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79

  第279章 进发

  胡鹏身高马大,体型魁梧,movement method 竟出人意料的轻灵敏捷,沉重的身躯能脚踏草茎而不折。

  在山林间飞掠,更是无声无息。

  这点,其他几人中,仅有Legendary 法师科林之徒海蒂借助源术能够做到。

  “哒……”

  胡鹏突然脚下一顿,停下movement method 。

  “胡兄,怎么了?”史锡抬头看去。

  “有些不对劲。”胡鹏面色发白:

  “我们的方向偏了!”

  他可以赌咒发誓,自己绝对没有走错路,但不知道为什么,unconsciously 间就偏移了方向。

  “偏了多少?”

  海蒂上前一步,她本就身量够高,今日又换了一双高跟水晶鞋,更是给人一种无形的oppression 。

  “不太多。”胡鹏定了定神,试探着伸手:

  “本来应该是那个方向,但我们走的方向有些偏南。”

  “胡兄。”史锡一脸古怪看着他:

  “你指的方向,就是南边。”

  ”Ah!”

  胡鹏面色惨白。

  他明明指的是西方,即使有些偏南,却也相差太多。

  “胡大侠不必担心。”海蒂见状,缓声开口:

  “这类存在本就善于操控人心,让人感知错位再正常不过,接下来由玉叶在前面带路吧。”

  “你在后面指路。”

  “玉Miss Ye ?”胡鹏略有诧异看去。

  几人中,当以任玉叶的cultivation base 最差,而且她太过年轻,性格跳脱,实在让人无法信服。

  “放心。”海蒂开口:

  “我们这么多人,玉叶最为清醒。”

  “hehe ……”任玉叶轻笑:

  “胡大侠不放心我?”

  “不敢。”胡鹏定了定神,subconsciously 摸了摸胸口的一枚jade token ,方道:

  “有劳玉Miss Ye 走在前面。”

  为了此行,他准备了不少定心凝神的treasure ,自信就算直面那‘monster ’,也能保持一定的清醒。

  现今看来,想的有些太理想了。

  那‘东西’留在Boss Hu 身上的手段,即使还有很远的距离,依旧能够扭曲他的感知。

  就不知。

  这位任玉叶有何手段,竟让其他人如此信服?

  接下来的路一如海蒂所言,任玉叶丝毫不受外来的影响,按照既定的方向,一路直行。

  每隔一段时间,海蒂就停下来施法让胡鹏保持清醒,不受外来意念影响,继续指点方向。

  “unhurried 一时。”

  看了看天色,史锡提议道:

  “休息一夜,明日天亮后再走吧,再往里怕是不能睡了。”

  “也好。”

  其他人从善如流。

  …………

  两日后。

  entire group 出现在某处高坡。

  胡鹏双眼紧闭,额头冒汗,身躯来回颤抖。

  距离他口中的方向越近,那东西对他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其他几人同样面泛憔悴,眼中浮现血丝,只不过某种执念,让他们一直坚持到现在。

  两日不睡,对于黑铁expert 来说实则不算什么。

  但entire group 显然被某种存在盯上,一路上各种幻觉接连出现,让她们时刻绷紧着精神。

  一直如此,就算是黑铁也受不了。

  “是催梦草。”海蒂弯腰拔出一根blue 的植物,随手仍在一旁,道:

  “this thing 分泌出来的味道,会让人精神放松,嗜睡贪困,都小心些,距离应该不远了。”

  胡鹏绘有山谷附近的地势图,只要来到附近,没有他指路,其他人也可寻到目的地。

  至于催梦草。

  这附近几乎满地都是。

  通常而言,唯有擅长操控他人梦境的‘monster ’附近,才会长这么多催梦草。

  这也从侧面说明,她们距离目标所在,越来越近。

  继续前行not very long ,一片雾气笼罩过来,entire group 进入其中,瞬间失去了对方向的感知。

  “玉叶!”

  ”en. ”

  任玉叶揉了揉眉头,面上显出无奈,不过还是选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地上闭上双眼。

  多日来的疲惫,加上催梦草的影响,转瞬就让她混混睡去。

  海蒂手持法杖立于她身边,一层幽幽光晕把两人笼罩,光晕如水,不时泛起细微涟漪。

  无形的波动扫过,她beautiful eyes 随之一亮。

  ”Don’t!”

  “不要啊!”

  “……”

  沉睡的任玉叶像是做了什么噩梦,lovable body 不时颤抖,口中尖叫不停,秀眉紧皱满面惶恐。

  “史兄。”

  胡鹏面带担忧:

  “这样真的没事吗?”

  这一路上,每次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都是让任玉叶睡着引来那东西,然后施法解决。

  目前来看一切顺利,那monstrous 乎还受了伤。

  但……

  任玉叶能受得了?

  他可是知道那东西的恐怖,莫说仅是黑铁Early-Stage ,就算是黑铁Peak expert ,也未必好使。

  “放心。”史锡轻笑:

  “玉Miss Ye 不会有事的,她的神可不止在这里。”

  “en? ”

  胡鹏面露疑惑,不过对方明显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打算。

  片刻后。

  任玉叶lovable body 一僵,一股诡异的波动透体而出,横扫周遭,身下的杂草更是如利刃削切纷纷断裂。

  唳!

  无声的唳叫,在众人脑海回荡,震的几人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史锡、胡鹏更是有血液从鼻窍流出。

  “醒来!”

  海蒂低喝,声音如一股凉意涌入脑海,让人瞬间惊醒。

  “走!”

  “这边。”

  “它怒了,说明我们距离它越来越近。”

  海蒂伸出法杖朝前一指,同时搀扶起醒过来的任玉叶。

  “刚才怎么了?”

  “我的头怎么有点痛?”

  醒过来的她,似乎浑然不记得自己梦里经历了什么,两眼茫然,不过精神一如既往。

  胡鹏挑眉。

  果然。

  任玉叶,似乎能免疫那monster 的精神影响,甚至还能反伤monster 。

  她是怎么做到的?

  ‘神’不止在这里,神不在自己身上,还能在哪里?

  …………

  一片迷雾之中。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弥漫在空气中的无形威压,也一直在增加,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不行了!”

  胡鹏面色惨白,双腿颤颤,两眼无神:

  “我撑不下去了!”

  “我需要休息,我要睡觉,就算是死,也让我死在梦里吧,我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

  不止他。

  史锡、展乘风同样眼神呆滞。

  任玉叶有气无力。

  唯有海蒂,不知道施展了什么method ,精神憔悴到一定程度,就恒定了一般不再下降。

  这般模样,就算坚持到目的地,怕也剩不下什么战力。

  好在对于这种情况,他们早有预料。

  “轮流睡。”

  心中转念,海蒂盘膝跌坐:

  “每个人睡one hour ,one hour 后换下一个人,服下medicine pill ,确保自己的精气不会流失。”

  “我先!”

  胡鹏不容他人选择,接过medicine pill 吞下,一头栽倒在地。

  头沾地的瞬间,就传来响震天的呼噜声。

  海蒂摇头,寻了块石头蹲下,闭眼修习。

  在她的secret technique 感知中,一股庞大、浩瀚的Divine Sense 如浪潮般在周围奔涌不止,贪婪、愤怒自其中涌现。

  那头monster 怒了!

  而且……

  有了惊惧。

  海蒂嘴角微翘。

  这等庞大的Divine Sense ,单论雄浑程度,就连teacher 也不必了,若能拿下服之的话,岂不是……

  念头转动,她的呼吸也不由一促。

  视线落在胡鹏身上,海蒂又是心中一定。

  服用medicine pill 的胡鹏,Essence, Qi, and Spirit 就如被无数锁链紧紧捆缚,那东西想影响却也没有可乘之机。

  若是用强也需一定的时间,在场这么多人,只要有一个人清醒,就可及时把人唤醒。

  就如现在。

  那everywhere 的Divine Sense 环绕胡鹏周身,想要朝内渗透,却屡屡受阻。

  “嗯……”

  one hour 后。

  胡鹏舒展着筋骨站起,面露惬意之色,布满血丝的双眼也有了一定的恢复:

  “舒服!”

  “该你们了。”

  “海蒂小姐。”史锡看了过来,道:

  “要不然,伱先休息吧?”

  “唔……”海蒂beautiful eyes 闪动,感受了一下自己即将达到极限的secret technique ,不由nodded, said :

  “也好。”

  “有劳几位看着,若是发现有什么不对,immediately 把我叫醒。”

  “当然。”

  其他人nodded 应是。

  服medicine pill 药,精神一松,海蒂倚着山石混混睡去。

  one hour 后。

  “我好了。”

  海蒂揉着双眼,声音略显嘶哑:

  “史兄,该你了。”

  “好!”

  史锡nodded ,倒头就睡。

  如此几人相互轮换,史锡醒后,展乘风持剑休息,两眼呆滞的任玉叶则被排在最后。

  她扫眼几人,muddleheaded 的意识似乎感觉有哪里不对,却虚弱的精神,强提的精神并未察觉异常。

  shook the head ,她嘴角一咧。

  真安静!

  却不知。

  在她心有疑惑的时候,醒来的那几人面色呆滞,神情木讷,不发一言,如提线木偶。

  若是细细看去,就会发现,他们的眼神沉寂如渊。

  竟是……

  一直未曾醒过来!

  唯有海蒂,眼神中似乎有着些许挣扎。

  此时此刻。

  场中真正‘清醒’的人,竟仅剩下任玉叶一人,而且待到展乘风醒来,就轮到她休息。

  *

  *

  *

  “吁……”

  车辙陷入泥泞,足有一尺过半的泥泞道路,就算拉车的是力气充足的猛兽,也有些吃力不足。

  “moo! ”

  叫声不断。

  车队缓慢朝前移动。

  “快了。”

  胡丽站在高处,beautiful eyes 微眯:

  “走过这片泥泞路,前面就没多少路难走,我们的速度也能提上去,诸位都加把力。”

  “嘿呦……”

  “嘿呦……”

  “起!”

  车队吆喝声不断。

  就连在周围巡逻的护卫,也加入推动carriage 的队伍,把陷入泥泞中的车厢一个个抬起。

  “又死了七个人。”

  一人来到胡丽身边,小声开口:

  “小姐,死的人越来越多了,继续这样下去,人心会乱的。”

  莫说其他人。

  就连他,眼神中都透着股惧意。

  那杀人的monster ,可是不分敌我的,只要看着合适,就算是Hu Family 的护卫,也是该杀就杀。

  “唔……”

  胡丽回首,moved towards 山峦深处看去,looked thoughtful :

  “看来,那位遇到了什么麻烦,需要吞噬足够的精元才能支撑,Adoptive Father 这次找的好帮手。”

  她似乎知道些什么,更对队伍里死人见惯不怪,甚至有所猜测。

  想了想,她开口问道:

  “路,怎么样了?”

  身后那人面色一白:

  “鬼打墙!”

  “我们开始走偏了。”

  “这样。”胡丽brows frowned :

  “怕是那位如果解决不了问题,是不会放我们离开的,不过ordinary person 提供的精气可不多。”

  “算了!”

  她轻轻摆手:

  “告诉其他人,今日早些休息,明日一早再赶路。”

  “是!”

  手下应是。

  …………

  “几位。”

  Hu Family 护卫行到Zhou Jia 几人近前,挥手让人送来一些吃食、酒水:

  “一路辛苦,这一趟出现变故谁也想不到,my family’s lady 为表歉意,特让小的送来些东西。”

  “好说。”

  Zhou Jia nodded :

  “代我们谢过你家小姐。”

  “是。”护卫应是:

  “小的定会回禀。”

  待到护卫退下,四人看了看送来的东西,无一人有伸手的打算。

  出门在外,都背有吃食,莫说是Hu Family 人送来的,就连他们几人的吃食也是各吃各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何清挑了挑身前的火堆,轻叹一声:

  “早知如此,就绕路了。”

  “说这些可晚了。”方逢辰耸肩:

  “幸好,有Brother Zhou 在,咱们也能安全些。”

  紫竹双侣nodded 。

  在场众人,可是仅有Zhou Jia 能提前察觉不对,他们跟在对方身边,安全感总比他人many thanks 。

  Zhou Jia 手拿一枚药饼,缓缓吞咽、refining 。

  眼神幽深。

  时间缓缓流逝。

  unconsciously 间,他已然阖上双眼。

  …………

  “Zhou Jia !”

  “Zhou Jia !”

  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中,传来一个魂牵梦绕的声音。

  那声音飘忽,时远时近,让Zhou Jia 身体一颤,缓缓回头,眼神复杂looked towards 那奔来的倩影。

  “Zhou Jia 。”

  silhouette 来到近前,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怎么?”

  “不认识我了?”

  “怎么会……”Zhou Jia 声音低沉,表情前所未有的柔和:

  “我怎么会忘记你。”

  “我就知道。”倩影laughed ,蹦跳着,长发飞舞,熟悉的香气扑鼻,越发惹人心动。

  Zhou Jia 看着对方,慢声开口:

  “这么多年,你过得好不好?”

  倩影figure stopped ,垂下头,叹道:

  “没有你在身边,活着有什么意思?”

  “人总是要往前看的。”Zhou Jia 轻抚倩影长发,眼神中透着股凄然:

  “我竟然……”

  “忘记你长什么模样了。”

  “就连梦中,也是如此。”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