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72

  第272章 他到底有多强?

  早在进入济城之时,Zhou Jia 神煌诀不过破六关,Dragon-Tiger 玄胎受禁,就能依靠fleshy body 轻松斩杀黑铁后期expert 。

  现今。

  神煌诀破八关,Dragon-Tiger 玄胎解封,实力早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

  又有吞金之术强化fleshy body ,左臂龙骨、玄武盾在这一路彻底融入体内,fleshy body strength 远超他人的预料之外。

  黑铁之境,除了千Buddha Mountain 上的存在,还有何惧?

  抖动了一下筋骨,Zhou Jia at a moderate pace looked towards 出现在身边的三人。

  尤其是对面的black clothed 老者。

  “是你们搞的鬼?”

  “Zhou Jia !”

  black clothed 老者声音沉闷:

  “你不该回来的。”

  “呵……”Zhou Jia 轻呵:

  “对你们来说,周某确实不该回来,不过我既然已经回来,伱们就该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缩起来。”

  “露脸,就是courting death !”

  他语声平缓,毫无情绪波动,不像是在对人做出某种威胁,更像是在诉说一个事实。

  石城。

  有他在,其他人不能冒头。

  冒头,

  就是死!

  black clothed 老者面色一沉,其他两人同时目泛cold light 。

  their three people 行走洪泽域several decades ,也曾闯下不小的名号,除了立于顶峰的那寥寥一小撮人。

  谁人敢在他们面前如此嚣张?

  …………

  “好霸道!”

  欧阳肃brows frowned :

  “老夫虽闭门不出,却也听说过这个小辈的性格,做事蛮横、辣手嗜血,今日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Zhou Jia 做事确实霸道了些。”赵南絮立于一旁,慢声接口,意有所指:

  “好在他只对针对他的敌人强横,ordinary person 只要不招惹他,态度其实还算可以,而且行事just and honorable 。”

  “不像有的人,看似随和,实则内心奸诈。”

  ”en. ”

  欧阳肃眯眼,状似听不出对方话里的讥讽:

  “江山代有才人出,this child 的一身硬功堪称了得,若是出身贝洛族,兴许有望白银之境。”

  “可惜……”

  “怎么?”赵南絮心头一跳:

  “senior 要杀他?”

  “如此霸道的人,我那些不成器的儿孙辈可压不住。”欧阳肃轻轻摇头,面露遗憾:

  “只能除之而后快。”

  “鹰巢有个人说得好,Beautiful Tree In The Forest 、Wind Must Certainly Destroy It ,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藏锋方是大智慧,这个道理youngster 总是不懂。”

  “hmph! ”赵南絮coldly snorted :

  “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这些年,想杀Zhou Jia 的人多的是,但如今Zhou Jia 还活的好好的,反倒是那些人disappeared 。”

  “云莱三凶的实力不错,加上圣堂的Law of Battle ,彼此气息相合,黑铁Peak 也可一战。”欧阳肃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

  “若是他真能从这三人手中逃走,老朽倒也能高看一眼。”

  至于打平乃至胜出,他并不看好Zhou Jia ,这不单单是因为他清楚云莱三凶的实力,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赵南絮beautiful eyes 闪烁,突然开口:

  “我觉的Zhou Jia 挺不错。”

  “唔……”欧阳肃眼神闪烁,面色渐渐凝重:

  “郡主看中了他?”

  “不可!”

  “why not 可?”赵南絮声音一提。

  “this child 的性格太过强势,非一介女子所能制,就算是郡主也不成。”欧阳肃一脸正色:

  “老朽没有几年活头,我死后他将无人能制,石城容不得这and the others 物!”

  “其他人可以。”

  “唯独this child ,不行!”

  赵南絮还想开口,远处已经开始动手,当即收敛念头看去,next moment ,beautiful eyes 就是一缩。

  *

  *

  *

  “好大的口气!”

  black clothed 老者面色阴沉,声音冰冷:

  “我倒是要看看,在身体有伤,还没有兵器的情况下,阁下怎么送我们三brother 去死!”

  Zhou Jia 垂首,looked towards 被一团purple 粘稠状东西包裹的双刃斧,轻轻抬了抬斧柄,随即摇头松手。

  那些purple 的东西像是某种胶质,对于金属有着极强的附着力,还有隔绝雷电的作用。

  而且极其沉重。

  诚如对方所言,他已经失去了随身兵刃。

  as everyone knows ,Zhou Jia 的一身martial skill 几乎全都在斧头上,没了兵器,他的实力立马锐减近半。

  而刚才的一连串攻势,对他也不是没有影响。

  紊乱的气息,身上的七彩斑斓,都证明了这点。

  他受了伤!

  “big brother !”

  侧方一人闷声开口:

  “跟他啰嗦什么,直接动手!”

  “不错!”后方那人nodded ,手腕一颤,一抹cold light 乍现:

  “上!”

  三人气息相合,宛如一人,后方那人抬手,剩下的两人也已齐齐有所动作,一枪一刀袭来。

  black clothed 老者手持silver spear ,long spear 点出,cold glow 映入眼帘,一溜火花在虚空乍现,直逼Zhou Jia 眉峰。

  剩下两人气息内敛,如阴冷poisonous snake ,飞速逼近。

  十zhang or so 的距离,对于黑铁expert 来说几乎呼吸可闻,murderous intention 一出,瞬间就可能决出胜负。

  不论怎么看。

  Zhou Jia 都是一个死局!

  两位黑铁后期,一位接近黑铁后期,三人更是精通联手之法,对敌一位受伤且无兵器之人。

  莫说Zhou Jia 。

  就算是张九成,自问面对这种情况也要逃命。

  “呵……”

  面对三人的攻势,Zhou Jia 竟只是轻呵,随即身躯晃动,大步迈开,moved towards black clothed 老者迎面冲上。

  他不动之时,稳如山岳。

  一动。

  势如Thunder Fire 。

  恐怖的气息如有实质,化作山峦压下,black clothed 老者只觉眼前一黑,呼吸竟是不由一促。

  怎么可能?

  black clothed 老者双眼一缩,心中骇然。

  他也算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之辈,与不少黑铁后期交过手,其中不乏其他族群,却无一人有如此强悍的威压。

  在他的感觉中,冲过来的好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大山!

  一座金铁汇聚的山峦!

  “守势!”

  口中shouted ,black clothed 老者掌中long spear 一颤,万千寒星电闪而出,化作重重枪幕拦在Zhou Jia 之前。

  三人气息相合,他一人发力,却有三人合力之威。

  “奔雷!”

  Zhou Jia 的动作很简单,一掌推出,到了半路化掌为拳,五指捏起,爆破似的风声炸响,发出宛如鬼哭神嚎的声音。

  如此恐怖的一拳,直接轰碎身前的重重枪影,与枪尖撞在一起。

  “叮……”

  拳、枪相交,竟发出metal collision 之声。

  black clothed 老者只觉自己与一座大山撞在一起,掌心发麻,心头骇然,subconsciously 施展movement method 后掠。

  “呼……”

  一击逼退对自己威胁最大的对手,Zhou Jia 猛然转身,直视持剑之人。

  “死!”

  口中低喝,他五指伸展moved towards 来人就是一捞。

  他的动作平平无奇,却内蕴mysterious ,好似灵猿摘桃、迦叶拈花,给人一种躲无可躲之感。

  Claw Art 至此,已入化境!

  外人皆知Zhou Jia 斧法精湛,extraordinary and refined 。

  殊不知身怀悟法特质的他,早已达到一法通则万法通之境,诸多掌爪绝技obvious at a glance 。

  此即一抓,看似简单,却内藏数门Peak Claw Art ,换做他人,没有several decades 苦工绝难修成。

  持剑之人身形变换,竭尽全力,竟也不能避开。

  唯有狂吼一声,Human and Sword Unity ,汇三人之力,化作一道锐利sword light ,投向抓来的大手掌心。

  “ka-cha !”

  黑铁玄兵在这一抓之下,竟吃力不住当场碎裂。

  持剑之人,也被Zhou Jia 捏住臂膀,两米过半的体量,让他一手就扣住了对方整个上半身。

  另一只手臂顺势捞出,抓住持剑之人双腿。

  “运隆!”

  “second brother !”

  black clothed 老者与剩下一人见状,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急急逼近。

  持刀之人本就距离不远,此即blade light flashed ,自上而下斩出一道弧线,直奔Zhou Jia 后颈要害。

  black clothed 老者钢牙紧咬,身化一缕清风,silver spear 藏于其中,一点cold glow ,直刺Zhou Jia 后心所在。

  两人攻敌必救,murderous intention 凝然。

  按理来说,此时的Zhou Jia 唯有舍弃手中对手,暂时避开来袭攻势才可,但他的选择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嘿……”

  冷笑声中,Zhou Jia 双手发力,猛然一扯。

  莽猿分食!

  “pu chi !”

  手中之人,自腰腹处被他生生扯成两半,肠子、胃囊、五脏顺着破开的体腔crash-bang 涌出。

  与此同时。

  他的身体猛然拔高,化作三米之巨。

  原本击向要害的攻势,也只能斩中后背、腰部。

  “彭!”

  巨大的impact ,让Zhou Jia 脚步踉跄,朝前奔出两步才勉强止住身形,随即面带诧异回头。

  “好弱!”

  “你们……”

  他扫眼两人,伸手摸了摸后腰处那浅浅的创口,些许鲜血出现在指掌之间,面上的表情渐渐变的狰狞,乃至于癫狂:

  “你们,是没有吃饭吗!”

  被两人击中,他已经做好受伤的准备。

  不过考虑到自己的fleshy body strength ,还有破开三人气息相合的必要性,受些伤Zhou Jia 认为也值得。

  谁曾想……

  那看上去极其唬人的一刀一枪,竟如此无力。

  long spear 好歹破了皮、见了血。

  砍在后背的长刀,竟尽是斩下一缕破碎的衣衫。

  弱!

  太弱!

  弱小的让他恨不得乱拳打死!

  “spinning ……”

  Zhou Jia 胸腹震动,内里好似有着一枚银汞滚动,发出spinning 怪响,一股凝然之力随之爆发。

  python 吐珠!

  他踏步,脚下的地面突兀凹陷,整个人好似一匹山路上奔腾的烈马,moved towards 两人急冲而来。

  骑马登山!

  several feet 之地,瞬息即至。

  bang!

  拳锋崩开空气,让人呼吸一滞。

  持刀男人双眼一睁,只觉四面八方尽数被劲气积压,绝望浮上心头,唯有怒吼一声,持刀朝前狂舞。

  “big brother ,快走!”

  他声音还未完全吐出,掌中的宝刀就被人一拳轰飞,发丝朝后飞舞,双眼subconsciously 眯起。

  随即就觉胸腹一震。

  没有疼痛。

  或者说,在那拳锋落下的一刻,他就没了胸腹。

  Zhou Jia 拳影重重,落在持刀之人身上,待到双拳一收,眼前silhouette 所在,仅剩下满地肉泥。

  black clothed 老者立于一旁,像是呆住一般,眼神恍惚。

  直到此时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怒吼一声持枪冲来,不过next moment 就被身化暴猿的Zhou Jia 给扑倒在地。

  Zhou Jia 双手握拳,面泛狰狞,双手握拳moved towards 地面一震乱砸。

  方圆百米,大地裂口道道狰狞裂缝,拳锋所指,地面凹陷三尺有余,all around 一片狼藉。

  而对手。

  早已与大地泥土fuse together 。

  …………

  “gu lu ……”

  人群中,有人咽喉滚动。

  “这impossible !”

  一人咬牙低吼:

  “surnamed Zhou 的impossible 这么强,这等fleshy body ,forcibly 崩碎黑铁玄兵,就算是神元Perfection 也做不到。”

  其他人没有吭声,而是朝张九成看去,眼中更是露出忐忑。

  “也不是没有机会。”

  一位蓝衫男子低声开口:

  “Zhou Jia fleshy body 强悍的unimaginable ,但移动速度不快,公子身怀high grade 玄兵wyvern 夺,未必不是他的对手。”

  “太冒险了。”

  说话之人声音微弱:

  “surnamed Zhou 的太过危险,公子没必要以身犯险。”

  张九成眼神闪动,面色来回变换,双手更是时紧时松,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心中确实已生畏惧。

  对远处那魁梧silhouette 的畏惧。

  来之前,本以为是very easy 的猎物,现今看来,对方竟是一头浑身长满尖刺的monster 。

  他到底有多强?

  其他人看不出来,张九成却看的分明,刚才那三人虽然不弱,却根本没有逼出Zhou Jia 的底牌。

  ”Yi! ”

  “怎么突然冷了!”

  众人猛然抬头,looked towards 寒意来袭的地方。

  *

  *

  *

  由鹰巢诸多黑铁出手,吴伯仲、Elder Chen and the others 的反抗被轻易压垮,一个个捆好押到近前。

  “庄损之的master 是云莱三凶的老大。”

  面对雷眉的询问,吴伯仲闷声开口:

  “云莱三凶有两位黑铁后期,另一人虽然稍弱却也不差,三人更精通一门合击之法。”

  “就算面对黑铁Peak powerhouse ,也可一战。”

  “Zhou Jia 绝非他们的对手,even more how 还是以有心算无心,我劝你们看清局势,不要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

  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把希望放在云莱三凶身上,只要拿下Zhou Jia ,这里人再多也是无用。

  Peak expert ,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这点。

  不论是小琅岛,还是Su Family ,都是一样。

  雷眉面色一白。

  “嘿……”

  Old Zheng 却face doesn’t change :

  “如果仅仅如此的话,却也未必。”

  众人之中,也唯有他对Zhou Jia 的实力有着较为清晰的了解,所以并不觉得会出现意外。

  黑铁Peak ,不算什么。

  even more how 还是三个人联手,才堪比黑铁Peak 。

  虽然不知道Old Zheng 的底气从何而来,不过他的态度,倒是让雷眉心中稍定,继续追问:

  “庄损之此番回来,就是为了图谋Heavenly Tiger 帮?”

  “不错。”一旁的Elder Chen 接口:

  “云莱三凶看中了石城,Su Family 、小琅岛又连番遭劫,他们觉得以自己的实力可一统石城诸多势力,成a region’s Overlord 。”

  “first step ,就是拿下Heavenly Tiger 帮!”

  “hmph! ”雷眉coldly snorted :

  “所以,他们就朝我出手,果真打的好一个如意算盘。”

  “原本是如此。”Elder Chen 抬头:

  “但出现了意外。”

  “什么意外?”

  “欧阳肃还活着,他们三个已是Ouyang Family 的家奴。”

  “什么?”

  雷眉一脸茫然,Old Zheng 却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再不复at first 信心十足的态度。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