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76

  第276章 路途

  “crash-bang ……”

  衣衫擦过树叶,脚步踏过枯枝,发出细微的声响。

  血月当空。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一切,都像披上了一层red 薄纱,远处巍峨的山峦,似乎也变的诡异起来。

  Boss Hu 停下脚步,朝后看了一眼,张口吐了口唾沫,面泛fiercely :

  “Qi Family !”

  “等老子成了黑铁,早晚屠了Qi Family whole family ,女的先奸后杀,男的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一个不留!”

  他满脸横肉,face looks sinister ,本就形貌骇人,此即咬牙启齿,更是一副十足的恶人模样。

  也不知那Qi Family 如何得罪了他,竟遭如此怨恨。

  不过此时的Boss Hu ,远没有自己语气中那般霸气,反到满身是伤,处处可见包扎过的痕迹。

  面色,更是惨白。

  “老大。”

  这时,一人急匆匆从前面奔来,面泛兴奋:

  “我们在前面找到一处庄园,那里brightly lit ,从高处看可以见到不少丫鬟走来走去。”

  “庄园?”

  Boss Hu 一愣,却没有向手下般那么冲动,谨慎开口:

  “这里荒郊野外,怎么会有庄园?”

  “就算真的有,能在这等群狼环伺、行尸出没的地方建庄园的,又岂会是易于之辈?”

  他虽长相粗莽,却非愚笨之辈,相反实则心细如发,不然的话也impossible 拉起这么一个队伍。

  “这……”

  手下愣神。

  “去。”

  Boss Hu 眯眼,instructed :

  “让几个长相秀气的扮做路人进去打听打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是!”

  手下应是,躬身退下。

  片刻后。

  进入庄园的人传来消息,前面是一处废弃庭院,一行客商途经此地,在此稍作修整。

  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客商中多有女眷,而且是因故去英山郡避难,所以家族多年积累的财富也都尽数带着。

  有女人!

  有财宝!

  没多少护卫!

  Boss Hu 从一干手下的眼神中,看出了迫切,急不可耐。

  虽然心中犹有疑惑,不过他们一群人刚刚从截杀中逃出来,现今确实需要发泄一番。

  强行压制,反到可能会失控。

  “好!”

  定了定神,Boss Hu 面露凝重,拔出背后的鬼头刀,朝前虚劈一记:

  “看来这是老天看我们吃够了苦头,特意送来甜头尝尝,brothers no need to be so polite ,上他娘的!”

  “杀!”

  “杀!”

  一群人咆哮着从林中奔出,直扑下方庄园。

  有提前进入庄园的人配合,大门敞开,商队护卫还来不及做出反抗,就被砍倒在地。

  一群悍匪如狼似虎,冲入庄园wantonly slaughter 。

  鲜血喷溅、惨叫哀嚎、求饶悲吼不断,这等场景没有让Boss Hu 心软,反而让杀心更胜。

  “杀!”

  “杀啊!”

  “haha ……”

  他挥舞着鬼头刀,把一人从头到尾劈成两半,滚烫的鲜血洒落满身,也让他越发兴奋。

  就该如此!

  这般才痛快!

  前不久在Qi Family 人手中受的屈辱,都顺着手中长刀发泄出来,浓郁的killing intent 让他双眼赤红。

  眼前的一切,都被浓郁red light 包裹。

  “饶命,诸位大侠饶命。”一个身材肥硕的商人跪倒在地,身躯颤抖,胯下衣裤早已湿透。

  商人大声求饶:

  “小的有财宝,都在后面的屋子里,诸位大侠想要的话尽管拿走,只求诸位饶我一命!”

  “哦。”

  Boss Hu 踏步上前,示意手下进去。

  “咣当……”

  ”hua! ”

  半人多高的箱子倒在地上,箱盖打开,诸多源石、源晶,multi-colored 的珠宝从中倾泻而出,映入众人眼帘,让人呼吸一滞。

  “这么多源石?”

  “老大,我们发了!”

  “发财了!”

  见状,周围的悍匪一个个双眼发亮,当下顾不得其他,面泛狂喜扑了过去,跪在地上抓起大把大把的treasure 往脸上、身上使劲搓,似乎要把这些东西揉进自己体内才算罢休。

  “嘿……”

  Boss Hu 咧嘴一笑,随手一刀劈死肥硕商人,也没有理会陷入狂乱的手下,踏步朝后院行去。

  他不担心手下会私吞财宝,仰或是携宝私逃。

  这点把握,

  他还是有的。

  不同于前院还有护卫抵抗,后院都是商人家族的女眷,面对如狼似虎的匪人,毫无抵抗之力。

  所过之处,一个个丫鬟被人按倒在地,口中尖叫不止,身上的衣衫被撕扯的七零八散。

  ”Ah!”

  “不要,不要啊!”

  “pa! ”

  一巴掌重重threw away ,直接让叫声化作抽泣。

  “再叫唤,老子直接宰了你!”

  不多时。

  “叫啊!”

  “没死的话就给我出声,不然老子还以为死了哪!”

  “……”

  灯烛落地,点燃窗台、被褥、纱帐。

  火光熊熊!

  入眼处,一片人间炼狱。

  后院的女眷不论夫人、小姐、丫鬟,乃至一些长相delicate and pretty 的少年,都给悍匪给拉了出来。

  惨叫声、哭喊声、抽泣声,夹杂着诸多异响,one after another 传入双耳。

  前院的cheering excitedly ,更是此起彼伏。

  Boss Hu 面泛喜色,从大堂拉出一张椅子,unceremoniously 坐在上面,一脸得意看着周围的场景。

  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让人沉迷。

  ”Ah!”

  一个悍匪扯着丫鬟的头发,头颅昂起,脖颈处青筋跳动,口发长啸,双眼满布血丝。

  Boss Hu corner of the mouth raised ,正要调笑几句,表情突然一变。

  却见那情绪爆发的悍匪身躯颤抖,神情凝固,眼中极致的享受突然化作无尽的惶恐。

  此前有多么极乐,此时就多么痛快。

  “不……”

  “老大救我!”

  “oh la la ……”

  声音刚落,原本那身强力壮的burly man ,却像是突然苍老了上百岁,皮肉干瘪精气流逝。

  下一瞬,整个人都化作枯骨。

  枯骨crash-bang 落了一地。

  而枯骨身下,只是一堆disordered and in a mess 的稻草,刚才婉转哀嚎、相貌姣好的丫鬟早已disappeared 。

  “怎么回事?”

  “shua!”

  Boss Hu 豁然起身,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怎么回事?”

  发生异样的,不止一人。

  后院那些扑倒在女人身上的悍匪,one after another 身体抽搐,浑身Essence, Qi, and Spirit 以惊人的速度消散。

  眨眼功夫,尽数化作枯骨。

  他们怀里的女人,也化作杂草、山石、枯木。

  Boss Hu 心头狂跳,来不及多想,迈步moved towards 前院冲去。

  入眼处的场景,不比后院好多少,那些手拿财宝的悍匪,一个个惨叫、哀嚎着倒在地上。

  手中的财宝,好似跗骨之蛆,疯狂吞噬着他们的fleshy body 。

  只不过几个呼吸,一群悍匪就已接连化做灰尘,随风飘散,只留下目瞪口呆的Boss Hu 。

  而那些财宝,也失去外面的伪装,显出内里的真容。

  赫然是一块块石头、鸟粪。

  不止女人、财宝。

  整个院落也像是突然褪去颜色,入目处荒草丛生、满地沟壑,竟不知荒废了有多久。

  “谁?”

  “是谁做的?”

  “有胆子出来!”

  Boss Hu 面泛惊恐,挥舞着手中的鬼头刀大声咆哮,奈何周遭一片寂静,久久未有回声。

  他也算家学渊源,读书破万卷,这等情况虽未遇到过,却从书中见过,多是女鬼幻化害人。

  “gu lu ……”

  咽喉滚动,他cautiously 看了看周遭,双眼一闭,口中低喝‘假的’‘假的’闷头朝外冲去。

  “你就这么走了?”

  突然,一个轻柔舒缓之音在耳边响起。

  果真是女鬼!

  Boss Hu 钢牙紧咬,越发不敢停下脚步,却不知在外人眼中的他,一直都是在原地打转。

  “你不想找Qi Family 报仇?”

  声音再次响起,无形的诱惑力,勾动着人心深处的执念,并死死缠上,且越来越紧:

  “伱不想成为黑铁?”

  “我可以帮你!”

  “哒……”

  Boss Hu 脚下一停,面色显出挣扎,过来许久,方才缓缓睁开双眼:

  “我要做什么?”

  “hehe ……”笑声传来:

  “你是个聪明人,知道天底下没有白得的好处。”

  “你要做的事其实很简单,以后经常带人来这里让我服用就行,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还能给更多!”

  “多得多!”

  Boss Hu 眼神恍惚,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猛然一凝:

  “我做!”

  “那好。”一道白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为了防止你走后不回来,我要在你身上留下个印记,小心喔,会有那么一点点疼。”

  下一瞬。

  ”Ah!”

  mournful scream 声,划破夜空。

  *

  *

  *

  平遥镇。

  这里是距离费云山最近的city 。

  十几年前,作为连通两大区域必经之路的城镇,这里还很繁华,不过现今已经没落。

  行在城镇中,can be seen everywhere 早已荒废的院落。

  夕阳西下。

  一人出现的街尾,那人身着长衫,背负一个大号剑匣,缓步行来,在身后拖曳出长长的背影。

  “Brother Zhou 。”

  方逢辰从后面出现,快步跟上,introduced :

  “据说在十几年前,费云山出现了一头monster ,吞噬过往行商,无奈,商人只能绕远路避开。”

  “久而久之,这里就渐渐没落。”

  “monster ?”Zhou Jia 慢声开口:

  “玄天盟、军方没有人过来清理吗?”

  普通monster ,自有地方出手,就如石城附近出现monster 聚集,往往都是Heavenly Tiger 帮遣人处理。

  若是遇到实力强悍,不是对手的存在,就会上报玄天盟、军方。

  必要的时候,甚至可能会引来白银powerhouse 。

  费云山作为一条相对来说颇为重要的通商道路,按理来说,问题不应该十几年还未解决。

  “自然来过。”

  方逢辰耸肩:

  “不过他们来之后,不是没有发现异样,就是disappeared ,一直未曾查到monster 的踪迹。”

  “其实……”

  “时至今日,都没人知道那monster 到底长什么样?”

  “哦!”Zhou Jia 眼神微动:

  “倒是稀奇。”

  不论什么原因,这里的问题并未解决,而且看情况,玄天盟、军方似乎打算就此不理。

  也许是这里的monster ,只在一处肆虐,避开就可解决,并没有闹出大乱,索性就此罢休。

  “是啊!”方逢辰叹气,道:

  “若非着急赶路,其实方某也不想走费云山,虽说我等已是黑铁,但放眼洪泽域其实也不算什么。”

  “能小心,还是小心为妙。”

  “方brother 过谦了。”Zhou Jia 看了他一眼:

  “以方brother 的年纪、cultivation base ,未来可期。”

  对方是他前不久遇到的,谈了几句,都是前往英山,脾气还算相合,因此就相伴而行。

  方逢辰年岁不大,外显cultivation base 不过黑铁Early-Stage ,但真实实力远不止如此。

  只不过也许是cultivation technique 之故,他的气息极其不稳,时而黑铁中期、有时甚至达到后期程度。

  这个年纪,这般cultivation base ,已然不凡。

  “hehe ……”

  方逢辰笑着挠头:

  “Brother Zhou 过誉了,你才是真正的了不起,这一路上同行,还要请Brother Zhou 多多照拂在下才是。”

  一如他隐藏了cultivation base ,Zhou Jia 也是。

  黑铁中期!

  而且方逢辰并未察觉到这点,只是感觉Zhou Jia 年纪大、性格沉稳,应该经历了不少事。

  这些,都是他所欠缺的。

  再加上对自己的实力有着足够的自信,不害怕被人陷害,所以才会主动出言相邀同行。

  “接下来怎么办。”Zhou Jia 转身走进一家restaurant :

  “如何才能走过费云山?”

  “这点我倒是打听到了。”方逢辰开口:

  “虽然因为山里面藏在的monster ,大部分商家绕了远路,但依旧有人愿意冒险走这里。”

  “毕竟,其他路比这边最少也要多half a month 的路程,这对商人来说,可意味着grand competition 财富。”

  “平遥镇的Hu Family ,就是靠这条商路发的家。”

  “Hu Family ?”Zhou Jia 坐下,叫来小二点了吃食:

  “十几年前发家的Hu Family ?”

  “不错。”方逢辰nodded :

  “speaking of which ,这位Hu Family patriarch 也是一位人物,十几年前被这里的Qi Family 逼迫,舍家企业逃亡。”

  “证得黑铁归来后,屠了Qi Family whole family ,堪称一位豪杰!”

  他面泛兴奋,言及extinguish sect 也是一脸激动,丝毫不觉得这么做有些过分。

  墟界。

  weak are prey to the strong 的观念深入人心,反倒是if one can let people off, then spare them 的道理,在很多人看来简直是虚伪。

  方逢辰,显然也是如此。

  “Hu Family 有法子穿过费云山,只不过消耗很大,如果没有足够源石的话,他们不会带外人。”

  “而且也不保证一定能活着过去。”

  “两位!”这时,不远处的酒桌上站起一男一女,两人举杯示意:

  “你们也是要走费云山?”

  “如果打算加入Hu Family 商队,不如同行,也好有个照应?”

  “两位……”方逢辰起身拱手:

  “如何称呼?”

  “在下黄朴!”

  “妾身何清!”

  一男一女拱手:

  “见过朋友。”

  他们的声音刚刚落下,Inn 里就想起不少窃窃私语声,倒也然Zhou Jia 两人知道了他们的来历。

  “是英山那边的紫竹双侣。”

  “原来是他们!”

  “……”

  英山。

  Zhou Jia 眼神微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