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66

  第266章 功绩

  随着时间流逝,笼罩济城的雾气渐渐变淡。

  按照规矩。

  出现在洪泽域境内的world 碎片,在彻底融入之前,抢先一步进入其中的人有着优先权。

  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

  而融入之后。

  则由军方接管。

  里面的好处,与六族再无相关。

  也是因此,为了更多的入手源质,玄天盟才会许下如此重赏,引得诸多黑铁为之发狂。

  criss-crossed 的水道上,不知何时出现一艘艘船只。

  merfolk 一族在造船上的技术,洪泽域诸族无有能出其右者,舟船、战舰densely packed 覆盖水道。

  ‘水’字军旗,迎风招摇。

  一头头merfolk warrior 身旁软甲、手持利刃,注视着雾气笼罩之地。

  入眼所及,merfolk 的数量不下十万,但除了水流之声,竟听不到一丝一毫的杂音传来。

  “merfolk 虽然大多无智,却无疑是善战之族。”

  赵梁双手交叉抱于胸前,冷峻的面上满是肃杀,声音冰冷:

  “数十万人遵从号令,令行禁止、虽死不退,这点就算是智力低下的贝洛人也做不到。”

  ”en. ”

  相较于还‘年轻’的赵梁,已经忘记自己多少岁的莫裳,对于这等情况已经司空见惯:

  “merfolk 的族群结构与我们不同,注重整体,缺乏个性,这点面对外敌更容易爆发潜能。”

  “这也是它们能在原有world 称霸数万年的根本原因。”

  “不过……”

  收回目光,莫裳慢声开口:

  “在这墟界,却非好事,一个族群只有一个声音的时候,一旦灭绝就意味着再无希望。”

  “姓莫的,又在背后说人坏话!”一个豪爽之音遥遥传来,随即就见远处水面浪潮奔涌,一人踏浪而来。

  来人身披重甲,肩背两个榔头样式的兵器,两腮有着鱼鳞,赫然是一位白银merfolk powerhouse 。

  同时也是水军统帅。

  “覆海!”

  看到来人,莫裳face doesn’t change :

  “难道我说的不对,不然的话你也不会主动舍弃本族method ,更是斩开与鲛后的联系。”

  “你懂什么?”覆海翻了翻眼睑,竖眼眨动:

  “是鲛后主动与我斩去的关系,如此我才能成为脱离族群的存在,这是鲛后的恩赐。”

  莫裳说的缺点,merfolk 岂会不知。

  不止覆海。

  还有数位merfolk 中的well-known figure ,先后脱离了鲛后的掌控,这自然会让merfolk 的凝聚力大幅锐减。

  但同样的,一旦遭遇到不测,也可以留下有生力量,不至于整个族群跟着一同灭绝。

  无疑。

  this generation 的鲛后,是位有大智慧的勇者。

  “赵梁。”

  覆海侧首,looked towards 年轻的白银,nodded 示意:

  “又见面了。”

  白银之下,诸族有着各种各样的矛盾,但一旦进阶白银,所有的矛盾都将disappeared 。

  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

  墟界!

  延续族群,是他们共同的目标,这点并无不同。

  以往的私人恩怨,在这个共同目标前,都可先行放下,他们的眼界需要看的足够远。

  六族、军方更是做出承诺。

  白银,

  有着诸多特权。

  类似杀人无罪、前罪皆消等等。

  ”en. ”赵梁nodded :

  “覆海senior ,我们上次见面好像还是十年前。”

  “是啊!”覆海抬头,陷入回忆:

  “那时候我追杀一头白银ominous beast ,还是你帮忙才最终解决,不然的话很是麻烦,speaking of which ……”

  “伱家族里的那位,情况如何了?”

  莫裳眯眼,微微侧首。

  赵梁更是面色一沉。

  “他是个疯子。”覆海面露凝重,双眼死死盯着赵梁:

  “你应该很清楚,如果让他继续下去的话,很有可能让整个洪泽域都陷入生死存亡的风险。”

  “那只是一个谣传。”赵梁闷声开口。

  ”no! ”

  莫裳摇头:

  “那不是谣传,成就黄金会触碰到某种禁忌,从各族挖掘的遗迹,已经证明了这点。”

  虽然同为大林王朝出身,但很明显,莫裳同样不赞同Zhao Family 的那一位。

  “放心吧。”赵梁took a deep breath :

  “他不会成功的。”

  “那就好。”hearing this ,覆海面露笑意:

  “虽然知道probability 不大,但谁也不愿意冒险,六族、军方如此,想来你们Zhao Family 也是如此。”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威胁之意。

  赵伏迦想要证得黄金等阶,不论有没有那种禁忌存在,都是其他族群所不能容忍的。

  一位黄金。

  足可颠覆洪泽域现有势力划分。

  甚至。

  若无禁忌在,大林王朝有着黄金生灵坐镇,其他族群唯有彻底acknowledge allegiance 才有生存下去的机会。

  这,同样不能发生。

  “对了。”

  见场中气氛不对,莫裳主动转移话题:

  “听说费云山那边出现了一头诡异的区域?”

  ”en. ”覆海也很识趣,hearing this nodded :

  “我恰好从那边过来,应该是一种有着操控心divine ability 力的异类,好在它的胃口不是很大。”

  “一时找不到,由着它吧!”

  就算是在洪泽域,也有太多不受掌控的存在,这类东西,若是能杀,自然要杀之灭除。

  但有些藏的很隐秘,或者很难杀死。

  若是危害不是很大的话,通常都是划定一片区域警戒,以后小心些,并不会大动干戈。

  毕竟。

  白银powerhouse 的时间也是有限的,impossible 困于一地,花费数年的时间搜寻。

  “费云山。”赵梁眯眼:

  “南絮要回京城,好像会经过那里,看样子要告诉她一声,回京的时候选别的路走。”

  “听说玄天盟拿出了三枚破窍丹。”覆海像是想到什么,道:

  “可真是大方!”

  “这次的碎片world 不同寻常,与深渊融合后定然有着mutation ,不拿出些好东西定然不成。”莫裳面色不变:

  “覆海兄何必艳羡,你们merfolk 一族有别的办法breakthrough 黑铁。”

  “hmph! ”

  覆海轻哼: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你们大林王朝的method ,在这一点上确实比我们强,也强过其他族群。”

  “这次内定的是哪三位?”

  “Imperial Family Zhao Family 一位,Inner Sect 两个Disciple 。”莫裳坦言: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破窍丹应该归他们所有。”

  至于出现意外……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世上没有什么事有着ten out of ten 的把握,就算死在里面也很正常。

  “哗……”

  就在这时,些许喧哗声响起。

  雾气。

  开始彻底消散。

  *

  *

  *

  伴随着雾气散去,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开始从碎片world 中走出。

  有的人满载而归、满脸喜悦,有的人则遍体鳞伤、面色阴沉,更多的则是gloomy and uncertain 。

  来自玄天盟的dozens 医者迎了上去。

  源术、secret technique 之下,只要不是身受重创,或者沾染了某些难以祛除之物,都可保住性命。

  同时。

  他们也负责登记上缴的源质。

  并根据盟内的划分,把一样样源质记录在册,并下发相迎的功绩。

  “温彦博,上缴源质七十六种,功绩三十九!”

  “侯素,功绩五十一!”

  “李距,功绩五十三!”

  “……”

  洪亮的喝声,在场中回荡。

  入手功绩的人,有的面泛喜悦,有的则显出遗憾,对于他们而言每一点功绩都难得可贵。

  一点功绩,可换一枚不错的源质宝药。

  若是medicine efficacy 差点,换得更多。

  再不济。

  也能换凡阶breakthrough 黑铁的源质,这等东西不论在什么时候,都是各大势力间的抢手货。

  先行走出碎片world 的,都是早早在边界处等待。

  而true expert ,此即还不着急出来。

  三天!

  三天之后,才是军部朝碎片world 进发的时候,这三天,依旧是他们可以收集源质的机会。

  时间缓缓流逝。

  越来越多的人从碎片world 走出来。

  某一刻。

  一个略带激动的声音响起。

  “陈伯玉,功绩四百七十六点!”

  “哗……”

  场中大哗。

  不少人纷纷转首,moved towards 那名叫陈伯玉、相貌平平的男子看去,眼中带着惊奇和难以置信。

  将近五百点功绩。

  这是目前为止,入手功绩最多的一人。

  只是他一人可以兑换之物,怕就堪比某些分脉一年能从玄天盟分润到的好处。

  关键是。

  在此之前,极少有人听说过陈伯玉这个名字,cultivation base 似乎也是初入黑铁中期,can’t be considered 多强。

  “运气!”

  “dogshit luck !”

  历年,从来都少不了这等Luck That Goes Against Heaven’s Will 之辈。

  众人感慨之余,也不由得艳羡对方的好运气,有些人更是目光闪烁,似乎另有别的想法。

  an innocent man treasuring a jade ring becomes a criminal 。

  黑铁中期在别的地方可为一方之霸,在这里却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没有足够的实力,未必能守住手上的东西。

  …………

  翌日。

  entire group 从碎片world 行出。

  当头那人身披golden 明晃晃盔甲,背负一柄夸张的giant sword ,正是来自京城Imperial Family Zhao Family 的赵长宁。

  “叔父!”

  “两位senior 。”

  行至三位白银powerhouse 面前,赵长宁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en. ”

  看着自家Junior ,赵梁面露淡笑:

  “去吧,先换了功绩再说。”

  “是。”

  赵长宁应是,躬身告退,moved towards 登记造册的地方行去。

  此时这里早已腾空,一干医者面泛期待,人群更是四下散开,朝场中投来好奇的目光。

  所有人都很好奇,这位会得到多少功绩。

  赵长宁不只是一个人!

  而是一支队伍,单单黑铁后期expert 就有三位,再加上他这位黑铁Peak ,入手一枚破窍丹已成定局。

  其他人,根本没有可能与之相比。

  “哗……”

  伴随着赵长宁大手一挥,一摞摞spiritual medicine 、源质treasure 出现在场中,几乎把方圆several feet 彻底覆盖。

  浓郁的source power 气息,assaults the senses 。

  “gu lu ……”

  有人咽喉滚动,目泛艳羡。

  玄天盟的Chief-In-Charge 更是双眼大亮,moved towards 一干医者大吼:

  “清点!”

  “喏!”

  七人动手,只是清点源质,就用了one hour ,再经过复杂的计算,得出功绩已是one hour 后。

  “两……两千六百三十二点!”

  “哗……”

  低声喧哗,在场中回荡。

  赵长宁也满意的nodded 。

  这么多功绩,肯定名列前茅,一枚破窍丹和一件high grade 玄兵,看样子应该是入手无疑了。

  接下来。

  一个接着一个的队伍从碎片world 走出。

  功绩的数量虽然不能与赵长宁相比,但也算不少。

  尤其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几个人把彼此收集的源质一同上缴,更是连连引来惊叹。

  三百多功绩!

  六百多功绩!

  数百功绩,越来越多。

  而破千,却要到了最后一天。

  …………

  “crash-bang ……”

  一堆源质落在地面,常以冷脸示人的张九成强行挤出一丝笑意,moved towards 负责清点的人nodded 示意:

  “有劳Junior Brother 。”

  “不敢,不敢。”Chief-In-Charge 连连摆手,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

  “Senior Brother Zhang 放心,我一定细细清点。”

  ”en. ”

  张九成随意nodded ,朝几位白银powerhouse 行去。

  “九成,见过诸位senior 。”

  paid respect 过后,looked towards 赵长宁:

  “赵兄,你出来的挺早?”

  “多一天少一天,不会有什么变化。”赵长宁双手抱臂,态度冷淡:

  “不知Brother Zhang 能得多少功绩。”

  “怕是比不得赵兄。”张九成面无表情摇头:

  “听说赵兄与Senior Brother Wu 联手去了普利大厦,在那里面应该得了不少好处,this Zhang 定然不及。”

  “hmph! ”

  赵长宁轻哼。

  不久后。

  “两千四百九十功绩!”

  这个成绩一出来,再次换来全场喧哗,而已经知道赵长宁成绩的张九成,则subconsciously frowned 。

  虽然有所预料,但听到结果,终究还是有些不甘。

  “放心。”

  莫裳慢声开口:

  “名次对你们来说,并不重要。”

  “是。”

  张九成面色一肃,躬身应是。

  确实。

  破窍丹一共有三枚,只要能保住前三的位置,就已足够,再多的功绩,用处也不大。

  对于他们来说,普通的源质宝药并不稀奇。

  夕阳西下。

  have endured the hardships of a long journey 的吴师道终于从碎片world 赶了过来。

  众人one after another 见过,源质也清点出来。

  “三千四百一十三点功绩!”

  无疑。

  这将是此行所得功绩最多的一人,足足破了三千。

  “甚好!”

  莫裳本就看重吴师道,此即面上也不由露出笑意,劝勉道:

  “回去后夯实根基,待到cultivation technique Perfection 再服用破窍丹,以你的年纪,应该可以尝试两次。”

  “你也一样。”

  后一句,则是对着张九成所言。

  “看样子,三枚破窍丹就是你们三个的了。”赵梁舒展了一下筋骨,looked towards 一旁的merfolk 覆海:

  “将军,剩下就交给你们了。”

  ”en. ”

  覆海nodded ,正要说些什么,耳边突有喧哗声响起,其他几人也闻声侧首,looked towards 混乱的人群。

  喧哗来自清点源质的地方。

  一个高大魁梧的silhouette 立在人群中,脚下四方尽是各种各样的源质,满满当当,看样子似乎不比吴师道刚才拿出来的少。

  “impossible !”

  首先变色的是张九成,他眼眶跳动:

  “impossible 再有人拿出那么多源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