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68

  第268章 吞金之术

  破窍丹!

  丹成滚圆,pill 大小,色泽赤红,嗅之好似火燎。

  “this pill 难得,玄天盟、大林王朝举族之力,一年也未必能有一粒,服之要慎之又慎。”

  莫裳一脸严肃,道:

  “我不知你会如何处置this pill ,但按照规矩,有些事需要提前交代。”

  “是。”Zhou Jia 垂首:

  “senior 请讲。”

  “你可知,我等习武之人如何才能进阶白银?”莫裳话锋一转,突然开口问道。

  “不知。”Zhou Jia 心中一动,抬头道:

  “正要请教。”

  “延法圣僧有言,欲证白银,需得三宝。”莫裳开口,提及延法圣僧,即使是他也不由眼露儒慕。

  大林王朝之所以能在洪泽域立足,更是站稳根基,延法圣僧的存在,可谓功不可没。

  可以这么说。

  没有延法圣僧,大林王朝的武人就无法诞生白银!

  即使能。

  怕也要晚个百年,到时什么都晚了。

  “三宝?”Zhou Jia 问道:

  “何为三宝?”

  “三宝谓之essence, qi and spirit !”莫裳回神,道:

  “精,fleshy body 精元,体壮则精盛;气,Innate 、后天之机,谓之Origin Qi ;神,心神所居之地。”

  “得其一,即可进阶白银!”

  Zhou Jia 了然。

  也就是说,essence, qi and spirit 三者,只要有一种能够breakthrough 黑铁极限,就可称之为白银powerhouse 。

  “Human Race fleshy body 弱小,innate essence 不足,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族群中总有智慧通达之辈强于神。”

  莫裳继续开口:

  “所以我族cultivation ,多锤炼‘神’之一物。”

  “merfolk 、贝洛人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多tempering fleshy body ,fish leaping over the dragon gate ;帝利族强于Innate ,修气魄之法,单单洪泽域六族,就各有不同。”

  Zhou Jia looked thoughtful 。

  如此说来,费穆world 的人fleshy body 不强,走的也是强‘神’之法,难怪藏书苑多有两族的交流。

  相对于其他种族,大林王朝与费穆world 的Human Race 关系最为紧密。

  “然破限之难,harder than scaling the blue sky 。”莫裳音带感慨,道:

  “即使有secret technique 之助,神元Perfection ,能够breakthrough 黑铁之限也是亿one in ten-thousand does not have 的存在,且一旦breakthrough 不成,还会有backlash 之险。”

  “所以就用到破窍丹!”

  他说了半天,终于回到正题,伸手一指Zhou Jia 手中pill ,道:

  “服用this pill ,精气会在短时间内衰竭,而‘神’则会滋养壮大,增加breakthrough 白银的几率。”

  “即使不成,也可依靠medicinal power 保全性命,甚至有尝试第二次的机会。”

  Zhou Jia 挑眉。

  难怪阿列斯说滋养、壮大‘神’的源质宝药会相对更加值钱,原来是这方面的原因。

  细细想来,神煌诀最后几关,同样是壮大精神。

  第八关顶轮!

  第九关幻海!

  第十关丹!

  无不与那illusory 的‘神’有关。

  十关Perfection ,精气稳固,神元充足,就可以借助破窍丹尝试breakthrough 黑铁极限,证得白银。

  so that’s how it is !

  一瞬间。

  心中的诸多不解,one after another 有了答案。

  就如大林王朝的白银martial skill 超凡,fleshy body 不如贝洛Imperial Family ,战斗时间也不如帝利族Peak powerhouse 持久。

  挥手成冰、弹指惊雷的手段,更偏向于费穆world 的Legendary 法师,原来Martial Artist breakthrough 的是神。

  不知……

  若是essence, qi and spirit 全都达到白银realm 的层次,又会如何?

  洪泽域,

  有没有这等powerhouse ?

  “你是this world 的人?”

  负手立于山坡,莫裳看着下方百余位来自济城的幸存者,眼神中浮现一种莫名神色:

  “能懂得庇佑他人,甚好,甚好!”

  他没有刻意打听关于Zhou Jia 的事,但众人的窃窃私语,自也瞒不过一位白银powerhouse 的感知。

  所以对Zhou Jia 的性格,也有些了解。

  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

  残忍嗜杀!

  ……

  也许他人的评价是真的,但愿意出手庇佑本族幸存者,足也表现出对方心中善念未消。

  这段时间,Zhou Jia 或威逼、或利诱,用自己的功绩从其他人手中换来愿意投靠自己的clansman 。

  在其他人看来,这些人无疑是累赘,拉拢再多也是得不偿失。

  Zhou Jia 的所作所为,更是不能理解。

  行霹雳手段!

  怀Bodhisattva Heart !

  在莫裳看来,如此才是大善。

  “senior 。”

  Zhou Jia 见状,上前一步道:

  “Junior 正想讨要一艘客船,先把这些济城的百姓送走,他们久危思安,不知道可否?”

  “这是小事。”莫裳nodded ,取出一枚令牌递了过来:

  “拿着这枚令牌,去选一艘客船即可,唔……,有这幅令牌在,定不会有人打扰他们。”

  “多thanks Senior !”Zhou Jia 面露肃容。

  对方的随手安排,却解了他不小的麻烦。

  虽然被张九成一行盯着,他并不畏惧,只不过如何安置这些ordinary person ,却是大为头疼。

  现在好了。

  有莫裳背书,就算是张九成也不敢轻举妄动。

  ”en. ”

  莫裳轻轻摆手:

  “说吧,想用功绩换些什么?”

  “若是有的伱可直接带走,没有的也无妨,一个月之内定然会帮你送到指定的地方。”

  “senior 。”

  对于这点,Zhou Jia 早已想好:

  “我想要一门涉及Five Elements 变换之妙的Peak method !”

  “en? ”

  莫裳眼神微动。

  Zhou Jia 的这个选择,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既然已经应下,他自然也不会多问。

  “Five Elements ……”

  略作沉思,他轻击双掌:

  “盟内Peak Five Elements cultivation technique 倒是有几种,我手里暂时没有,不过我记得赵长宁手上有一部合适method 。”

  “名叫Five Elements 离尘!”

  “Five Elements 离尘?”

  “不错。”

  莫裳nodded :

  “此功分为五部,可拳掌、可刀剑,五部可同修也可分开Cultivation ,是一门极为了得的method 。”

  “等下我去取来。”

  能被一位白银powerhouse 称之为了得,自然不会差。

  Zhou Jia 心中一喜。

  五雷斧法已经can’t advance ,威能确实不错,但在千Buddha Mountain 的经历,让他更为渴求强力method 。

  若有进益,以后面对强敌也能更加轻松。

  “还有想要的吗?三千多功绩,换一门Peak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可是绰绰有余,这世道,cultivation technique 并不值钱。”

  “有。”

  Zhou Jia nodded ,取下背后的双刃斧:

  “Junior Cultivation 的乃是金煌一脉的紫雷Blade Technique ,而Junior 善使斧,不知可有雷属的合适兵器?”

  “雷属?”

  莫裳brows frowned :

  “雷属method 太过暴戾,动辄伤及meridian ,Cultivation 此等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人不多,我不记得有好兵器。”

  “有,也不是斧头。”

  “唔……”

  想了想,他翻手取出一物:

  “我这里倒是有三滴滴heavenly thunder 髓,此物可以融入你的兵器当做,增加其威能,可成middle grade 玄兵,若是再与Heaven and Earth Power of Thunder 相融,未必不能成high grade 玄兵。”

  “足够了!”

  Zhou Jia 双眼亮起。

  在对方的眼中,middle grade 玄兵甚至不够资格伤到白银,唯有high grade 玄兵,才算真正的兵器。

  但在Zhou Jia 看来,middle grade 玄兵目前已经够用。

  “我不知你的world 有没有类似的谚语。”又换了些散碎之物,见Zhou Jia 不再言语,莫裳开口:

  “多大的实力,衬多少富贵,不然必遭横祸。”

  他似乎意有所指。

  “还有……”

  paused ,莫裳面色一凝:

  “若是你想breakthrough 白银,延法圣僧有一句佛偈可能有所帮助,只有三个字:无挂碍!”

  “无挂碍?”

  Zhou Jia looked thoughtful 。

  *

  *

  *

  细雨迷离。

  张九成走出休息的竹屋,眯眼looked towards 远方,烟雨朦胧中的济城好似海市蜃楼,似虚似幻。

  良久,他才回神,问道:

  “怎么样?”

  “Zhou Jia 有意出售破窍丹。”一位蓝衫男子出现在他身后,拱手道:

  “不过看吴师道的意思,怕是会介绍其他的买家,以在下看,surnamed Wu 的就是不想公子得意。”

  “这很正常。”张九成面色不变:

  “换做是我,也不会让他得逞。”

  “历来大道之争,都是一步先步步先,不过只要没有证得白银,谁也难料最终的结果。”

  “公子。”有人凑到近前,低声问道:

  “现在我们怎么办?”

  “surnamed Zhou 的不是在吴师道身边,就是去拜访Senior Mo ,在这里我们怕是没办法朝他动手。”

  “动手,永远是下下之选。”张九成眯眼:

  “先去查清楚,谁会来买Zhou Jia 手中的破窍丹,顺便找机会给他送句话,我可以出足够的价钱。”

  “他想出手破窍丹,无外乎是不想得罪我,如此何不把东西卖给我,岂不两全其美?”

  “是。”

  蓝衫男子应是,躬身就欲退下。

  就在这时。

  一只palm-size 的飞鸟飞来,落在他的肩头,口中唧唧叫了两声,男子的面色陡然大变。

  ”Not good !”

  他猛然回头,急道:

  “公子,Zhou Jia 早就坐船回去了,这几日放出来的消息全都是假的,是吴师道伪造的!”

  “什么?”

  “怎么会!”

  “彭!”

  张九成没有吭声,脚下的地面却是突兀朝下一沉,更有一股好似火山爆发的murderous intention 欲要破体而出。

  “吴师道!”

  “Zhou Jia !”

  他钢牙紧咬,双手紧握,低声怒吼。

  “公子。”蓝衫男子念头急转,道:

  “无需动怒,surnamed Zhou 的现今还走不远,而且就算走远也无妨,除了石城他没有别的去处。”

  “我们可以去石城找他!”

  “呼……”

  张九成轻吐浊气,身上衣衫急速抖动,气息缓缓平稳,唯有眼神越发凌厉:

  “走!”

  “去石城!”

  …………

  正如张九成受到的消息,Zhou Jia 早早就随着运送济城幸存者的客船,去了往石城的水路。

  此时的他,刚刚送走了阿列斯。

  这位来自瑶池的mysterious person ,就连莫裳也忌讳颇深,Zhou Jia 曾试探着问了两句,未曾得到什么答案。

  何为瑶池?

  阿列斯什么cultivation base ?

  他的目的是什么?

  无人知晓。

  好在此人还算守信,事情结束后就找到Zhou Jia ,有些急促的给了报酬,就闪身disappeared 。

  报酬是两块金属。

  一枚名曰庚金。

  据阿列斯所言,此物是他目前为止遇到过的金性最浓之物,融入兵器,可大幅增加锋利度。

  就算是白银powerhouse 也会艳羡。

  fist sized 的一块,重量足有三千斤!

  明明此物表层光滑,并无多少棱角,但Zhou Jia 握在手中,竟依旧感觉手上皮肉微微刺痛。

  好似手里拿着的是千百根钢针。

  一块名曰炼晶。

  此物据说是某种异兽肚子里refining 出来的材料,阿列斯也不知道有何用,但极其坚硬。

  反正符合Zhou Jia 的要求,就当做报酬拿了出来。

  庚金!

  炼晶!

  手拿两种材料,Zhou Jia 在蒲团上盘膝做好,待到稳住呼吸,地进星锐金传来的吞金之术随之运转。

  瞬间。

  一缕showing off one’s ability 的金气至庚金用来,仅仅只是一缕,就让Zhou Jia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浑身皮肉僵硬。

  如果说拿着庚金,好似万千钢针扎入皮肉。

  那么。

  现在就是钢针入体,沿着meridian 游走,虽然因为吞金之术的原因未曾受创,痛楚却是一点也不小。

  极致的疼痛!

  深入骨髓的痛楚!

  几乎让人就此昏厥!

  直至一盏茶后,那一缕金气被尽数refining ,Zhou Jia 才长吐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急急把庚金收了起来。

  身体的颤抖,不知过了多久才算消失。

  很明显。

  现今的他,还没有实力refining 庚金。

  有过庚金的验证,再次对炼晶施展吞金之术,Zhou Jia 就小心许多,cautiously 引入体内一缕。

  相较于庚金,这次要好很多。

  但依旧吃力。

  两者的特性也have nothing common with each other ,庚金锐利,金气如针;炼晶沉稳,底蕴深厚,都是难得之物。

  “呵……”

  收起炼晶,Zhou Jia 无奈摇头。

  东西是不错,但显然不是现在的他有福消受的。

  眼神转动,looked towards 一旁的玄武盾。

  此物,

  正正合适。

  吞金之术!

  念头一转,他的身体就如化作一个疯狂旋转的vortex ,把手中的玄武盾给尽数包裹在内。

  玄武盾内蕴气息,也被一点点refining 。

  得益于左臂内种下的龙骨,有着同种bloodline ,refining 进度far surpasses the imagination 的快。

  一呼一吸,龙骨、玄武盾内藏厚重之气,悄然融入Zhou Jia 体内,让他的身体越发坚硬。

  乃至锋利!

  一日refining 。

  恐怖的精元入体,让Zhou Jia 的身量拔高一尺,实力略有增加。

  再经由一日修养。

  高出的身高,又慢慢恢复如常。

  如常反复。

  好似锤炼钢铁,每日增加的底蕴,都在第二日锤炼去杂质,而他的实力也在不停增加。

  Fleshly Body Power ,渐渐变的恐怖。

  同时。

  虽然上交了不少源质宝药,但真正的好东西,都在Universe Bag 内,交出去完全是因为放不下。

  每日服用宝药,cultivation base 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

  unconsciously 间。

  神煌诀第八关。

  顶轮!

  破!

  “轰……”

  不同于其他几关,破开顶轮的那一刻,Zhou Jia Sea of Consciousness 轻震,漫天源星似乎也变的越发明亮。

  源星之后那片残破宫阙,也略微显形。

  眼、耳、口、鼻、舌……

  似乎也变的更加清晰。

  “周叔。”

  一个女声响起:

  “石城到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