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65

  第265章 回家(求月票)

  百米!

  足有几十层楼高的庞大体型,带来的威压难以用简单的言语形容。

  实际上,普利大厦下面的monster 体型更大,但那东西给人的感觉更像是精神癫狂的结合体。

  是一种虚幻不实的存在。

  影响,

  绝大部分都在心神上。

  让人subconsciously 忽略掉它那庞大的体型。

  而面前直立而起的卧佛,高百米的体量却是实打实的,只是晃动身体都能引的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

  粗壮的双腿,好似supporting heaven giant pillar 。

  垂下的头颅,如Heavenly God 、佛陀在俯览苍生。

  一股贪婪、饥渴的欲望,出现在那本应遍及慈悲的面颊上,更给人一种狰狞、恐怖之感。

  卧佛的视线只是在Zhou Jia 身上一顿,就looked towards Old Zheng 一群人所在,好似琉璃的双眼闪烁奇光。

  “Amitabha !”

  口诵佛号,卧佛大手前伸,相隔遥遥罩向众人。

  golden 大手如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蒲扇,五指伸展,荡开云气,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source power 汇聚,moved towards 佛手涌去。

  霎时间。

  好似Five Fingers Mountain 落下,感知中四方皆暗,如困牢笼。

  即使是Old Zheng ,心中也不由绝望,fleshy body 就如定在原地一般,在那威压下不能有丝毫移动。

  完了!

  所有人都目泛绝望。

  在这等无穷伟力面前,人数毫无作用。

  “呼……”

  静滞的空间,突起一股清风,手持斧盾的Zhou Jia 悄然出现在场中。

  他身躯笔直高挺,抬头looked towards 上方的golden giant palm ,左臂轻颤,迎着落下来的大手举起盾牌。

  Five Elements Heaven 罡!

  七关破半的cultivation base ,经由Dragon-Tiger 玄胎加持,堪比九关破半。

  暴力!

  力量在原有的基础上,再次暴增,即使是黑铁Peak powerhouse ,论及力量,怕也远不及他。

  左臂龙骨震颤,与玄武盾相汇。

  霎时间。

  source power 沿着玄武盾奔涌而出,化作一面足有百米之大的巨大盾牌,出现在众人的头顶。

  盾牌上五色流光游走不定,最终化为black 如有实质的龟甲。

  只是望上一眼。

  龟甲就给人一种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质感。

  “bang! ”

  golden giant palm 落在black 龟甲之上,空气微微一滞,下一瞬才有stormy sea 般的rumbling sound 响起。

  偌Grand Plaza ,更是在刹那间遍布狰狞裂痕。

  地面,

  突兀下沉数寸。

  肉眼可见的气浪自半山腰迸发,横扫四面八方,乃至把周遭in the sky 的白云也远远排开。

  一层层气浪,远在十several li 也能清晰可见。

  一Prestige of Strike ,恐怖如斯!

  “hmph! ”

  Zhou Jia 口发闷哼,手臂巨颤:

  “走!”

  “快走!”

  Old Zheng 回神,眼中露出惊喜交加的神色,却知道现在不是多说的时候,急急朝其他人大吼:

  “快走!”

  “下山!”

  “哗……”

  其他人纷纷回神,looked towards Zhou Jia 的眼神如望Spiritual God ,来不及多想,纷纷折身moved towards 山下冲去。

  他们人虽多。

  但这等程度的战斗,已然与人数无关。

  留下来不过是送死而已,就算是以Old Zheng 的实力,也根本impossible 帮上什么忙。

  一击不中,卧佛面色一沉。

  门窗大小的琉璃眼眸浮现怒意,待到看见‘食物’欲要逃离的时候,表情越发狰狞。

  “慈悲!”

  口诵佛号,它举步上前,五指握拳横平捣出。

  体型庞大往往意味着移动缓慢,毕竟身体太重会加大消耗、增加阻力,这点是常识。

  但这个常识,显然不能套用在卧佛身上。

  它如身具divine foot passage ,脚下一踏,无视空气阻力前移,出拳的手臂更是像把虚空捣出一个大洞。

  听风!

  神行!

  Zhou Jia 抬头,感知中世间万物突然变得缓慢。

  风,

  无序凌乱飞舞。

  那golden 的拳头撞破空气,在指缝间扯出milk-white 的气流,偌大手臂沿着一条直线前行。

  这条直线,把他囊括在内,更是涵盖了后方的诸多silhouette 。

  悟法!

  无数拳法one after another 浮现脑海,卧佛出拳的每一个细节都在脑海里放大,乃至推演其中变化。

  前方二十米,是拳力最弱的时候。

  一种clear comprehension ,突兀浮现在脑海。

  “shua!”

  念头一动,Zhou Jia 已然身化一抹流光,前冲二十米,身躯翻滚,手握盾牌朝下fiercely 砸去。

  在他砸落盾牌的那一刻,卧佛的拳头也恰在此时出现。

  “bang! ”

  巨大的力道,直接让卧佛的拳势中断,golden 的拳头砸向地面,百米高的身体也不由一晃。

  下一瞬。

  五色lightning 出现在场中。

  Zhou Jia 手握双刃斧,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挥舞斧刃,thunder 斧光闪耀。

  斧光一化百、百化万,一时间狭小的空间内尽是one after another 五色lightning 倾泻,并沿着卧佛手臂以惊人的速度朝上蔓延。

  五雷!

  “bang! ”

  “轰隆隆!”

  五色lightning 由内而外爆发。

  golden 的拳头首当其冲,当场暴碎,巨大的golden 手臂被无数雷蛇吞噬、撕裂,乃至破碎。

  thunder 延展百米,把卧佛手臂轰碎,更是落在那巨大的头颅上。

  “bang! ”

  半边头颅,轰然坍塌。

  golden 的液体如同雨滴从天际落下,百米卧佛也不由口发痛楚惨叫,身体斜斜倒了下去。

  下方正中狂奔的人见到此景,无不面泛狂喜。

  那么厉害的卧佛,竟然也不是Zhou Jia 的对手?

  哪还有什么好怕的?

  “彭!”

  一只大手threw away ,直接把Zhou Jia 给抽飞出去,巨大的力量让他撞碎山石,扎进山体不知多深。

  而躺在地上的卧佛挣扎着爬起,那受损的头颅、破碎的手臂,竟依靠吞噬山石飞速愈合。

  不过眨眼功夫,就已初具雏形。

  “快逃!”

  Old Zheng 收回视线,面色阴沉:

  “这山上可不止这一头佛陀,快下山!”

  说着,眼中略带诧异的看了眼梁性之、常无名and the others 。

  这几人,竟有不少breakthrough 到黑铁realm ,Zhou Jia 的实力果真了得,竟然能够带出那么多expert 。

  其他人也纷纷回神,running 途中帮着其他人逃往山下。

  好在自卧佛出现后,Arhat 、Bodhisattva 等一个个obediently and honestly 退到一旁,不再有所动作,倒是方便了他们逃走。

  *

  *

  *

  “bang! ”

  “bang! ”

  “bang bang! ”

  Zhou Jia 身在山石之中,所在之处遭受暴怒的卧佛疯狂strikes ,周遭的山石如泥土般散碎。

  他手握盾牌,corner of the mouth flow blood ,forcibly 撑住来袭的拳锋。

  待到拳势一缓,终于从山体中冲出。

  一人一佛彼此对视,大小相差悬殊的体型,在此时此刻,竟不再是难以跨越的极限。

  “呼……”

  Zhou Jia 轻吐浊气,Great Perfection Realm 的五雷斧法在脑海回荡,虚空中悄然出现one after another 细微电弧。

  除了天打五雷轰,剩下的几招初创斧法,也缓缓成型。

  “Amitabha !”

  卧佛眯眼,虽然是深渊产物,本性癫狂难除,但这具身体的来历、特质,让它也有了几分特殊spirituality 。

  对于冥冥之中的未来,似乎也有了某种把控。

  危险!

  面前那渺小如trivial ant 的存在,竟是给它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还越来越强。

  口诵佛号,卧佛率先出手。

  Nirvana 佛掌!

  某种特殊的本能,让它自然而然能够操控Heaven and Earth source power ,一掌落下,好似涵盖了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

  在Zhou Jia 看来,卧佛的掌法realm 虽高,但招式却是weak spot 百出。

  不过庞大的体型,恐怖的力量,本可以遮盖一切缺点,但它遇到的对手偏偏是Zhou Jia 。

  神行!

  放缓的时间内,一切缺点都将放大。

  Zhou Jia 举步前移,身如电闪,重达千斤的双刃斧化作残影斩在来袭的手掌之上,连续strikes 。

  “bang! ”

  剧烈的轰鸣,引得烟尘弥漫,也让卧佛一时间失去对手的踪迹。

  在哪?

  垂首扫视满地狼藉,卧佛心生警兆,猛然抬头朝上看去,一道粗大的lightning 让它双目一眯。

  狂雷震Nine Heavens !

  Power of Thunder 推着Zhou Jia 自上而下轰来,长达百米的thunder 好似Heavenly God 挥斧,在卧佛身上斩出一道深深的印痕。

  而thunder ,不止一道。

  “bang! ”

  “pa pa! ”

  九道thunder 以惊人的速度连续轰在卧佛身上,巨大的力量直接斩出道道深入骨髓的裂痕。

  滚烫的golden 血液,从裂口中流淌而出。

  “roar! ”

  吃痛之下,卧佛也忍不住仰天大吼,吼声中满是痛楚,也引得山巅数道silhouette 睁开双眼。

  Shua!

  one after another 目光相隔遥遥,落在场中。

  那目光如有实质,带着沉重的威压,looked towards 那在卧佛面前好似跳蚤的silhouette ,murderous intention 涌现。

  Zhou Jia 牙关紧咬,身化流光围着卧佛急速转动。

  天打五雷bang!

  三身步!

  Shua!

  Great Accomplishment 的三身步,可以出现三个真假难辨的残影,甚至极致的速度,能让残影也有着真实的攻击。

  而此时。

  场中赫然出现七个Zhou Jia 。

  每一个Zhou Jia ,都高举双刃斧,moved towards 卧佛斩出五色lightning 。

  “bang! ”

  “轰隆隆……”

  百米之高的卧佛,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坍塌。

  手臂崩溃、双腿断裂、胸腹被thunder 轰出一个个巨大的空洞,头颅也被五色lightning 给炸开。

  百米卧佛,实力定然不亚于手持high grade 玄兵的黑铁Peak expert ,竟是被他forcibly 斩杀当场!

  “哗……”

  Zhou Jia 身躯后仰,只感觉一股强大的source power 涌入体内,推动着七关破半的神煌诀飞速变强。

  眨眼间,就已距离破开第八关没有多远。

  除了入手源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等cultivation base 暴涨的感觉,今天竟然能够再次体会。

  不过还未等他细细感受,两道扭曲的光晕就从上方轰来,无视空间距离落在他的身上。

  “彭!”

  巨大的力量,直接把Zhou Jia 抽飞several hundred meters ,即使是激发暴力的身体,也忍不住口吐鲜血。

  山巅某处祠堂,三尊Deity 缓缓站直身躯。

  每一尊Deity ,身上的气息都要比卧佛强上许多,几乎要破开黑铁极限。

  观音禅院。

  比卧佛还要高大,面泛慈悲之相的观音睁开双眼,手持Clean Jade Bottle 轻甩柳枝,缓缓转过身躯。

  某处广场。

  一尊二more than a hundred meters 的golden 弥勒舒展着筋骨,moved towards 远处看去。

  佛院!

  千佛洞!

  一尊尊佛陀,悄然出现。

  无穷威压从四面八方涌现,也让Zhou Jia 面色一沉,顾不得其他,身化一stream of light moved towards 山下扑去。

  逃!

  这座山,simply 不是黑铁realm 的人可以进来的。

  *

  *

  *

  山脚。

  “嗡……”

  空旷的破碎大厅内,一个vortex 悄然浮现。

  诡异的波动也吸引了附近人的注意,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飞速朝这里奔来。

  鹰巢的通天仪,按照约定的时间开启。

  “你先进去!”

  Old Zheng 把一物塞进刑七的手里,急急道:

  “里面有源髓,告诉金鹰一直保持通道开启,这次我们要把所有活下来的人全都接走。”

  说到这里,不由回头看了一眼,目泛凄然。

  原本的两千多人,现今人数已经不足三百,而且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身上都带着伤。

  千Buddha Mountain !

  抬头looked towards 那巍峨山峦,震耳欲聋的rumbling sound 依旧,让人不由得担心Zhou Jia 的情况如何。

  “走!”

  收起杂念,他把刑七推入通道。

  ‘虽然人少了,但expert 多了,足有近十位黑铁,还有两位黑铁中期,再加上诸多凡阶高品。’

  ‘这等势力,在石城已然不弱!’

  “所有人都过来!”

  Old Zheng 声音一提,大声shouted :

  “对面就是洪泽域,是我们的鹰巢,到了那里你们就不会再有危险,可以安顿下来。”

  paused ,他扫眼全场,慢声开口:

  “那里没有吃人的monster !”

  “那里也不会有随意杀人的异族!”

  “那里……”

  “是我们新的故乡!”

  场中一静。

  Old Zheng 的声音嘶哑苍老,毫无情绪波动,却有一种莫名的感染力,让众人闻声缓缓抬头,死寂的双眼渐渐浮现一抹希冀。

  “唔……”

  不知是谁,突然跪地痛哭,低声呜咽。

  哭声像是会传染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眼泛泪花,这些日子的经历,让他们遭遇了太多,也遭受了太多。

  “走吧!”

  尹极摸了摸眼角泪花,搀扶起一人,moved towards 通cultivation 去:

  “我们回家!”

  “对!”

  Old Zheng nodded ,眼带泪花nodded :

  “我们回家!”

  “回家了!”

  他拼命招手,扯着嗓子大喊,让众人汇聚,看着一个个silhouette 消失在通道之中。

  “Old Zheng 。”

  梁性之出现在近前,回头看了看千Buddha Mountain ,音带担忧:

  “周叔怎么办?”

  “Zhou Jia 。”Old Zheng 回首,眼神复杂:

  “他不会有事的。”

  “周叔不跟我们一起回去?”

  “不。”

  Old Zheng 垂首:

  “他会走另一条路。”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