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71

  第271章 碾压

  另一边。

  雷眉面泛焦急,在林中来回踱步。

  “不必担心。”

  Old Zheng 见状,不由劝道:

  “Zhou Jia 不会有事的。”

  场中的其他人虽然没有开口,却也一个个面色轻松,显然也是如Old Zheng 一般,不认为事态失控。

  他们可是经历过千Buddha Mountain 变故的,亲眼见证过Zhou Jia 的强大。

  在旁人眼中恐怖的十八Arhat 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就连that 百米卧佛,都不能把Zhou Jia 给怎么样。

  黑铁中期、后期……

  在那位手持斧盾的存在面前,又算得不什么。

  “我知道Brother Zhou 在碎片world cultivation base 又有长进,不过设计陷害我的人也非弱者,而且敌暗我明。”雷眉正色摇头:

  “就如Old Zheng 所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en. ”

  Old Zheng 收敛表情,nodded 应是:

  “此言倒是不假,Heavenly Tiger 帮还没有消息传来?”

  “没。”雷眉took a deep breath :

  “不过应该快了。”

  她tone barely fell ,就有一只飞鸟掠入jungle ,在林叶间灵活穿梭,精准无误落在雷眉面前。

  “zhi zhi ……zhi zhi ……”

  飞鸟叫声急促,不时拍打翅膀,似乎在催促着什么。

  雷眉探手取下飞鸟腿上捆绑的纸筒,取出内里的信笺展开,打眼一扫,面色就是一沉。

  “Brother Zhou 已经下船了,去接的人都是庄损之的亲信,封锁了消息,难怪那边一直没有消息传过来。”

  “我们走!”

  “好。”Old Zheng 招手:

  “诸位,戴上面具,隐藏好身形,我们小心行事。”

  “Old Zheng 。”雷眉侧首看来,道:

  “其实……”

  “以鹰巢现今的实力,在这石城无需如此遮遮掩掩,现今Su Family 二老已死,小琅岛两姓也失去顶梁柱。”

  “以诸位的实力,已fearless 惧的势力。”

  “习惯了。”Old Zheng 轻笑:

  “不过有备无患,而且万一某个Old Guy 没死,怕也会有麻烦,总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也罢。”雷眉心急如焚,自也没有多劝,先行一步跃出jungle ,moved towards 石城方向奔去。

  前行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盘踞山水之间的巨Great City 已经清晰可见。

  遥遥观之。

  烟雨朦胧间,石城就像is a 趴伏在大地上的giant beast ,吞吐着Heaven and Earth 气机,云雾缭绕其外。

  “崩!”

  “咄!”

  一根儿臂粗的利箭划过虚空,贯入山石,钉在雷眉身前,急速颤抖的尾翼显出道道残影。

  柔韧的木剑入石about one chi 有余,可见力道之大。

  “来人止步!”

  侧方一座高坡上,一人收起长弓,moved towards 下方垂首:

  “雷Gang Lord ,随我回去吧。”

  “铁手!”雷眉抬头,beautiful eyes 浮现凌厉murderous intention :

  “我自问待你不薄,你竟然背叛我?”

  “呵……”铁手面色淡然:

  “雷眉,这个世道就是如此,weak are prey to the strong 、survival of the fittest 。”

  “是你太过天真,一直看不清局势,如果笼络人心真的有用,当年Lei Batian 也当不成Gang Lord !”

  “好!”雷眉银牙紧咬,怒瞪对方:

  “好得很!”

  “就凭伱,也敢拦我,还有谁?无需躲躲藏藏,一起出来吧?”

  “Gang Lord 虽为女儿身,豪气却不亚男儿。”一人脚踏扁舟从芦苇荡滑出,腰悬long sword 拱手道:

  “吴伯仲,见过Gang Lord !”

  “小人!”

  对于吴伯仲,雷眉一脸不屑。

  “还有我!”

  “老朽!”

  “卑职也来了!”

  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出现in the vicinity 。

  无一例外,全都是Heavenly Tiger 帮中上层的熟面孔。

  雷眉的表情也from the very beginning 的不屑,变为凝重、悲痛,在看到最后一人时,更是lovable body 摇晃,几欲站立不稳。

  “Elder Chen !”

  她与陈莺情同姐妹,对方更是一直支持自己。

  从Heavenly Tiger 帮传来的消息,其他人都已acknowledge allegiance 庄损之,Elder Chen 也始终坚持己见,这让她心生感激。

  就连飞鸟传信,也是对方暗中所为。

  现今……

  竟然也出现在这里!

  短短几天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让Elder Chen 这位自己的supporter ,也发生倒戈。

  遭!

  这是一个引自己现身的陷阱!

  雷眉先是face changed ,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表情变的极其古怪,绷紧的身体也悄然放松。

  “哎!”

  Elder Chen 轻叹:

  “Gang Lord ,此事怨不得陈某,实在是势比人强,那位也是看石城动乱多年,想一统all influence ,还百姓安稳。”

  “此乃利国利民、人心所向,大势不可挡!”

  “呵……”雷眉轻呵:

  “说的倒是好听。”

  “陈莺哪?”

  她开口询问,心头也不由崩起,太多的人背叛,若是就连自家好友也……,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的住。

  “小女顽劣,只顾私情不讲大义。”Elder Chen 摇头:

  “我把她关在院里,让她好好反省。”

  “那就好,那就好。”雷眉表情舒展,口中声音重复,定了定神,方道:

  “所以诸位来,是想拿下我向姓庄的邀功,你们应该也知道,周副Gang Lord 已经回来了吧?”

  “你们难道就不怕他报复?”

  场中微微一静。

  听到周副Gang Lord 四个字,即使是吴伯仲、Elder Chen 这等黑铁expert ,眼中也不由显出a trace of fear 。

  不过转瞬就被他们压了下去。

  Zhou Jia 是很强,但impossible 是那位的对手。

  “不劳Gang Lord 操心。”吴伯仲开口:

  “Elder Zhuang 已经提前设伏,就等Zhou Jia 入瓮,若是Gang Lord 愿意,可以一同前去见证Zhou Jia 伏诛。”

  “够了!”一人冷冰冰开口:

  “别那么多废话,拿下她,万一那边没有困住surnamed Zhou 的,也能让他refrain from shooting at the rat for fear of breaking the vases ,诸位动手吧!”

  雷眉侧首,一个不认识的黑铁。

  “这位朋友面生的很。”

  略微审视了一下对方,她淡然nodded :

  “不过说得好,废话那么多,是时候该动手了。”

  “诸位!”

  雷眉声音一提:

  “出来吧!”

  “haha ……”Old Zheng 长笑,笑声飘忽不定,时而远方、时而近前,好似鬼魅,尽显惊人的Lightweight Art 造诣:

  “诸位演的一场好戏,让老朽都舍不得打断。”

  “出来吧!”

  “bang! ”

  霎时间,one after another 潜藏的terrifying aura ,one after another 出现in the vicinity ,单单黑铁中期,就有三股。

  十几位黑铁,赫然已经把此地团团围住。

  形势。

  瞬间逆转。

  “shua!”

  吴伯仲、Elder Chen and the others 的面色瞬间惨白。

  “impossible !”

  “这impossible !”

  吴伯仲眼眶跳动,钢牙紧咬,嘶声怒吼:

  “石城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黑铁expert ?”

  他想不通!

  也不理解!

  “hmph! ”雷眉coldly snorted :

  “这就不劳阁下费心了,Old Zheng ,还请出手拿下他们,我们去找Brother Zhou ,然后再去Heavenly Tiger 帮!”

  “好!”

  Old Zheng 长啸,身化残影猛扑吴伯仲。

  “雷眉,就算拿下我们,你也输定了,就算是Zhou Jia 也不行。”吴伯仲根本不是郑old rival ,拼命挣扎之际大吼:

  “你们输定了!”

  “闭嘴吧!”

  Old Zheng 一个折身,身化残影,拳锋轰在后背,让吴伯仲口吐鲜血倒地,彻底失去反抗之力。

  *

  *

  *

  “有趣。”

  车厢内,Zhou Jia 轻笑:

  “我刚回来,就有大礼送上。”

  他伸手朝车厢轻按,巨力勃发,那厚重铁板随即微微凹陷,外面更是显出一个凸起。

  殊不知。

  他的随意举动,让外面的人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怎么可能!”

  “这可是掺了玄金的steel essence ,硬度惊人,就算是黑铁powerhouse 按理来说也不能让它扭曲变形。”

  但偏偏。

  坚固的车厢,正在扭曲。

  似乎里面有一头恐怖的monster ,正在舒展筋骨,欲要撑破牢笼,破困而出,届时定然会有一场血腥屠杀。

  不知何时。

  carriage 所在街道,已经空无一人,甚至就连附近住处的百姓也被驱赶,周遭一片宁静。

  一个个fully armed 的silhouette 出现在墙壁、巷口、屋脊,神情紧张看着那微微鼓起的车厢。

  ”Start!”

  一人挥手:

  “他发现了!”

  一声令下,众人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开始动手。

  首先是一根根multi-colored 的箭矢,划shatter void 如七色彩虹,贯入车厢,爆开一团团烟雾。

  烟雾有毒!

  剧毒!

  车厢表层的木头在毒烟的腐蚀下飞速消融,烟雾更是沿着特意留的小孔朝内里渗透。

  远处。

  某处阁楼。

  两人负手而立,远眺长街。

  “Master 。”

  庄损之面泛笑意:

  “这些毒烟可是Heavenly Tiger 帮精挑细选的剧毒,莫说黑铁中期,就算是黑铁Peak 也难逃一死。”

  “surnamed Zhou 的虽强,不过一困兽耳!”

  Zhou Jia 再强,被困车厢出不来,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而能在狭小之地致人死地的手段,多的是。

  在他身旁,一位black clothed 老者面色淡然,hearing this 神情不变:

  “且看看再说。”

  老者的经历,让他明白世间没有什么事有着十足十的把握,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意外。

  所以不到最后那一刻,绝不能放松。

  车厢内。

  看着周围冒出的毒烟,Zhou Jia 的表情渐渐阴沉。

  他晃动了一下脖颈,舒展了一下浑身筋骨,然后双手轻按左右两侧车厢,额头青筋微微弹跳,开始真正发力。

  天罡巨Spirit Physique !

  “bang! ”

  两米多高的fleshy body ,陡然一涨,化作将近三米之躯,而原本宽敞的车厢,也瞬间变的逼仄起来。

  三米,

  远非极限。

  皮肉震颤,筋骨拔高,坚硬的车厢也被巨力积压的朝外不停凸起,扭曲变形。

  “ka-cha ……”

  “ka-cha !”

  车厢表层,浮现one after another 裂缝。

  庄损之的面色开始变的阴沉,老者的表情也变的凝重。

  他们远比其他人更加清楚,以那车厢的坚硬程度,需要多么恐怖的力量,才有可能让它承受不住。

  黑铁后期?

  远远不够!

  “放!”

  “快放!”

  而围在车厢不远处的众人,更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备好的手段接连使出。

  one after another 源术spirit talisman 没入车厢表面,加固着车厢硬度,更是让内里的温度以惊人的速度增加,瞬间就能炖烂畜肉。

  one after another 毒水,被特殊皮管连同,moved towards 车厢内部注入。

  毒水!

  高温!

  毒烟!

  火箭!

  ……

  偌大长街,正中车厢所在,被无数攻击覆盖,地面都被腐蚀出一个大坑,诸多阴毒手段更是不停朝内贯入。

  “ka! ”

  裂响清脆。

  “崩!”

  众人手上的动作不由一顿。

  一种恐怖的威压,突兀自心头浮现,天日昭昭,但附近的众人却觉得突然Sun and Moon lost radiance ,眼中遍布恐慌、畏惧。

  危险!

  困兽出笼!

  一尊身高将近五米的恐怖巨人forcibly 撑破坚固的车厢,浑身上下绽放的气息引得空气晃动。

  “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瞬息间传遍整个city 。

  极致的爆炸,让偌大车厢瞬间碎裂成无数铁片,这些铁片好似出膛的炮弹,moved towards 四面八方疯狂扫射。

  “pu! ”

  “pu pu! ”

  霎时间,车厢周遭百余米,尽成血肉杀场。

  铁片贯穿盔甲、洞穿皮肉,把人高高抛飞,身在半空又被无数铁片掠过,绞成漫天碎肉。

  躲在墙壁后面、缩在盾牌之后的人也不能幸免。

  巨力strikes 下。

  一切,

  都彻底粉碎!

  大地似也被巨锤fiercely 砸了一击,猛然下沉。

  足有二百多人,瞬间丧命,skeleton doesn’t exist ,就连发出惨叫的时间都没有。

  车厢周遭更是已成废墟。

  房屋、墙壁,彻底disappeared 。

  “彭!”

  Zhou Jia 双足踏地,膨胀的fleshy body 好似高温蒸腾般被白烟笼罩,鼓胀的筋肉缓缓朝内收缩。

  眨眼间。

  又化作两米多高。

  他的身上依旧有着multi-colored 的斑斓,很明显是毒素入侵,更有一股水流如同活物般绕身旋转。

  各种源术光晕,混杂在气息之中。

  “他受伤了!”

  阁楼上,庄损之钢牙紧咬,双手死死抓住身前的栏杆,手指已经扣入其中而不自知,眼中极有畏惧又有激动。

  ”en. ”

  black clothed man 双眼收缩,脚下轻轻一踏,身如利箭射出,几个闪烁,落在废墟之中Zhou Jia 面前。

  “shua!”

  与此同时,另外两个地方,也各有一人掠出,三股气息化作无形牢牢,再次困住内里的silhouette 。

  …………

  更远处。

  张九成眯眼looked towards 场中。

  他相隔遥遥,目视Zhou Jia ,表情凝重。

  “really strong 的fleshy body !”

  一人惊叹:

  “surnamed Zhou 的单凭Fleshly Body Power ,怕就已经可与黑铁Peak mention on equal terms ,难怪有胆子吞下破窍丹,不给公子面子。”

  “fleshy body 虽强,不过是待宰的肥肉而已。”有人不屑coldly snorted :

  “只要有一件足够锋利的兵刃,杀之如杀猪!”

  这话当然是夸张,但若是身怀high grade 玄兵,fleshy body 强悍的优点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能够无视,至少理论上如此。

  “他们动手了!”

  “就不知,受伤的Zhou Jia ,是不是那三人的对手,两位黑铁后期、一位中期,还精通联手之法。”

  出现的三人并非弱者,可以说每一位都很强。

  关键是,

  他们有一门联手之法。

  “嗯……”

  声音戛然而止。

  远处的场景,让场中陷入一片死寂。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