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73

  第273章 白银之下当无敌

  Zhou Jia 直起身子,正欲迈步,动作又缓缓停下,眯眼转过身,moved towards 身后一位不知何时出现的老者看去。

  老者相貌平平无奇,身着purple 常服,衣服裁剪的极为贴合身体,处处显出匠人的细致用心。

  花白的头发、胡须,满脸的褶皱,还有面上那can be seen everywhere 的老年斑,都说明来人已然老迈。

  精气,更是如风中残烛,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

  但那一双浑浊老眼,却绽放着好似晴空烈日般的rays of light ,让人看上一眼,就再难忘记。

  “又来了一位。”

  Zhou Jia 垂首,轻呵:

  “Old Guy ,你就是他们背后的人?”

  “哎!”

  欧阳肃轻叹,并未作答,只是缓缓抬手。

  下一瞬。

  寒风乍起!

  明明烈日当空,正值时夏,附近方圆hundred zhang 却像是突然来到了腊九寒冬,寒风瑟瑟狂舞。

  “呼……”

  欧阳肃脚下轻踏,整个人轻飘飘前移,看似缓慢,却在下一瞬,就出现在Zhou Jia 的面前。

  单掌轻推。

  “bang! ”

  漫天寒气陡然一聚。

  他这一掌,如龙卷、如spring ,汇聚了无穷寒风,掌势所及,就连空气都被冻结成冰。

  Zhou Jia 双眼一缩,随即舒展筋骨,朗笑出声:

  “总算来个有看头的!”

  暴力!

  轰……

  恐怖的气息透体而出,化作一拳,笔直捣出。

  三米高的巨人双足踏地,身躯前倾,拳如Flood Dragon 出洞,把空气撕扯出鬼哭神嚎撞向来人。

  其势,如共工怒撞Buzhou Mountain 。

  直到此时,Zhou Jia 才算真正spare no effort !

  …………

  “欧阳肃成名于京城,年纪大了才辞官返乡,在石城声名不显,但一身cultivation base 极其恐怖。”

  Old Zheng 一边施展movement method 前行,一边解释道:

  “当年他回来,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压得小琅岛、Su Family 无人抬头,不过此后several decades 就在没有露过面。”

  “本来……”

  “我们这些Old Guy 都以为他已经死了,不曾想还活着!”

  以前。

  不论是小琅岛还是Su Family ,都有背景,欧阳肃再强也不敢得罪它们背后的玄天盟和军部。

  现在则不同。

  至少最近十年,因为深渊的关系,各大势力无暇关心小地方的权利倾辄。

  “他……”

  Old Zheng 双眼收缩,沉思道:

  “以欧阳肃当年的cultivation base 估算,现如今的他,怕是已经到了神元Perfection ,半步白银之境!”

  “神元Perfection ?”雷眉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现在怎么办?”

  “兵分两路。”Old Zheng 终究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曾领着鹰巢百姓多次抗击来袭大敌,经验丰富,当即做出提议:

  “一部分人去Heavenly Tiger 帮,占据驻地。”

  “有着那里的‘Formation ’加持,再有诸多黑铁expert 坐镇,就算是欧阳肃,也不会轻举妄动。”

  “我们几个去找Zhou Jia !”

  他looked towards 雷眉,said resolutely :

  “Zhou Jia 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短短数年就从初入黑铁到现今这等realm ,假以时日,成就白银也未可知。”

  “只要他不死,就有希望!”

  “欧阳肃此番出面,肯定没有几年好活,at worst 忍他几年,等他死后石城绝翻不了天!”

  “好!”

  雷眉当即立断:

  “就这么……”

  “bang! ”

  她话音未落,一声声轰鸣音浪就已席卷半个石城。

  震耳欲聋的rumbling sound 一刻不歇,如浪潮席卷,在耳边回荡,震的人双眼发花、身躯不稳。

  伴随着声音而来的,是紧贴着地面的呼啸狂风。

  疾风震荡,窗扇crash-bang 作响,更有那瓷器陶罐轰然碎裂,无数人捂着耳朵尖叫倒地。

  “怎么回事?”

  雷眉大吼,唯有如此方能让身旁的人听清。

  “先去Heavenly Tiger 帮。”Old Zheng 伸手一指:

  “我过去看看!”

  说着,body flashed moved towards 声音传来的方向扑去,去势如电,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你们回帮!”雷眉眼眸闪烁,随即moved towards 身后众人示意,同样施展movement method ,追了过去。

  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远处的异常,肯定与Zhou Jia 有关。

  *

  *

  *

  奔雷!

  Zhou Jia 的拳法凶狠无比。

  movement method 同样了得,短短一个踏步,却势如Thunder Fire 酷烈。

  脚趾叩地、脚心如吸盘,一步踏出forcibly 让脚下的several feet 地皮扭曲变形,增加推动力。

  一瞬,

  就从原地不动到自身速度的极致。

  strength emission skill ,更是叹为观止。

  小腿筋肉抖动、大腿筋骨震颤,胸腹五脏有序鼓动,浑身之力于in a flash 凝成一股,力道混元无碍。

  气力连贯、罡劲爆发,source power 与之相汇。

  essence, qi and spirit 好似fuse together ,拳锋摩擦虚空,甚至擦出火花,与来袭的呼啸寒风撞在一起。

  奔Thunder Power 爆发。

  雷声轰鸣!

  来袭的寒风瞬间被这incomparable 的巨大力量给冲击的七零八散,一应寒气也被罡风撕裂。

  狂飙的劲气呼啸而出,席卷周遭hundred zhang 。

  来人的气息原本与Heaven and Earth 相合,念动生腊九寒冬,此番也被Zhou Jia 的一拳forcibly 从那种意境中逼了出来。

  纯粹的fleshly body strength ,本就能影响他人意志。

  ordinary person 遇到一个比自己高、比自己壮的人,若是气血不强,大都会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浑身不适。

  即使对方并非有意,fleshy body 的本能压制依旧在。

  而Zhou Jia 。

  此时他的fleshy body 之强,早已extraordinary and refined ,凡阶高品甚至都不敢直视,全力爆发更是惊人。

  “唔……”

  欧阳肃双眼一缩,原本心中的轻视荡然无存,干瘪的双掌瞬间化作如玉冰晶连环拍出。

  “彭!”

  “彭彭!”

  “轰……”

  他掌劲浩瀚,每一掌都裹挟周遭无尽寒风。

  甚至create something from nothing ,让大地遍及寒霜,白茫茫的雪花凭空凝成,极致寒意进出汇于双掌之间。

  Su Family 的冰魄剑指名震石城。

  若是见到眼前这一幕,怕也要blushed with shame ,掌劲所指,这片废墟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冰原。

  Zhou Jia 则如冰原中肆虐的暴兽,双拳如雷,不论落在何处,大地、虚空就炸开一团团涟漪。

  身周several feet 好似一个火炉,寒气还未近身,就化作白烟蒸发。

  两人拳掌相交,轰鸣不绝。

  “好小子!”

  欧阳肃腾身跃入高空:

  “此等fleshy body ,不比贝洛Imperial Family 中的Peak expert 差了。”

  “可惜……”

  “今日你必死!”

  ‘死’字出口,他双掌之上陡有cold light 涌现,掌劲所及,万物冰封,Zhou Jia 的身躯也是一僵。

  “万里冰封!”

  “嗡……”

  极致的寒意席卷全场。

  这股寒意不同于之前,直接以white 雾气形状出现,雾气所过,一片冰晶出现在其后。

  不过眨眼功夫,场中竟是出现一块十zhang or so 之宽的巨大冰晶,内里隐约可见one silhouette 。

  “ka! ”

  赵南絮上前一步,素手紧握围栏,直接把围栏捏成道道裂缝。

  眼中原本尚有一丝的希冀,也悄然暗淡,银牙紧咬,死死盯着那寒风中矗立的white haired old man 。

  “郡主。”

  妇人不知何时已经解除冰封,面色有些惨白,低声道:

  “欧阳肃手上的东西应该是件high grade 玄兵,能让他的掌劲威能倍增,尤其是对于寒气增幅更大。”

  赵南絮beautiful eyes 转动,落在欧阳肃双掌之上。

  细看。

  手掌上竟是有着一双手套,只不过那手套的颜色类似于皮肤,而且as thin as cicada wing ,不易被人察觉。

  “卑鄙!”

  赵南絮面色阴沉:

  “bullied the weak ,对付一个受伤还没有兵器的后辈,欧阳肃竟然还好意思依仗兵器之利?”

  “……”

  妇人默然。

  欧阳肃确实有胜之不武的嫌疑。

  不过世事崩如此,生死相博哪有什么规矩可言,自然是有什么手段,就使什么手段。

  可惜!

  嗯?

  目视冰封的Zhou Jia ,妇人眼露遗憾,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表情突然一变。

  不止他。

  身边的赵南絮、围观的张九成and the others ,就连转身欲要折返的欧阳肃,也缓缓转过身躯。

  “ka! ”

  “ka-cha ……”

  场中那巨大的冰块,突兀浮现一道细小裂缝。

  裂缝起初不过一道,转瞬蔓延开来,出现在个个角落,好似蛛网密布,延伸整块冰晶。

  欧阳肃眼神微动。

  “bang! ”

  剧烈的爆炸声涌入耳膜。

  更先一步的,是那无数块飙射而出的冰晶,狂飙的冰晶擦过他的身体,斩断几缕发丝。

  欧阳肃motionless ,双眼眯起,死死盯着内里的silhouette 。

  “呼……”

  Zhou Jia 破冰而出,舒展着筋骨,长吐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stretched out the hand to grab 一旁的双刃斧。

  原本斧刃上的古怪液体,此即都被洞穿冰块,随手一抹,冰块crash-bang 落地,露出内里cold glow 闪烁的斧刃。

  “原来这些东西怕冷?”

  掂了掂手中斧刃,他moved towards 欧阳肃咧嘴一笑:

  “还要多亏了阁下,不然我怕只能赤手空拳了。”

  “伱的fleshy body ……”欧阳肃没接话茬,而是认认真真打量着Zhou Jia ,眼中显出不可思议:

  “再进一步,怕就是Indestructible Vajra 了!”

  Indestructible Vajra !

  白银之躯!

  非high grade 玄兵不能伤。

  如果说神元Perfection 的他,已至‘神’距离白银最近的realm ,那么Zhou Jia 的fleshy body ,就是精之Great Accomplishment ,不弱分毫。

  同样再进一步,可证白银。

  “是吗?”

  Zhou Jia indifferent expression :

  “也许。”

  音落,斧刃轻颤。

  天打五雷bang!

  五色lightning appear out of thin air 在场中,方圆百米瞬间化为thunder 海洋,恐怖的thunder 与此间轰然爆发。

  “bang! ”

  thunder 过后,大地寒气尽消。

  两道silhouette ,也再次撞在一起。

  …………

  欧阳肃神元Perfection ,虽fleshy body 虚弱,却精神旺盛,在某种程度上,已有白银之阶的特质。

  他的感知,能把hundred zhang 之地的一丝一毫竟是映入脑海。

  念头一动。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就有飞雪飘荡。

  体内一分力量,就可引得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游离的十分source power 相随,举手抬足间,好似Heaven and Earth Might 加持。

  冰蚕玄丝手套更是能让寒气凝聚。

  普通寒属掌法经由这件手套施展出来的话,威能倍增,且无惧刀劈斧砍,formidable power 无穷。

  收起轻视,spare no effort 的他,终于显露出半步白银的惊人造诣。

  “shua!”

  身化流光飞逝,双手掌爪变换。

  一掌拍碎来袭的thunder ,一爪如勾,扣向Zhou Jia 腰肋。

  他已年迈,手掌不服youngster 的圆润饱满,五指干瘪,好似鬼爪,又长又尖,恰合Claw Art 之妙。

  这一爪,有着high grade 玄兵的加持,若是落在身上,就算Zhou Jia 的fleshy body 强悍,也会被生生撕裂皮肉、筋骨。

  “当……”

  一柄斧刃出现在手爪之前,拦住去路。

  重达千斤的双刃斧,在Zhou Jia 手中好似轻飘飘的稻草,挥舞急速,或挑、或抹、或劈无有不顺,lifting the heavy as if it were light 不过等闲。

  两人贴身近战,厮杀在三尺之内,本不适合巨型兵刃的施展,但双刃斧却如绣花针灵动。

  “当当……”

  “彭!”

  Zhou Jia 面泛狂热,movement method 、斧法、拳、掌变换,一身所学尽展,竟也不能稳稳占据上风。

  甚至就连暴力、听风、神行都加上,也只能略占优势。

  要知道,现如今的他比在千Buddha Mountain 上时还要强出不少,怕是与那几尊山顶的monster 交手,也能战而胜之。

  如此对手,

  难得!

  难得!

  以往碰到的人,不是一斧头劈死,就是实力太强。

  现今好不容易遇到一位evenly matched 的对手,对他来说也颇为珍惜,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浑身筋肉轻颤。

  对手难寻!

  也唯有在这等厮杀中,才最能考验一个人的意志。

  稍有不慎,就可能身死,不敢有丝毫松懈,但若是能够战而胜之,自身所学定然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Sea of Consciousness 光幕上,各种martial skill method 的EXP ,更是飞速增加。

  这and the others ,就该死在自己手里!

  “天打五雷bang! ”

  “雪上加霜!”

  双刃斧、手掌相撞,thunder 与冰晶逸散,大地一半被电光劈砍的焦黑,一半被冰晶冻彻,两者entirely different 。

  两人翻身落地,evenly matched 。

  “好!”

  Zhou Jia 大声叫好,持斧狂冲:

  “再来!”

  惊雷震Nine Heavens !

  九道长刀百米的thunder 斧光爆斩而出,前方街道轰然炸裂,无数泥土碎石翻飞,小半city 都为之震荡。

  Proud Snow Frost !

  欧阳肃not to be outdone ,cold wind whistling ,如道道white 的百米绸缎,但凡抽到某处,哪里就会appears a 巨大的冰坨。

  围观众人,此即早已远远退开。

  附近数条街区的百姓,更是慌乱奔逃。

  怒荡千军!

  斧光横扫,前方所碰之物,当即炸裂,一团团lightning 当空爆开,一栋栋房屋接连倒塌。

  “彭!”

  斧掌相撞,欧阳肃口发闷哼,暴退十zhang or so 。

  他目视持斧冲来的Zhou Jia ,面色渐渐阴沉,牙关一咬抽身飞退。

  他终究年老体衰,难以持久。

  刚刚来到附近的Old Zheng 恰好看到他的silhouette ,不由心头一跳,这个Old Guy 的Lightweight Art 比他还要厉害。

  而且厉害的多!

  即使Zhou Jia 身怀神行,也未曾快过对手。

  “想逃?”

  Zhou Jia 持斧狂奔:

  “Old Guy ,你是Ouyang Family 的吧?”

  他面泛狰狞,大声咆哮:

  “今日你如果敢逃,Ouyang Family 就等着在石城除名吧!”

  “你……”欧阳肃face changed ,猛然回头,眼神闪动片刻,随即面泛决绝,咬牙怒吼:

  “surnamed Zhou 的,you are courting death !”

  “haha ……”Zhou Jia 朗笑:

  “来!”

  “今日就要分个生死!”

  “接我一斧!”

  说是一斧,映入眼帘的却是重Heavy Axe 影,漫heavenly thunder 光更是遮蔽一方,把数个街区尽数覆盖。

  “bang! ”

  “轰隆隆!”

  “ka-cha !”

  虚空中,thunder 蔓延、肆虐,光暗明灭不定,也映衬的远方不少人的神情阴晴变换。

  “走吧!”

  张九成眯眼看着场中那越发狂暴的lightning ,还有那渐渐削弱的寒气,面无表情转过身:

  “surnamed Zhou 的在白银之下,已然无敌。”

  “回去吧!”

  趾高气扬而来,一声不吭而回,他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就连神元Perfection 之人都非此人对手。

  他上前,

  也不过dead end 。

  就算加上带来的这些人,也是无用。

  fleshy body 接近Indestructible Vajra 的Zhou Jia ,普通黑铁expert 的攻击对他几乎无效,而五雷斧法之威就连欧阳肃都承受不住。

  怎么打?

  除非白银亲自,他不觉得有人能胜过此人。

  “bang! ”

  thunder 爆散。

  one silhouette 在其中撕裂。

  欧阳肃完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