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64

  第264章 卧佛

  苏检身高马大,健跑出身,有着国家级的运动员称号,movement method 的灵活是他最为自傲的地方。

  机缘巧合进阶黑铁后,physique 堪比超人。

  趁着场中一片混乱的时候,他找准时机穿出,moved towards 目标人群大吼:

  “往南跑!”

  “入林后朝山下跑,能动的赶紧跑起来!”

  炮弹、火箭的杀伤力对于千Buddha Mountain 的沙弥勉强还能造成伤害,对于阿Arhat 几乎毫无用处。

  更别提Arhat 、Bodhisattva 。

  好在他们手中有着不少烟雾弹,浓郁的雾气弥漫全场,遮住视线,一时间伸手不见五指。

  这为逃走创造了条件。

  “呼……”

  一只golden 的大手从烟雾中探出,横平捞来,苏检一个翻滚避过,顺手抱住一人前冲。

  把人送出广场,急急交代一声,就再次冲了回去。

  ……

  郭义的年纪不大,是个厨师学徒,早早就辍学不上,好争强斗狠,为身边的人不喜。

  不过他的名字没起错。

  此人很讲义气。

  他手握长刀样式的黑铁玄兵,一声不吭冲出,依仗黑铁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把一头头沙弥、阿Arhat 接连斩成重伤。

  然后示意周围的几人:

  ”Start!”

  “杀了它们你们也有力气逃走,往山下逃,就算逃不了也别死的那么憋屈,坐在等死一点都没骨气!”

  他最是看不起这种人。

  反正都是死,why not 死的刚烈些,被人赶到山上烹煮,竟然也不敢反抗,没点胆量。

  不过这话他也就是想想,交代两句就冲向另一个地方。

  时间紧急。

  场中的混乱不会持续多久,一旦Arhat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乃至烟雾散去,他们能不能逃还是两说。

  ……

  “hehe ……”

  诡异的笑声传来,让苏检面色一沉,还未来得及多想,一尊巨型Arhat 已然出现在面前。

  挖耳Arhat !

  此Arhat 形貌最类人,不像其他Arhat ,要不是大肚高鼓、就是双耳垂肩,各个有着异相。

  它双目灵动,神情闲逸自得,给人一种怡Divine Ability 窍、横生妙趣、意味盎然的奇妙感觉。

  遭!

  苏检心头一沉。

  他突然想到挖耳Arhat 来历。

  那迦犀那是一位出身印度的论师,住在半山坡上,因论《耳根》而名闻,证得Arhat 位。

  耳根?

  六根清净!

  听觉……

  “呼!”

  大手来袭,无视烟雾的遮蔽,精准无误轰向苏检。

  挖耳Arhat 不仅听力惊人,本来的名字也有着龙军的意思,代表着可摧山峦的巨大力量。

  “bang! ”

  巨响声中,苏检喷血倒退。

  next moment 。

  一群手拿棍棒的阿Arhat 、沙弥就已把他团团包围,一根根重达数百斤的棍棒无序砸落。

  …………

  ”Ah!”

  熟悉的惨叫声,让尹极眼角跳动。

  苏检出事了!

  就不知郭义那边情况如何,不过以郭义的性子,就算死估计也是咬着牙,不会发声。

  “走!”

  took a deep breath ,尹极moved towards 其他人低吼:

  “趁现在,快下山。”

  说着再次冲向广场。

  也许是因为对自身的实力太过自信,也许是赶上山的人太弱,一干Arhat 并未捆缚幸存者。

  这让几人的施救方便许多。

  创造机会,给出希望,只要还心存侥幸的人,will not 选择坐而待毙,纷纷朝山下逃去。

  几人稍作纠缠,就能让不少人活下来。

  “shua!”

  尹极身如电闪,扑向此前记住的一处幸存者Converging Ground ,入眼处的情况却是让他一呆。

  一尊身高足有十米的Arhat 立于场中,right hand 提着一个巨大的布袋,正自笑眯眯的看来。

  布袋Arhat 因揭陀!

  它手中的布袋鼓鼓囊囊,能看出里面有什么东西蠕动。

  人,

  怕是已经被尽数装进那布袋里。

  “Amitabha 。”布袋Arhat 眯眼said with a smile :

  “我观施主的面相,与我佛有缘,不妨留下,入我肚腹,与我同参佛理,岂不快哉?”

  “去你**”

  尹极面色一沉,抽身就退。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并非Arhat 对手,也不会因为一时冲动,不顾一切想把人救下。

  “休走!”

  布袋Arhat 大步踏来,十米的身高让他一步several feet ,弯腰大手一捞,竟是极其精妙捏向前奔的尹极。

  因揭陀相传是印度一位捉serpentfolk 。

  他捉蛇是为了方便行人免被蛇咬,他捉蛇后拔去其毒牙而放生于深山,因发善心而修成正果。

  手中的布袋原是载蛇的袋子。

  这一抓,就像是去抓蛇的七寸,看似平平无奇,却让尹极感觉自己无论如何也躲不过。

  “Hah! ”

  怒喝声中,他身形陡转,一弯弧光自衣袖穿出,斩向Arhat 手掌。

  “Ding! ”

  弯刀、手掌相撞,却响起metal collision 之声。

  尹极蓄势而发,spare no effort ,依旧有些吃力不住,好不容易握紧弯刀没有脱手,身体也打横飞出。

  布袋Arhat 则仅仅是身躯后仰,更是顺势张开另一只手里的布袋,moved towards 尹极当头罩落。

  它手中的布袋很明显是一种特殊源质产物。

  布袋看似不大,装了不少人后里面依旧空空荡荡,更有着一股庞大的吸力隔空拉扯。

  ”Ah!”

  尹极怒吼,皮肉急速颤抖,借助从Old Zheng 那边学来还不曾熟练的一门secret technique ,一跃several feet 挣脱布袋吸力。

  next moment 。

  脱力后的眩晕感浮上心头,脚下不由显出踉跄。

  而布袋Arhat ,却不会就此罢休。

  一只大手落下!

  …………

  在两位Arhat 、两头坐骑的围攻下,Old Zheng spare no effort 施展Heavenly Peng 纵横法,身化残影,来回穿梭。

  Arhat 、坐骑体型庞大。

  相较而言,身材瘦小的他好似一只灵活的飞鸟,在对方的攻势下左右闪躲,不时也会反攻一二。

  不过相较于他的movement method ,攻击力则明显不足。

  全程除了让灵鹿摔倒在地一次外,几乎没有丝毫建功。

  ”Ah!”

  惨叫声,让Old Zheng 心头一沉。

  环视全场,烟雾已经开始消散,一头头阿Arhat 、沙弥正自疯狂屠杀着妄图逃走的幸存者。

  广场上。

  血流如河!

  尸横遍地!

  有那重伤哀嚎之人被阿Arhat raised high ,扔进铜鼎那早已滚沸的水中,发出凄厉惨叫,在里面疯狂挣扎。

  “彭!”

  几个沙弥手拿棍棒,把妄图从铜鼎挣扎爬出的人砸进去。

  砸的头破血流,无力反抗,最终化作煮熟的肉块,在great cauldron 里起起伏伏,散发古怪肉香。

  更有阿Arhat 找来细长铁签,把一人从头到尾贯穿。

  然后手拿铁签放在火堆上烘烤。

  被贯穿的那人,一时间竟还未死透,口中还发出呻吟。

  最多的,则是一个个沙弥打扫着地面上的残肢碎肉,大块的扔进一旁的鼎中高温煮沸。

  同族成烹肉!

  人间炼狱!

  饶是Old Zheng 数十年经历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心境早已炼就的如同顽石,见此惨状,依旧忍不住面泛凄然。

  畜生!

  monster !

  ……

  钢牙紧咬,心中悲吼,猛然从围攻中穿出。

  虽然心中不忍,他却也知道自己无能为力,现今最重要的是保存实力,帮更多的人活下来。

  不能死的毫无价值!

  有着这么一乱,已经有不少人奔入jungle ,moved towards 山下逃去,能救下那么多人,已经值得。

  该走了!

  “shua!”

  眼前cold light 闪烁,Heavenly Peng 纵横自发运转,身体好似违反惯性般由急速前进变成加速后退。

  就像有一条无形的绳索,在后面拉扯一般。

  ”shua shua !”

  几十道cold light 交织成网,笼罩several feet 方圆,当头落下。

  快!

  极致的快!

  几乎不亚黑铁Peak expert 的速度。

  “Hah! ”

  Old Zheng 低喝,双臂猛然一收,整个人直冲十zhang or so ,于impossible 之中breakthrough cold light ,一个折身落在地面。

  “什么东西?”

  他身体绷紧,转身看去,双眼随之一缩。

  一尊高六米左右的Bodhisattva 不知何时出现在场中,正双手合十,面含慈悲笑意朝他看来。

  相较于Arhat 、Spirit Beast ,Bodhisattva 的体型并不大,甚至可以算是娇小玲珑。

  但此时,刚才动手的Arhat 、Spirit Beast ,则收敛面上的狰狞,一个个极为乖巧的立于Bodhisattva 身后。

  “观音?”

  “Thousand Hand Goddess of Mercy !”

  视线扫过Bodhisattva 背后收起的诸多手臂,Old Zheng 的声音不由一沉。

  “善哉善哉。”Thousand Hand Goddess of Mercy 缓步行来,声音柔和,更带着股让人如沐春风的平和意境:

  “mercy, my Buddha ,此番降世专为渡尽苍生……”

  “孽障!”

  它话音未落,Old Zheng 已经折身猛冲,双耳紧闭,丝毫没有打算与对方谈佛论理的意思。

  “休走!”

  Thousand Hand Goddess of Mercy 身具divine foot passage ,一步踏出就出现在Old Zheng 身后,背后千臂伸展,各持剑、轮宝兵。

  moved towards 身前那渺小的silhouette fiercely 砸落。

  霎时间。

  空中残影重重,气浪奔涌,呼啸劲风裹挟着震耳欲聋的轰鸣,沿着兵器挥舞的方向冲去。

  相较于Arhat ,这位的威势更加骇人。

  “Heavenly Peng 纵横!”

  凌厉的murderous intention 让Old Zheng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movement method 在一瞬间催发至极限,无数道残影出现在方寸之间。

  “shua!”

  “呲……”

  一声裂响,让Old Zheng 心头一寒。

  非是他受了伤,而是以蹑空草制成的衣服被劲气割破,这也让蹑空草的效用为之大减。

  movement method ,也不由一缓。

  这一缓,放在平常时候自是无妨,此时此刻却让人绝望,一柄Jade Ruyi 已然砸在胸前。

  “彭!”

  Old Zheng body trembled ,口吐鲜血倒飞十余米。

  “mercy, my Buddha !”

  见状,Thousand Hand Goddess of Mercy 面泛狰狞、狂喜,口中却喊着慈悲佛号,大步一迈出现在近前,双手探出朝下一捞。

  大口也已提前张开,迫不及待品尝眼前的美味。

  下一瞬。

  “bang! ”

  一道刺目lightning 从虚空落下,蜿蜒曲折的thunder 直直披在观音面目,轰的她惨叫哀嚎倒退。

  双手也不由一松。

  “Zhou Jia !”

  I don’t need to repent 去看,Old Zheng 已是明白来人是谁,心中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突然就是一定。

  在其他人眼中,他就是幸存者的Sea Calming Divine Needle 。

  他自己却很清楚,不论是在墟界还是在这里,拥有绝强力量的Zhou Jia ,才是Earth 人的根本。

  所以在幸存者埋怨Zhou Jia 不帮着他们提升实力的时候,唯有他,一直在替Zhou Jia 说着好话。

  “带人下山。”

  微风荡漾,两米过半的Zhou Jia 出现在Old Zheng 面前,随手抛出一件储物装备:

  “里面有源髓,把人送回鹰巢。”

  “源髓?”

  Old Zheng 接过装备,面上不由一喜:

  “那你……”

  “我来拦住它们。”

  Zhou Jia 举步上前,双耳softly trembled ,同时Sea of Consciousness 源星大亮,fleshy body 乃至Divine Soul in this brief moment 齐齐发生变化。

  听风!

  Dragon-Tiger !

  暴力!

  神行!

  “bang! ”

  一股几乎超越黑铁Peak 的气息,自他身上涌现,只是source power 震荡空气,就让Old Zheng involuntarily 倒退。

  就连呼吸,也是一滞。

  “shua!”

  Zhou Jia 挥手,一柄长刀破空飞出。

  与此同时,视线中Thousand Hand Goddess of Mercy 面泛狰狞,挥动手中的三十六件宝兵,moved towards 他当头斩来。

  那每一件宝兵,赫然都是某种特殊源质,威能不亚黑铁玄兵。

  换做未曾入手神行前,面对这等攻势,Zhou Jia 怕没有多少把握能够硬抗,但现如今的话……

  “彭!”

  盾牌轻击,看似缓慢,却让空气剧烈震荡,三十六件宝兵齐齐震飞,Thousand Hand Goddess of Mercy 中门大开。

  神行!

  一步!

  呼……

  后方的Old Zheng 双眼一缩,心头更是狂跳。

  Zhou Jia this step 的速度,竟是比他还要快上一分,且动作轻松自如,未曾引起丝毫风声。

  Shrinking the Earth into an Inch ,也merely this !

  五雷!

  雷属cultivation technique ,威能翻倍。

  Dragon-Tiger !

  physique 增强。

  暴力!

  力量暴涨,可越阶而战。

  五色lightning 在双刃斧上汇聚,裹挟着恐怖巨力轰向身前的观音。

  “bang! ”

  只是一瞬。

  六米高的Thousand Hand Goddess of Mercy 被狂暴的thunder 生生撕裂,三十六宝兵四下跌飞,golden 的尸块如雨落下。

  场中一静。

  Old Zheng 更是呼吸一促,movement method 都不由迟疑了一下。

  Thousand Hand Goddess of Mercy 的实力估计second only to 吴师道那等expert ,但就是这等存在,竟不敌Zhou Jia 一击之力?

  他什么时候变的那么强?

  “快走!”

  一击而中,Zhou Jia 的面上却未现喜色,面色反而越发凝重,视线掠过诸多Arhat ,looked towards 其后。

  在那山体正中,一尊卧佛缓缓睁开双眼。

  卧佛。

  体长过百米!

  *

  *

  *

  尹极被布袋Arhat 一只手按在地上,深不见底的布袋在面前张开,正自一点点的靠近。

  手中的兵器,也被扫飞出去。

  绝望,

  自心头浮现。

  眼见自己就将被袋子罩住,布袋Arhat 的动作陡然一僵,按在身上的大手也突然失去力量。

  来不及多想,尹极急忙挣脱布袋的牵引,take off and jump 。

  映入眼帘的,是身躯庞大的Arhat 轰然栽倒在地,后脑勺被一柄lightning 包裹的长刀贯入。

  似乎是受到某种summon 。

  尹极愣了愣,subconsciously 上前一步,握住长刀。

  下一瞬。

  “嗡……”

  关于紫雷Blade Technique 的一切,沿着雷刀涌入他的Sea of Consciousness 。

  dao fruit !

  dao fruit 并非是果子。

  一切,

  都可承载。

  地上的布袋Arhat 一时未死,还在挣扎,尹极福至心灵,手腕一颤,thunder blade light 已然斩落。

  冬雷霹雳!

  “bang! ”

  伴随着布袋Arhat 的头颅爆开,一股庞大的source power 也随之涌入他的体内。

  这时。

  梁性之、常无名and the others 也冲到广场,在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Old Zheng 带领下,正自疯狂杀戮场中的阿Arhat 、沙弥,把还活着的人one after another 救下。

  至于Arhat 。

  除了两位身在远方,其他的竟是被Zhou Jia 一人手持盾斧尽数拦下。

  “快走!”

  眼见得益于杀戮,幸存者中一位位黑铁诞生,无不面泛狂喜,唯有Old Zheng 面上毫无喜色,嘶声大吼:

  “下山!”

  “赶紧下山!”

  “轰隆隆……”

  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

  卧佛苏醒。

  Zhou Jia 一斧轰飞骑象Arhat ,身体突兀一沉,抬头看去,一个遮蔽一方天际的庞大silhouette 映入眼帘。

  那恐怖的威压,让他皮肉颤抖,心头发慌,表情也越发凝重。

  佛!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