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80

  第280章 梦境

  方逢辰年纪不大就有如此cultivation base ,家世不凡是一方面,自己的勤学苦练,同样不可或缺。

  时间是有限的,用在Cultivation 上的多,其他方面自然就少。

  这也导致他对某些事缺乏了解。

  尤其是……

  女人!

  正值精力旺盛的年纪,方逢辰却在父母的督促下,每日憋在家里Cultivation ,连门都不能出。

  眼睁睁看着同辈人花红酒绿的日子,要说没有羡慕自是impossible 。

  虽然那些人‘good-for-nothing ’。

  但日子过的潇洒。

  他何曾没有想过,也放纵一下自己。

  “公子,快进来啊!”

  娇笑声传入双耳,带着股勾人的魅惑力,让他心头狂跳,眼神迷离,不自觉来到一处房间。

  房间里摆满了女儿家用的东西。

  梳妆台、copper mirror 、胭脂水粉,粉色、墨绿的薄纱在眼前划过,诱人心脾的香气assaults the senses 。

  方逢辰面泛痴笑,伸手抓住薄纱,轻轻一扯,前面当即传来女子娇羞、怪嗔的呼声。

  “公子好坏!”

  两个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子在薄纱中穿梭,玲珑身段faintly discernible ,不时有娇笑传来。

  那足有about one zhang wide 的床榻上,另有一女屈膝斜躺。

  薄薄的床纱轻轻摆动,隐约可见那傲人身姿,修长紧致的白皙双腿,更是探出半截。

  三女一举一动,无不勾人心魄。

  方逢辰眨了眨眼。

  这三个女人自己似乎在前不久刚刚见到,不过还未等他细想,就被两女娇笑着拉进床榻。

  女子的力气不大,但柔软的皮肤只是轻轻一碰,他似乎就失去了抵抗之力,情不自禁朝前扑去。

  软香入怀,乱花迷眼。

  方逢辰面露痴笑,双手颤抖着朝里抹去,入手处heartbeat 更快。

  宽衣解带不过一瞬。

  不行!

  正要褪下最后一件小衣,身体的本能和for a long time 父母的教导,让他动作一顿,面泛迟疑。

  自己Cultivation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最好保持精元稳固,不能轻易沾染女色。

  “公子,你怎么了?”

  娇喘声响起,随即身体上的舒适压下心中的警觉,方逢辰钢牙一咬,彻底敞开身心。

  “bang! ”

  一声闷响,好似heavenly thunder 正中脑门。

  方逢辰猛打一个shivered ,刚才的一切如梦中花、井中月,瞬间disappeared ,急忙惊叫一声。

  …………

  黄朴成亲多年,与妻子恩爱有加,紫竹双侣的称号在英山也算small reputation ,惹人艳羡。

  不过关上门,总有自家的烦心事。

  对他来说,妻子一直没能怀上身孕就是最大的心结。

  两人已经尽了很大的努力,此番外出也是寻访名医问诊,奈何时至今日,一直未见成效。

  “黄老爷。”

  产妇急促的声音响起:

  ”Not good 了,妇人难缠,您快准备些药过来。”

  “难产?”黄朴眼神闪过一丝恍惚,随即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都需要什么药?”

  “快说!”

  “百年芝、千年藤、万年冰晶……”产妇一脸严肃:

  “时间不and the others ,您需要快点,不然就不是保大保小的问题了,而是两个人会一起没。”

  “我知道,我知道。”黄朴急急应是,脑海里自然而然出现这三样东西所在,拔腿朝外冲去:

  “等我!”

  待到他suffered untold hardships 拿来补药,冲到产房门前的时候,就见产妇掀开布帘,一脸的埋怨:

  “你怎么现在才来?”

  “晚了!”

  ”Ah!” 黄朴面色惨白,身体摇晃,一时间Divine Soul 几乎离体。

  “好在老身经验丰富,及时做出取舍,虽然小的少了一个,但大的保住了。”产妇继续开口:

  “而且,twin 终究活下来一个。”

  “twin ?”黄朴回神:

  “清儿没事?”

  “还有一个child !”

  这虽非最佳结果,却也让他心中微微一松,甚至生出股窃喜。

  ”en. ”产妇nodded ,让开身子:

  “你自己进去看看吧。”

  黄朴来不及多言,匆匆奔进内房,就见面色惨白的妻子躺在床上,怀里正抱着一个婴儿。

  见他进来,妻子面泛悲切:

  “妾身没用,child 只保住了一个。”

  “没事,没事。”黄朴急急上前,轻轻抱住妻子,同时looked towards 一旁的child ,眼中浮现泪花:

  “伱没事就好,咱们有一个child 就足够了。”

  “wu wu ……”妻子痛哭,伸手朝一旁指了指:

  “没能留下的child 在那边,你看他最后一眼吧。”

  黄朴心情激荡,他先是仓促取药,又是初闻噩耗,再加上惊喜交加,精神几尽崩溃。

  此即缓缓侧首,looked towards 那死去的胎儿,双眼陡然一缩,极致的恐惧,瞬间攻破他的心防。

  “呃……”

  “呃!”

  像是被掐住了咽喉,他突然身躯一僵,浑身抽搐,面上一片青紫。

  一旁的妻儿也面泛狰狞,咆哮一声朝他扑来,大口张开,交错、狰狞的獠牙映入眼帘。

  …………

  “你还爱她吗?”

  “当然爱!”

  “那你还记得她叫什么吗?”

  Zhou Jia 沉默。

  “你还记得她的模样吗?”

  Zhou Jia looked towards 面前的silhouette 。

  这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女人,五官精致、身材有致,不论是哪一方面,似乎都美到极致。

  细细看去,似乎能从女人的身上看到诸多熟悉的影子。

  钱小云、罗秀英、雷眉、陈莺……

  每一个女人最优秀的地方,都集合在面前人身上,而且搭配的绝妙,不显丝毫不协。

  虽美。

  却并非他心中的那个人。

  “你keep on saying 说爱她,却忘了她的长相,甚至就连名字都需想半天,这难道就是爱?”

  女人面泛狰狞,十指张开扑来:

  “虚伪的男人,受死吧!”

  “pu! ”

  Zhou Jia 强悍的fleshy body ,在女人十指面前,似乎毫无抵抗之力,被被轻松撕裂皮肉,露出内里的筋骨、五脏。

  “死!”

  “死!”

  咆哮声不断。

  女人嘶声怒吼,十指连环,速度之快,能让黑铁Peak expert blushed with shame ,不停撕扯Zhou Jia 的fleshy body 。

  不过眨眼功夫,原地就仅剩一具白骨,皮肉散落满地。

  但那白骨,却稳稳矗立当场。

  猩红的眼珠,在骷髅内转动,不显丝毫惊慌。

  “以假乱真的梦!”Zhou Jia 抬手,看着自己的‘骨爪’,五指虚握,甚至能清晰感受到骨头关节转动时的碰撞:

  “真是有趣。”

  “你怎么没事?”女人面色一凝:

  “这impossible !”

  “没什么impossible 。”Zhou Jia 摇头:

  “我知道这是假的。”

  女人显然并不相信这个解释。

  在它的梦境里,假的也可以是真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只要有一丝迟疑,都是可乘之机。

  但面前这个男人,心如磐石,意念如宝钻,竟没有丝毫weak spot 。

  “而且……”

  Zhou Jia 抬头,looked towards 天际:

  “这里是我的主场。”

  女子一愣,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也猛然抬头朝天际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枚枚星辰。

  这些星辰,似乎是真的?

  ‘它’突然一愣。

  似乎?

  这个词,本不应该出现在它的印象中,操控虚实,clear comprehension 根本,是它与生俱来的innate talent 。

  为何,自己看不透上方星辰的虚实?

  正自惊疑间,它并未察觉,上方的其中一枚星辰,正闪烁着刺目lightning 。

  五雷!

  “轰……”

  伴随着Zhou Jia 挥手,无尽thunder 从天而降,覆盖梦境的每一个角落。

  extremely firm and fierce 的念头,更是荡尽一切邪念,让Zhou Jia 的意志如Hundred Refinements steel essence ,不受外力的干扰。

  “另外。”

  他再次抬手,另一枚星辰随之闪烁:

  “心头迷雾,也是雾。”

  驱雾术!

  “哗……”

  梦境一荡,一株闪烁着奇异光晕的花卉映入感知,花卉所在似乎是一处狭窄的山谷。

  thunder 循着驱雾术的指引,轰向花卉。

  “bang! ”

  地动天惊。

  花卉陡然一颤,一声mournful scream 传来,梦境瞬间消散。

  于此同时。

  rumbling sound 循着梦境的联系,也在其他人的Sea of Consciousness 炸响。

  *

  *

  *

  “哎!”

  方逢辰睁开双眼,subconsciously 摸了摸身边,随即一脸懊恼,忍不住怒拍地面:

  “可惜,就差最后一点了。”

  “关键时候……”

  “你应该庆幸自己醒来的及时。”Zhou Jia 不知何时已经清醒,见状开口,同时朝一旁示意:

  “不然的话,那位就是你的下场。”

  方逢辰闻声侧首,面色当即大变。

  却见紫竹双侣中的丈夫黄朴,不知何时已经气息奄奄,浑身上下精气逸散,身躯干瘪如骷髅。

  整个人双眼紧闭,半死不活。

  而何清正自抱着他大哭。

  哭声悲切,让人闻之落泪。

  “怎……怎么回事?”

  方逢辰后知后觉,只觉脊背发寒,心头的躁动也像是浇了一盆冷水,整个人瞬间清醒。

  “不知道他在梦里遇到了什么,导致意志崩溃,精气被夺,怕是……”Zhou Jia 轻轻摇头:

  “就算醒过来,也没有多少日子好活。”

  随即看了他一眼,道:

  “倒是方Little Brother 你,似乎是乐在其中,不舍得醒来,不妨再入梦体验一番。”

  “不,不。”方逢辰面色发白,心中同样后怕,若是他在梦中精元外泄,怕也是如此下场。

  甚至可能更糟。

  skeleton doesn’t exist !

  “何大嫂。”他咽喉滚动,小声劝道:

  “您节哀,黄兄还有气息在,带离开这里去了英山,未必不能治好,那里这段时间expert 云集。”

  何清body trembled ,哭声微顿,面上也浮现一抹希冀。

  Zhou Jia 则是微微摇头。

  以他的身份,这些年接触的都是洪泽域最为Peak 的人物,眼界之高,远非寻常黑铁所比。

  在他看来,黄朴本源受损严重,这等情况是没得救的。

  就算是白银powerhouse ,也没有办法。

  即使有……

  怕也舍不得。

  不过终究是一个希望,倒也无需说破,希望when the time comes 时间能稍稍平复对方心中的痛苦。

  “为什么?”

  何清面色呆滞,口中喃喃:

  “为什么选了我们?”

  “唔……”Zhou Jia 眯眼:

  “不错,周某自问cultivation base 尚可,一段时间不睡影响不了什么,此番竟也被拉进梦境中?”

  “……”

  他眼神闪动,突然身后抓向面前的火堆。

  睡着之后的时间与现实并不相同,在他们的感觉中像是过去了很久,实则不过片刻。

  火堆,

  依旧火焰熊熊,未曾熄灭。

  Zhou Jia 却无视火焰灼烧,径直探入其中,抓住一根半截已经化作焦炭的木材放在眼前。

  随即面色一沉,扔下手中木材朝车队正中行去。

  那里。

  是胡丽姐弟的歇息的地方。

  *

  *

  *

  “任姑娘。”

  “该你了。”

  久违的声音,像是压垮大坝的最后一根稻草,任玉叶moved towards 几人nodded ,倒头就睡。

  几乎在脑袋接触地面的那一瞬,就陷入沉睡。

  场中一静。

  几人呆立当场。

  片刻后。

  场中的几人齐齐面露怪笑,动作表情一滞,伴随着一股清风吹过,竟是全都消散一空。

  取而代之的。

  是地上几个昏昏睡去的silhouette 。

  他们,从始至终,就没有醒来过。

  “嗯……”

  一人口发呻吟,从地上挣扎着爬起,看清场中的情况后,面色就是一变,咽喉滚动。

  醒来的人,正是Boss Hu 胡鹏。

  “前……senior 。”

  “他们都是我送给您的食物,您说了,recently 想要些优质食物,助您Divine Art Great Accomplishment 。”

  胡鹏眼珠转动,小声开口,明明周遭空无一人,他却像是给人说话一样:

  “不知道,这几人您满不满意?”

  “……”

  “en? ”

  风中传来的声音,让他表情一变,不由侧耳倾听:

  “您要我杀了他们?”

  “这……”

  略作迟疑,胡鹏就急急nodded :

  “是!”

  音落,他迈步来到展乘风面前,五指成爪,猛然抓向对方咽喉。

  “pu! ”

  一声闷响。

  有着黑铁后期cultivation base 的展乘风,身躯颤了颤,咽喉处鲜血泊泊流出,竟就此命丧当场。

  此人在某个地方也是a side hero 。

  而今。

  竟死的无声无息,毫无反抗,可谓憋屈到极点。

  胡鹏却像是做惯了这等事,面色不变,举步走向史锡,面色也变的阴沉:

  “姓史的,我早就知道你不安好心,现今如何,还不是落在老子手里,你命该如此!”

  音落,一爪抓下。

  “pu! ”

  史锡脖颈一扭,步了展乘风后尘。

  胡鹏继续走向一旁的海蒂,眼神变换,轻叹一声:

  “可惜!”

  这位天资出众,还是Legendary 法师之徒,是有望白银的人物,现今却也要死在这荒山野岭。

  感叹一声,胡鹏却并未有show mercy 的意思,一爪抓去。

  一如抓死展乘风两人。

  “彭!”

  就在手爪与那修长白皙的脖颈接触的一瞬间,一抹灵光浮现,直接把胡鹏给震飞出去。

  “body protection 源符!”

  胡鹏翻身跃起,面泛狂热。

  body protection 源符不算什么,但能在无人操控的情况下,挡得住他一击,就非比寻常了。

  不愧是Legendary 法师的Disciple 。

  “死!”

  低吼一声。

  他再次扑上。

  “pu pu! ”

  爪风凌厉,与那源术灵光相撞,眨眼间灵光就变得暗淡,眼见海蒂就见步两人后尘。

  Shua!

  一双明亮的眼眸,突然睁开。

   修改过后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