

  “管它哪!”

  另一边,常无名终于下定决心,大口张开,moved towards 手中长满尖刺的‘榴莲’fiercely 咬去。

  他已十品,fleshy body 强悍,就算是柔软的口舌也变的极其tenacious 。

  吃起来虽然免不了疼痛,却也能生生绞碎咽下,不多时满嘴鲜血,已把‘榴莲’整个吞掉。

  紫雷Blade Technique !

  “bang! ”

  一股冲天Blade Intent 透体而出,丝丝thunder 环绕周身,常无名双眼如lightning 汇聚,招手摄来一柄长刀。

  Blade Intent 催发,several feet 之内的数人纷纷退避。

  此时在场众人都已了悟martial arts ,一眼就看出,这种情况,很明显是感悟了一门极其了得martial skill 。

  “狗东西!”

  梁性之又气又急,目泛不甘:

  “dogshit luck !”

  “哈……”

  常无名挑眉,面泛挑衅:

  “only after bitter hardships 、can be better than others ,东西可是你先选的,我还要many thanks 专门给我留一个好东西。”

  “你……”

  “够了!”

  Zhou Jia 声音一沉,冷眼扫过两人:

  “救人之后赶紧下山,不要逗留,然后……”

  “争取活下去吧!”

  说着,踏步朝上方行去。

  他一步several feet ,看似缓慢,却如缩地一般,几步跨过就已掠过宽广的山门,行入石阶。

  能做的他已做了,结局如何只能看他们自己。

  “轰隆隆……”

  刚刚踏上几道石阶,左右两侧突有震颤传来,两个原本死寂的气息突然恢复惊人活力。

  地面颤抖。

  一矮胖、一高瘦两Arhat 踏步行来。

  Arhat 高约八米有余,赤足踏地,浑身金黄,口中念诵着不知名佛偈,面露怪笑扑向Zhou Jia 。

  胖瘦Arhat !

  “周叔小心!”

  有人在后面大喊。

  千Buddha Mountain 的恐怖,在这数月内深入人心。

  莫说济城原住民幸存者,就连那些aloof and remote 的外来人,对于这个地方,也是忌讳颇深。

  黑铁powerhouse ,也只是这些恐怖Arhat 的口中吃食!

  虽然知道Zhou Jia 实力了得,但面对这等金身Arhat ,心中的担忧难以自制,依旧脱口而出。

  瘦Arhat 身量更高,步伐也更快,先一步冲到Zhou Jia 面前,单手握拳口诵佛号当头砸落。

  “呼……”

  好似万钧之力临身,呼啸劲风催发发丝,震裂地面,硕大拳锋几乎把Zhou Jia 彻底笼罩。

  八米有余的体量,更是惊人。

  Prestige of this Fist ,竟不必黑铁后期的expert 差多少。

  但……

  “彭!”

  拳锋陡然一滞。

  瘦Arhat 口中佛诵戛然而止,面泛惊愕,垂首看来,身体突然不受控制朝前方地面猛扑。

  Zhou Jia 左手扣住对方拳锋,轻轻一拉,right hand 握拳轰出。

  一拳,

  轰在Arhat 头颅。

  “彭!”

  Indestructible Vajra Body 瞬间扭曲变形,巨大的脑袋半边破开,golden 的不知名液体从中喷溅而出。

  Zhou Jia 面色不变,举步上前,再次扣住对方手臂,moved towards 地面fiercely 一贯。

  “bang! ”

  大地震颤。

  那长达数米粗如木桩的golden 手臂,竟是被他forcibly 扯下,肩膀断裂处,golden 血液喷溅。

  瘦Arhat 的整个身体更是扭曲变形,只能在地面上微微蠕动,难以起身。

  “shua!”

  场中silhouette 闪动。

  胖Arhat 还未回神,身前就已多处one silhouette 。

  不好!

  它双眼一缩,身体猛然后退,同时双手从左右击出,好似两扇合拢的大山,挤压身前silhouette 。

  Arhat 拜佛!

  “咣……”

  铜钟大吕一般悠扬的声音在场中回荡。

  胖Arhat 仰天嘶吼,面容扭曲,再看左右双臂,已然被人forcibly 从肩膀上给撕了下来。

  Zhou Jia 双目冰冷,扔下手中双臂,一拳轰入胖Arhat 那宛如十月怀胎的肚子,从中扯出一连串的golden 骨头。

  随即单腿一扫,把Arhat 双腿提的当场折断。

  可虐杀黑铁的Arhat ,在他面前竟如布偶玩具一般柔弱,随手就可肢解。

  后方。

  梁性之曾数次跟随Zhou Jia 狩猎,反应最快,一个闪身箭步冲到瘦Arhat 面前,如山双掌轰向挣扎的面门。

  “彭!”

  “peng~ peng~! ”

  带着一双玄兵手套的他,爆发力堪比黑铁。

  连番strikes 过后,瘦Arhat 身躯一僵,那恐怖骇人的气息突兀消散,身体软软瘫倒在地。

  与此同时。

  梁性之面泛狂喜,陡然roared towards the sky ,一股强大的气息透体而出。

  黑铁!

  常无名眼露惊讶,身如电闪冲至胖Arhat 身边,thunder 包裹刀刃,moved towards Arhat 脖颈fiercely 斩落。

  “pu! ”

  “pu pu! ”

  乱刀狂劈,如同石磨大小的golden 头颅从脖颈滚落。

  “bang! ”

  又是一股强悍气息涌出。

  黑铁!

  短短片刻,场中赫然诞生两位黑铁。

  这自是因为击杀了Arhat 之故,也是因为他们两人积累够深,在Old Zheng 帮助下早已十品。

  此即进阶,也是顺水推舟。

  不过。

  无疑,接下来entire group 的实力定将暴涨。

  “快!”

  梁性之瞪了常无名一眼,朝后方众人示意:

  “快跟上周叔。”

  其他人闻声回神,面上忐忑、惊喜交织,急急沿着Zhou Jia 前行的路途,moved towards 山上奔去。

  既然梁性之、常无名两人能够进阶黑铁。

  他们why not 成?

  只要捡到足够的便宜,成了黑铁,在这千Buddha Mountain 也不是没有自保之力。

  前冲一段距离,entire group 来到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上已经没了Zhou Jia 的silhouette ,却有遍地重伤的阿Arhat 。

  阿Arhat :

  Arhat 下属僧人,身高多丈余,浑身赤金。

  此即百余阿Arhat 或断臂、或断腿、或身体扭曲,无一例外尽皆伸手重创,正自挣扎。

  “看门Arhat 注茶半托迦Venerable ,率一千阿Arhat 居西陀泥洲……”

  梁性之扫眼全场,喃喃低语,随即面泛狂热,手持兵刃冲向那些重伤垂死的阿Arhat 。

  “杀!”

  “pu pu! ”

  阿Arhat 的实力远不如Arhat ,多是Grade 9 、十品,但耐不住数量够多,也让不少人cultivation base 暴涨。

  实力的暴涨,也让众人信心提升,也注意到此前未曾注意到的情况。

  “怎么没见Old Zheng 他们的踪迹?”

  Old Zheng and the others 的实力也许远不如Zhou Jia ,但也绝非刚入山门的Arhat 、阿Arhat 能比,理应留下痕迹才是。

  “伱傻了。”

  常无名rolled the eyes :

  “这里是上山最快的大道,但也最危险,Old Zheng 他们肯定不会选这条路,自是走的小道。”

  “快!”

  梁性之抹去面色的golden 血迹,大手一挥:

  “跟上!”

  *

  *

  *

  半山腰。

  广场堪比数个足球场大小,一尊尊阿Arhat 矗立当场,长明灯即使是在白日,依旧点燃。

  一位位小沙弥忙着支起锅炉、火架,抱来一摞摞柴火,在各个地方搭起煮、烤的架势。

  惨叫声、哀嚎声,从广场上传来。

  千余济城幸存者被驱赶至此,有的浑身鲜血,有的彼此相互依偎,有的更是拖儿带女。

  无一例外。

  它们面露惊慌。

  “十二位cream of the crop 的Arhat !”

  尹极藏身树林中,面色惨白,眼泛绝望:

  “我们impossible 把人救出来!”

  得益于Old Zheng 的有意相帮,他现今已是有着黑铁中期的cultivation base ,但眼见此景,依旧绝望。

  Old Zheng 同样面色木讷。

  他Lightweight Art 虽好,却也最多能缠住三头Arhat ,如此已经岌岌可危,根本无余力照顾其他人。

  而此地。

  何止三头Arhat ?

  Arhat 身边的狮、鹿同样难缠。

  更别提阿Arhat 、沙弥,它们虽然实力不强,但数量够多,而且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fleshy body 坚硬。

  不入黑铁,或者手上没有黑铁玄兵,甚至就连阿Arhat 都杀不死!

  “能救多少救多少。”

  扫眼全场,Old Zheng 眼中的杂念渐渐消失,several decades 的经历,早已让他能够做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

  对于死亡,更是没了畏惧。

  “我去引开那边的Arhat ,你们趁机引起混乱,让其他人趁机逃走,能逃多少是多少。”

  Old Zheng 伸手一指,慢声道:

  “不必拼命,力所能及就好,你们还有很长的未来,我们要做的,只是让自己以后不后悔。”

  尹极侧首。

  他从Old Zheng 的声音中听出不祥的预感。

  “Old Zheng ……”

  “好了!”

  Old Zheng 摆了摆手:

  “你们小心!”

  tone barely fell ,他的身形就在原地disappeared 。

  得益于Zhou Jia 给的源质宝药,年岁已大的Old Zheng 在这段时间cultivation base 也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距离黑铁后期,不过一步之遥。

  再加上浑身上下以蹑空草编织的衣服,本就惊人的movement method ,此即能让吴师道and the others 惊艳。

  “呼……”

  双臂展开,如飞鹏展翅。

  Old Zheng 身化飞鸟横掠虚空,双臂softly trembled ,划过地面,几头沙弥、阿Arhat 的头颅就滚落地面。

  “Amitabha !”

  震耳欲聋的佛诵响起,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怒意:

  “魔头受诛!”

  沉思Arhat 罗怙罗Venerable 距离最近,感知也最为敏锐,猛然睁眼怒目看来,举步踏出数十米。

  五指伸展,moved towards 欲要逃离的Elder 抓去。

  Dragon Seizing Hand !

  一出手,竟是一门极其精妙的martial skill !

  虽然早就见识过,Old Zheng 依旧有些不解,这些死物怎么会martial skill ?is it possible that this world 也曾有过martial arts inheritance ?

  念头转动,他的反应却不慢。

  “shua!”

  双臂轻颤,身如Heavenly Peng Spread Wings ,several feet 之地残影重重,瞬息间Old Zheng 连攻一十八记,记记轰向对方要害。

  “彭!”

  沉思Arhat 身躯后仰,连连倒退。

  不过它fleshy body 强悍,堪比黑铁后期powerhouse ,Old Zheng 的攻势虽然凶猛,力道却远不能重创它。

  “Amitabha !”

  这边厢,过江Arhat 也踏步行来,重达不知多少吨的体重,却轻飘飘如落叶,手捏fearless 印击出。

  更有一头猛虎、一头灵鹿两面夹击。

  霎时间。

  Old Zheng 的情况岌岌可危。

  不过他所在位置的Arhat 被引开,也显出一个缺口。

  ”Start!”

  尹极挥手,从鹰巢带来的一根根火箭,Earth 上军区还能使用的炸药,接连moved towards 阿Arhat 、沙弥扔去。

  “bang! ”

  “轰隆隆……”

  下方。

  Zhou Jia 把一头Vajra 力士贯倒在地,闻声抬头,手持盾牌朝下一击,巨力直接轰爆力士身体。

  “shua!”

  silhouette 一闪,狂冲半山腰。

  电光闪烁,所过之处沙弥、阿Arhat 纷纷肢节。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