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70

  第270章 大礼

  City Lord’s Mansion 。

  郡主赵南絮一反往日aloof and remote 的态度,换上了一身素装,遮住与生俱来的的富贵,屈身拈花,展示精湛茶艺。

  热水、烹茶、斟茶、分茶……

  她的动作有条不紊,流畅自如,带有一种特殊的韵律。

  乃至美感。

  “senior 。”

  轻举茶托,赵南絮面带恭敬:

  “请品茶。”

  “郡主折煞老夫了。”欧阳肃捋须开口:

  “老朽have what skills and abilities ,竟有幸得尝郡主亲手泡制的茶水。”

  说着,接过茶盅,轻轻一嗅:

  “好茶!”

  “是好茶。”赵南絮抿嘴轻笑:

  “这可是City Lord 精挑细选的spirit tea ,要说有幸,应该是南絮的幸运,竟能与senior 对坐同饮。”

  面前这位,可是Ouyang Family 的Sea Calming Divine Needle 。

  活了足有九十多岁,年轻时乃Imperial Palace 最为Peak 的内卫,一身实力deep and unmeasurable 。

  黑铁Peak ?

  欧阳肃三十年前就已是黑铁Peak expert ,这三十年虽然年老体衰,fleshy body 不复Peak 状态,但精神越发的旺盛。

  坐在对面,赵南絮就如在面对一缕寒风、一湾清泉,眼神恍惚,唯独难辨对方真容。

  对方神元之盛,竟然能影响黑铁powerhouse 的感知。

  这位的实力,距离白银怕也不过半步之遥,不愧是被那位称赞过的存在。

  可惜!

  这种强盛在赵南絮看来,更像是回光返照,燃烧的是几尽枯竭的精气,老态已然尽显,没了更进一步的可能。

  对方命不久矣!

  也许正是因此,欧阳肃才会出关,与自己见面。

  念头转动,赵南絮神色如此,在对方面前持Junior 礼,丝毫没有封号郡主的姿态。

  言谈片刻,她顺势谈及Imperial Family 子弟,状似随意道:

  “听说,senior 曾与七哥共事?”

  “……”

  欧阳肃手上动作微顿,周围的环境似乎也随之发生变化,一抹寒意悄然覆盖青石铺就的地面。

  “不错!”

  nodded ,欧阳肃面露肃容:

  “能与殿下相识,是老朽的福分。”

  不同于此前的客气话,谈及七殿下,他背部微躬,眼露谦卑,十足一副忠诚家奴模样。

  “是吗?”赵南絮looked thoughtful :

  “七哥年长我不少,幼时经常听闻有长辈提及他,言道乃Zhao Family Qilin 儿,senior 不妨多说说七哥的事。”

  “殿下乃Deity ,岂可妄谈!”欧阳肃毫不迟疑摇头,眼泛儒慕:

  “谈古论今、琴棋书画、武艺源术,七殿下无一不通、无一不精,普天之下怕仅有延法能与之mention on equal terms 。”

  ”no! ”

  “延法圣僧,也不及殿下!”

  “en? ”赵南絮皱眉:

  “senior 过誉了吧?”

  延法圣僧是who ?

  虽为黑铁,却是白银之师。

  大林王朝得以延续,也多亏此人,圣僧功绩,名垂千古,而七殿下外人几乎无有知晓。

  虽然知道自家七哥很mysterious ,但have what skills and abilities 可与延法圣僧相较?

  “郡主应该没有真正见过殿下,不然的话定然不会质疑。”欧阳肃抬头看来,indifferently smiled :

  “想来,郡主此行应该也与殿下有关吧?”

  赵南絮默然。

  她此行,确实与那位有关。

  “郡主年纪也不小了。”欧阳肃轻捋胡须:

  “可有意中人?”

  “thank you for your trouble, senior 操心,南絮尚且unhurried 此。”赵南絮摇头。

  “该急了。”欧阳肃垂首看来,眼神似有深意:

  “我Ouyang Family this generation 倒是有两个适龄男儿,虽不及郡主风采,却也算是outstanding 之辈。”

  “还有Su Family 、小琅岛,都有young, talented people ,郡主不妨留意一二,若是暂时不走,不妨留下bloodline 。”

  赵南絮面色一沉。

  “大胆!”

  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妇人一直在外面候着,虽然没有靠近,两人的谈话却都听的一清二楚。

  此即hearing this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长袖一抖猛甩欧阳肃。

  飞云岫!

  妇人相貌平平,此即出手却如飞Heavenly Immortal 女,彩绣飘飞,看似柔软,却抽的空气泛起涟漪。

  怕是数尺厚的steel essence ,被其抽中,也是当场碎裂的份。

  姿态lithe and graceful 、威能内敛、出则急速,这门黑铁realm 的上乘martial arts ,在妇人手中已至realm of perfection 。

  “年纪到了,谈婚论嫁乃是正事。”面对来袭的攻势,欧阳肃面色不变,语声淡然:

  “以殿下之姿,何愁没有心仪之人。”

  while speaking ,他迎着来袭的彩绣flicks with the finger 。

  弹指惊雷!

  冰雷炸裂,一抹白霜沿着彩绣飞速蔓延,瞬间延伸至妇人全身,把她冻成一具ice sculpture 。

  虽未冻毙,一时却难有动作。

  赵南絮complexion turned cold 。

  妇人可是一位黑铁后期expert ,实力不比小琅岛Island Lord 此类人物弱多少,竟非此人一合之敌,举手投足就拿下。

  欧阳肃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而对方,对七哥又如此崇拜。

  “欧阳肃,你想干什么?”

  像是想到什么,她slap the table and stand up :

  “造反不成!”

  “不干什么。”欧阳肃收回手指,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道:

  “郡主在担心什么,殿下若是想当皇帝,三十年前就可,绝不会到了现在才有想法。”

  “只要有殿下在,Zhao Family 就绝不会乱,这点郡主可以放心。”

  此言落下,虽然不怎么相信,但赵南絮心中也不由一松。

  她最担心的,就是家族大乱。

  现今军部、各族都因Old Ancestor 的事对Zhao Family 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若家族内部再生动乱,后果难以预料。

  不过father 曾言,七哥乃Zhao Family 大敌,又是为何?

  一时间。

  她不由confused 。

  “殿下关心的,是Zhao Family bloodline 的延续major event 。”欧阳肃moved towards 京城的方向cupped the hands ,said resolutely :

  “老朽身为殿下家奴,岂可坐视不理。”

  “郡主,找个意中人吧!”

  “你……”赵南絮双目圆睁,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

  “你疯了!”

  挟持自己,就是为了逼自己结婚,诞下bloodline ?

  这Old Guy 莫不是糊涂了!

  “哎。”

  欧阳肃摇头:

  “老朽也不想如此,不过这是殿下的吩咐,郡主若是不想老朽乱点鸳鸯,最好说个名字。”

  “唔……”

  说到这里,他缓缓抬头,looked towards 空中盘旋的一物,双眼眯起:

  “剑翼雕,有several decades 没见了。”

  “是Imperial Family 的人!”赵南絮面泛狂喜:

  “欧阳肃,我劝伱obediently surrender 。”

  “郡主何必overbearing 。”欧阳肃轻捋胡须:

  “老朽在宫中任职半辈子,也曾与诸位王侯相交,勉强算是郡主长辈,为郡主身家major event 着想,岂非应当?”

  “另外……”

  他双目一凝,面泛凌厉之意:

  “老朽有幸得七殿下传法,苟活several decades ,自问只要不是白银powerhouse 亲自,想来没人能从这里把人带走。”

  “你……”赵南絮又气又急,忍不住破口大骂,不过终究出身高贵,骂人也说不出脏话:

  “你个疯子!”

  “郡主莫急。”欧阳肃表情淡然:

  “不妨坐下一同见一见来人。”

  …………

  ”Li! ”

  一声唳叫,自天际传来。

  闻声抬头看去,可见一头庞大的飞鸟划过高空。

  飞鸟展翅足有百米,翎羽根根如剑,在烈日照耀下反射出金属光泽,双翅闪动引得疾风呼啸。

  剑翼雕!

  此禽乃Imperial Family Zhao Family 驯养的异类,成年后实力不亚黑铁Peak powerhouse ,而且飞遁急速,破空无痕,洪泽域独一份。

  见此,就equivalent to 见到Imperial Family Zhao Family 的人。

  “shua!”

  剑翼雕双翅合拢,落于宽大的树冠,几道silhouette 从其背部一跃而下,落在City Lord’s Mansion 后花园。

  “想不到,这里竟有一位神元Perfection 的senior 。”

  张九成face surprised ,moved towards 欧阳肃正色拱手:

  “玄天盟张九成,见过senior 。”

  随即looked towards 赵南絮:

  “这位就是玉京郡主吧,this Zhang 从赵长宁赵兄那里借来剑翼雕,说是交于郡主手上即可。”

  “张九成?”

  this generation 玄天盟年轻一辈的well-known figure ,赵南絮自然不会不知,beautiful eyes 闪动,终究还是没有多言。

  张九成能与赵长宁齐名,自不会弱。

  但与欧阳肃相比,却定然不是对手,就算加上他带来的那几位好手,结局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神元Perfection ,可非一句空话!

  论潜力,命不久矣的欧阳肃自不比youngster ,但他several decades Cultivation ,在死前最后几年,白银之下怕是已然无敌。

  这点,从刚才一指冻住黑铁后期的手段就可见一二。

  再说。

  Imperial Family 郡主的话,玄天盟Inner Sect 真传未必会听。

  “张九成。”

  欧阳肃看着他的面相,looked thoughtful :

  “张万阳是你who ?”

  “senior 认识先祖父?”张九成愕然,再次拱手施礼,面露肃容:

  “Junior 乃张万阳之孙,还未请教senior 高姓大名?”

  “张万阳死了?”欧阳肃眼神微动:

  “故人凋零……”

  “老朽欧阳肃,你未必听说过。”

  “原来是欧阳senior 。”张九成眼泛恍然:

  “家祖曾提及过senior ,说若非进阶黑铁太晚,以senior 之姿,当有很大的几乎得证白银。”

  “想不到……”

  “今日竟有幸见到senior !”

  言语间,心中不由惊叹,对方的年纪怕是已经近百,竟然还没死,看样子精神还很足。

  “说笑了。”欧阳肃这把年纪,自然不会把这等话当真,随意摆了摆手,道:

  “你来这里做什么?”

  “Junior ……”张九成面露沉吟,想了想,方道:

  “想找Zhou Jia 。”

  “Zhou Jia ?”

  欧阳肃虽然闭门不出,却也知道这几年石城那位人物风头最盛,更知晓某些不为人知的事:

  “找他何事?”

  “这个……”张九成开口:

  “Junior 想从他手中购得一枚破窍丹。”

  他并不清楚欧阳肃与Zhou Jia 的关系,但两人同在石城,若是彼此关系不错,那这趟怕是白来了。

  “破窍丹!”

  欧阳肃手捋呼吸的动作一顿,目泛了然:

  “他手上竟有此物?”

  “唔……”

  “如此,你怕需要快点找到他,不然的话可能只看到一具尸体,破窍丹也未必完好无损。”

  ”Ah!”

  张九成face changed :

  “还请senior 指点路途。”

  *

  *

  *

  “副Gang Lord !”

  下了船,Heavenly Tiger 帮的人急忙迎了上来。

  Zhou Jia hands behind ones back ,立于岸边,呼吸着属于石城的气息,数月来紧绷的精神也不由一松。

  这里,方是他熟悉的地方。

  “副Gang Lord 。”

  带有颤抖的声音从身前传来:

  “小的已经备好carriage ,请副Gang Lord 上车,诸位Elder 都已在驻地等候,为副Gang Lord 接风洗尘。”

  ”en. ”

  Zhou Jia 垂首,扫了对方一眼:

  “前面带路。”

  “是。”

  带路的deacon 转过身,悄悄抹去额头的汗珠。

  他也有着Grade 9 的cultivation base ,在石城地界,绝对算不上弱者,但在Zhou Jia 面前却连呼吸都变的急促。

  两米多的身高还好,更为恐怖的,是对方身上那股如山峦厚重、兵刃锐利的气息。

  在他眼中。

  Zhou Jia 就如一尊巍峨Sword Mountain 。

  厚重、锋利,horrible to see ,让人双股颤颤。

  不止他。

  同行的其他人同样如此,甚至不敢去看Zhou Jia 所在,看一眼都觉双眼滴血,一时间场中appears a several feet 方圆的真空。

  cultivation base 越低,距离Zhou Jia 越远。

  吞金之术!

  即使天蛇敛息有着极大进益,但显然还不能遮掩身上的锐利金气,尤其是cultivation base 暴涨后。

  Zhou Jia 扫眼众人,倒也不以为意。

  害怕就害怕吧,也能少些闲言碎语,自得清静。

  这一路,他吞噬了左臂的龙骨、玄武盾后,cultivation base 大增,体重也达到惊人的一千六百斤,再加上双刃斧。

  即使是提前特质的carriage ,竟也不由一沉。

  车辙深深压入地面,拉扯的猛兽奋力嘶吼,在其他人帮忙推动下,carriage 才缓缓上路。

  “嘎吱……嘎吱……”

  车辙滚动,在夯实的地面留下深深的印痕。

  “Zhou Jia 回来了!”

  “帮里发生的事怎么办?”

  “他会不会生气?”

  “我听说,surnamed Zhou 的每日都要杀一人,用来cultivation ,平常都如此,现如今还不知会怎么样?”

  “慎言,慎言。”

  “……”

  盘坐在车厢内,Zhou Jia 习惯性激发听风,诸多杂音入耳,也让他brows slightly wrinkle ,心泛不喜。

  Heavenly Tiger 帮又出事了?

  不过……

  抬起手臂,五指虚握,强大的力量感rise in the mind ,他的嘴角也浮现一抹笑意。

  此时的他,无需激发暴力,施展secret technique ,经由吞金之术锤炼的fleshy body ,就可与黑铁Peak 比肩,不……

  应该说还要更强!

  有着绝强的力量,所谓的麻烦也将不再是麻烦。

  不论发生什么。

  一拳轰去,也都解决了。

  闭上眼,他难得的放松精神。

  迷迷糊糊中,耳边的诸多杂音似乎渐渐远去,周遭一片安静。

  嗯?

  Zhou Jia 睁眼,looked thoughtful 。

  随即extend the hand 指,moved towards 一片的车厢木板抓去。

  “ka-cha ……”

  薄薄的一层木板应声而裂,显出其后隐藏起来的厚重steel essence ,车门也于此即突然锁死。

  “有趣!”

  Zhou Jia 轻笑:

  “刚回来,就有大礼送上。”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