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ern Yin Great Saint Chapter 282

  第282章 霸体

  车厢内的child 不过八九岁,身材瘦弱,complexion pale ,一眼即知久病缠身,定然harmless to humans and animals 。

  Zhou Jia 下手,却毫不迟疑。

  掌落。

  血肉横飞。

  不是没有人出手阻拦。

  手掐胡丽咽喉时,众人refrain from shooting at the rat for fear of breaking the vases ,不敢轻举妄动,杀了胡丽又朝child 动手,显然犯了众怒。

  护卫中两位黑铁气愤填膺,狂吼一声冲来。

  就连方逢辰,也不由face changed ,口中低喝‘Brother Zhou 住手’,双掌虚抬,击出一道掌劲。

  他掌劲击出,不求杀人,只求救下child ,并未用全力,formidable power 却也不凡。

  几人相距不过several feet ,Zhou Jia 又是背对众人,面对来袭的攻势更是毫无防备之意,不闪不避。

  “彭!”

  一刀、一剑、双掌轰来。

  虚空中,陡然浮现一层无形罡劲,拦住来袭攻势。

  罡劲如一堵厚重气墙,把Zhou Jia 团团围住,三人的攻势落在上面,竟仅能激起些许涟漪。

  内里的silhouette ,completely motionless 。

  天罡霸体!

  十年来,Zhou Jia 自没有闲着。

  融汇了Five Elements Heaven 罡、天罡巨Spirit Physique ,乃至接连入手的几门Peak 硬功后,于数年前,借助悟法创出此功。

  cultivation technique 命名为天罡霸体。

  论及品阶,甚至比曾经的五雷斧法还要高上一筹。

  放眼玄天盟诸多Peak method ,乃至洪泽域最为不凡的inheritance ,怕也没有几门硬功能与之mention on equal terms 。

  即使是merfolk 、贝洛Imperial Family 的inheritance ,也一样。

  甚至。

  就算以fleshy body 之强证得白银,cultivation 此功也绝不落伍,甚至大有可为之处。

  这不仅是悟法特质之功。

  更是因为,天罡霸体有着吞金之术的加持,这门难以用品阶来划分、来自源星的secret technique 。

  “什么?”

  三人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黑铁expert 的攻势尚且如此,一众凡阶的攻击对Zhou Jia 来说更是不值一哂,纷纷反震倒退。

  “没死?”

  Zhou Jia 状似没有察觉到他人的动作,而是looked towards 血泊中的孩童,眼眉微挑。

  受他一掌,孩童虽然没有当场身死,却也骨肉分离,仅有头颅算是完好无才,正自痛苦挣扎。

  “救命!”

  “不要杀我。”

  孩童声音嘶哑,透着浓浓的恐惧、痛苦、无助,以断裂的小手撑着身体朝前拼命挪动。

  似乎想用尽浑身力气,离得Zhou Jia 更远。

  小手按在地上,留下鲜红的掌印,血肉模糊的身体,在满是木屑的废墟中拖拽出一道血色痕迹。

  不过他的移动速度实在太过缓慢,背后的‘恶魔’只是朝前踏出一步,就来到面前。

  那恐怖的大手,再次落下。

  “住手!”

  “surnamed Zhou 的,连child 都杀,你还是不是人?”

  钱主管面色一沉,脚步错动,手中寒light flashed ,一抹月牙般的弧光就出现在众人眼前。

  他身为Hu Family 重金邀来的护卫主管,实力自是不凡。

  方逢辰一声不吭,再次出掌。

  他年纪轻轻就有不菲cultivation base ,岂会没有自傲,一路上虽然插科打诨,在Zhou Jia 面前像是跟班。

  但心中,却并不怎么看得起这位‘Brother Zhou ’。

  对方也许行走天下的经验比自己多些,会些特殊的手段,但实力在他眼中却不算什么。

  而且这般年纪,已经没了更进一步的希望。

  deep in one’s heart ,甚至对Zhou Jia 有些轻慢。

  而今。

  自己的出手对方甚至不屑理会,掌劲更是被尽数消融,也激起他心中的那股傲气与不甘。

  再加上出手very ruthless ,连杀少女、孩童,手段之残忍让人发指,方逢辰也已不打算留手。

  天禹掌!

  脚下轻踏,他整个人就如凭空消失一般,唯有一双肉掌如地势翻涌,落在罡劲之上。

  “彭!”

  “轰……”

  剧烈的轰鸣响起。

  Zhou Jia 身周好似有无数闷雷响起,诸多恐怖的劲力瞬间爆破,随即以他为核心横扫八方。

  一干凡阶,纷纷抛飞。

  两位黑铁expert ,也吐血后退。

  方逢辰双手颤抖,连退十余步,面泛惊恐:

  “这impossible !”

  他的真实cultivation base 已是逼近黑铁后期,家传Absolute Art 更是了得,真实实力已然不亚于黑铁后期。

  就算是黑铁Peak powerhouse ,也不能无视他的攻势。

  但。

  Zhou Jia 可以!

  甚至不动不摇,仅靠body protection energy 的反震之力,就让他体inner Qi 血激荡,一时间四肢酸软无力。

  此人到底是谁?

  实力。

  竟如此恐怖!

  念头转动,next moment ,方逢辰就是双眼一缩,呼吸一滞,一股难以遏制的惊恐自眼中浮现。

  …………

  ”pa 叽!”

  好似软泥摔在地上。

  掌落。

  下面的人体当即摊成一张肉饼。

  骨头成渣、血肉为泥,毛发如丝串联在一起,这种情况只要是人,定然impossible 活下来。

  但在Zhou Jia 的感知中,下方的肉泥气息犹存。

  “zhi zhi ……”

  肉饼上,两个圆滚滚的眼睛眨了眨,眼神中透着股迥异于活人的诡异。

  “pa! ”

  一个嘴巴,紧接着出现在肉饼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你为什么要杀我?”

  “我还只是个child 啊!”

  “你这种child ……”Zhou Jia 审视脚下的‘肉饼’,轻轻摇头:

  “怕是没人敢要。”

  “伱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就好,周某只是借路而已,你又何必打我的注意?”

  “zhi zhi ……”肉饼声音尖利,带着股难以遏制的贪欲、兴奋:

  “食物!”

  “这里的血肉,都是我的食物!”

  “你……”

  “最美味的食物!”

  “唔……”Zhou Jia 眯眼:

  “看来,你的智慧并不高。”

  对方有智慧,且能准确把握他人心中的执念,并加以利用,但终究还是本能强于理智。

  这点远不如济城下面的王强。

  它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单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与Hu Family 达成某种约定,也是为了这点。

  懂得趋利避害,懂得利用人性,却并不懂得克制自己的欲望。

  这与被它所惑的其他人,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只不过它可以利用欲望化作猎人,而其他人只能是猎物。

  “食物!”

  “美味的食物!”

  地上的肉饼扭曲变形,一根根dark green 的植物根茎从中探出、延伸,最终化作一头绿色的monster 。

  monster 浑身长满蔓藤,身高足有about one zhang ,无数枝丫晃动,一股疯狂、嗜血的意念充斥其中。

  遥遥一看,就像是活过来的Willow Tree ,但相貌狰狞、可怖,让人望之生畏。

  “monster !”

  人群中,有人大吼,伸手朝上一指,身躯颤抖,声音癫狂:

  “他是头monster !”

  “不错。”Zhou Jia nodded :

  “诸位应该明白我为何动手了吧?”

  “Hu Family 应该与山里的monster 有着某种联系,甚至就连这child ,都被那monster 以某种手段寄生。”

  “我怀疑,Hu Family patriarch 胡鹏,也是如此。”

  “monster !”

  “杀了他!”

  ”Start!”

  众人咆哮连连,有的目露惊恐,有的握紧手中兵器,one after another killing intent 如有实质笼罩而来。

  “en? ”

  Zhou Jia frowned ,回首看去,这才发现不对。

  他们恐惧的目光,满是murderous intention 的眼神,不是looked towards 自己面前的‘monster ’,而是全都looked towards 他!

  “hehe ……”

  monster 晃动树枝,hehe said with a smile :

  “你杀女人、杀child ,心如钢铁,连自己心中的女人也都杀,你才是他们眼中的monster 。”

  “杀了他!”

  “快!”

  “杀了他!”

  它笑着扑来,无数蔓藤疯狂舞动,单纯以枝蔓,就封锁了下方silhouette 一切闪躲的空间。

  其他人仿佛也受到鼓舞,一窝蜂冲来。

  他们每一个人,都目泛red light ,killing intent 奔涌,乃至不顾惜自己的体力、cultivation base ,拼命冲来。

  就连方逢辰也不例外。

  紫竹双侣的妻子何清更是银牙紧咬,眼中满满的仇恨,不顾一切狂奔。

  不知何时。

  他们的意思都已被monster 所影响,把Zhou Jia 视作某种terrifying existence ,对于真正的monster 却宛若未见。

  “唔……”

  Zhou Jia 眯眼,大手一伸,扯住来袭的一根蔓藤,随手朝下一扯,眼前的monster 就重重砸倒在地。

  诸多纷乱舞动的枝蔓,丝毫没能给它带来丁点支撑。

  Rushing Thunder Palm !

  Zhou Jia 五指伸展,掌心内扣,source power 汇聚,如一团雷球出现在掌中,moved towards 身前的monster 落下。

  黑铁Peak 的cultivation base ,Great Perfection Realm 的掌法,远超同阶的雄厚source power ,再有五雷特质的加持。

  让他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掌,爆发出惊世骇俗的威能。

  “bang! ”

  thunder 涌动。

  地上的monster 瞬间化作飞灰,方圆several hundred meters 的地面齐齐震颤,rumbling sound 甚至传出十里开外。

  袭来的众人脚步踉跄,纷纷跌飞在地。

  待到回神,

  Zhou Jia 已经消失无踪。

  *

  *

  *

  驱雾术,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

  不止肉眼可见的云雾瘴气,就连迷惑身心的疑雾,也能驱散。

  但不过不管有没有实体,都需他‘见’到,方能借助驱雾术驱散,不然就无能为力。

  而费云山的诡异,明显不在之列。

  monster 的能力,笼罩整个费云山,这等强悍的‘神’Essence Power ,显然也远远超过了Zhou Jia 。

  这让他强行冲出这里的打算告以失败。

  白银!

  唯有白银等阶的存在,方才有着如此恐怖的神元,意念影响范围才能如此之广。

  那monster 的本体,似乎是一朵花。

  也是因此,

  它才不能离开费云山。

  不过它的innate talent 之强、意念之盛,能覆盖整座大山,更是把进入其中的生灵尽数纳入其中。

  寻常白银,怕也做不到这一点。

  “shua!”

  ”shua shua !”

  Zhou Jia 身化残影,在山林中穿梭,不久后在一处高坡停下脚步,面色阴沉朝下方看去。

  下面。

  赫然是他前不久才离开Hu Family 商队。

  他running 了将近one hour ,按理来说早就应该冲出费云山范围,现今却再次返回原点。

  “杀!”

  “杀死那个monster !”

  “杀了它,为我brother 报仇!”

  下面的人大声咆哮,疯狂冲来,几位黑铁expert 首当其冲,各种源术、箭矢先一步射来。

  不止他们。

  山林中的wild beast ,埋在地底不止多少年的变异行尸,也被summon 了出来,moved towards 他所在投来视线。

  在费云山。

  那朵花,

  似乎就是天!

  哎!

  Zhou Jia 见状轻叹,眼神中一片淡漠,随即五指虚握,looked towards 冲来的silhouette 。

  也许……

  让那东西知道自己做的都是无用功,summon 再多的人过来也是送死,兴许就会放他离开。

  一如,当初玄天盟派来的人。

  “monster !”

  这时,一声娇叱从身后传来。

  与之相伴的,则是一溜火线汇聚的sword light 。

  Zhou Jia 面色不变,甚至未曾回首,只是长袖轻挥,劲力奔涌而出,一道倩影就被他抽飞出去。

  ”Ah!”

  任玉叶惊叫倒地,立马翻身而起,lovable body 微微颤抖,眼带惊惧looked towards 前方那恐怖的silhouette 。

  在她眼中,Zhou Jia 就is a 高约about one zhang ,身上长满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的眼珠,浑身散发着恶臭的东西。

  密集!

  眼睛!

  恶臭!

  全都是她厌恶、恐惧的存在。

  “玉叶。”

  海蒂伸手按住begin to stir 的她,面泛谨慎:

  “别冲动,可能……”

  “可能是人。”

  两人这一路行来,遇到了不少‘monster ’,结果不仅未能寻到monster 巢穴,反到渐渐迷失了方向。

  幻觉!

  虽然不知道为何自己身上的手段失去了效果,但海蒂却已察觉到,两人怕是中了Illusion Technique 。

  眼前所见,未必是真的。

  “哒……”

  前方的‘monster ’似乎察觉了什么,大步moved towards 两人行来。

  无形的terrifying pressure ,让两女呼吸一促,任玉叶subconsciously 握住手中宝剑,海蒂也swallowed saliva and said 。

  手中法杖,开始闪烁幽幽灵光。

  “别过来!”

  她出声警告:

  “我不管你是人是monster ,再过来的话,别管我们不客气!”

  ‘monster ’却宛若未闻,继续靠近,甚至伸出大手,moved towards 两人当头罩落。

  “海蒂姐!”

  任玉叶beautiful eyes 闪动,手中宝剑颤抖:

  “是不是monster ?”

  海蒂拉着她后退,同样有些拿不定注意。

  如果不是,怕是会误伤人。

  若是。

  以刚才对方轻松击溃任玉叶的手段,两人若是不赶紧反抗的话,怕将die without a burial site 。

  念头转动,那大手已至近前。

  拼了!

  海蒂clenches the teeth ,猛然闭眼,抬起左手朝上迎去,right hand 法杖灵光汇聚,同时口中大喊:

  “你先别动手!”

  “pa! ”

  双掌相交,一股温热之感沿着手掌传来,这也让她heart relaxed ,法杖上的光晕悄悄暗淡少许。

  “有趣。”

  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总算是遇到一个可以交流的人了。”

  “你是谁?”虽然知道对方不是真正的monster ,海蒂依旧不敢掉以轻心,睁眼直视眼前的‘monster ’,said solemnly :

  “为何来这里?”

  “周某只是一个路人。”Zhou Jia 慢声开口:

  “那东西显然把我当成了什么美味,不打算放我离开,看你们两人cultivation base 不错,应该是有备而来的吧?”

  “可有办法出去?”

  “出去?”海蒂hearing this 苦笑:

  “原本是没有问题的,不过现在我们也受到此地monster 的影响,眼中所见,都是假象。”

  “除非,你能让我们从幻觉中清醒过来。”

  “幻觉?”Zhou Jia 音带遗憾:

  “可惜,周某对于这等method 不太了解。”

  “是吗。”海蒂也是一脸遗憾,正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一愣:

  “你没被那东西的意志影响?”

  “不曾。”Zhou Jia 摇头,slightly hesitated 之后,道:

  “如果你有办法把我也拉入你的感知之中,周某倒是有办法帮你解开身上的影响。”

  “当真?”

  “自然是真。”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