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81

  第281章 辣手

  雷声在muddleheaded 的意识中炸响,好似春雷勃发、万物初开,瞬间让海蒂从梦中惊喜。

  映入眼帘的,是来袭的凌厉Claw Art 。

  她heart startled ,遍体发寒,好在for a long time teacher 的教导,已经把紧急施法化为fleshy body 本能。

  “叱!”

  古怪的音节脱口而出。

  这声音来自费穆world 最古老的魔法种族,据闻它们曾是众神的宠儿,说着与神一样的语言。

  甚至对于魔法source power 的探索,在某种程度上超过了Spiritual God 。

  这让众Divine Heart 生忌惮、乃至恐惧,最终引来Divine Punishment ,导致了它们的灭族。

  若非是在墟界,Spiritual God 窥探不到,不然的话,擅自学习this 族的魔法都是渎神的大罪。

  在某些典籍中,甚至记载着它们弑神的战绩。

  真假,

  海蒂并不知晓。

  但teacher 传下的spell ,确实迥异于圣堂inheritance ,威能强大,且有着深入source power 根本的妙处。

  音出,一股无形的震荡力轰出。

  空气泛起涟漪。

  “彭!”

  胡鹏前扑的身形猛然一滞,眼中更是露出惊骇之意。

  这一缓之机,也让海蒂came back to his senses ,took a deep breath ,把手中的法杖举起,其上闪烁微光。

  “惊魂!”

  “嗡……”

  无形的波动朝前横扫。

  草木微微摇曳,泥土无视崩裂,而胡鹏双眼突兀收缩,口中大声尖叫,好似受到了什么刺激。

  海蒂beautiful eyes 凝然,轻举法杖,身上洁白的法袍无风自动,一股诡异的Divine Soul 波动在她身上涌现:

  “诛神!”

  “呲……”

  一道笔直细长的光线自法杖上的魔法石射出,穿过胡鹏的眉心,直掠百米之远方休。

  “呃……”

  “呃!”

  胡鹏身躯一僵,脚步踉跄。

  他面泛绝望,更是带着浓浓的不甘。

  自己已是黑铁中期expert ,身上还带着诸多收集来的treasure ,为何在对方面前还如此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Legendary 法师的disciple ,就如此了得?

  他却不知。

  Peak expert 、家族的底蕴何等深厚,martial skill secret technique 层出不穷,绝非小地方的Martial Artist 所能比的。

  胡鹏的cultivation base 是黑铁中期不假,也入手了不错method ,但进阶全靠外力,且没多少实战经验。

  如何跟这些人比?

  不说所学martial skill ,就连接触的知识,也是两个阶层。

  “hmph! ”

  海蒂轻舒一口气,目瞪对方:

  “早就知道你不对劲,果真如此。”

  她扫眼全场,不由越发愤恨。

  在场众人,就算是cultivation base 、实力最弱的任玉叶,都有办法解决Boss Hu ,更别提展乘风。

  再加上其他手段的约束,对方本应不会背叛才是。

  也正是如此,她们才会如此大意。

  而今……

  展乘风、史阎,就这般命丧此人之手。

  甚至若非那一声闷雷,怕是自己也要步其后尘,思及此处,饶是她temperament 不凡,也不由遍体生寒。

  “去死!”

  娇叱一声,海蒂挥舞手中法杖,无数道细小如鱼鳞的风刃呼啸而出,moved towards 胡鹏swept away 。

  乱风术!

  杀死他,难消心头之恨。

  唯有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才行!

  诛divine light 线已经让胡鹏心神崩溃,就算不动手也会Divine Soul 消寂而亡,现今不过是再加一记。

  无数风刃汇成风柱,笔直冲出。

  “hehe ……”

  原本眼神死寂的胡鹏却于此即突然眨眼,口发诡异笑声,整个人倏忽一闪避开风刃。

  同时朝地上的任玉叶扑去。

  他还是他。

  但一举一动都透着股诡异,好似一具提线木偶,身体移动间更是违背惯性,skeleton 关节在这种爆发下也扭曲变形。

  “什么东西?”

  海蒂心头一跳,急忙转动法杖:

  “地涌!”

  source power 奔涌,地面泥土自发翻滚,把任玉叶卷入其中拖到她身边,也躲过胡鹏的袭击。

  “你不是胡鹏!”

  她目视‘胡鹏’,手中法杖一挥,无数风刃化作一道长鞭,moved towards 对方抽去:

  “到底是谁?”

  风刃细碎,力道却大的惊人,山岩与之一触瞬间分解,长鞭如同活物般飞舞,追逐着silhouette 。

  那silhouette 左右闪烁,忽东忽西,口中hehe 怪笑,却没有回答的意思。

  “hmph! ”

  海蒂口中轻哼:

  “不管你是什么东西,都去死吧!”

  “惊魂!”

  “爆炎!”

  她挥舞手中法杖,源术灵光闪烁,一团团about one zhang 大小的Fireball 呼啸而出,当空轰然炸开。

  每一团Fireball ,炸开后都笼罩several feet 方圆。

  就如密集的高爆弹,不停轰炸着这百米之地。

  炸开的火焰好似粘稠的液体,落地不熄,沾在身上更是如跗骨之蛆,moved towards 内里疯狂焚烧。

  这等手段,怕是黑铁后期也要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Ah!”

  ‘胡鹏’虽然movement method 诡异,却终究受限于fleshy body ,一时未能避开,被烈焰当头浇了一身。

  惨叫声中,fleshy body 飞速消融。

  下一瞬。

  “彭!”

  被火焰包裹的fleshy body 整个爆开,血肉横飞,skeleton doesn’t exist 。

  “海蒂elder sister 。”

  这时,任玉叶也从沉睡中惊醒,见状面色发白:

  “发生了什么?”

  “胡鹏依旧受那东西的操控,他事先准备的那些静心凝神的东西没用。”海蒂面色阴沉:

  “也许from the very beginning ,他就没有想过背叛那东西,把我们引来,也是别有目的,Brother Zhan 他们……”

  “已经遇难!”

  ”Ah!” 任玉叶面色一白:

  “那……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继续往前。”海蒂beautiful eyes 闪动:

  “那monster 没有办法移动,只能通过其他手段影响人,只要我们不受影响,就不会有事。”

  “可是……”任玉叶面露迟疑。

  “没什么可是。”海蒂垂首,直视对方,声音凝重:

  “伱不会以为,它会让我们离开吧?”

  while speaking 。

  场中胡鹏炸裂的尸体碎片,在烈焰下缓缓消融,而one after another 诡异的黑烟,也融入四方。

  其中有不少,更是被两女吸入体内。

  无声无息间,她们眼前所见,似乎也发生了扭曲,只不过两人似乎并未察觉到这一点。

  …………

  雷声不止惊醒了海蒂。

  还有其他人。

  某处枯草丛生之地,一声低沉的剑吟自草木覆盖下传来,且越来越响,直至震颤四方。

  “bang! ”

  草木抛飞,一道silhouette 从中一跃而出。

  “八个月!”

  silhouette 落地,声音嘶哑:

  “monster ,你困了我足足八个月,若非龟息法收敛精气,老夫怕是早已被毒藤化作浓水。”

  “不过……”

  他猛然抬头,干瘪的面颊上,双眼divine light 如柱:

  “既然我没死,死的就是你!”

  “shua!”

  音落,一抹sword light 破空而出,直冲百米,如贴地飞行,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朝某处狂掠。

  若是Zhou Jia 在此,定能看出。

  此人眼中divine light 之盛,比神元Perfection 的欧阳肃还要强上一筹,且更加的凌厉,还无老态。

  这是一位正自Peak 状态神元Perfection 的expert !

  …………

  平遥镇。

  任玉枝盘坐Formation 当真,额头汗水淋漓。

  两位老者立于Formation 边缘,面上带有明显的焦躁不安。

  “玉叶的意识遭到那东西的入侵,甚至就连这边竟也受到影响,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现在怎么办?”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的忐忑。

  他们虽强,却也不敢贸然闯入费云山,那东西是不能移动,但整个费云山都是它的主场。

  不入白银,实难有把握对付。

  *

  *

  *

  Zhou Jia 大步前行,面色阴沉。

  方逢辰急急跟上,在一旁小声开口:

  “Brother Zhou ,刚才那声闷雷……”

  “站住!”

  他正想问一问是不是对方叫醒了自己,让自己免遭一劫,就被一声呵斥给止住话头。

  “两位。”

  Hu Family 护卫伸手拦住两人去路,said solemnly :

  “天色已晚,my family’s lady 已经休息,男女有别,有什么事明天再来吧。”

  见状,Zhou Jia 面无表情,只是伸手前探,轻轻一拨。

  “呼……”

  巨大的力量让披甲在身的护卫打横飞出,直直飞出十余米开外,放在重重砸落在地。

  这一幕,让后面的护卫呼吸一促。

  刚才那个人可不是普通护卫,而是一位凡阶十品的expert ,实力second only to 两位护卫主管。

  但在Zhou Jia 面前,竟如此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差距,

  比大人戏耍小儿还要夸张。

  “两位。”

  见状,守在车厢附近的钱主管急忙迎了过来,面色阴沉: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他并不惧怕两人。

  虽然实力不如对方,但这里是费云山,只要Zhou Jia 两人还想出去,就impossible 得罪他们。

  奈何……

  “叫胡丽出来。”

  Zhou Jia 声音沉闷:

  “刚才都是谁去过我们那里。”

  “对!”

  方逢辰也came back to his senses ,道:

  “我们的篝火有问题,有人做了手脚,让我们陷入梦境,更是害的Big Brother Huang 落得那般模样。”

  就连他自己,也差点身陷险境。

  想到这里,饶是方逢辰一直hehe haha ,表情也不由一肃,目泛cold light ,身上显露murderous intention 。

  “这……”

  钱主管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这怕是有什么误会。”

  “两位。”

  这时,一身贴身小衣,外面仅罩一层薄纱的胡丽也从车厢走下来,脚步轻移来到近前:

  “天色已晚,还没有歇息?”

  她经常行走于野外,性子豪爽,不拘小节,有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打扮也很随意。

  不过方逢辰在梦中刚刚经历了鱼水之欢,而且在关键时候戛然而止,心头火气未泄,见到一身清凉打扮的胡丽,表情不由一变。

  面上也浮现一抹羞涩红晕,双手subconsciously 遮住胯下。

  “谁动的手脚?”

  Zhou Jia 却仿若未曾察觉异样,直视胡丽:

  “Hu Family 与那东西什么关系周某并不在乎,只要走出费云山即可,但你不该把注意打到周某身上。”

  “Brother Zhou 什么意思?”胡丽beautiful eyes 收缩:

  “你们自己出了问题,却要拿我们Hu Family 质问,岂非太过不讲道理?”

  “而且我们Hu Family 允许你们同行,事先已经说过会遇到危险,现今就连护卫同样遇难,可曾怪过你们?”

  “若是你们不喜,大可分开!”

  “这……”方逢辰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他倒不是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这么多年Hu Family 一直走费云山这条路,要说没什么谁也不信。

  但要走这条路,离开对方确实不行。

  “不承认?”

  Zhou Jia 面露沉吟:

  “那也无妨。”

  “呼……”

  他话音未落,整个人就已掠过两人之间的距离,大手一伸,moved towards 胡丽的脖颈抓了过去。

  “你干什么?”

  “住手!”

  “Brother Zhou !”

  这一变故,让场中众人变色。

  胡丽更是beautiful eyes 闪烁,脚踏连环,身如鬼魅朝后飘飞。

  她的身份不可谓不慢,更极其精妙,但在Zhou Jia 那平平无奇的一抓之下,竟there’s no resistance 。

  “pa! ”

  Zhou Jia 的大手,已然破开诸多残影,捏在那光洁修长的脖颈之上。

  他无视其他人的目光,垂首looked towards 手中的女子,再次问道:

  “谁做的?”

  “放下!”

  “Brother Zhou ,不可冲动啊!”

  这一幕,让Hu Family 护卫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刀剑齐齐出鞘,one after another murderous intention 涌现,方逢辰也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你……”

  胡丽被Zhou Jia 掐住脖子,就如poisonous snake 点中了七寸,瞬间浑身无力,好在说话并不受影响。

  她怒视Zhou Jia ,银牙紧咬:

  “surnamed Zhou 的,有ability 你杀了我?”

  “杀了我,你以为自己能走得出去?”

  “唔……”Zhou Jia 偏头,眼露诧异,仿佛是不可置信:

  “你是在威胁我?”

  “yes and how ?”胡丽coldly snorted ,虽然生死受制于人,竟是face doesn’t change ,双眼死死盯着Zhou Jia :

  “你敢动手?”

  “呵!”

  Zhou Jia 轻呵,眼神微微一沉。

  不好!

  胡丽subconsciously 察觉不妙,正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脖颈处的断裂之声,让她表情一滞。

  眼中生机无存。

  不甘、绝望、后悔的复杂情绪,随着眼中生机消散,彻底化为死寂。

  Zhou Jia 随手抛下手中的尸体,looked thoughtful :

  “不是她。”

  “那是……”

  他扫过全场,把一干人目瞪口呆的表情taking in the entire scene ,随即大手一伸,探入一旁的车厢之内。

  “彭!”

  他手臂粗壮,劲力奔涌。

  那以steel essence 、实木组成的车厢在他手臂面前好似豆腐做的一般,轻轻一探就轰然碎裂,露出内里的silhouette 。

  内里缩着一个八九岁的孩童。

  孩童蜷缩着身体,抬头看来,眼中满是惊惧。

  但Zhou Jia 却像是未曾发现一般,大手如蒲扇,moved towards 孩童落下。

  “彭!”

  血肉横飞。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